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八章:沉默的信任

第八章:沉默的信任

        (ps:继续爆发式更新,上架前给大伙的狂欢,继续求推荐票,求点击,求收藏,这对新书非常重要,感谢大家的支持了。)

        郝启与张恒,是第二天才与苏诗烟的家族人员见面的,虽然苏诗烟只提到了家族其余四名内力境,她的两个叔父与两个哥哥,但实际上苏家一共派出二十多人的大部队,其中实力最弱的都是接近准内力境的人,除开五名内力境以外,一共有七名准内力境,剩余的都是接近准内力境的武者,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苏家的实力,不愧是大型家族,实力底蕴远超类似蓝影共和国的李家那样的家族,同时也看得出来,苏家对于这一次行动的重视了。

        也不知道当天晚上苏诗烟给她的族人们说了什么,对于郝启与张恒二人的加入,苏家人员并没有任何阻扰,只是反应相当的冷淡,连最基本的武者礼貌都没有,特别是苏诗烟的两个哥哥更是仿佛对郝启有着敌意一样,不过终究没有任何发作,也没有任何如同小说里那样的装逼打脸剧情发生,这让本来还略略有些期待的郝启莫名的有小小失望。

        “一定是堂哥吧?”张恒在郝启身旁,示意了郝启一下后,就由郝启的内力包裹,让他的话不至于传递到另外旁人的耳朵里后,张恒才说话道。

        “堂哥又怎么了?”郝启略带着奇怪的问道。

        “你不知道?”张恒还有些惊奇的反问着道:“许多大世家贵族,他们通常都会内部通婚,比如表哥表姐,堂哥堂姐什么的,以此保证内力境不会外流,活着说单纯的信奉什么内力境的子嗣血统会更加纯正之类的说法,这在许多世家贵族眼里都成了常态了,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

        郝启顿时有些啼笑皆非,不过他心里也算是对那两个苏诗烟哥哥的敌意有了少许的了解,但是他也不在意,这一行,是偿还苏诗烟的恩情,当初一饭之恩,现在足以生死相报,一诺千金,他不会后悔,至于苏家的那些人……他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众人集合之后,显然苏家的出发准备也已经完成,苏家就率先骑上独驼兽离开了港口,而郝启与张恒也没有多说什么,同样骑上了独驼兽跟随其后,相比于郝启的平淡,张恒显得很是愤愤不平,似乎在气愤着苏家那种冷淡与漠视一般,而郝启忽然在这时对张恒说道:“张恒,我忽然想到了一段说法,你想听听吗?”

        张恒此刻正在皱着眉头看着前方苏家的冷漠,闻言后愣了一下,就问道:“什么说法?”

        “有这么一段对话,就是一个人说,他和另一群人相处得并不好,因为他是从贫穷国家来这里工作的,这些人似乎很看不起他,他觉得很愤怒,觉得被侮辱了,总之,他因为对方的漠视,冷漠,活着说轻视而愤怒不已,而与他对话的那个人就问他了,那么你打算干什么?要去拉着他们的衣领命令他们,你们必须看得起我吗?”

        “或许很多人听到前半部分,也就是这个人的诉求,说他来自贫穷的国家,因为这样的出身而被人看不起,所以他愤愤不平,许多人可能还会有所共鸣,可是当与他对话的人说出这番话,也就是必须拉着他们的衣领命令他们必须看得起自己时,就会啼笑皆非吧?是啊,别人看不看得起你,是他们的主观,是他们的想法,我干嘛要去在意他们是否看得起我?难道还真的要去拉着他们的衣领命令他们看得起我?若这样做,甚至是这样去想,那不就是太卑微了吗?连别人是否看得起自己都需要去命令活着祈求,这样的看得起,就真的是看得起了吗?”

