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0)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遗忘的可能性_侠行天下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遗忘的可能性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遗忘的可能性

 热门推荐:
    张恒第二天见到郝启时,郝启正在约定的地方站着发呆,张恒走到他近前时,郝启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张恒连忙向四周看去。

    郝启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有些心事……走吧,边去买东西,我们边走边说话。”

    张恒点头肯定后,两人就向市场方向行去,行到一半时,郝启忽然问道:“张恒,我们若是找到了证据,你有想过如何依靠证据为你父亲雪洗冤情吗?”

    张恒愣了一下,好半天后才摇头说道:“还没想到那么远的地方,先不说我们是否能够找到证据,那怕是找到了证据,说实话,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给我父亲雪洗冤情,毕竟,我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一个两个人,或许明面上只有希德一个人,但实际上,这是整个百草国所做的事……我不知道,甚至到时候那怕是我们拿出了证据,证明赤红色蓝草可以种植,国家也可以白的说成黑的,所以……”

    “是吗……我懂了。”郝启低声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就再也不提任何话,就只是询问张恒接下来要买的补给品,两个人商量着,最终买了两大包的补给品,足够两个人在外生存两个多月时间的东西。

    接着两个人并没有立刻就出发,而是先去了图书馆,就这些日子查探的东西整理了一番,又查找了一些百草国的地理书籍,历史文献记录什么的,之后两个人才在下午时分出发离开了百草国首都。

    一路无话,两个人无惊无险的回到了小村落,之后就继续开始了新一轮的查探工作。

    就如此,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两个人将剩余可能存在盲点的地方又重新查探了好几回,但是很遗憾,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可能存在的痕迹,根本没有任何别的发现,事情陷入到了死局之中,没有任何可能的突破,就如同当初张恒父亲“自杀”之后,无数人所查探过的那样,根本没发现任何可能种植赤红色蓝草的宝地存在。

    说实话,事情到达这一步时,张恒心里已经开始绝望,因为从任何情况来看,那怕是他父亲并没有偷窃希德的研究笔记,但是他父亲估计也撒谎了,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种植赤红色蓝草,因为在他父亲可能去过的地方,根本没有这样的宝地存在,他的父亲……或许并非那么的无辜……

    这一天,两个人从一片发光水晶通道的山洞中钻出到山上,之后两人顺着山路一路攀爬,来到了山顶的雪线以上范围,走到这里时,张恒忽然没有再继续向前走了,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悬崖旁,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天地。

    郝启默默的看着张恒许久,才叹了口气,坐在了张恒旁边,同时抽出一根烟点燃,边抽着烟边说道:“怎么?绝望了吗?”

    “有一点……”张恒也不避讳,只是低沉的说道:“该找的,该走的,能找的,能走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几乎都已经找遍了我父亲所能够去过的痕迹,要知道我们囊括范围时,是直线最快速度的远行距离,这肯定是超过了我父亲所能够去到的距离,但是我们能找的地方都已经找遍了,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我父亲无辜了,我……确实开始绝望了。”

    郝启并没有任何责怪张恒的话语,只是默默的抽烟,等了好半天后,他才忽然说道:“我以前玩过一个游戏,里面有一个角色的话语很让我喜欢……”

    “游戏?角色的话语?是桌面游戏吗?最近从海天国那边有传过来一种名叫万兽牌的游戏。”张恒奇怪的说道。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啊!”郝启没好气的回答着,他又继续说道:“这个角色有这么一个句话……让我去刚刚跌倒的地方再试一次,这句话,在我单独练拳的十年里,在我看不到未来希望的日子里,在我站着面对死亡时,我脑海里都有闪现过这句话,现在我告诉你,希望你与我共勉之。”

    张恒没有再细究那所谓游戏里人物的话语,他只是默默念叨着这句话,让我去刚刚跌倒的地方再试一次,让我去刚刚跌倒的地方再试一次,让我去刚刚跌倒的地方再试一次……如此重复念叨了好几遍,张恒的眼睛里终于慢慢又有了神采,他终于站了起来,正打算笑着看向郝启时,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向悬崖下摔落下去。

    不过郝启的反应何其之快?几乎在张恒翻身向悬崖时,他已经猛的伸出了手掌,在张恒身体刚刚落下一米左右距离时,他已经将张恒的手臂给提住了,同时就笑着道:“要不要这样?莫非你以为真的可以像那些小说里那样,落下悬崖就可以遇到秘境?然后得到宝贝,得到秘籍?”

    张恒虽然被吓了一跳,但也是笑了起来道:“这悬崖下面的山间小道,我们可是查探了不止一遍,那里还有什么秘境可言啊,不过也亏是你在,不然我还真的是死定了。”

    郝启笑了一下,就将张恒给提了上来,而张恒在上到悬崖上后,他的另一只手上则抖了抖,一颗普通的蓝草,绿色中夹杂着淡蓝色的叶片,标准的普通蓝草草药一株。

    “悬崖上还生长着蓝草,当初我父亲肯定也是在这些危险的悬崖峭壁上到处寻找草药……”

    张恒依然站在悬崖边上,他随手将这株蓝草扔飞了出去,同时说道:“放心,郝启,不到最后我绝不会死心,让我们去跌倒的地方再来一次吧,父亲,我一定……等,等一下,郝启,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郝启愣了一下,一时间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而张恒已经急急的说道:“我只是有了一个念想,但是还没想清楚,你等我想一下……”

    张恒立刻就在周围平地上来回走动着,而且走动速度越来越快,走动的步伐越来越急,走到最后,他猛的看向了郝启道:“郝启!请认真回答我,真的,求你了,认真回答我一句话,可以吗?”

