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九章:千山帝国的皇族
    苏家是千山帝国数一数二的大世家,大贵族,是在千山帝国少数拥有自己属地,几乎属于国中之国的家族,特别是这一代,家族老一辈五名内力境,新一辈六名内力境,整个家族一共十一名内力境,几乎是轰动了整个千山帝国,乃至是轰动了周边国度,被誉为整个千山帝国最强家族,甚至……超过了千山帝国皇族。

    对于整个蓝海区域来说,蓝海东部区域是最为和平,科技水准最为发达,而且因为教育,文化开放,经济交流,环境适宜等等原因,在蓝海东部区域的政体中,帝国制其实是最少的一种制度,更多是共和制,总统制,或者统领制,当然了,帝国制也依然存在着,虽说文明已经进步到了郝启前世二十世纪中叶水平,但是因为个体性的强大,也就是内力的存在,所以帝国制,皇族什么的依然是存在的一种合理制度。相对于蓝海东部区域的和平安稳,蓝海北部,蓝海南部,一个大多数地方是山脉,以出产大量矿物而著称的蓝海北部区域,还有就是几乎全是一望无边的森林之海,无穷无尽的原始森林,以出产天材地宝,以及经常出没凶兽,狂兽等等而著称的蓝海南部区域,这两个区域大多数国度都是帝国制,活着说帝王制。

    毕竟生存是第一需求,生存环境的变化,自然会导致政体的变化,譬如蓝海西部,整个蓝海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残酷之地,那里的政体甚至连国家都几乎没有,这就是明证。

    帝国制度,或者说帝王制度,那么依靠的就必须是强力统治,无论是政治也好,或者说军队,还是制度也好,都必须有强大的力量对国家进行统治,不然等待这个统治皇族的就只可能是内部叛乱乃至是政权颠覆,而在这个拥有内力的世界中,情况更是发展到皇族必然要有最多的内力境强者,或者要有一名镇压国家的内气境强者,如此才可以保证皇族的地位安固。

    千山帝国是蓝海北部区域的大国,强国,该国皇族祖上曾经出现过内气境,是真正的内气境,由此也打下了千山帝国大国强国的基础,同时千山帝国的皇族也一直能够凌压整个千山帝国的世家贵族,那怕是这个内气境强者早就已经死去,毕竟是内气境强者,所留下的内气境功法自然是由千山帝国皇族所继承,所以千山帝国皇族中产生内力境的几率比别的世家贵族要大上了许多不说,其内力境强者的战斗力更是远超普通内力境。

    但是到了现在,千山帝国皇族的优越感,以及皇族战力最强的事实遭受到了挑战……苏家,十一名内力境,这个消息的传出,让千山帝国的皇族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虽说苏家的内力境素来就以战力弱小而著称,别说是与千山帝国皇族这样掌握了内气境功法的内力境比了,那怕是普通的内力境都有不如,依照大量资深武者的估计,千山帝国皇族内力境的战斗力,估计相当于苏家四名内力境的战斗力,所以苏家其实是翻不起什么浪花的,直到……苏家有了十一名内力境为止。

    虽说千山帝国皇族有着内气境功法,可以让产生内力境的几率大幅度提升,但是皇族本身也只有那么多的直系旁系族人,不可能动不动就有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人口数目,而这一代的千山帝国皇族其实也只有三名内力境而已,若是综合实力比较起来,也顶多相当于苏家十二名内力境的力量,而苏家已经有了十一名内力境强者了,若是让苏家继续发展下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但是千山帝国皇族是不敢随意乱动的,这点道理很简单,家大业大,反倒更是顾忌重重,内力境就是内力境,那怕是苏家那样素来以战斗弱而著称的内力境,对于非内力境来说依然是内力境,一旦千山帝国皇族对苏家做了些什么,苏家只要有一个内力境逃走,那么就是大祸的开端,看一看现在存在于蓝海之中的蓝海之影吧,让海天国简直是焦头烂额,整整三十多年的时间都没有办法解决。

    所以,硬的估计不行,那么就必须要另想办法,比如……找到苏家能够产生这么多内力境强者的原因,活着……想办法让苏家的内力境死掉一些,让实力恢复平衡什么的……

    冥真,千山帝国皇族中新生代的天才,年仅三十岁不到,却已经是内力境的强者,他更是在二十七岁那年,将内气境的前练功夫给练到了登峰造极之境,三年时间里潜心修炼内气境功法,这次因为帝国皇族任务而出关时,已经讲这内气境功法给练到了初步入门的境地,可以说是千山帝国百年内天分最高的天才了,其战力有人初步评估过,至少可以匹敌苏家那样的内力境五人左右,可以说他才是千山帝国最强的内力境高手。

    冥真从船上走了下来,伸展了一下筋骨,顿时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数十秒之后,他才慢慢的问道:“撒别西……听说在这里杀人不犯法吧?”

    冥真身旁立刻就站出来一个老者,这名老者恭敬的说道:“是的,七皇子,在蓝海西部杀人是不犯法的,但是必须要离开港口城市以外才行,港口城市里已经由各国商人们建立起了法律。”

    冥真不屑的切了一声,他大步向前走去,冥真身材极高,至少比旁人高出两个头以上,光是用眼睛看就可以感觉到他人高马大,至少有两米二三左右的身高,而且浑身肌肉纠结,加上他那如同刀削一样的冷峻面容,看起来真仿佛是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健美雕像一般,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只是冥真眼神冷冽,看着周围人时仿佛就像在看着没有生命的物品那样,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对周围的人或物毫无顾忌的样子,比如他从港口走到城市中时,路上一段路途比较狭小,他走动时依然是双手大幅度的摇摆,毫不顾忌是否会碰到周围,走过之后,道路两旁的墙壁上都出现了许多痕迹,仿佛是被利器给刮过一般。

    待到众人走到了城市中之后,冥真才头也不回的说道:“那个谁,回我话,那个上古门派遗迹在什么地方?”

    “回七皇子,小的名叫苏需,那上古门派的地址连苏家都只知道大概,据说是数年前在这蓝海西部出土的一处遗迹,我想只要七皇子略略一打听,蓝海西部的沙漠土著们肯定是知道的。”在冥真身后的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卑微的笑着说话道。

    “真是麻烦。”

    冥真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边向前走边说道:“那个谁,去打听关于上古门派遗迹的事情,顺便把苏家的动向和行程都打听出来,尽快吧,我想快点进入沙漠中,对了,在这里杀人不犯法的吧?”

    那个老者立刻说道:“七皇子,老奴是耶律三,是的,遵照七皇子的吩咐,老奴这就派人去打探消息,还有,在港口都市里杀人是犯法的,但是进入沙漠后杀人就无妨了。“

    “真是麻烦。”

    冥真的眼神更加空洞了,让人一望生畏,就仿佛他那空洞的眼神里满是暴戾一般,深沉,幽黑,带着死亡的暴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