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新书
    第二天早上起来,老爹苏宏已经走了。

    去访友,这是苏宏昨晚就说了的。

    老爹有远方的朋友吗?苏默细细的回顾下,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平日里就是左近的邻居都少有来往,最多不过是点个头打个招呼之类的。

    这古代的城居格局等级相当分明,北富南贫、东贵西贱,几乎大部分城里都是如此。

    所谓北富南贫、东贵西贱,说的就是城北一般属于富人区,城南则为贫民区。而城东通常都是官员住所,以及行政区域,所以称一个贵字。城西则是最底下的三教九流的汇聚之所,其中不但有伶妓匠户这样的,还有些罪民贱役。

    苏默家住在北区,虽然只是最靠边,但仍然属于富人区。以苏家的状况,处于其中,可想而知,怎么会有什么朋友。

    所以,在苏默的记忆中,老爹苏宏从来没跟任何人有过什么真正的交往。父子俩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无依无靠,相依为命。

    如今老爹忽然要去访友……苏默觉得很诡异。尤其是想起昨晚苏宏说那话时的神态,似乎有些无奈,有些惆怅,还有些……不安。

    看来这个所谓的朋友,很有待商榷啊。

    再联想到昨个白天,忽然蹦出来的什么祖传之物,苏默忽然感觉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身上多出了一层神秘,恍如云笼雾罩,模糊不清起来。

    蹙眉寻思了半响,一时找不到头绪,甩甩头,将纷杂的念头抛开。不论如何,既然老爹说的是朋友,那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访友便访友,自己多想什么?即便是有些隐秘,这世上又有谁人没有自己的秘密?就是他自己,还不是藏着个穿越而来的大秘密?

    想及此,自嘲一笑,不再去多费心思。

    昨晚剩下的饭菜还有不少,老爹也不知起的多早,竟然都热好了扣在锅里。

    直到此刻苏默拿出来时,还带着一股余温。这股温热吃在嘴中,却让苏默整颗心都暖暖的。

    这算是老天的补偿吗?上辈子几乎是从来不知父爱为何物,穿越到今世,这份父爱却汹涌澎湃,满溢的整个身心都装不下。以至于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角落都能充分的感受。

    一定!一定要让老爹过上好日子!

    苏默闭着眼,咽下嘴里的饭食,轻轻握了握拳,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把碗碟收拾利索,抱着碗热水坐在椅子上,慢慢喝着,一边在脑子里将接下来要做的事儿梳理一下。

    新话本要写,题材一大把,但是究竟写哪本呢?

    四大名著无疑是首选。但是三国演义和水浒首先排除,罗老大先下手为强了。

    剩下两本,一本红楼梦,一本西游记。

    红楼梦……这个还是算了吧。曹大大那满篇的女儿柔肠,实在不是自己的菜。而且,红楼一书苏默也没看全,完全记不住。依靠苏默自己的水平想要把其补全,近乎于不可能的任务。

    那剩下的,也只有西游记了。可是这西游记是吴承恩写的,而吴承恩貌似就是这大明朝的人,好像还就是明朝中期这个时代的。

    算了,还是先放一放吧。他摇摇头,放弃了剽窃西游记的念头。倒不是他多高尚,要是真高尚就不会去剽窃临江仙了。

    临江仙可是杨慎的作品,而杨慎这会儿可是妥妥的存在了。只不过他记得清楚,这杨慎此时还是个幼童,可以完全不必理会。但是吴承恩……

    好吧,主要是苏老师实在搞不清吴承恩的出生状况。稳妥起见,还是等弄清楚再说的好。反正他肚子里一堆的选择,虽然放弃四大名著有些可惜,倒不也不是没别的料。大不了,等搞明白状况后,下一本再说就是。

    不用四大名著了,其他的选择就无所谓了。什么说岳全传了、杨家将的都可以。再不行,金大侠梁大侠古大侠之类的简直不要太多了。就不说这些,随便从后世网络小说中扒几本有名的,相信在这个时代也绝对拿得出手。

    他出溜着喝着热水,选择太多也是累,脑子里纷来绕去的一时间竟拿不定主意了。

    其实他还是比较倾向于神魔小说类的,毕竟这个年代,神魔鬼怪的威力比后世大太多了。

    要说神魔鬼怪,那除了后世网络文中的玄幻题材,古典文学中就要首推聊斋了。但是聊斋属于系列剧,缺乏连贯性,拿来当小故事讲讲行,用来当评书可就有些不足了。

    而后世的玄幻文,好像稍稍有些超前了。如果是给那些寻仙问道的人听,绝对是大杀器。但是要给一般老百姓,估摸着听的雾煞煞的可能更大。

    “这个……也不行。”他皱着眉头,喃喃念叨着。正为难的时候,冷不丁脑中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一本书。

    济公全传!

    道济和尚是宋朝人,一直以来民间就多有各类传闻,但是却从没有专门的文字记载。

    更重要的是,这本济公全传苏默记得很清楚,成书是在清朝。作者记不清是哪一个了,但是整本书既有神魔古怪的玄幻元素,还有最为人称道的惩恶扬善,绝对能满足底层老百姓的精神愉悦。再加上主角道济和尚那癫狂张扬的性格,还有比这更合适的吗?

