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与天竞自由(下)
    (ps:新的一集,新的一个星期,大力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了,希望这个星期能够到会员电击榜或者周推榜上去,可以做到的话……)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交谈声顿时都是一顿,而且因为郝启说话声音根本没有什么隐瞒,是那种毫不顾忌,普普通通的说话声,所以不单单是周围的几个青年男女听到了,另两堆人也都听到了他的话语,整个车厢内顿时都是一静。

    隔了至少十多秒后,远处另一个青年男女团队中就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壮硕青年站了起来说道:“这位兄台,你确认你不是在说笑?还是说是故意在打发我们无聊的时间?苍蓝巨兽亚蒙哈迪早就被人证实了是骗局,莫别莫别是历史上的名城,毁在了战争屠杀中,而非是毁在了传说怪兽的口中,至于这个传言里每百年出现的海中来客,其实也只是行骗的商人们接着噱头来骗钱罢了,哈哈哈。”

    郝启却是根本不在意的说道:“嗯,我知道有可能是骗局,有可能是以讹传讹,更有可能什么都寻不到,但是我不在乎。”

    那个壮硕青年似乎和许浩铭认识,只是似乎彼此间有些恩怨,两个人远远对望了两眼,都很是平淡,而壮硕青年却是走了过来,走到众人旁边时,就旁若无人的双手抱臂道:“那么说,兄台是打算行愚人无悔之举咯?哈,也是,唯上智与下愚者能坚定不移,只是兄台的愚似乎放错了地方吧?”

    这壮硕青年已经很是放肆了,毕竟这边是郝启与才认识的朋友们的饭局,他不请自来,而且这动作,神态,语言都有些冒犯了,而郝启周围才认识的青年男女们,脸上都有些涨红,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反倒是之前抱怨世家大族有辛酸的那个青年小声说道:“郝启兄,不要说什么了,莫别莫别确实是传说,已经被人证实了是骗局了……”

    “哦?”

    郝启却是神色坦然,他又喝了一杯酒,这才站起来笑道:“承蒙各位招待,这酒也喝了,饭也吃了,今日相逢就是有缘,若是还能再会,这顿酒饭的情谊我也会记在心里,就此别过了。”说完,郝启抱拳了一下,就打算离开这饭局。

    却不想那个壮硕青年似乎是缠上了,或者说是打算以郝启来向许浩铭等青年落个面子,他直接挡在了郝启的面前道:“这位兄台,不妨听一句劝,不要再那么天真了,所谓的幻想都市,仅仅也只是幻想罢了,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走下去才行,看你也能够进入贵宾列,家里估计也是有名有姓的大族,还说什么是孤儿,祖宗们的荣耀功绩难道不值得你去追望?还是速回自己的家族去吧,不要再那么中二了。”

    听到这些话,郝启反倒是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壮硕青年,又看向了许浩铭涨红的脸,紧握的手,他就笑着说道:“哦?中二?这个词汇也有啊?话说你觉得中二是什么?或者我怎么就中二了?”

    “哈?你们那里没这个词汇?”壮硕青年露出一副遇到乡下土财主的表情,就哈哈笑着说道:“这是大城市里最近几年才有的流行词汇,意思就是在中学二年级的青少年们,他们特有的一种脑子犯病,以为自己是不得了的人物,或者拥有不得了的能力,以为全世界他们最是独特,以为一切都是世界错了,引申到现实里,就是指这种脑子犯抽的人了,兄台不知道?哈哈哈哈。”

    郝启笑着摇了摇头,他向壮硕青年走近了一步,依然笑着说道:“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这个道理我在几十年前就知道了,不,应该是我在上辈子就知道了,骂别人是中二的人,不过是为了能够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人际关系,或者说适应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而抛弃了独属于自己的独特而已,用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被社会打磨平了棱角,已经再没有属于自己的梦想的人,而这样的人,才会极其憎恨那些仍然抱有梦想,并且仍然拥有自己独特的人,恨不得灭其而后快,若是肉体毁灭做不到,那就从精神上去毁灭,污蔑也好,抹黑也好,乃至是造谣生事也好,只要能够毁灭掉别人的独特与梦想,将其变成和自己一样的泯然众人,那么这就是这一类人最大的满足,所以我一向都认为,中二其实是褒义词,而非是贬义词,而嘲笑别人是中二的,其实脸上就已经写明了世故二字,如此而已。”

