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躺枪
    大胸美妞儿这些天很烦恼。

    烦恼的是自己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某些事儿、某个人。

    而当她想起这些的时候,便总是莫名的心颤。总感觉自己胸前酥酥麻麻的不说,还浑身发热、心慌气促……..

    杏儿姑娘今年已经十五了,对于男女之事虽然懵懂,却也多少有些明白。虽然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不对,那个可恶的小贼那日的作为,是对自己的亵渎,但是她不知为何,羞恼是有的,可就是偏偏恨不起来。

    尤其是这几天晚上,时不时的做梦都会再次梦到当日羞人的那一幕。

    那个该死的小贼,那一脸可恶的笑容,还有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宝贝,那一霎那间碰撞的悸动……….

    这让韩杏儿几天来睡眠质量总是不好,却又不敢让任何人发觉,只能强打精神应付。

    可是偏偏祸不单行,只是应付这挥之不去的噩梦就够韩杏儿头疼的了,爹爹沉默了几天后,今天忽然对自己说的话,彻底让韩杏儿崩溃了。

    “………东家向爹提亲了,少东家欲要纳你为妾……..你也知道,且不说咱们父女端着人家的饭碗,但只他田家是顺天府经历的亲家这一条,便容不得咱们抗拒……..”

    这是老爹满脸黯然说的话。临到最后,又加了一句:“杏儿,莫要怪爹爹……..其实,或许也是好事,田家有钱有势,只要你讨得了少东家的欢心,未必过的差了……….”

    韩杏儿脑袋昏昏的,老爹的话她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心神飘飘荡荡的没个着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那个少东家?田钰?自己要嫁给他了?

    韩杏儿想到了这儿,激灵灵打个冷颤,只觉得浑身彻入骨髓般的寒冷。

    这位少东家田钰她听说过,表面上倒是生的颇为俊俏,据说还很是有些文采。不但已经获得了来年去国子监进读的资格,更是拜在了某位大员的门下。由此,极得田家老太爷的宠爱。

    可是,韩杏儿还听说,这个田钰在某些方面很是不妥,有几次被人看到,田家悄悄的送出去几具尸体。而那些尸体,都是这位田少东家的妾侍。而某次不小心被人看到,其中一具尸体上,满是伤痕,模样极为恐怖………..

    当然,这些都是大伙儿私下里议论的,没人敢宣之于口。也就是韩杏儿整日在茶馆这种往来驳杂的地方,才能偶尔知道这些。

    而现在,自己竟然要嫁给这么一个人,韩杏儿想想就不寒而栗。恍惚中,似乎看到了自己也变成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被人一卷破席卷了,扔到了乱葬岗上………

    “爹爹啊,你这是要把女儿推到火坑里吗…………”韩杏儿泪流满面,喃喃自语着。

    想着如果娘亲还在的话,定不会同意此事。可是如今娘亲不在了,还有谁能保护自己?难道,自己便只能认命了吗?

    韩杏儿越想越是悲伤,默默流泪了半天,猛然间福至心灵,想到了有个法子,或许能让自己摆脱这种命运……..

    “………孩儿已非干净身子,爹也看到了,那天苏家子对女儿都………..都那样了……..我俩,我俩,其实…….所以请爹爹告知少东家,女儿没资格侍奉他,便是要嫁人,也只能嫁给那个苏家子………”韩杏儿如是和老掌柜的说道。

    为了逃脱自己的厄运,韩大闺女话说的极为含混,让人听了想不误会都难。

    于是,韩老掌柜的傻眼了。

    这年月,失了贞洁的女人,几乎是彻底绝了嫁入好人家的路子。而若是瞒着夫家,一旦被夫家察觉,那更是塌天大祸,是要被诉之公堂问罪的。

    韩妞儿年纪小不懂事,韩老掌柜的却是明白人。对上田家这样的人家,这已经不是自家丢不丢人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活下去的生死大事儿了。

    苏家小子………..