    至于说整本书也记不清全部,但是写曹雪芹那种纯文学他不行,可是玄幻这类的,嘿嘿,胡说八道……咳咳,不是,发挥想象力,那可是苏老师的强项啊。

    就它了!

    苏默两眼闪亮。想到就做,放下碗,起身去取笔墨纸砚。可等找出笔墨纸砚来,却不由的又有些郁闷了。

    纸不够了。

    这年月的纸张可不是后世那会儿只是寻常,这个年月,文房四宝绝对属于高端上档次的货。若不是大富之家,寻常人家哪会备下许多,都是量度着,按张数购买使用。就苏默此刻手中这三五张,还是老爹苏宏省吃俭用搞来的。

    得,先去买纸吧,正好顺路去把印坊的帐结算了。而且,昨天送韩杏儿那丫头回去时的那一幕,苏默感觉心中不踏实,总要问一下才好。

    把东西从新收拾好,转身出了门,一路往东市而来。印坊在东市的最东头,倒是和韩家茶馆顺路。正好先去探望下小丫头,再去印坊。

    冬深春初之际,乍暖还寒。一路上各家店铺倒是都打开了门,但是行人却并不多,小贩们的吆喝声也好像被冷气冻僵了,有一声没一声的响着,有些厌厌的没精神。

    苏默拢着手,嘴中不时喷着白雾,呼吸着早晨清冷的寒气,却感到格外的提神。

    路边一个小摊上传来淡淡的烟气,夹杂着一阵阵的香味儿。转头看去,却是一辆四轮小车上架着个泥炭炉子。小摊后面,一个满面皱纹肤色黝黑的老汉,正用夹子翻腾着一个个圆圆的面饼。那香味儿便是从面饼上传出的。

    刘家烧饼。

    苏默停下脚步,脑中不由的想起前几日的那个清晨,嘴角微微勾起,透出几丝温馨。

    “老叔,给我来三个烧饼。”从怀里摸出一个大钱,苏默笑嘻嘻的递过去。

    老汉低着头,仍是专注的翻腾着烧饼,嘴上道:“客官,老汉这烧饼一文钱两个,三个却是不好算。”

    “你这老叔忒不老实,前些日子肯给别人一文钱三个,怎么到了今日我这里偏只给两个?莫不是欺我年幼?”苏默手不退缩,嘴上却是歹毒。

    “这可不是胡说八道!老汉在这卖了十几年了,从来都是一个大钱两个,何曾卖过……呃!”老汉大怒,猛然抬头,张口便叫屈道,只是待看清眼前之人,不由的顿时噎住了话头。

    “刘老叔,小子苏默这里有礼了。”苏默笑嘻嘻的抱拳唱个喏,随即又把那一文钱伸过去,笑道:“老叔,小子可是知情人,您老可别再说没卖过一文钱三个啊。”

    刘老汉脸上愕然褪去,露出苦笑,气道:“好你个小苏默,竟来消遣老汉。还知情人?知情人不知道那一文钱三个是怎么回事?”口中笑骂着,却是将那大钱收了,夹起三个黄灿灿的烧饼,用油纸包了递过来。

    苏默笑嘻嘻的接过,又唱了个肥喏,这才笑道:“老叔何必小气,大不了回头我给老叔来上一段就是。老叔也该听说了,小子说话的本事可不比我爹差。”

    刘老汉打量了他几眼,随即却叹口气,点头道:“确是听说你出息了,你爹是个有福气的,也算熬出头了,不像老汉,唉……”

    苏默愣了愣,随即恍悟。这刘老汉也有个儿子,只是这个儿子却不肯像他老子这般安分,一个月大半时间都在外面乱窜,身边很是有几个面相不善的,不像是好路数。

    为此,刘老汉操碎了心,背后还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老实做人,待人为善,乡亲们当他面不说什么,背后那议论他却是清楚的很,让刘老汉又是伤心又是担忧。

    同在一个城里过活,对于苏家父子的境遇刘老汉自然清楚。按照以前那个苏默的状态,刘老汉对于苏宏便有种同病相怜的同情,因此也常常有些关照。

    上回那一文钱三个烧饼,说是多听了一段邸报,其实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照顾。这其中的心思,苏宏晓得,穿越之前的那个苏默不懂,但是如今的苏默却是明白的。也因此,才有了方才主动上前的招呼。

    想想记忆中那个黑炭头般的大汉刘振,苏默也只能摇摇头爱莫能助。要是知道如今这个苏家子的来历,怕是刘老汉再也不会兴起半点羡慕的心思吧。

    “老叔何必多虑,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安知刘振大哥以后不出息?且放宽心。至少,刘大哥对您老还是很孝顺的不是。”苏默不好说别的,只能好言安慰着。

    刘老汉面露苦涩,嘴唇嗫嚅了几下,终只是化为一声叹息。点点头才要再说,猛然却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近来,转头看去,但见一条大汉奔到近前,瞪着眼喘息着大声道:“祸事了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