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十九章:激发

第十九章:激发

        双岭山,这是武清县城外,东边五里处的一处荒地。所谓双岭山,是因着两座相连的小土丘而得名。

        武清县令庞士言指定的难民集中营,就是安置在这个地方。

        当苏默四人风尘仆仆的赶到此处时,诺大的空地上已经疏疏落落的搭起了数十个简易的窝棚。

        几处点燃的火堆旁,东一堆西一簇的,或坐或躺的围着许多人。这些人统一的表象就是,衣衫褴褛,双目呆滞,除了在寒风中不可自抑的瑟瑟发抖显示出他们是活人,更多的,却是一种死寂般的麻木。

        这,就是灾民。

        苏默已经没心思再去纠结自个儿和包青天的差距了。当他看到这些灾民的第一眼后,原本自以为心坚如铁的他,难以自已的震颤了。

        后世从报纸上、电视上,还有网络中,不知看过多少回难民了,每次虽然都唏嘘不已,但却决然想不到,真正身临其境时,给予他的冲击和震撼,竟然是如此的剧烈。

        必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一定要做点什么!这是苏默回过神来后,心底反复念叨着的一句话。

        武清只是个中县,没有专门的驻军。被庞士言指派到这里负责安置事宜的,正是县里的典吏杨冲。手下也只有寥寥十几个衙役,散在这近三百号灾民中,如同沧海一粟。又要忙着登记造册,又要维持秩序,还要架锅熬粥,已然忙的头晕脑胀了。

        在弄明白了苏默的身份后,这位杨典吏毫不掩饰的长长吐出口气,抱拳一揖,只留下了一句“此处便交由苏吏员了”后,逃也似的撒丫子闪人了。

        苏默楞了半天,好容易才反应过来。想要跳脚大骂,却哪里还找得到人?

        这杨典吏一走,剩下的衙役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干什么。大家伙大眼瞪小眼的,都瞅着刚来的这位苏吏员。

        苏默胸膛急剧的起伏半响,终是吐出一口长气,目光在所有人面上扫过一圈,举步站到一块大石头上。

        众衙役们看的莫名其妙,灾民们却大都无动于衷,数百人中,唯有极个别几个人,撩起眼皮瞄了一眼,随即又垂下头,恢复了死样活气的模样。

        “我知道,大伙儿遭了难。这天寒地冻的,又千里迢迢到了这里,不容易!你们感到累了、乏了、饿了、困了,坐下就不想起来了。甚至,或许很多人,想着不如就此死了,也好过再遭这活罪,我说的对不对?”苏默怒目圆睁,大声吼道。

        众灾民微微起了一丝骚动,但随即又再沉寂下去,仿若先前那一丝悸动,只是死水微澜。

        苏默眼神眯了眯,并不气馁,又大声说道:“你们不回答,那证明我没说错。可是,我要说的是,你们,你们这些现在还活着的人,都是混蛋!都是懦夫!都是畜生不如!”

        这几句话一出,众衙役们顿时面色大变,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哨棒腰刀,紧张的四下张望着。心里只一个劲的叫苦不迭,暗骂知县大人不知发什么神经,派了这么一个小毛孩子来胡乱指挥。

        自古以来,灾民往往还跟另一个称呼挂着钩,那就是“乱民”。正因为这些灾民几乎没存了活下去的奢望,所以一旦成为乱民,立时便成了不要命的可怕乱民。

        这要是眼下几百号灾民作乱起来,别看一个个死样活气的,可就当场这十几个衙役,还真不够给人塞牙缝的。

        张横和李正互相对望一眼,忽然想起了来的路上,这位吏员大人跟老道那番关于人吃人的对话,顿时间只觉的那些个难民都开始眼冒绿光起来。一时间不由的得得得牙齿打颤,两条腿软的面条也似,若不是靠着手里的哨棒撑着,只怕立时便要软瘫到地上去。

        与衙役们的恐惧相比,灾民们的反应却诡异的平淡许多。也有许多人脸上露出忿忿之色,场中的骚动比之先前更剧烈一些,但也仅仅只是一些,并无一人出声反驳或者喝骂。

        这些人,已经真的形同行尸走肉。没了希望,没了奔头,从鞑子的铁蹄下逃出来,却逃不过饥饿。从饥饿的魔爪下坚持下来,却没逃过严寒。从严寒的阴影下逃出,却发现还有疾病这个恶魔。

        那从疾病中逃出,又会还有什么厄运等着他们?眼下活着的这些人,侥幸逃过了之前一次次厄运,但是就算到了这里,也仍然没有改变。

        没有可供果腹的食物,没有可供御寒的衣物,没有能养活他们的土地,也没有能遮风挡雨的房屋。没有,仍然什么都没有。

        这里不准他们进城,显然就不会让他们停留。虽然施舍了粥水,但又能扛过多久?一天?十天?或者是一个月?就算是一年,那一年后呢?

