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十四章:有问题

第十四章:有问题

        恋爱中的男女总是痴缠的。这种痴缠不单单在两人腻在一起的时光体现,还体现在借来送往之中。

        便比如每一次的约会后,男子大抵都会很绅士的主动将女子送回家,这便是一种痴缠。

        而女子在临进家门时,一般也都会回眸一笑,或招手示意。再外向点的,多半还会送上个飞吻之类的,这也是一种痴缠。

        对于这种痴缠,无论男女其实都乐在其中。这种乐,不分性别,不分国籍,同样,也不分时空。

        便如苏默此刻,默默的目送着韩杏儿进门,也在等着韩杏儿斜倚门楣的那回眸一笑。

        这个不用特意教,就好像是人类天生就会的。到了那一刻,自然而然的下意识就会做出某些举动,如同早已千百遍排练好的剧本一样。

        但是显然眼下这剧本又被篡改了。

        苏默没等到韩杏儿的回眸一笑。在韩杏儿轻快的脚步将要迈入门内的时候,有个人先一步站到了那里。

        是那个老杀……嗯,是韩老掌柜的,韩妞儿他爹,苏默未来的老丈人。

        有这老头的出现,别说韩妞儿的回眸一笑了,估摸着要是被老头儿发现了苏默的身影,回身一棒多半是不吝奉上的。

        虽然有些遗憾,但苏默并不会多幽怨,他又不是真的小年轻,情绪那么容易波动。

        让他皱眉的,是远远看上去,韩家父女的状态好像不大对头。

        或许是错觉,苏默觉得韩老头好像忽然老了许多。而韩杏儿那傻妞儿却颇有些惊惶的样子,连点暗示都顾不上给他,便小心的扶着老头进去了。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苏默站在原地,皱眉想着。听韩杏儿那傻妞儿说,今个儿韩老头似乎是去那田家坦白的。嗯,所谓坦白,自然便是韩杏儿为了脱身编造的和自己的奸情。

        据韩杏儿说,听他老爹的意思,这事儿一旦向田家坦承后,这纳妾的事儿肯定是黄了,倒霉的估摸就是他苏家父子了。至于韩老头父女,后果就是丢人。

        不过,就眼前这一幕看来,或许韩老头的预估有些不靠谱啊。看来今个儿田家一行,对韩家父女来说,不单单是丢人那么简单。

        只是其中究竟是什么情况,苏默一时也猜不到。这会儿以他的身份,自然也不可能跑过去问。

        思来想去,只能先将此事压下,待找机会去问问那傻妞儿就知道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接纳韩杏儿,那她就是自个儿的女人。自个儿的女人有了难处,他作为男人,是一定要为他女人出头的。一切,就等问明情况再说。

        田家虽说是当地大户,但也仅仅是个大户不是?

        有说大明朝地方官府,往往会被当地豪绅大户干政,施政深受掣肘。甚至若不能得到地方乡绅的支持,连官都难以做下去。

        对此,苏默相信,但也不是全信。大明开朝时的沈万三又如何?富可敌国啊,够大了吧,最后还不是被老朱砍了脑袋去。

        说到家,还是一个力量对等不对等的问题。之所以有地方士绅掣肘地方官府,那是指的那些在朝中有势力有背景的士绅。

        这种有背景的士绅,多半是祖上或者长辈在朝为官,然后枝延芊蔓的形成一个共同的利益体,那才能有影响当地施政的能量。

        而这个田家呢?只不过是个富户,家中并没什么做官的背景。唯有那个田钰有个秀才身份,据说被人赏识,得了来年入国子监的资格。

        国子监厉害吗?秀才了不起吗?

        答案是肯定的。

        不过看分对谁。大明朝在永乐之前,别说什么秀才,就是举人、进士的,又有哪个敢炸刺儿?

        老朱那杀神就不用提了,什么剥皮萱草、腰斩凌迟的,文官杀的跟割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儿,都是论批次的。甚至一度杀的没人了,直接从国子监里拖监生上任办公。

        以至于天下读书人对国子监是又爱又怕,爱的是进了国子监就有机会立马当官儿;

        怕的是,这官儿可不知能不能当的安稳。一个不好,可就是掉脑袋的大祸。据说那时候好多官儿每天上朝,临出家门时都会安排好后事,上朝就跟就义似的。

        想想那会儿,秀才?秀才算个蛋啊!

        再说永乐大帝朱棣,那杀起读书人来也是毫不手软的。

        建文时的黄子澄、齐泰、方孝孺,哪一个不是当世大儒,文名播于天下?结果如何,黄子澄和齐泰就不说了,只方孝孺,诛十族!十族啊!

        也就是从仁宗起始,大明一朝痛杀文官的风气止住了。仁宗体胖,自幼身体不好,与战功赫赫、勇猛直追乃父的两个兄弟相比,军中武人的人脉支持实在太过薄弱。

        面对着虎视眈眈,觊觎自己太子之位的这两个兄弟,他也只能依靠文官集团。

        待到朱棣死后,仁宗登基,自然而然的,文官地位便水涨船高起来。

        再之后,其子宣宗接位,与其父一脉相承,重用文官,最终堆出个仁宣之治的盛世。但也因此导致文官集团实力大涨,难以遏制。

        好在之后几代帝王,一直到如今的孝宗,朝堂上多数时候正人居多,类似之后的严嵩之类的奸人难以立足,这才没闹出大乱子来。

        但是隐隐然的,如今的文官,已然有了和皇权对抗的苗头。这种实力的变迁,也从朝堂延续到了朝外。

        有了秀才举人之类的功名的,身后必然会有某某座师、业师、同乡、同年的关系。这些关系千丝万缕,密如蛛网,终于使得网中每个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借了这张大网的势,进而才有了所谓的地方官难为之说。

        田家对外宣扬和依仗的,正是这种背景。

        然而,世事非绝对!

