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十八章:官和随从

第十八章:官和随从

        苏默垂头丧气的走出城门,身边还跟着三个人。呃,确切的说,是两个差役和一个道士。

        文书参赞,领救灾事务使。

        这是个官职名儿,不过苏默很怀疑,正经的大明官职中,是否有这个职称。

        这个古怪的职称的所有者,他的名字叫苏默,字讷言。

        在被无良的教谕大人很干脆的出卖后,苏老师只能捏着鼻子,把后世自己所知的一些救灾章程一一述说了一番。然后,便光荣的加入了大明的政府公务员队伍。呃,确切点说,是吏的队伍。

        官吏官吏,是分为官和吏两个等级的。

        官只能是朝廷授予。有制服有图章有工资和各项福利待遇,还必须要经过科举,嗯,就是大明的公务员考试。

        考试通过后,再经过政审,哦哦,就是吏部审核。再然后,综合考评能力后,补缺任职,这种的才叫官。

        吏呢?吏是官认命的,可以不经过上述繁琐的流程。工资当然是有的,福利待遇嘛,这个也可以有。当然了,这个福利待遇还有个别名,叫“赏”。

        至于制服啊、图章啊什么的,这个,好吧,这个真没有。如果有,国家也不承认。

        说白了,官和吏的分别,你可以理解为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前者要被开除比较麻烦,要层层上报,然后核实查证,再有吏部执行。等级高一些的,甚至要最高领导人,就是皇帝亲自下旨才可。

        而后者呢,嗯,如同入职一样简单。只要招募你的人,也就是你的老板,轻轻挥挥手,你就可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闪人了。

        而苏默,就是属于后者。

        对此,苏默觉得很受伤。前世老师这个职业好歹也算是正式编制啊,这咋到了大明朝,却越混越回去了,成了临时工了呢?这简直无颜再见江东父老啊。

        啥?不干?

        苏默倒是想不干来着。可是庞老板只是饶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的一句“苏郎君可是吝于为国出力,不肯为本县分忧吗?”

        吓,帽子好大!还不等啥,这就已经不热爱祖国不支持政府了,苏默感到淡淡的忧伤。

        而下一句话,直接让苏默掩面而走,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没了。庞老板的原话是:“刚才好像听赵教谕说,你和田家抢女人?”

        不要活了!抢女人?这个帽子算是扣的瓷实了,教谕大人口口声声这么说,现在连一县之尊都这么说……

        这才叫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再说了,那是抢女人吗?先不说这事儿原本就不是这个性质,就算是,那也是苏郎君被女人抢好不好。

        嗯,不对,抢这个词儿不确切,应该是逼!

        先是发布谣言,然后制造舆论,进一步收买内奸,最后以死相挟。然后利用人家的善良,发动了最歹毒的大招:以情动之!

        阴险,太阴险了!丢脸,太丢脸了!自己堂堂一个有为的穿越骚年,怎么就栽倒这样一个圈套里呢?

        苏吏员忿忿的怨念着,推本朔源,直指事发源头。

        再看看身边跟着的这三个人……

        俩差役,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瘦的叫张横,矮胖的叫李正。听起来倒是挺上口的,跟王朝马汉似的。

        照这么一说,苏吏员有比拟包青天的潜质。可人王朝马汉那型儿,啊,端不端正的不说,至少往那一站,先就是气势夺人,那带着出门,拉风啊。说到底,就算是摆架势也能唬唬人不是。可自己这俩……

        苏吏员痛苦的转过头去。

        算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不开心的事儿就不要多想了吧。

        嗯,包青天除了王朝马汉外,还有御猫展昭,那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危急之时,是可以擎天保驾的。那自己呢?如果遇到危险的话……

        苏默歪头看看道人,试探着问道:“道长,你会功夫吗?拆你死空夫,会不?”

        天机先是欢喜,随即愕然。打从要求跟苏吏员同行起,不论自己怎么搭话,苏吏员就是闷着头不回应,这让天机道长很疑惑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好,得罪了人家。

        正当他暗暗回想见面之后的每一个细节,分析着每一句话的得失时,疑似被得罪目标竟忽然主动跟自己搭讪……呃,搭话了,天机道长放心了,看来不是自己的问题。

        可是,让天机道长再次陷入无尽郁闷的是,自己,竟然听不懂人家说的话,这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功夫,这个当然懂。可是苏吏员后面加上的注释,就让天机道长从原来的懂变成了不懂。而且还是相当自卑的那种。

        “这个…….拆……拆那个……”没有文化很丢人啊!天机道长不露痕迹的瞄了瞄张横李正二人,然后微微靠近发问者,低声问道。

        “拆你死。拆——你——死。”对老道的好学,苏吏员很是惊诧,但出于老师的本职修养,还是很耐心的重复了几遍,甚至还一字一字拉长了声调,并示意对方注意自己的口型。

        老道心中感动。多好的年轻人啊,人家不以自己的文盲为鄙薄,进而如此费心尽力的教自己……

        可越是如此,老道越惭愧。算了,还是别问了,为难了自己的同时,何尝不也是为难了别人?

