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五章:父子交心

第五章:父子交心

        “你…..你是我儿对吧?是我的默儿没错吧?”苏宏眼神飘忽,仿佛没有焦距。

        “是!肯定是!必须是!呃,我是说没错,爹,不信你摸摸,这还能有假?”苏默满脸赔笑,抓着苏宏的手往脸上、身上乱摸。

        苏宏定了定神,“那…..那你怎么………”说着,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迟疑着问道。

        “爹是问为什么我突然好像开了窍,突然会说书、会作词了对吧?”苏默赶忙接上。

        苏宏满脸紧张,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

        苏默脸上露出赫然之色,嗫嚅着道:“爹,这个…..我要是说了,你….你可别恼…….”

        苏宏定定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只是那眼神之坚定,完美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好吧,是这么回事儿。”苏默开始忽悠。

        在大胸妞儿幸灾乐祸的那会儿,苏默看到苏宏的脸色,就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搞的似乎有些过了,忘记了还有这位便宜老爹了。

        当然,作为大胸妞儿的理解,只当是苏宏气儿子抢了自己的饭碗,哪里知晓其实是被吓住了,正担心自家儿子被千年老妖夺了肉身了。

        可是大胸妞儿不知道,不代表苏默不明白。他只看了苏宏眼中那抹恐惧,就已然估计到苏宏在想什么了。

        所以,在忍痛说出所得银钱对半分的最终裁决后,便开始转动脑筋编瞎话,准备应付即将面对的难关。

        “………孩儿吧,那个啥,其实一直不太喜欢读书的。”苏默一脸的羞惭,吞吞吐吐的说道。

        苏宏身子一震。

        苏默又道:“一直以来,孩儿都在偷偷看爹爹的一些话本,不过,都是在爹爹不在的时候看。看的久了,慢慢的也就那个啥….咳咳,爹,你懂的哈?”

        苏宏不做声,只是眼帘垂下,面色看上去倒是平静了不少。

        苏默暗暗松口气,小心的瞄瞄苏宏的脸色,又道:“正因为孩儿时间都费在这些书上面了,所以……所以那个……这个三次都…..都没中。爹,你…….”

        “逆子!”

        看上去完全平静下来的苏宏,忽然猛的一声大吼,蹭的便跳了起来,向苏默扑来。

        苏默大惊,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苏宏扑了个空,越发的气恼起来。

        “你这个不孝的逆子!你…..你骗得我好苦!你…..你好!我…..我今日便打杀了你这孽障,也省得早晚被你气死……..”

        苏宏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的踅摸趁手的物件。没办法,追又追不上,近身打击够不着,那就来远程的!

        实在是太气人了!这什么儿子啊,竟然瞒骗了自己这么多年,这也太妖孽了!太无法无天了!太令人发指了!太……..苏宏都气得没词儿了。

        两人此刻是在茶馆的后院里,这般一闹,顿时惊动了前面。大胸妞儿听闻打起来了,匆匆忙忙跑了过来。眼见得苏默抱头鼠窜,不由的双目放光,一边却慢条斯理的劝道:“苏先生,苏先生息怒,有话慢慢说,何必如此?再说您这样也抓不到他啊,岂不是白白自己受累?”

        “韩杏儿!”苏默这个怒啊。

        真真是最毒妇人心!自己赚来的钱都答应分她一半了,如今竟还来落井下石。

        听听,听听都说的啥?这样抓不住我,白白受累?那你想弄哪样?看看,看看啊,瞅那满脸的兴奋样儿,就差搬个马扎儿坐着围观了吧?小妞儿,别让我腾出手来,否则一定打烂你的小屁屁!

        察觉到苏默那恶狠狠的目光所向,杏儿姑娘不由的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翘臀,脚下也连连退开几步。

        待到省悟,顿时不由的满脸飞红,狠狠的啐了一口,却是不敢再去撩拨,生怕有照一日当真落到这小贼手中,到时候可是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说来也怪,也不知咋的,两人说起来不过就是今日才认识,话都没说几句,可偏偏就特不对付,杏儿自己都觉得奇怪。

        许是这小贼开始那贼忒兮兮的目光让自己不舒服的缘故吧,又或者是后来他跟自己的胡言乱语,害的自己迷糊了好半天……..再要不,就是他跟自己抢钱?

        对!就是如此!这杀千刀的小贼,竟然敢在自家店里跟她这个主人抢钱,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不可原谅!

        大胸妞儿总算找到了一个很坚定的理由。

        苏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却是怎么也抓不到苏默。这臭小子也不跑远,就围着石桌团团转,可那眼神实在太让人可气了。

        那眼神儿,打从杏儿那丫头进来,他就没离开过!臭小子,你才十五啊!至于这么饥渴吗?

        还有,老子这是在教训你好不好。老子教训你的时候,这么严肃的场合,你拒捕逃逸不说,居然还分出心思去泡妞,这实在太不给老子面子了。不能忍啊!

        于是乎,院子里便上演了奇怪的一幕:一老一小围着石桌子绕圈儿,哪怕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也不肯停下;

        旁边站着一个大胸脯的美妞儿,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的目不转睛。嘴里时不时的发出一句不痛不痒的劝解:

        “不要打了….”

        “还是算了吧……..”

        “苏先生息怒啊…….唉哟,就差一点儿抓住了,可惜……..”

        说着话,小手快速的一动,往腰间掏摸一把塞进嘴里,接着,红嘟嘟的小嘴一阵蠕动,一声轻响,然后两片瓜子皮儿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苏默,脚下一个踉跄,好险没一头栽倒。这尼玛是大街上看杂耍猴戏的吗?连瓜子都磕上了…….

        “停!”

