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父亲的痕迹
    (ps:快月底了,估计是下个月1号上架,上架前我再多爆发几波,让大家多看一些公众章节,继续求推荐票,感谢所有喜欢本书的朋友们的支持。)

    搜寻工作是从第二天早晨开始的,两个人简单吃过早饭,梳洗一番之后,就从村落中开始了寻找,不过村落里太过一目了然,想来种植赤红色蓝草的地方也不可能是在别人家里吧,所以大体侦查了一番后,两人决定先在村庄周围搜寻。

    村庄周围的环境其实蛮简单的,农田,草原,更远一些地方有一小片山脚下的森林,然后就是村庄倚靠着的无尽高山了。

    张恒记忆中,父亲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猎人,在他很小的记忆里,父亲经常数天没有打猎到一个猎物,但是每天都会带回来大量草药晒干,然后在赶集日拿到市级去卖,相反,猎物打到之后,肥肉熬油,瘦肉拿来熏干,要么就是和村民们换米粮果蔬,要么就是混合着杂粮吃掉,父子二人也仅够食用而已。

    据张恒回忆里,他父亲似乎很少打小的猎物,虽说好几天才能够猎捕到一只猎物,但是在张恒记忆里,似乎每次打到的都是中大型猎物,这可不是仅靠运气就可以达成的,很可能他父亲的实力相当高强,那怕不是准内力境,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那么综合我们现在已知的情况来看,首先,你父亲几乎是每天采药,换句话说,他所到的地方就会很多很杂,比如没有猎物的悬崖峭壁,比如没有猎物的山涧深潭,这些都有可能去到,同时,你父亲能够每次都打到大猎物,而且是只打大猎物,证明你父亲实力不弱,综合起来,你父亲可以去到一些普通人无法去到的地方,而且武功不弱,脚力肯定也强,那么每天可以去到的范围也将比普通人更大更广,对了,你父亲是每天都会回家吗?”

    张恒仔细回忆了一下,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他记忆中,父亲每次都会在当天黄昏,最迟当天晚上回家,还从没有过只留他一人在家过夜的事情发生。

    “既然这样,我们今天就试一下,依照你目前的脚力全力向一个方向前进,然后计算好时间,在当天晚上黄昏刚好结束时回到村子,这样来测试能够行动的范围到底有多大。”郝启当即就做了决定,而张恒也觉得可以测试一下。

    当下,两个人就在地图上挑选了一个方向,向那个方向以张恒的脚力全力行走,虽说他父亲出来肯定是边找草药,边找猎物,速度肯定比他们要慢很多,但这只是大体范围上的测试,所以依然还是以此来决定范围。

    就如此,当天二人在黄昏结束时回到了村落,就在地图上那个方向标记下了一个点,接着是第二天的另一个方向,第三天,第四天……

    为了能够更准确的找到张恒父亲的行动范围,两个人一共花费了十天时间,找了十个不同地方的点,然后规划为了一个圆,这个圆的范围就是他父亲所能够行动的极限范围了。

    找到这个范围后,两个人就开始了艰难的寻找过程,每一天天刚亮,两个人就从村庄出发,在这片范围内开始了搜索,从农田到草地,从草地到森林,从森林到溪流,从溪流到源头,从源头到高山,从高山到地底,这一路搜索,就用去了两个月。

    两个月里,两个人从没回到过文明社会,每天回到村庄后,基本都是累得不行了,当然,郝启还好一些,张恒却是真的累得不行了,每天走的路估计足够一个普通工薪阶层的人普通走上一个星期了,再加上一些地方危险重重,更还有非人力可以攀爬的地方,这些地方则多亏了郝启。

    张恒也心知肚明,真的多亏了郝启,不然这两个月时间,那怕是他能够坚持,也无法做到目前的事情,几乎将整个探测圈全部探测完毕。

    郝启是内力境,而且内力仿佛无穷无尽,实力远非张恒所能够想象,一些人力不可抵达的悬崖峭壁,在郝启走来却如履平地,而也正是依靠着郝启的帮忙,张恒才能够去到那些绝地,然后安全的返回村庄,同时,张恒每天行走的路程已经超过了他的身体可支撑极限,也同样是郝启,每天晚上都用内力为其舒筋活血,这才让张恒能够坚持下来,同时,因为郝启的内力舒筋活血,还将其血脉,骨髓等等地方的暗伤给治疗好,这也让张恒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强,张恒自己都可以感觉得到,他已经越来越接近准内力境的程度了。

