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六章:无人……

第十六章:无人……

        苏家族人们都得到了命令,梳洗一新,同时换上了他们各自的新衣服,精神面貌都算是焕然一新,一点都不像是进入沙漠已经快一个月的人,按照苏家长老的说法,这是对内气境强者最大的尊重。

        即便是做了这一切,每个人心里,包括苏诗烟和张恒都是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内气境强者到底会如何对待他们,这种性命操之人手的感觉简直是太糟糕了,而所有人里,估计只有郝启和蓝灵儿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是所有人中走得最为轻松的了。

        “……蓝灵儿毫不担心我是不奇怪,但是郝启你表现出这么一副仿佛是回家的表情算什么?”张恒看着郝启一副毫不害怕,还有兴致不停打量前方的绿洲的表情,他就忍不住类似蛋疼一样的问道。

        “没有啊,我当然担心了啊。”郝启反倒是诧异的问向了张恒道:“但是担心归担心,担心又不等同于害怕,况且那怕是害怕吧,谁规定担心和害怕就一定要表现得小心翼翼?这里可是奇特的风景啊,如果一会真的要和内气境死战,现在不看个够,那不是枉来了一回?”

        张恒顿时无语,不知道该说郝启是粗神经好,还是说他胆大无畏的好,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洒脱都是让人如此的羡慕,事实上,回忆起来,自雪崩时与郝启相遇,郝启仿佛就没有害怕的情绪存在,真是羡慕能够活得这么洒脱和简单的人啊。

        其实张恒并不知道,以前的郝启其实是没有那么洒脱的,他的洒脱是在林熊死之后,不休不眠中突破了内力境,又为林熊报仇雪恨,再到之后中了埋伏,那一段的心理路程将他几十年的前世,以及十年的今生都狠狠锤炼了一番,最终,在站着迎接死亡的那一刻得到了最终升华,自那之后,郝启就真的敢于直面自己的本心,可以说,在那一刻他找到了自己。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听着张恒问他是否担心或者害怕,郝启忽然想到了当初在蓝影共和国孤儿院的时候,又到之后的小学,中学,大学,没有一****不害怕,没有一****不担心,所思所虑太多太杂,最后却终究落得一场遗憾,再到被王雕埋伏,最后一刻站着直面死亡,那时他根本没想起系统里的复活,也根本没想过系统现实化后居然可以复活,那时的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而那种心态,真的将他的精气神都给锤炼合一,可以说,从那时之后,才是他真的本色,想到这许多,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水浒中,鲁智深的这一段话语,当即不管不顾的就念诵了出来。

        张恒闻言,默念了几回,当即大声叫好道:“好词,好语,这话里的豪情真是让人赞叹,不过,钱塘江在那里?蓝影共和国吗?那一定是很宏伟的场面,最后还有那个今日放知我是我,真是让人赞叹。”

        “不要在意细节啊!我都说了这么多遍了!”

        郝启没好气的念叨了一句,眼神又一次看向了前方的绿洲,他其实早在苏诗烟都同意去往绿洲时,心里就打定了主意,一饭之恩,生死一诺,就是如此简单。

        若真是那内气境对他们动手,郝启必会在此爆发全力,定要救得苏诗烟和张恒逃离这里不可,这是他的诺言,也是他的决心,而既然决心已下,就如他方才告诉张恒的那样,又何必再去害怕呢?倒不如再看看这一路的风景,见人所未见,寻人所未寻,得人所未得,那怕是死之前,再多看到一处前所未见的风景,岂不是死得其所?

        说起来,眼前这绿洲真真是好风景。

        郝启前世是个宅男,自然是没去过沙漠地带了,而从电视电影上所看到的绿洲,总是隔了一层看不清晰,而且即便是看,那也是别人的视角,只有眼前这绿洲,才给了他一种沙漠中绿色的震撼。

        自进入这无尽死亡沙漠之后,郝启就几乎没有看到绿色植物,那怕是之前的那个沙漠部落,也只有小小的凹地水塘,周围种了一些叶子都快枯没了的沙漠植物,除此以外就是黄沙,黄沙,黄沙……

        虽然沙漠本身也堪震撼二字,但是就如同大海一样,一辈子没看过的人看了,只会觉得心神震撼,开阔了心胸,但是看得久了,场景也没个变化,那就难免让人看得烦了,而在此刻,看到一处绿洲,那心情真是仿佛三伏天吃了一大块的冰脆西瓜一般,爽得让人心神都舒坦了。