        或许他们还能继续逃下去,但是,逃到何时是尽头?尽头处,除了死亡还会有什么?

        至于说上面那个少年骂了他们,呵呵,人都要死了,骂两句谁在乎?有那反驳的力气,或许还能多喘两口气呢。

        于是,骚动再次渐渐平复下去,重新化为死水。只是或许他们自己也没发觉,死水虽仍然是死水,但毕竟开始有了波澜。有了波澜的死水,还是死水吗?

        苏默静静的看着,并没着急。这些人单靠赈济没有用,想要他们活,就必须让他们自己提起活下去的欲望。前面那些话,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刺激,他们需要更多更大的刺激。他要通过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刺激,去激发他们对生的渴望。

        “看,你们甚至连愤怒都没有了。”苏默轻蔑的嘲笑着,伸手指了指他们,继续道:“虽然你们不说话,但是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在心里骂我,骂我冷血。你们都如此凄惨了,我却还在辱骂你们。”

        “嘿,难道我骂错你们了吗?你们觉得自己惨,你们觉得自己很不幸,你们觉得没有了希望。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死在鞑子刀下的人,那些冻死在路上的人,那些饿死了倒下,然后被秃鹫啄食的尸骨不存的人,他们,比起他们来,你们,又哪里惨了?”说到这儿,苏默语声陡然大了起来,到了最后,已是怒喝了。

        “你们到了这里,至少还有我们给你们放粥,虽然不能管饱,但至少肚子里有食儿了;你们到了这里,虽然没有遮风挡雨的房子,但至少我们帮你搭建了抵挡寒风的草棚;和那些临死都盼着能到达这里的人比,你们能有多惨?回答我!”

        这连续的对比,直如同一枚枚炸弹,听在灾民们的耳中,轰响在他们的心中。

        原本平静的死水再次波动起来,而这一次,这种波动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平和,而是隐隐有了流动起来的迹象。

        苏默眼底闪过一抹欣喜,又再加了一把劲儿,低沉的道:“乡亲们,我请你们看看,好好的看看,看看自己身边的人。这里面有你们的父亲、母亲;有你们的兄弟、姐妹;有你们的儿子、女儿;他们需要你!哪怕全天下的人都抛弃了你们,舍弃了你们,但是你们,你们不能自己抛弃自己,因为,你们的亲人,他们需要你!”

        这番话一出,顿时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场中骚动的人群轰的一声,彻底骚动起来。无数的哭声、喊爹叫娘声、呼儿唤女声、寻弟觅姐声,声声相连,声声哀鸣。

        众衙役此时已然早没了初时的恐惧和怨怼,再看向立在大石上那稚嫩的身影,目光中都露出敬服之色。

        这个少年,独自面对如此多的灾民,毫无惧色不说,更是通过一步步的言语,彻底唤醒了那一颗颗死寂麻木的心。相比之下,那满面愁容的知县老爷、听闻换岗撒腿就跑的典吏,真真是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

        此刻,下面的哀声越来越响。苏默没有阻止,只是刻意的等了一会儿,让他们稍微发泄了下,这才又开声道:“乡亲们,至少,你们还活着!不是吗?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天不给我们希望,我们自己挣!地不给我们希望,我们自己拼!乡亲们,我请求你们相信我,更要相信自己,我愿意和你们一起,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园。告诉我,你们愿意吗?”