        “嗯,这个拆……拆你死,贫道,咳咳,贫道不会……”老道声音越说越低,羞的。

        苏吏员的脸色也越来越差,憋屈的。

        官儿,没法比。人家是开封府尹,正四品大员。自己呢,吏员有品吗?憋屈!

        人家穿大红袍,带双翅帽儿;自个呢,好吧,总算也有个袍子,就是色儿不一样,憋屈!不过没双翅帽儿,好歹有纶巾,这个,好吧,忍了。

        随从,都是俩,可这量对了质不对啊,还是憋屈!

        最后,这救命保驾的高手……,这可是关乎性命啊,这个也差那么多?

        小说里不是说道士和尚的一般都是高手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成水货了?憋屈死算!

        老道不知道眨眼功夫,自己已经变成水货了。但眼瞅着苏吏员难看的脸色,也为自己找回点面子,还是有必要隆重介绍一下自己的优点。

        “贫道不懂那个,嗯,拆你死空夫。不过,贫道自幼入天师教,数十年不辍精修,如今,却也算的得了天师教真传。同济之中虽不敢妄言鲜逢敌手,然于世俗凡尘,倒是敢称个超拔二字的。”

        嗯?苏吏员猛然抬头,脸上神色惊喜不已。

        “敢问道长,这天师教真传,都有些什么本事?”

        “唔,这个嘛,我派教规森严,严禁门人弟子在外招摇啊……”天机真人手捋长髯,面现为难之色。

        “嗳,这怎么是招摇?道长您看啊,咱们马上要去的地方是灾民营。灾民营啊,道长修行多年,想必知道,饥饿的狼是很可怕的,而饥饿的人,某些时候,却比饥饿的狼更加可怕。狼再饿也不会吃自己的同类,但是人呢,易子而食、杀妻烹之这样的事例,想来道长必有所闻吧。而咱们,马上要进入的地方,是一群有着这种可能的地方,充分了解同伴彼此间的能力,绝对是有必要的。这不是招摇,这是负责!为彼此的生命负责,为团队的安危负责!”

        苏吏员上下嘴唇翻飞,说的大义凛然,说的酣畅淋漓,说的老道唏嘘点头,说的“王朝”“马汉”面色惨白,两腿发颤……

        苏吏员,您这说的是去办差吗?咱们怎么听着像是去闯狼窝送肉的啊?

        王朝马汉的恐惧被无视了,小人物总是被无视的,不管他们是恐惧还是欢喜,谁在乎?

        苏大吏员现在在乎的是,自己的“展昭”究竟有多大本事。

        “也罢,既然苏吏员如此说,老道就简单说一下吧。”天机真人一抚长髯,昂头慨然说道。

        苏吏员大喜,竖起耳朵听着。

        “我天师教乃道家真传,开山鼻祖不是别个,正是那混沌初开、阴阳乍分之际的大能,鸿钧老祖!”天机真人两眼放光,,满面自豪之情。

        苏吏员惊喜的脸色瞬间一僵……

        “道祖初传,分命理、符箓、丹道、阵法四大法门,另外还有种种飞天遁地奇术,翻江倒海神功……”

        老道红光满面,滔滔不绝;吏员大人面色渐渐由红转白,开始有发青的迹象。

        “贫道不才,数十年苦修,今已得命理数术和符箓之真传,天下大势、世人命数、福祸、运势无不可算、无所不知,在我天师教中,向有不世出之奇才之称。咳咳,只是对此,老道甚是惭愧,师门绝学何等浩瀚广博,便是丹、阵两道,修行至今,也不过将将入门,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呃,苏吏员,你怎么哭了?何事如此悲伤?苏吏员,苏郎君,唉,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

        苏吏员昂头疾行,满面涕泗横流,神情激动,悲伤与委屈共长,愤怒共黑线齐飞。心中轰隆隆,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我怎么会那么傻?怎么就去信了这賊牛鼻子的话?就这样轻易的被骗走了纯洁的感情。

        嘴贱!嘴贱啊!如果不是嘴贱,去跟赵奉至那老王八蛋说什么赈灾,哪里会有这种受伤……

        呃,不对,这不是源头。应该是,如果不是想着去买纸,也不对,应该是如果不想着写新书,呃,还是不对。啊,想到了,哥这么低声下气,忍气吞声,都是为了抢女人……呸呸呸!什么抢女人,那本就是老子的女人。咳,还是不对,是了是了,是韩杏儿,是那个大胸傻妞儿!一切的源头都是她!

        苏大吏员心中碎碎的念,终于理顺了。一时间不由悲愤难以,仰天大吼一声:“冤孽啊~”

        凄厉的喊声震动四野,远处有鸟雀惊起,扑簌簌一阵乱响,冲天而起,四散飞去。

        张横李正二人惊了一跳,随即又加快脚步跟着,满脸迷茫。老道却是面上若有所思,低低宣了一声道号,紧走几步,低声劝慰道:“苏吏员,冤孽亦是天命,顺之则兴,逆之不详。你,就从了吧。”

        噗通!

        苏吏员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