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七章:发布会

第七章:发布会

        苏默一首《临江仙》引爆武清热议,但是接下来的几天,这位苏才子却是人影不见。不但他不见现身,便是他老子苏宏也没再去韩家茶馆说话。

        这让韩家茶馆一批老顾客纷纷叫嚷之外,也让其他几家茶馆的茶博士大松了口气儿。

        毕竟嘛,要是持续这么搞下去,大伙儿能不能混的下去可真不好说了。

        茶博士们也都不易,哪个不是在艰难混生活的?如今这位主儿不知什么原因消停了,对大伙儿来说总是好消息。

        但所有人也都心知肚明,这位忽然崛起的苏家小郎,既然搞出那么一出儿,估摸着不会轻易放弃的。

        所以,众人都在默默的关注着……..

        果然,就在这一天,那话儿终于来了。

        全武清的茶博士不约而同收到了一封信。信中的内容,让这几天稍稍平复下来的热议,再次暴起**。

        “三月初五,苏家小郎将在城中四海楼开课,传授新式说话,并附赠《三国演义》评书版书稿。”

        评书?

        对,就是评书。据说是苏家小郎给那个新式说话起的名字。苏家小郎当日在韩家茶馆说的那一段三国,便是以这种评书方式说的。

        茶博士们激动了。

        好人啊!

        这苏家小郎真真是仁义君子!

        看人家,不只是自己发财,还要带着大伙儿共同致富。这叫什么?这岂不就是儒家提倡的“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嘛。

        这个要赞美啊,必须赞美!

        你说啥?书稿要收费,一本收五十钱太贵?我呸!你这才叫贪便宜没够,贪得无厌!

        那可是书啊!这年月,谁家的藏书不是以千金论的?就算是书斋里出售的书,动辄也是以数百上千钱起。人家辛辛苦苦编撰的新版书稿,只不过收五十钱过分吗?有错吗?

        持此论调者,瞬间被众人喷死。

        初五这一天,孙四海一身簇新员外袍,笑眯眯的站在四海楼前亲自接待,圆乎乎的胖脸上红光满面,嘴都快咧到耳朵后面了。

        评书也是书不是?怎么也能跟“文”之一字扯上关系。更不用说今日要货真价实的发书。

        作为四海楼的东家,区区一介商贾,能亲身参与如此文坛盛事,孙四海心中委实是得意不已。

        自己这辈子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吧。四海楼打理的极好,本就是武清第一酒楼,如今借着此次盛事,无形中更是多出一层文事光环,日后自家的后辈踏入“士”的行列,便也有了说头。

        想着这些,又想想楼上那位少年郎,孙四海一边满面堆笑的迎着来客,心中对那少年感佩不已。

        与孙四海心绪不同的是,此刻的苏宏却是有些不安,也有些难以理解。

        在偏房里坐立不安,不时探头顺着门缝往外窥探。几次之后,终是忍不住回头望向老神在在品着茶水的儿子,忐忑道:“默儿,这….这能成吗?要是没人来,或者来的不多,那…..那……”

        苏默微微一笑,起身将老爹拉着坐下,笑道:“爹爹只管安坐,你没听下面的热闹?我保证,来的人只多不少就是。再说了,就算人少点也不怕,左右今日还白赚了一顿大餐不是?”

        苏宏闻言更急,脑门子上都冒汗了,没好气道:“你这混账,便只想着一顿好吃。可别忘了,咱们可还是欠着印坊的银钱,若是人少,书又卖不出去,咱们抵押的房子可就没了,你我父子便连存身之处也没了。唉………话说回来,也不知这孙员外怎么想的,怎么就肯白出这顿酒席?我算着,这一顿下来,怎么也得十几两银子吧。”

        苏默嘿然,撇嘴道:“爹,你真当那孙四海傻的吗?这奸商算的明白着呢。要知今日之事,实是让他得了偌大的名声。这且不说,爹可记得咱们的邀请函是邀请的什么人?”