        众灾民哭声渐止,纷纷将目光投向少年挺立如松的身影,目光中有探寻,有激动,有憧憬,还有几分不敢置信。

        “这位小……大人,敢问方才所说重建家园,究竟何意?莫非……莫非这武清县,肯收留我们?”灾民中,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起身问道。

        这话问出,所有人不由的都是一静,霎时间全场鸦雀无声,纷纷将希冀的目光看向苏默。

        苏默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沉声道:“乡亲们,我不是官,现在无权答复你们是否可以留下。”

        众灾民一窒,霎时间眼中的光泽黯淡下去。那个起身问话的汉子,也是面色惨然,无声一叹,惨笑道:“是我们痴心妄想了,不怪大……小郎君。”

        人群中,哭声又再隐隐升起。却忽听苏默的声音又再响起,“这位大哥,诸位乡亲,我虽然无权答复你们是否可以留下,但是,我却愿意去帮你们争取留下的权利。现在我只想问,如果可以,你们是否愿意,凭借自己的双手,凭借自己的辛劳,重建家园。无论,要付出多少辛苦,无论,这土地多么贫瘠。”

        哭声陡然顿住,众灾民愣愣的望着苏默,众衙役们也是面色大变。天机老道长眉紧皱,欲言又止。

        “小郎君,你……你所言可是当真?你真的能……能帮我们?”先前答话的汉子浑身颤抖,又是渴盼又是惶恐的问道。

        苏默这次没回答他的问话,只是再次提声喝道:“我现在只想听你们的回答,告诉我,你们,是否愿意,付出自己的辛劳,重建家园。告诉我!”

        台下众灾民一时无声,然而不待片刻……

        “愿意!小人愿意!”

        “我们愿意,无论怎样都愿意!”

        “是的,愿意!我们愿意!谢谢小郎君,谢谢小郎君为我等奔走,呜呜……”

        “求小郎君帮我们恳请县尊大人,莫要再赶我们走了,我女儿实在走不动了,呜呜,如果可以,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呜呜呜……”

        哭声、喊声、哀求声、感谢声混成一片,形成巨大的声浪。最终汇成万众一心的三个字:我愿意。

        苏默心底长长松了口气,这番力气总算没白出。只要唤起这些人的求生欲望,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至于说让这些灾民留下的问题,在他问出灾民们是否愿意之前,心中早已有了定计。

        “大家静一静。”

        等众人情绪稍稍稳定,苏默再次大声喊道。所有的声音,顿时随之一敛,纷纷屏气凝息看了过来。

        “既然大家有这个意愿,那么,接下来,我们不等不靠,就先从力所能及的事儿开始做起。你们,可愿听从我的安排?”

        “愿意!”

        “愿意!”

        “我等愿意!”

        又是一片声的相和,苏默大为满意,目光转向那个最先站起来的汉子,和声问道:“这位大哥,敢问高姓大名。”

        那汉子连忙躬身答道:“不敢劳小郎君下问,小的姓楚,名玉山。”

        苏默点点头,微笑道:“既如此,玉山大哥,便请你组织大家,以每十人为一组,每组选出一个组长,负责管理各组事务。大伙儿有任何问题,都请先向各自组长汇报,再有组长来告知于我。同样的,我的命令,也将会通过组长传达给大家。”

        楚玉山微一犹豫,随即慨然应诺。

        苏默又道:“第二件事,将所有老弱妇孺单独编组,负责照看生病的人,闲时帮助大家做饭烧火等简单事务。”

        楚玉山躬身应是。

        苏默点点头,这才转头看向衙役们,沉声道:“你们可曾统计清楚,此地人数共有多少?”

        衙役中一个五十余岁老者上前一步,躬身禀道:“回小郎君话,现有人数已清点完毕,共计两百九十二人。”

        苏默点点头,又道:“那可曾清点,青壮者多少,妇女多少,孩童多少,老人多少,以及生病者多少?”

        老衙役额头上冒出汗来,呐呐的不知如何回答。苏默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楚玉山,“玉山大哥,还请你协助这位衙役,尽最快的时间,按照我的要求统计清楚。”

        楚玉山躬身应是,老衙役也赶忙领命。

        见两人并无问题,苏默又道:“如今严寒未过,单凭这些窝棚,实在难以抵挡。玉山大哥,待分组完毕,请各组立刻伐木采石,就在此处搭建五十间木屋。每间木屋,以能住下十人为准。屋中用石泥制榻,具体制榻之法,回头我画图纸给你。”

        楚玉山应是,脸上却有迟疑之意一闪而过。

        苏默笑道:“玉山大哥可是有什么不明白的,没关系,尽管问便是。”

        楚玉山犹豫了下,这才小声道:“小郎君,这里只有不到三百人,按每十人一间房,三十间便足矣,为何要建五十间?”