    如此种种,张恒内心的忌惮与猜疑渐渐的减少,他越来越怀疑自己最初的想法,也越来越觉得郝启不大可能是来偷取情报,接近他,并且监视他的人。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但这个前提是不能够长时间的相处,因为一个人的本性,那怕是掩饰得再好,也会有这里那里透露出真相来,并非一个人可以掩饰得很好,只是因为没有人去仔细观察他,或者观察他的人先入为主,不相信观察到的那些细节罢了。

    但是张恒从一开始就对郝启有着最大的警惕心,每时每刻都在仔细观察着郝启的种种细节,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言,还是动作,乃至最近几天,张恒还在山巅上故意滑了一下,就在郝启身旁不远处,当时郝启飞身救他时,那真挚的表情绝无半点虚假。

    这些种种,都在挑战着张恒一开始的肯定,郝启并无任何虚假,他的表情,神态,语言,细微动作,这些全部都是始终如一,正如一开始在雪崩后张恒所见到的郝启那样,一个带着侠气,带着豪气的男儿。

    难道说……

    郝启是真心的想帮助他?

    难道说……

    郝启真的是和希德那些人没关系吗?

    难道说……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只因为遇事不平,就可以拔刀相助的侠吗?

    若是以前的张恒,肯定会对这些认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的他并不那么肯定了,因为这两个月里的相处,他已经渐渐熟悉,并且了解了郝启,也看到了郝启那颗豪情热血的心灵,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作为间谍被人雇佣的。

    更何况,郝启是内力境,而且是很强的内力境,虽然张恒并不知晓内力境彼此的实力,但是他却在这些日子里见识过郝启的实力强度,他不相信每一个内力境都会这么强大,这简直不符合他书籍里看到的对内力境实力的描写,而这么强大的内力境,年龄又才十九岁,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是希德可以雇佣得起的,甚至也不是百草国能够雇佣得起的,若只是雇佣一次任务,或者十来天时间还有可能,但是要让其心甘情愿的在一个脱离繁华的小村落待上两个半月,这绝不可能!

    更何况,张恒父亲当年说出的种植赤红色蓝草,这个事件已经被很多人认为是骗局,那怕是希德等人也觉得不大可能,若是如此,又该怎么样让郝启心甘情愿的为希德服务,来欺骗张恒,以此来得到一个不可能的信息呢?

    这些种种,让张恒心里越来越不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而他,也决定最后再相信一次……被背叛过无数次,被欺骗了好多次之后,再相信一个人一次!

    这天,两个人的补给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而到今天为止,两个人已经在外待了两个半月的时间,所以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回首都去补给一下,要买食物,要买生活必需品,同时还要整理一下这两个半月的探索所得,或许他们要寻找的东西其实早就已经找到,只是他们没有认出来罢了。

    就如此,两个人在当天骑马回去首都,到达首都后,两个人先就去找了一处饭店大吃了一顿,再之后,张恒要回去宿舍整理一下文档,整理一下地图,反正张恒的宿舍也可以睡觉梳洗,所以郝启就与张恒先在这里分开,他自己去寻了一处酒店,也准备好好泡一个热水澡,毕竟小村落里可没有什么好的条件可提供热水澡,这些日子都是对付着在溪水里洗澡,郝启早就想好好放松一下,两个人约定第二天一起去购买补给品,然后继续开始查探。

    就这样,郝启住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单人间后,正泡完热水澡,坐在椅子上惬意的喝着茶水,看着窗外的百草国首都之夜时,他的门房外有人敲门了。

    郝启纳闷的打开了门房,在门房外,站着一个身穿笔挺正装,留着一对漂亮小胡子,严肃而英俊的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先脱下了他的帽子,然后微微低头道:“初次见面,蓝影共和国的才俊郝启先生,我想你听说过我的名字,我是……”

    “希德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