    郝启沉默了一下,认真的对张恒说道:“是的,我会认真回答你接下来的一句话,并且会以我心底里的答案回答你,以这天地为证。”

    张恒深吸了口气,用带着祈求的眼神看向了郝启道:“那么,郝启……我能够信任你吗?就如同信任我的兄弟一样,把我的性命都托付给你,我可以信任你吗?”

    郝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抬头默默的想了一下,这才郑重的回答道:“是的,只要你没有做出让现在的你羞愧与愧疚的事情,那么你可以信任我,就如同信任你的兄弟那样,将你的性命托付给我,而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张恒再度深深吸气,又再度深深的吐气,隔了许久,他才坚定的说道:“那么,郝启……我想我找到种植赤红色蓝草的办法了,就如同当初我父亲找到的那个办法一样,这或许也是唯一可能在百草国种植赤红色蓝草的办法!”

    “嗯?什么办法!?”郝启立刻就问道。

    张恒也并没有表示什么反对,但他还是说道:“虽然我确信是找到了,但还是要先做一下实验才行,郝启,帮我采摘蓝草,大量的蓝草,一路上看到就采,今天时间晚了,我们明天就开始进行实验!”

    然后一路上,两人就开始采摘蓝草,同时张恒也并没有顾忌的告诉郝启种植赤红色蓝草的原理,当然了,这些仅仅只是他个人的推论,真的是否可行,还是需要验证。

    首先张恒提出了一开始他们讨论的注意事项,那就是张恒的父亲与别的寻找人员不同之处,其实总结起来就很简单,一个是张恒的父亲在这里数十年的行走,他并非是只在这里搜寻几遍而已,而是在这里生活。

    二是张恒的父亲因为张恒母亲去世的缘故,而每一次回来时都会带回来草药,甚至很大一部分精力都在挖掘草药上,所以他身上一定长时间的带有草药。

    “……根据以上两个不同,我的推测是这样的。”

    张恒边走边对郝启说道:“首先是我父亲每天都采摘很多草药,这些草药都放在他身上,同时,他还要寻找可能出现的中大型猎物,所以就会到处乱窜,并非是如我们一开始所预想的那样有什么宝地,事实上,我们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我父亲当初所说的是种植,也就是说,是可以在任何地方量产化的方法,而非是由特定的天材地宝的宝地而产生的奇迹,我们的思维被带偏了,因为是天材地宝,所以我们想当然的将赤红色蓝草带入到了那种需要宝地才能够产生的情况,而没有正常的去理解这句话的字面意思,种植,可以如同庄稼那样,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产生出来。”

    郝启越听越惊奇,他忍不住问道:“然后呢?到底该怎么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听我慢慢说吧。”张恒又在一颗树的阴影下采摘到了一株蓝草,他继续说道:“首先继续刚才的说法,我父亲身上带着大量的草药,而且是采摘下来新鲜的草药,就这样在山间地道里到处寻找猎物,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他所携带的那些草药,草药的种子也顺着他的脚步散落在了这山间地道中,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其中大部分的草药因为来到了不适合生长的地方而枯萎死亡,但是也有一部分的草药存活了下来,然后某一天,我父亲再一次走过他走了几十年的老路时,震惊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在某一个地方,那里在一亩地内生长了上百株的蓝草,而且那些蓝草都存活了下来,同时,在那些蓝草中出现了一株赤红色的蓝草。”

    说到这里,张恒忽然伸出一个拳头对郝启说道:“郝启,你觉得我的实力如何?我的身体素质如何?”

    郝启认真的打量着张恒,好半天后才说道:“你实力不怎么样,这是实话,估计你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到了书籍上,放到了那些天材地宝的宝地资料上,你的实力可以说很弱,但是你的身体素质嘛,我个人估计,迟则一年,快则半年,估计你就可以达到准内力境的层次。”

    “没错。”

    张恒收回了拳头,并且将其用力捏紧,他这才说道:“按道理来说,依照我锻炼武功的次数与努力,是不可能达到现在的身体素质的,练武是一个不进则退的过程,我的身体素质本不该是现在这个程度,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可能是天赋异禀,是天生的身体素质,但是仔细想来,那怕是你这样的先天道体,在成就内力境之前,身体素质也不可能如同我现在这样,你成就内力境之前,身体素质并没有突破你的练武程度,直接成就准内力境吧?”

    郝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又不是真正的先天道体,所以他就沉默着,而张恒就以为他是默认了,所以就继续说道:“所以我有一个推论,我父亲当年已经得到了一株赤红色蓝草,而他将这株赤红色蓝草给我吃了,只是我年幼,并不知晓罢了,而依靠这株天材地宝的功效,我的身体素质基础比普通人要强了许多,所以才导致了我现在的情况……”

    “你知道吗?郝启,蓝草的叶面带着蓝色,虽然也有绿色的叶绿素,但是蓝草的大部分营养并非来自光合作用,光合作用仅仅只是其营养来源的一个补充,蓝草只需要少量的光芒就可以存活,更需要的是大量的水,大量的泥土需求,所以蓝草在阴暗处反倒生长得更好,而你应该知道,在地底下,许多地方都有阴暗的光芒,无论是植物发出,还是矿物发出,而仅仅只是这样的光芒,已经足够满足蓝草对于光芒的需求……”

    “你能够想象得到吧?在地底下的一些通道,或者说是那些狭窄的死路胡同里,上下四方,只有一个方向不存在泥土,上方存在泥土,下方存在泥土,三个方向存在泥土,甚至还有一些从墙上凸出来的柱子上也存在泥土,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要存在着可以发光的矿石,在这样的环境下蓝草就可以存活,并且……”

    张恒摊开手上的一株蓝草,他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一亩地里,可以生存上百株以上的蓝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