    韩老掌柜的想起那天的情景,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寒颤。那天还以为只是那小子轻薄了自己闺女,哪成想两人竟已有了私情,还做下了……..

    韩老掌柜想死的心都有了。一会儿是愤恨苏默偷采了自己女儿,一会儿又恨女儿不争气,竟然就这么被人把便宜占尽。

    这幸亏也是遇上田家提亲这事儿,如若不然,一旦等到日后时间久了,说不定自己就要做便宜外公了。真到那时,那才叫真真的丢人了。

    可是眼下,这些却都顾不得了,怎么先应付过田家这一关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别说丢人,丢命才是真个的。

    老头捶胸顿足半响,没奈何,跑到女儿房里将闺女一通大骂,这才失魂落魄的往田家而去。

    老头儿只想着怎么把自家摘吧清楚,女儿失身的事儿必须要向田家说明。实话说,老头也并不想让女儿嫁去田家,对田钰的传说,连韩杏儿都知道,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面对田家的强势,他终究不敢反抗。再加上传说毕竟是传说,田家好歹也是高门大户,自己又是给田家做事的,或许女儿嫁过去也是好事呢?别的不说,落个锦衣足食、衣食无忧总是可以的吧。

    也正是因着这点念想,老头儿才在犹豫挣扎了好几天,才去对女儿说了那番话。哪成想,女儿当头一棒,竟给了他这么个结果。

    这事儿必须向田家坦承,不然,那传说只怕就绝不只是传说,一定会成为现实了。

    事已至此,老头儿愤怒惶恐之余,其实也暗暗大松了口气儿。这门亲事不成才好,反正我把什么都坦白了,连自家丢人都不顾了,你田家总不能再揪住不放了吧?

    至于要即将面对的诘难和主家的怒火,这个避无可避,老头为了自家闺女,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了。

    他这边发泄完走人了,却不知给自家闺女的心里造成多大压力。韩杏儿在想到脱身的办法时,就料到会被老爹骂,所以起初也没觉得怎样,反而还有种得计的暗喜。

    然而,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妥了。韩老掌柜的一通骂不但是骂自家闺女,还把此事的后果摆出来吓唬人。

    “……..你说嫁给苏家小子?做梦吧你!那小子只怕除了等死再无他途,田家肯放过这么个给他家带来羞辱的人活着?嘿………”

    就这句话,韩杏儿不淡定了。她可从没想过要害苏默啊,其实她自己再怎么不承认,但心底却是对苏默有种莫名的感觉,这感觉让她无法回避。

    “听说他今天在四海楼请人吃饭,要教授他那个说话的法子…………”

    当老爹走后,韩杏儿坐卧不安,寻思半响,终是拿定了主意。

    待到到了四海楼外,眼见人流熙攘,却让韩杏儿不由的胆怯止步了。

    跟苏默的事儿是自个儿编的,只是拿来骗自家老爹的,外面可没人知道。这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的,猛不丁跑来这种场合主动找一个男人……….

    韩杏儿直到此刻,终于发现了不妥。只是要转身回去就此不闻不问,无论是良心还是感情上又都过不去。

    一时间不由的满心忐忑、神思不属。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抬头时,却忽然发现四海楼外已经没人了。

    正踌躇着要不要趁机溜进去看看,却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正被儿子羞出来的苏宏。苏先生是他爹爹,跟苏先生说也是可以的…..吧?

    于是,便有了苏默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而当苏宏满脸铁青的将整件事儿转述完毕后,苏默深情的看着正扭捏羞涩的大胸美妞儿,轻轻的道:“杏儿妹纸,乖,来让哥哥掐死你好不好…………..”

    尽管苏默早已充分体悟过,“人生就是一张摆满了杯具的茶几”这句话,但是此情此景,还是忍不住的内牛满面……..

    这尼玛躺枪也不是这么个中法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