        苏宏一愣,气道:“爹还没老糊涂,请的不就是那些茶博士吗?可这些茶博士也不过跟咱们一样,都不是富裕的,就算他们肯买书,亦不过去了印坊那边的事儿,跟这孙员外何干?”

        苏默哈的一笑,摇头道:“爹这可太实诚了。爹你信不,孩儿打赌,今日来的,绝不会只是那些茶博士。”

        苏宏一呆,诧异道:“还有谁来?咱们可没请旁人啊。”

        苏默面上浮起奸诈的笑容,嘿嘿道:“爹这话便说着了。不错,咱们可不没请旁人吗。不过,有了前回韩家那一出,爹你想想,这次咱们搞出这么大的场面,那些个茶馆的东家啊、掌柜的啊,还有那些个被孩儿一首临江仙震住的文人士子们,他们岂能不来凑凑热闹,不来瞧看个新鲜?这些人咱爷俩可是没请他们,那他们来这四海楼,总不能光看着咱们吃喝,他们干坐着吧。而这一切花费,自然也是他们自理咯,如此一来,你想想,那孙四海是赔还是赚啊?”

        苏宏啊的一声,顿时恍然大悟。

        苏默老神在在的端起茶盏啜了一口,又道:“这还不算。爹莫忘了,咱们和四海楼定的协议,可是后面的授课都在他这里开办呢。这今日的饭我请了,可我没说以后的饭都管了啊。如此一来,他四海楼凭空多出一份收益来,那孙四海又哪里会吃亏?”

        苏宏嘴巴张的老大,呆呆的看着苏默道:“这….这便是你在协议中,要求后面与你相关的收益,你要分润两成的由头?”

        苏默不说话,笑眯眯的点点头。

        苏宏呆愣半响,长叹一口气,苦笑着指着他道:“你…..你确实不是个读书的料,我看你倒是天生的奸商。这…..这真是…….”

        苏默往后一靠,撩起衣袍架起二郎腿,得意洋洋的道:“我奸商我自豪,我凭脑子吃饭,不偷不抢的,哪里不对了?再说了,这是标准的双赢,他孙四海既得名又得利,我从中分润一二,改善下咱爷俩的生活,也是情理之中不是?难不成爹爹不想过好日子,还想半夜吃那刷锅水去?”

        苏宏默然。半响才长出一口气,抬头看着苏默,轻声道:“便你说的都有理,但今日你将这评书之法传了出去,又将书稿也卖出去,咱们日后怎么办?总不能这教授之法能一直搞下去吧,终是有教完的一天啊。”

        苏默坐直身子,诡异的一笑,凑过去低声道:“只要能一直领先一步不就行了?说起来现在流行的,不也就是三国、水浒还有那什么三遂平妖之类的吗?爹你说,现在要是忽然出了个新段子,大伙儿是愿意听那些快腻了的老段子,还是新段子啊?”

        苏宏愣了愣,猛然省悟过来,身子一震,指着苏默道:“你….你是说……..”

        苏默微微一笑,点点头才要说话,却听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嗒嗒两声叩门声响过,孙四海顶着一头的汗,满面红光的推门进来,哈哈一笑,抱拳对苏家父子二人笑道:“苏先生、苏公子,外面的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便请二位移步如何?”

        苏默笑着点头起身,苏宏却略显紧张,一步过去,伸手抓住孙四海的袍袖,急声问道:“孙员外,外面….外面来了多少人?”

        孙四海哈的一声,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整个二楼雅座全满,便连下面大堂都快坐满了,苏先生觉得会是多少人?哈哈,走吧,有苏公子谋划,先生只管安心。这眼见享不尽的好日子就在眼前,孙某真真是羡慕的紧,日后还望提携小弟一二啊。哈哈哈…….”

        苏宏闻听,长长的吐出口气,眼见的面上缓和下来。欣慰的看了一眼含笑站在一旁的儿子,这才打着哈哈客气着,和二人一起出了门。

        才一出门,便听一阵喧嚣的音浪扑来。待到转过廊角,掀帘而入,但见满堂挤挤,人头涌涌。随着三人鱼贯而入,整个二楼雅座先是一静,随即便是轰的一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