    “至于说愚不愚的问题,或者说莫别莫别到底存在不存在,我的行为是否在犯傻,又或者我未来是否会被这骗局给欺骗的问题,其实我想对你的回答是……”

    “风吹起我的****,关你鸟事。”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郝启,要知道能够进贵宾列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先不论他们的道德水准,毕竟道德和地位是不想干的,但是至少他们自诩为最高贵和最文明的人,轻易是不会在嘴巴上露脏的,而郝启这畅快淋漓的话语,直接把他们给震翻了。

    而郝启依然微笑着说道:“姑且不论你是否闲事管得宽,我只说一个,莫别莫别不存在,苍蓝巨兽不存在,是你亲自调查了解的?还是你去实地考察过的?又或者说苍蓝巨兽不存在,莫别莫别早已经毁灭是公论了?你拿你道听途说的话语来劝告我?我就想问一句,你算什么东西?”

    这话一说出口,壮硕青年脸上一青一红,就要发作,但是他眼前只是一花,郝启的手掌就已经盖到了他脑门上,彼此间的距离至少有五步左右,这点时间连一眨眼都算不上,郝启就已经将手掌覆盖到了他脑门上,瞬间而已,壮硕青年脚下踩着某种规律的步法,就先后连退三步,速度也是奇快无比,而且每一步踏过之后,在金属车厢的地面上,就留有肉眼可见的轻微凹痕,这落脚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准内力境。

    但是三步之后,这手掌依然盖在他的脑门上,就仿佛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一样,位置,距离,动作,连变化都没有,这一下壮硕青年不敢动弹了,脑门上全是冷汗,而已经明白自己惹到了什么样的大人物……内力境!

    “前,前辈,前辈饶命啊!我是武昌族子弟!我父亲……”壮硕青年立刻就大声吼叫起来,同时他的手也放在了腰身后,只是做到这一步后,他却一动不敢动了。

    郝启摇了摇头,轻轻在壮硕青年脑门上一拍,壮硕青年立刻就苍白了脸色,嘴角也有鲜血流出,郝启转头走向了窗边,边走边说道:“他人的自由,与你何干?略施小戒,就当你对我新认识朋友们不客气的惩戒。”

    这时,整个贵宾列里的所有人才回过神来,几乎所有人都猛的站了起来,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眼冒光芒的看着郝启,内力境,这就是内力境,而且看郝启的容貌与年龄,这还是一个青年就是内力境的天才,若得这样的天才指点几句,那可真是终生享用不尽了。

    许浩铭这时立刻就双眼发亮的说道:“郝启兄勿怪,我等有眼无珠,请过来再喝几杯,权当我等赔罪。”

    郝启却是哈哈笑着,明确拒绝道:“道不同,这酒再喝就没什么滋味了,不过之前的话确是我真心,我的目的地是海天国,我要去寻找能够横渡蓝海的船只,我要去寻找苍蓝巨兽,还要进入莫别莫别游历,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

    这时,之前一直沉默的许浩铭的妹妹忽然小声说道:“可是,可是……苍蓝巨兽和莫别莫别确实是虚假的啊……”

    “闭嘴!”许浩铭立刻神色大变,直接向他妹妹吼叫了这一句,同时就抱拳对向了郝启,正打算说些什么。

    郝启却是轻轻摇手,乐呵呵的笑着说道:“其实不存在是否真假,只是我们彼此的理念不同,我只是要做的是与天竞自由的那一类人,是游走世间的游侠儿,而你们则是要做符合你们世界观,社会观,以及人际观的世家大族子弟,这才是我所说的道不同,所以你们认为是虚假的,却并不妨碍我去努力寻找,那怕最后证明是虚假的,这一路的风景已经足够补偿这种虚假,这才是我所说的道不同,不为别的,彼此的争论也不会让我愤怒,刚才的惩戒仅仅是因为他冒犯了你们罢了,哈哈,话说得多了。”

    郝启忽然间心头闪过苏诗烟的面容,他和她,估计也是这种观念的差别,她是比在场这些青年男女更加符合世家大族世界观的女子,他们是没可能走到一起的,这真是所谓的道不同……

    “那么……”

    郝启走到了窗边,回头抱拳,大笑着道:“相逢即是有缘,如今缘尽了,那么就此别过,诸位……”

    “再会!”

    抱拳之后,郝启回头打开了窗户,整个人就这样直接窜出了正在快速行驶中的列车,窜入到了这莽莽荒原中,就此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