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七章:行天下!
    “……这么说,你是跑到这雪山区域来采集草药的咯?”郝启吐了一口烟圈,立刻就被凌烈的寒风吹散,但是郝启根本不在乎,赤着上半身,浑身健壮的肌肉让他显得精神兮兮。

    张恒坐在他旁边颤颤抖抖,倒也怪不得张恒,这里可是数千米的山峰顶端,常年积雪,虽然是夏季,但是这里的温度至少零下十度左右,而且寒风烈烈,张恒又不是内力境,在这种环境下不冷才怪。

    两人才刚刚吃完了晚饭,其实说是晚饭,倒不如说是夜宵,毕竟郝启救张恒,整理好帐篷,安顿好张恒,之后又去猎捕了一只在雪山上健步如飞的牛样巨兽,再彻底烤好,其实两个人吃饭时已经是至少凌晨一二点左右了。

    两个人都是武人,特别是郝启已经成为内力境,若是放开肚子吃,吃进去的食物可以以常人数十倍的消化速度来消化,而且消化效率也比常人高得多,现在伤了些许元气,一头青兽吃了大半还多,而张恒也是一个武人,依照郝启的眼光来看,还是一个实力很不错的武人,虽然还没有将肉体锻炼到准内力境,但是身体基础已经锻炼得非常扎实,只要营养跟得上,并且再有好一些的武功,那么最多一两年内就可以锻炼到准内力境。

    两个人放开肚子吃喝,这一头青兽短短片刻间就被两人吃成了骨架,而且看得出来,张恒似乎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出生,郝启也是穷苦孤儿的身份,两个人也不顾及,将这青兽的骨头都给咬碎了,吸了里面的骨髓,这才最后作罢,两个人似乎都吃得很是满足。

    吃过之后,两人也没有休息的打算,就坐在山顶上聊天起来,而郝启从张恒的话语中才知晓,张恒是百草国的人,而且就张恒所说,他是百草国政府医科大学中的一名学员,这次在这雪山区域逗留,是为了在这里搜索采药。

    张恒听到郝启发问,他喝了一口郝启之前给他的酒,享受着这酒的醇厚,这才说道:“是的,这个季节正是雪山区域最著名的药材,冬虫夏草产生的季节,那是一种在冬天冰雪中的寒蚕,冰雪如玉,而在夏天时,就会在雪山上变为一种冰雪颜色的植物,若是不靠近了,人的肉眼根本无法在雪中分辨出来这种药材,而且越是海拔高的冬虫夏草,其药性越好,据说若是海拔达到万米以上的巨山顶峰上的冬虫夏草,那就是一种天材地宝,普通人吃了可以极大的提高身体基础素质,那怕是内力境吃了,也可以提纯内力,加大体内的内力循环系统的宽敞度,是举世无双的天材地宝。”

    “哦哦哦?这里也有冬虫夏草?”郝启本打算说这个世界,不过他还是及时改口,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冬虫夏草肯定不是他前世地球的冬虫夏草,从张恒的描述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世界的冬虫夏草估计是另一种冬天是虫,夏天是草的生物植物。

    “有啊。”张恒肯定的点头道:“冬虫夏草虽然有可能是天材地宝,但是只有万米以上高度的山顶才可能诞生,而普通的冬虫夏草其实也就是一种比较珍惜的草药,分布在雪山区域,分布极广泛,我从医术上看到,除了蓝海东部区域以外,其实在蓝海北部区域分布着更多的冬虫夏草,毕竟在蓝海背部区域有着连绵不断的高山,据说,在那边还偶有发现天材地宝的冬虫夏草,真想去那边看一下新的风景啊。”

    “哈哈哈,就是这样的啊!”

    郝启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到畅快处,忍不住拍了张恒肩膀一下,差点直接把张恒给拍到山下去,然后郝启就站了起来,赤着上身迎着风雪,他大声的说道:“男儿在世总是要有些追求的啊!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孤儿出身,从小就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我有一个好兄弟,真正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他去做些偷偷摸摸的小活路,赚了钱给我,让我能够习武,让我能够爆发内力,我和他说好的,我爆发内力后,他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然后和我一起在这个世界到处走走,我们要看遍这个世界的所有景色,走遍这个世界的所有地方,吃遍这个世界的所有美食,这,就是我的追求和梦想了!”

    张恒有些羡慕,有些茫然的点着头,他忽然间就问道:“那你兄弟呢?”