        脚下连挪几步,再次躲过老爹的魔爪,苏默大叫了一声。

        苏宏若不是面子下不来,怕是早就撑不住了,此刻听了苏默大叫,心中一喜,当即便顺势停下,两手扶着案桌,大张着嘴喷着气,“停…..停什么…..你……你……呼呼,孽…..呼呼,孽……孽子!有…..有话就…..啊就说,有屁…….你…..呼呼…..就……就…….”

        好嘛,气儿都倒不上来了。

        苏默这边也没差,“……..我…..我…..我说…..那个爹…..爹啊……咱…..咱不…..不撵了好不?您这…..这…..老…..老当….啊就益壮的,孩…..孩儿……孩儿我…..啊就我…..我甘……甘拜下风,呼呼……..啊……啊就成不?”

        认怂了!苏宏面子终于有了,脸上怒色不变,眼神里却是大为得意。

        “知道怕了?这….这次先…..那就先…..饶过你……”得了点喘息的功夫,老爷子气儿顺多了,只是嘴上却不肯饶人。

        苏默心中鄙视,脸上却是一副痛悔觉悟之色,急急的点着头,连滚带爬的往石凳上坐了,两手扶着膝盖狂喘,舌头伸的老长,话却是顾不上再说了。

        苏宏也挨着慢慢坐下,父子二人相对而坐,你喘一口我喘一口,目光交错之下,忽然都觉有趣,不约而同的同时大笑起来。

        远处美妞儿见战火忽然熄了,眼珠儿转转,瓜子也不吃了,蹑手蹑脚的,脚下悄没声息的往后挪着……..

        想跑?!

        苏默眼角可一直睨着她呢,此刻见状,不由的愈发恶向胆边生。

        “你想去哪儿?热闹好看不?”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温声细语的问过去。

        “啊~”美妞儿却被吓的忍不住大叫起来。原本还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此刻却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我去给你们泡茶……….”人影都没了,声音才传了过来。

        苏家父子对望一眼,心中大为佩服。真好轻功也!

        “唉~”

        半响,苏宏先是长叹一声,目光复杂的看了儿子一眼,似自语似叙说般的轻声道:“我给你取名默,取字为讷言,原本想的就是盼你能敏行讷言,一心读书,日后取个功名光宗耀祖、衣食无忧。你出事之前这些年,装也好假也罢,倒也不愧这名这字,嘿,可是如今……..”

        说到这儿,他面上露出苦笑,轻轻摇了摇头,顿住不说。

        苏默也不由的沉默。他能有什么办法?此苏默本就不是彼苏默了,又哪里会有原本苏默的性格。

        今儿寻了这么个理由,其实也不单单是为了解释忽然的转变。更深一层的意思,其实是委婉的向这位老爹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不会去走仕途了!

        他压根就一天的四书五经没读过,八股策论什么的更是完全的莫宰羊。这种水平,你让他怎么在一次次的考试中过关?

        况且这古时的科考仕途,来不来的就是十年寒窗啥的,苏默想想都冒汗。且不说有没有那个耐心,单就那时间也耗不起啊。好容易重生一回,他可是想着好好享受生命来着。

        只是此刻眼见苏宏情绪低落,心中也是有些歉然。想了想,这才低声道:“孩儿不愿读书,一来确是不喜;这二来嘛……..”

        他顿了顿,抬头看了苏宏一眼,低沉的道:“…..这二来,也是不想再看爹爹如此辛苦,不想再看到爹爹半夜饥饿,却只能用刷锅水充饥。孩儿想让爹爹过上好日子,孩儿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爹爹,所谓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为的又是什么?光宗耀祖固然是,但更多的,还不是养家糊口,衣食无忧?爹,相信孩儿,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孩儿不读书,照样能混出个样来!”

        他一番话起初只是为了安慰苏宏,但是说到最后,却不禁引动心思,说的是斩钉截铁、豪气万丈。

        苏宏呆呆的听着,先是听到儿子说到自己的窘状,不由的又是黯然又是羞愧;及至再听到后面,却是不由的一阵恍惚。

        儿子长大了,真的长大了,他原来早有了自己的打算,说来自己该当高兴欣慰才是。可再想想,自己这些年来含辛茹苦,又当爹又当娘的,其中的苦楚艰辛,那些个盼望和期待,如今却不免都成了镜花水月。一时间,不由的是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罢了罢了,我儿已然长大,一切…..一切便都…..都随你吧。”终是点点头,挥去一捧老泪,苏宏长声叹道。

        苏默大喜,连忙起身过去,双手搀着老爹起来。事儿既然解决了,接下来自然是夫妻双双把家….呃,不对,是父子双双把家还了。

        一路行来,自是施展三寸不烂之舌,把后世一些小段子拿出来说,逗着老爹开心。

        待得转到门口,抬头却看到柜台后正躲躲闪闪的大胸妞儿,登时记起前事,不由的邪火大冒,松开老爹,迈开大步逼了过去。

        反天了还,小孩纸调皮,必须要教育!这可是上天赋予光荣的人民教师的责任!

        大胸妞儿大惊失色,转身便往外逃。仓皇之际却没防备脚下一个茶壶,嗵的一声踢个正着,随即便是一声惊叫,跟着身子便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苏老师两手叉腰,正狞笑着堵在必经之路,冷不防却见猎物竟忽然猛扑而至,未及反应,但觉眼前一黑,脑袋便被两团弹绵绵、软腻腻的物事击中。

        好大、好弹、好软、好香………

        仰躺在地上,苏老师浑然没觉得背后摔的疼痛,脑中一连串的全是感叹词儿了。

        身上杏儿姑娘也是晕乎乎的,勉强两手撑着,抬起头来,眼睛里全是小圈圈…….

        整个儿一幕事发突然,旁边几个人也是全然没回过神来,却猛听得门口处一声惊呼,随即一声怒喝传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