        说到这儿,怕苏默怀疑他不肯出力,连忙又道:“非是小人懒做,只是我等多做些无用功不妨事,但搭建木屋,所需木石之物总是物资,白白浪费着实可惜。”

        苏默目光一闪,深深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听玉山大哥言语清楚,又能如此快的计算,可是曾读过书的?”

        楚玉山一愣,随即神色黯然,沉默一会儿,这才轻轻点点头,低声道:“先父曾是弘治二年的秀才,未能再进,之后一直便在村中任私塾。小的有幸,自小得先父教导,识得些文字。”

        苏默恍然,听他口中称先父,神色又颇凄苦,料来他那父亲怕是就死在这场灾难中的,心下唏嘘之余,便不再问。

        捡着先前的话头道:“此番北方之难,据报牵连甚广,你们之后,怕是还要有人陆续到来。武清县小,人力不足,大家同为天涯沦落人,提前为后续的同胞尽些力,让他们来后便能有个遮风挡寒的住所也是一份心意。”

        楚玉山脸上露出感佩的神情,连连点头。苏默又笑道:“让你们建五十间屋,方才的原因固然是其一,再有就是为安置生病之人所用。这些病人中,症状轻微的分在一起,重症者又是一组,如此,方能最大限度的杜绝传染。”

        楚玉山恍然大悟。却听苏默又道:“除了这五十间木屋外,还请玉山大哥率人再在大伙儿居住区四个方向,用大木青石,各建茅厕两处,分男女各用。茅厕下,须引活水冲刷,以后所有人出恭解手,都必须如厕解决,如有违反,立刻赶出武清。这件事,玉山大哥须得切切记住,仔细传达下去。”

        楚玉山听的迷茫,只是先前有了自己思虑不周的引子,此番便不再多问。听的苏默说违反便要赶出去,顿时凛然,暗暗叮嘱自己,定要仔细嘱咐到每个人,莫违了小郎君之令。

        苏默安排完这些,挥手让楚玉山去了。转身又将众衙役集合起来,令他们每口大锅分派一人管粮,监督派粥。剩下的人,分成两组,一组巡视营地。另外一组则等石灰运到后,细细抛洒整个营地。众人此刻以对他心悦诚服,俱皆凛然从命。

        待到都安排完,苏默长出一口气,只觉腹中一阵的空涝,抬头看看,日影偏西,竟已是不觉中过了中午。从早上出门,这连番的忙活,哪里有不饿的道理。

        老道天机见他忙完,凑了过来,手捋长髯,正色道:“苏吏员干才无双,本圣心展霹雳手段,种种安排别具匠心却又井井有条,贫道佩服。然即是同来,贫道岂有置身事外之理?别的帮不上,这施医诊治之事,贫道当献微薄之力。”

        苏默嘴角抽了抽,沉默了一下,抬眼道:“道长既有此心,小子先代众人感谢。正好,小子曾偶得一妙方,若能成,必可泽被苍生,造福于世。只不过所需药材,寻找不便,不知道长可肯出力否?”

        老道两眼登时放光,急问道:“是何方?药材无妨,贫道大可亲自入山寻找。不是贫道夸口,这世上草药,真少有贫道不识的,苏吏员只管放心就是。”

        苏默脸现敬佩之色,郑重的道:“如此,便有劳道长了。道长听好,这味九九归元丹的主药是:万应灵根、噬魂花、烈日草、云泽幻果四种。其他辅药大都能在世俗药房中寻到,不必费心。哦,对了,最后还要一种叫做九幽鸣泉的泉水为引。嗯嗯,就这些了,道长,这事儿就托付你了。万千大众的福祉,世间众生的安危便全在道长手上了,善哉善哉,无量天尊。”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末了宣了一声佛号又加了一声道号,这才念念叨叨的走了。

        剩下天机一人呆立当场,眼珠木然,一手死命的捻着长须,满心惭愧之余却又心潮澎湃。

        这个方子,只听那主药之名,便可知绝非凡物。自己修道数十年,不想竟于今日得逢机缘,这位小苏郎君,果然是自己的有缘人啊。

        只是,这些药,究竟哪里有呢?

        老道念念叨叨,眼神儿飘忽,如痴如癫。手中不觉,那往日得意不已的美髯,也不知捻下多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