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心灰
    说到“冤”这个字眼,但凡是国人,怕是头一个都会想到窦娥。

    然而此刻的苏默觉得,跟自个儿比起来,窦娥姑娘绝对应该排在他之后才对。

    窦娥的冤在先是被恶棍逼婚,进而遭到官府的酷刑,最终有了法场行刑,悲愤的发下三大愿。殆其源头,却是因窦娥之色。

    美色啊,自古以来因此招祸的不知凡几。窦娥是因为这个原因,什么妲己、褒姒、西施、玉环的都是这个原因。

    可是自己呢?这又是为了什么?

    美色?

    苏默马上否认。但是想想,立刻就又悲愤了。

    可不就是美色惹的祸!只不过觊觎自己美色的不是流氓恶棍,不是帝王将相,而是眼前这个大胸美妞——韩杏儿!

    若不是这死丫头被自己美色所迷,神魂颠倒之下把自己供了出来,什么甜家苦家的,又关自个儿毛事儿?

    自个儿跟这韩妞儿是不是天生犯冲?回想一下,似乎打从认识这妞儿以后,就不怎么顺。

    先是辛苦赚的第一笔钱财被硬生生分走一半,而且说好的属于自己的那一半至今也没收到;随后被老爹追打,没被打死,险险累死;

    再后来呢?是了,自己被推倒了,逆推!

    虽说那俩大宝贝蹭的挺舒服,可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太短暂了,都来不及回味就过去了。嗯,当时自己还跌的好疼来着。

    再然后就是又被追,被韩妞儿他爹追,连累的老爹也一块儿跑,好不狼狈。为这,饭碗都丢了,爷俩儿差点因此饿肚子。

    总算是在家躲了几天,觉得事儿过了,自己又搞了今天这大好的场面,还不等高兴,猛不丁的就又来祸事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某个大户少爷的情敌,还是必须死的那种。

    “窦娥啊……..”越想越悲愤,苏默无语向天,眼泪巴茬的喃喃低语。天上有什么东西落下来?凉凉的,白花花的…….

    “下雪了!下雪了!”苏默举手向天,干嚎起来。老天有眼啊,这都应景的下雪了。这说明啥,说明自己冤啊,是真的冤啊!

    苏宏和韩妞儿被他猛不丁这一嗓子嚎吓了一跳。

    “下雪就下雪,这数九天的,下雪有什么稀奇,你喊什么!”老爹苏宏显然也是心中郁郁,没好气的叱道。

    苏默砸吧砸吧嘴儿,回过神儿来。刚才想的太入戏了,直把自己做窦娥了,嗯,不对,应该叫苏娥…….还是不对,好好的大男人,咋变成女人了?

    苏默叹口气,莫不是附身的这倒霉孩子天生命不好?要不怎么自个儿就不得消停,总是麻烦缠身呢?这一出出的,都快让自己成神经病了。

    “窦娥是谁?”旁边凑过来一个脑袋,声音低低的问道。

    “一个传说中的美女。”苏默信口答道。

    “啊!你….你还有别的女人?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耳边传来一声惊呼,扭头看去,大胸妞儿双眸含泪,面色凄然。那形象,完美的诠释了一个遭到抛弃的良家,又好似被主人无情遗弃的猫儿…..

    苏默无可遏制的怒了。

    这啥表情?啊,这是啥表情?好像老子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似的。等等等等,不对,老子跟你有毛的关系啊?什么叫我还有别的女人?又凭什么不可以这样?

    “韩杏儿!”苏默咬牙切齿。

    “苏叔叔………”韩杏儿转头不看他,却眼泪汪汪的冲着苏宏喊道。

    美女就是美女,无论苏默认为韩杏儿是如何的祸水,也得承认,这妞儿确实称得上美女。

    而被一个美女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对着的时候,大多数男人都会心存怜惜,正义的天平也会不知不觉的有所倾斜。

    果然,苏宏脸上显出无奈,没好气的斜了苏默一眼,口中叱道:“少掌柜正遭不幸,你还要招惹她作甚?恁的没气度。快走快走,且先回家说话。”说着,当先快步向前。

    韩杏儿对苏默扬扬下巴,轻哼一声,这才紧走两步跟上,慢言细语的和苏宏低声说着什么。

    苏默一口气噎住,这憋得。

    妖精!这妖精是要成了气候了!反了反了,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老爹啊,我才是你儿子,亲的那种!

    苏默咬牙瞪眼,运了半天气,腹诽了半天,也没见前面两人哪个有半点忏悔的意思。最终只得悻悻吐出口气,臊眉耷眼的跟上。

    到了家门口,苏宏当先推门而进。后面跟着的韩杏儿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红臊臊的,脚下挨挨擦擦的,半天挪不动一步。

    冒冒然的一个人出来找男人,末了竟还来了那男人的家里,自己这是犯了什么糊涂了?咋就干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儿来?要是老爹知晓,会不会被自己直接气死?

    而眼下,都到了这门口了,自己是进还是不进啊?进吧,实在是有违礼教,太也羞人了;不进吧,那可真真是失了礼数,苏叔叔又会怎么看待自己?