        这世间,终归会有种无形的规则限制。便如大家常玩的老虎、鸡、虫子、棒子的游戏一样,总是会有相克的。

        朝堂上的文官大臣们相克的,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对立和倾轧,还有宫里内廷的牵制;非但如此,外部还有厂卫盯着,总是能保持个差不多的平衡。

        而对朝外的这些个秀才举人之类的呢?克制他们的,其实也是他们所依赖的。那就是一个听上去很清贵的职位——提学。

        提学,又名学政。正三品,唯有翰林院出身方可担任。其职责便是督察学官,掌教育科举事。并对各级生员,有考核稽查之权。

        也就是说,他有削掉秀才或者举人功名的权利。而依大明律,身负功名的人,是享有豁免权的。一旦有秀才举人之类的犯了律法,必须先有提学官削掉其功名,各司才有权利对这些犯案之人进行审讯制裁。

        所以说,秀才举人们最怕的,就是提学官了。而提学官只是最高一级,其下面各府有教授,县称教谕。

        提学可削夺所有生员的功名,教授则对举人功名削夺有上报权,对秀才则可直接削夺。教谕是最下一级,便只针对秀才。

        而苏默,恰恰正好认识一位教谕,这位教谕便是今日刚刚结识,并给其画出了老大一个饼的赵奉至。

        田钰田秀才,很不巧,正好就归这位赵教谕管辖。

        倘若田家规规矩矩的,苏默也不想凭空跟一个大户为敌。哪怕是出点钱财圆了对方的面子,苏默也是肯让步的。

        但若是田家想出幺蛾子,依仗着他家田钰这个秀才身份搞事,那就说不得苏默要动用些手段了。

        他相信,自己给赵奉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更加上自己手中还有赵奉至急需的东西,真有事的话,理又在自己这边,赵奉至绝不会让自己有事。

        而他苏默要是没事,那田秀才可就有事了。

        苏默之所以这般自信,也是源于手里掌握的东西。这些东西,别说是赵奉至区区教谕,就算是提学大宗师知道了,也定会重视异常的。

        而苏默早早就打算好了,这些东西,必然是要捅出去的。赵奉至就是他名达天听的通道,他日间所言所为,也都是为这个目的打伏笔的。

        田家,田钰,嘿嘿,但愿你们别来招惹我。苏默微微眯起眼,眼中一抹寒光闪过,冷笑着想到。

        待到再次进了家门,天色已然彻底黑了下来。屋中昏黄的烛火下,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几个小菜和一碟馒头。

        苏宏端坐椅上,似乎还是有些怔神,听到门响扭头见苏默进来,这才哈哈一笑,道:“快来,今个儿发了利是,你我父子也庆祝一番。”说着,敲了敲桌子,指了指几个小菜。

        苏默也笑,在门边净了手,在对案坐了,探手从怀里摸出个油纸包,打开来却是两个油亮亮的酱蹄髈,冲苏宏一扬眉头道:“爹爹恁的小气,哪有孩儿这个实惠?”

        苏宏瞅瞅桌上几个素菜,又再看看俩蹄髈,瞪了儿子一眼,没好气道:“败家子,刚有点钱就显摆,烧包死你。吃饭!”

        嘴上训斥着,脸上却带着笑容,递过来一双筷子。

        苏默嘿嘿笑,探手又往怀里摸,这次拿出来的却是个小竹筒,一头用红纸扣着,外面帮着草绳。

        苏宏瞪大眼睛,用筷子指着苏默,“你…你你,你才多大,就想饮酒?”

        苏默只笑不说话,起身取来两只碗,将竹筒打开,给碗里添上。这一筒酒不过三四两,两只碗倒不满就没了。给老爹倒了大半,自己碗里只浅浅的留了一层,这才笑道:“爹即说是庆祝,怎可无酒?孩儿只意思意思,陪爹爹,爹爹多饮些。”

        苏宏欲言又止,终是吐出口气,点点头,端起那碗。先是微闭着眼睛,深深嗅了嗅,这才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将嘴紧紧闭住,让那酒香在口腔里沉淀。半响,才喉头一动,将酒水咽下。

        “好酒!这是陈家的碗来香吧,为父还是三年前帮人写喜联饮过一回。香,真香。”

        苏默抿了抿唇,无言的端起碗,向父亲一敬,小啜了一口。学着苏宏一样品了品,咽下,这才轻声道:“爹爹喜欢,以后大可畅饮。咱们,有钱了。”

        苏宏看着儿子,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儿子虽然不肯读书,但总算是出息了,让他颇是老怀大慰。

        点点头,提筷子给儿子夹了一筷子菜,又将蹄髈推过去,轻声道:“酒慢饮,多吃菜。”

        苏默笑着谢了,将另一个蹄髈夹给苏宏,嘻嘻道:“爹也吃。今回可不用担心去说话了,吃点干的无妨。”这却是调侃那日早上的事儿了。

        苏宏想起当日情形,不由的也是大笑,心中却满满的都是温馨喜悦。

        初春的寒夜,屋外冷风凄寒,一门之隔的小屋内,却是暖意融融。父子二人你来我往,一口酒一口菜,只觉得平生之乐,未过于此时。

        待到一人一个蹄髈捧着啃完,两人都觉得大饱。相对倚在椅子上消食儿,苏宏忽然道:“明日为父要出去一趟,你且安心在家编写新话本,莫要出门,以免生事。”

        苏默一愣,问道:“爹爹要去哪里?”

        苏宏不答,沉默半响,目光似透过门扉,幽幽的道:“去寻个朋友,一个很久未见的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