        在远处的绿洲,占地真是极大,那怕隔得远了,看过去也是绿油油的一大片,葱葱郁郁,看起来倒不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了,更仿佛是山间的丛林,平原的树林,占地至少有十五十六平方千米左右,全是绿油油的树木,虽然大多都是沙漠里的植物,比如类似棕榈一样的植物,也有类似仙人掌一样的植物,但是这样多的出现在一起,也让人有了一种看到丛林森林的感觉。

        而在那片绿洲的中央,是一片类似湖泊一样的白亮色,映照着阳光时,看起来甚是刺眼,整个湖泊看起来相当大,湖泊周边还有许多靠水建筑物存在,甚至郝启眼尖的发现,在湖泊上还有小型的捕鱼船,看起来这是一片供养了整个绿洲,整个部落的生命之湖啊。

        在一片莽莽黄沙中出现一片绿油油的绿洲,再加上一看就非常舒服的湖泊,这让在场所有人光是看到就觉得心里舒服得很,只想现在立刻去到那湖泊边,去到那树荫下,不用再被这沙漠的烈日所烘烤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众人慢慢靠近了绿洲,而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蓝灵儿本来在靠近绿洲时还是欢欣鼓舞的,但是越加靠近绿洲,她的表情越加凝重,待来到了绿洲不远的距离时,她的表情已经仿佛要带着哭意一样,动作更是不停的拍打所骑乘的独驼兽,加速了的向绿洲跑去。

        其实走到这里,苏家族人与郝启张恒都觉得了不对劲,因为这里离绿洲边缘已经非常接近了,那怕这个苏图卡沙漠部落里有内气境的强者存在,防御也不可能做得这么的疏漏,这里可是蓝海西部啊,在死亡沙漠中就是没有法律的无法地带,天知道会不会有亡命之徒并不知道这里有内气境强者坐镇,趁人不注意就窜入到绿洲里大开杀戒,这么近的地方肯定是有人守卫的才对,但是现在他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就非常可疑了。

        所有人都紧随在蓝灵儿之后快速来到了绿洲外,而到了这里后,苏诗烟直接冲上前去抱住了蓝灵儿,不准她直接就进入到绿洲中,而其余人也都在绿洲外停留了下来,一时间喧哗声起,苏家的族人们都议论纷纷。

        显然,绿洲里的苏图卡部落有了大变故,走到这里之后,已经可以看到绿洲里的情况,不光是外围没有了护卫,绿洲里面也没有了人影,整个绿洲安静得吓人,空荡荡的仿若鬼城,事实上,光是站在这绿洲外面向内看去,就可以看得出来整个绿洲是一处非常繁华的沙漠都市,有着沙漠建筑的特有的防风防沙风格,而因为这处绿洲的庞大,水源的滋润,这个沙漠都市显得非常庞大与繁华,只是在这一刻,整个沙漠都市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蓝灵儿被苏诗烟抱着,但是她也乖巧,并没有挣扎着扑入到绿洲中,只是在苏诗烟的怀抱下默默流着眼泪,看起来她与苏图卡部落的关系确实非浅,甚至可能她就是这个部落里的人也说不定。

        苏诗烟抱住蓝灵儿之后,立刻就对身后的苏家族人说道:“先检查这附近是否有毒性,所有人准备好解毒药随时服用……立刻!”

        苏诗烟的提醒下,苏家族人中立刻就跑出了几人,他们手拿银针以及一些验毒的器具,开始在这附近的沙地上以及空气中开始了验毒,片刻之后,这几人都给出了答案,这附近并没有任何的毒存在,沙土中,空气中都没有。

        众人顿时都松了口气,这时郝启与张恒也走到了苏诗烟的旁边,苏诗烟怜悯的看了看怀里哭泣的蓝灵儿,就对郝启说道:“陪我一起进入这绿洲查探一下如何?就你和我。”

        苏诗烟的意思郝启知道,这里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郝启,其次就是苏诗烟了,苏家另四个内力境界实力比他们来说弱了一些,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大部队直接进入绿洲了,而要去查探的话,最适合的人选自然就是最强的两个人了,彼此有着照应,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时,他们也是生存机会最大的两个人。

        “行,我陪着你。”

        郝启也不推辞,点头应承之后,他和苏诗烟两人提起内力,眨眼间就冲入到了绿洲之中,向着那空无一人的沙漠都市疾驰而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