    大胸妞儿心中纠结,正愁肠百转着,身后脚步声响,苏默已是跟了上来。看到韩妞儿一脸踌躇的样儿,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恍悟的神色。

    也不进门,就在自个儿身前左右来回的踱着,两眼不停的上下打量着,嘴里还嘿嘿坏笑着。

    韩杏儿又羞又恼又急,进退无据,六神无主,一张脸涨红的似要滴出血来。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却终是使劲的瞪大眼睛,不肯让那泪水掉下来,只把贝齿死死咬着嘴唇不言语。

    要是眼光能杀人的话,苏默估摸着自己这片刻间,就该是尸骨无存的下场了。

    这妞儿好倔强的性子!苏默暗暗赞道。只是瞅瞅四周,自个儿一个大男人家的,这般欺负一个弱女子,委实有些无趣。而且再逗下去,怕是这妞儿要把嘴唇咬烂了,心下着实有些不忍。

    暗暗叹口气,想着自己终究是个善心的,也不再转悠了,过去一把拉住大妞儿就往门里走。一边走着一边恶狠狠的道:“臭丫头,这会儿知道怕了?怕也无用,爷擒了你进去,十八般武艺给你消遣,才算出了心头这口恶气。”

    口中絮絮叨叨的念着,两人已是进了院里。韩杏儿初被他拉住,先是一惊,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方才省悟过来。再抬头时,却已是身在门里,便想回头也来不及了。

    心下莫名的大松口气之余,耳边又听得苏默念念有词,明眸略一转动,便已分明在心。

    半推半拒之间,脚下随着苏默拉扯已是径直进了屋,几次偷偷瞟眼拽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便是一阵的心跳气短,却偏偏又有种说不出的甜意其中。脚下软绵绵轻飘飘的,直如踏在云里雾中,恍惚似不在人间。

    即便是在白天,这逼仄的小茅屋里还是显得有些阴暗。早先进来的苏宏此刻就坐在唯有的两把椅子之一上,两眼茫无焦距,直愣愣的瞪着前方,不知在想着什么。对于进来的儿子和韩杏儿,半点反应都没。

    韩杏儿全没发现异状,一颗心还在半空里飘着没个着落。只是女孩子天生的敏感让她一进屋,就将手从苏默手中挣了出来。脑袋里晕乎乎的,接下来要做什么也完全没有念头。

    不同于这傻妞儿,苏默自然是一进屋就发现了老爹的状态。微微蹙眉想了想,转头见那傻妞儿呆愣愣的也是两眼茫然,不由的心中好笑。

    再次伸手扯着这丫头,让她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也不去唤醒老爹,自顾转身往灶里添了水生火,不一会儿,烟气袅袅,小屋里的冷气渐渐退去。

    桌子边上的苏宏直到此时才重重吐出一口长气,目光转动,先是看着坐在一边的韩杏儿微微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再转头便对上了儿子清澈的双眸。

    “少掌柜的。”瞪了儿子一眼,苏宏转过头来,对着韩杏儿轻轻唤道。

    韩杏儿身子一震,如同身上绑了弹簧,蹭的蹦了起来,两手一阵乱摇,磕磕巴巴的道:“不不….苏叔叔,你别…..别叫我少掌柜,就….就叫我杏儿好了。”

    口中说着,又下意识的往苏默那边瞄了一眼,但瞬即便又垂下头去,两颊像蒙上了一块红布。

    苏宏愣了下,随即面上浮上苦笑。轻轻摇摇头,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才清清嗓子,含笑道:“好,便叫杏儿。呵呵,坐,坐下说话。”

    韩杏儿眼底闪过一抹喜悦,乖巧的谢了,这才侧着身子,重新在那椅子上坐下。只是死劲儿的揉搓着衣角的两手,却显露出她内心的紧张。

    苏家门进了,苏叔叔也肯喊自己名字了,这是不是代表苏叔叔认可自己了?会不会是跟自己说亲事的事儿?

    哎呀,羞死个人!韩杏儿,你昏了头了,好不知羞,怎么可以想这个?便是要说婚姻之事,自然也该是苏叔叔跟爹爹去说,怎么会跟自己来说?

    可是,可是若不是说这个,那苏叔叔要自己坐,又要跟自己说什么呢?莫不是,莫不是苏叔叔不同意?

    想到这儿,韩杏儿心中猛的一跳,方才的暗喜瞬间没了踪影。想到自己没羞没臊的冒然跑来找苏默,又没羞没臊的跟着就这么进了苏家的门,这要是苏叔叔说出个不字来,自己可真是没脸活了。

    又联想到自家老爹说的田家事儿,不由的浑身冰冷。倘若这次被苏家所拒,回去再落到田家手里,别说活下去,只怕就是求死也难。这么想到悲戚处,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低垂着头,身子不由微微颤抖起来,却只是拼命忍住,死命咬着下唇。

    只是没最终听到明确的结果,总归还是存了几分侥幸。便竖起耳朵,强撑着静听最后的判决。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要是真的听到最坏的结果,自己也不用回去了,索性就此寻个僻静去处,了结了性命,总好过日后面对那悲惨的命运。

    她这里想的悲苦,只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苏宏说话,心中愈发紧张起来。悄悄抬眼瞄去,却见苏宏轻蹙着眉头,似乎对将要说的话极是为难。

    她心中一惨,脸上渐渐的苍白了起来。罢了罢了,总归是自己命苦,又何必累的人家这般为难?

    想到这儿,韩杏儿猛然抬起头来,胡乱抹了两把眼睛,站起身强笑道:“苏叔叔,侄女儿今日来,就是报个信儿,有个准备。如今要做的事儿做完了,天也不早了,侄女儿这就告辞了。”

    说罢,敛衽一礼,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苏宏仍在纠结自己的心思,一时也没在意,啊了一声,随即点点头,顺口道:“哦,也好也好,你且先回去,省的老掌柜的担忧。”

    韩杏儿嘴唇咬的迸出血丝,心下一片死灰。脑子里瞬间空空的,不再多说,低头径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