        郝启说完这番话,哈哈大笑,丝毫不理会前方苏家回头看向他时的厌恶表情,他只是对张恒说道:“还记得我在百草国对你说过的话吗?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自尊,自重,自强,唯此而已,至于别人是否看得起,这又于我何干?因为我根本毫不在意他们是否看得起我,至于对方因为看不起我而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那样的话……”

        “又该如何?”张恒立刻就问道。

        “当然是打得他妈都认不出他了,不然呢?还真要默默忍受不成?哈哈哈哈!”郝启又一次哈哈大笑,再度引来了前方苏家一些人员的怒目相视。

        在苏家部队的最前方,苏诗烟也听到了郝启那爽朗的大笑声,她嘴角微微有了少许的弯起,与此同时,在苏诗烟旁边的一个中老年男子忽然说道:“三姑娘,你确实鲁莽了,此行关系重大,怎么可以容得下外人参与?若非你已经告诉了他们远古门派遗迹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让他们加入进来,现在也是无法了,必须要他们跟随,以便于监视他们……三姑娘,你做得差了,此事家族事后必有决断,你心里要有数。”

        苏诗烟抱拳,却是一句话都不说,这个中老年男子顿时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苏诗烟在家族里是一个异数,身为女子,却是苏家的武学天才,在十四岁时,就将家族剑术,而且并非是家族入门剑术,而是家族女子最高剑术,苏氏剑舞练到了登峰造极之境,而后虽然进步缓慢,陷入到了瓶颈,但是内力境都可以明显看得出来,她的进步并没有停息,剑术依然在缓慢但是坚定的进步着,那超越登峰造极之境,极少极少人锻炼一辈子后才可能达到的返璞归真之境都是可以遥遥在望。

        正因为如此,苏诗烟以女子之身,才可能得到一颗玉肌丹,这是家族对她天赋的嘉奖,同样的……也是家族担心其天赋的枷锁……

        虽说中老年男子是以叔父的名义来教训苏诗烟,但其实家族里所有人,不,应该是所有内力境都知道,因为玉肌丹副作用的存在,现在整个苏家最强的人其实反倒是才成为内力境的苏诗烟,若真的抛开了家族辈分,他这个叔父反倒是不如苏诗烟在家族中地位的。

        正因为如此,苏诗烟的行为才会得到了默认,虽说对郝启与张恒二人只有提防与敌意,但是郝启与张恒二人确实是参与到了这次的行动中,这也是苏诗烟那隐形地位所造成的了。

        整个队伍就这样一前一后相隔了至少五十米距离,郝启与张恒也不在意,特别是张恒听了之前郝启所说的话后也心平气和了,就这样随着苏家队伍不停前行,在离开了港口都市撒兰之后,这只部队就进入到了沙漠之中,不过这里的沙漠因为靠近海边,估计降雨也有些,所以还有一些沙漠植物存在,而随着队伍的前进,从上午一直到下午黄昏时分,苏家队伍找了一处沙地平缓处,就在那里搭建起了帐篷,以及准备了篝火,当篝火的烟雾升腾向天空,特别是沙漠的背景是那缓缓落日的黄昏余晖时,郝启终于明白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句诗中的意境,他一时间看着眼前的景色竟然都呆住了。

        张恒在旁边累死累活的搭建好了帐篷,看着郝启在那里发呆,他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从背后给了郝启一拳道:“别看了!你家的苏姑娘还在帐篷里梳理行装呢,要不你进入她帐篷去看个够?”

        “别闹。”郝启哈哈一笑,略带着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我和苏姑娘是清白的……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总之我和她现在还是发乎情,止乎礼,而且她啊……家族的羁绊太深了,我和她几乎没可能,所以你就别乱说了。”

        张恒举目看向了百米外,与他们泾渭分明的苏家营地,叹了口气道:“确实,她被家族羁绊得太深,今天一天,她对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这已经很看得出来了。”

        “在责怪她吗?今天一句话都没有对我们说。”郝启看向了张恒问道。

        “有一点,不过想到苏家那些人的嘴脸,估计她也是难做吧。”张恒坦言道。

        郝启顿时就笑了起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就默默的笑着,好半天后才说道:“不,估计和苏家人的嘴脸无关,虽然我认识她也是在大学后的日子里,但是我对她的秉性却有些了解,她是大家闺秀中带着任侠之气,千金小姐中带着豪气……估计她之所以一句话都没有对我们说,是因为她啊,信任着我们呢,就如同我们信任着她并不会像苏家人那样看不起我们一样,这估计就是……”

        “沉默着的信任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