    “死了。”郝启一点都没有避讳,而是很直接真诚的看着张恒道:“他死了,死在了他的活路上,我之前就说了,我们是孤儿,没有任何势力与背景,也没有任何的亲人与家族,那时我们都还小,而他要供养我练武……你也是武者,你该知道,要练武必须要营养跟上,吃肉也好,补药也好,总是要有的,所以他只能够去干些偷鸡摸狗的活路,是为了我能够完成我的梦想,他从小就加入了那些黑社会,被人打,被人骂,干着他不喜欢的昧着良心的事,只是为了多赚那么少许的钱……”

    “但是黑社会,难免牵涉过多,他所在的帮派无意中牵涉到了世家大族的斗争里,就被人给清洗了,没有遗言,没有见他最后一面,甚至连他的尸骸都找不到,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我在他死后数天才爆发内力,之后干掉了那个家族的一个内力境,又逼得那个家族杀掉了主使一切的家族子弟,而我……却再也无法完成我兄弟的梦想了。”

    郝启站在山巅上,也不待张恒说什么节哀之类的话,而是继续大声的说道:“一世人,两兄弟,我不会说什么后悔的话,因为已经过去了,再后悔我兄弟也无法复生,我只能够说,我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如果犯了,那我会以死偿之!同时,我要代我兄弟的份一起活下去,我要实现我的梦想,我要走遍这个世界!”

    张恒看到如此的郝启,听着如此的话语,心中很是心折,这样的自由,这样的洒脱,让人不由感叹,张恒心里也是激动不已,他连忙说道:“我也是,我想要找遍这个世界的天材地宝生长地,你不知道啊,我从古书里,医术中,各种物志中都看到过,那些天材地宝都有各自生长的特殊环境,都是夺天地之造化,比如要高达万米的高山上才可能出现真正的冬虫夏草,你能够想象万米以上的高山吗?据说连蓝海北部都只有区区数座山峰在万米以上,但是,我从一些游历记上记载所知,在黑海那边,有传说中的万山之祖,高达十万八千米的高度,据说那高度上环境是漆黑的,看我们这个世界则是光明一片,而且似乎在那上面几乎无法呼吸,很是奇妙吧……还有还有,传说玄地红莲,就生长在温度极高,压强极高的万米地底岩浆池深处,但是那岩浆池中却又要有正常温度的普通水和泥巴所形成的莲池,这样的环境巧合下,才可能诞生天材地宝中的玄地红莲,还有还有……”

    郝启抽着烟,听着张恒的话语,他心中只有一片安宁,看着张恒越说越兴奋,他才说道:“正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信念,而梦想与信念不分高下,只有彼此理念与执着的深厚罢了,这很好,为你的梦想而努力吧,骚年。”

    因为山风很大,而且张恒正在心情激荡中,一时间也没听清楚郝启最后两个字的调侃,他似乎正在想着自己以后去查找那些天材地宝的奇幻之地,心情越发激荡,脸色也变得了激红,只是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红忽白起来,好半天后,就是叹了口气,就仰头狠狠喝了一口酒,叹息了声,却是没说什么话出来了。

    郝启看到了这一切,不过他也没有出口安慰什么的,男儿心里的悲与苦需要自己去面对,无论任何事情都需要如此,否则还能够叫作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当然了,那种吹嘘男女平等,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什么的思想,郝启也不去评论,人各有志嘛。

    郝启只是又将一个小玉瓶酒递给了张恒,张恒先是摇了摇自己手上的酒瓶,确认里面没酒后踩接了过来,又喝了一口,吐了口气道:“只要验证了‘那个’……我就会抛开一切去旅行,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以后一定会完成!”

    郝启只是默默听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喝着酒,吸着烟,约莫又枯坐了许久,郝启忽然站起了身来,他举目遥望远端,身处高山之巅,虽然并非是那种绝天下的雄伟巨山,但是人站在这里,遥目望去,至少可以看出数千数万公里远,这个世界并没有弯曲的地平线,只是看得远了,各种雾气,各种黑影遮挡,所以只能够看到视野内的东西,但这已经是非常震撼人心了,至少郝启前世就从没看过如此震撼的景象。

    而在那视线的极远端,在那一片黑夜笼罩的黑暗中,一点余光从地平线的最底端慢慢升腾,先是细小光点,光点随之变大,几乎将地平线都给整个染红时,突然间,火红色就从那地平线喷涌而出,朝阳……出现了!

    郝启感动的看着这一切,这就是他为什么执意要在山巅上扎营的原因,一夜寒风凌烈,只为了这一刻的朝阳,一切都是值了,而且不单单是他,站在他旁边的张恒也呆呆的看着这朝阳久久不语。

    两人呆站许久,等到朝阳已经完全挣脱出了地平线之后,郝启才呼了口气道:“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就下山去吧,对了,张兄,你是从百草国过来的,这里距离百草国远吗?”

    张恒收回了视线,就回答道:“挺远的,我是半个月前从学校里出发,之后徒步行走了十天左右才来到这里,不过我并不是完全穿越了这片山脉,在前面有好几座巨山挡路,那高度和陡峭让我根本攀爬不上去,而且还有猛兽出没,是学校里标注的禁区,我是通过地下通道过来这边的。”

    “地下通道!?”郝启重复了一遍,声音都高了几分,显然他对地下通道很有兴趣,脸上都露出了强烈兴趣的表情。

    “嗯,地下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