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二十七章:傻叉老道

第二十七章:傻叉老道

        “什么?那个老神棍?!”听了赵奉至推荐的人名后,苏默一口热茶喷了出来,忍不住脱口惊呼了起来。

        老神棍?!

        赵奉至嘴角狠狠的抽搐两下,真被苏默这个称呼呛住了。

        说实话,赵教谕对道家的观感也不好。相信弘治朝的几乎大半文人对道士的印象都是这样。这完全是因于宪宗皇帝在位时的阴影。

        成化年间,宪宗崇信方士,不理朝政。终于使得奸宦当权、操纵朝政,以至于西厂横恣、民不聊生。

        直到弘治皇帝继位,励精图治,这才一扫颓废,革弊鼎新,历十年功夫,始有今日中兴。

        虽说弘治帝这几年也有亲近方士的迹象,但终不像先帝那样沉迷而误了政事,故而,大臣们虽颇有微词,却也没太大反应。然而,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大臣们对道家的芥蒂却是难以消除。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人像苏默这样直接给人冠以“神棍”的帽子。毕竟嘛,自古以来,国人敬畏鬼神,而道家的种种传说,却都多与这方面有联系,在世人心中,极有神秘感。

        大明的朝臣们嘴上不感冒,心里却实是大有忌惮,谁肯真的出头得罪这些道人?

        其实对于朝臣们来说,皇帝能喜黄老之术,愿意垂拱而治,正中他们下怀。只要不是像当年宪宗那样玩过火,彻底失去掌控,内心深处,他们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故而,道家的地位在如今处于一个很古怪的位置。一边嘴上喊打喊杀,一边却又敬之畏之。

        这其中,武清县令庞士言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也才有了赵奉至像苏默推荐天机道人的这一出。

        然而苏默这一句老神棍,让赵奉至真是又欣慰又尴尬了。

        “咳咳,这个……其实,老夫也是不甚喜之。嗯嗯,不甚喜之。不过,讷言啊,庞县令对这位天机真人却甚为看重。据说,县尊大人当日高中,亦是得了这位天机真人的点拨而得。咳咳,你,明白老夫的意思了吧。”

        苏默瞪着眼,满脸的古怪。

        那个死牛鼻子,看样是惯犯啊。原来在糊弄老子之前,连县令都被他给忽悠了。瞅着赵奉至说起庞士言那段往事的模样,那位庞大县令搞不好就是死牛鼻子的铁粉啊。嗯嗯,貌似这个可以利用一下。

        至于说那个死牛鼻子会不会答应,苏默想想昨天随便一个丹方,就让那牛鼻子五迷三道的模样,心下顿时大乐。不答应?不答应老子就再随便搞点什么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的料砸他,看那牛鼻子晕不晕。

        再以此推论,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只要掌握住这个贼道,就等于掌握住了县令了呢?若真如此,那自己在武清行事可大大方便了啊。嗯嗯,这个可以有,绝对可以有啊。

        苏默手托着下巴,一时间想到美妙处,不由的眉花眼笑起来。只是这笑容落到赵奉至眼里,却是怎么看怎么猥琐。

        眼见这小子半天不说话,只顾着一脸贱笑,眉眼乱转的,只得轻咳一声提醒。

        苏默这才一惊,省悟过来。连忙收了那副鸡贼像,端正拜谢道:“多谢先生指点,如此,便劳动先生一起走一趟可好。”

        赵奉至古怪的看他一眼,怎么也猜不到这小子方才一脸的贱像是怎么回事。只是,这小子好像不太上道啊。你丫的要的好处,老夫给了,可咱这儿的活儿还没完不是。这就走,这一走老夫那满肚子疑惑谁给我解答去?回头又怎么去跟学正大人禀报?

        “哼!”老教谕这回也端起来了,翻着白眼抬头望天,只在鼻子里哼哼一声,坐的那叫一个沉稳,跟庙里佛爷底座似的。

        苏默一愣,随即眼神瞄到老夫子那轻轻敲着文稿的手指,不由的笑了。当即上前,逐个的将拼音字母的发音和用法解释了一通。

        这拼音本就是学习起来极为简单的事儿,否则,也不能拿来教授小学生了。对赵奉至这样的大儒来说,唯一感觉别扭的,不过就是拼音字母的模样而已,单纯的学习并使用却是再简单不过。

        也就是顿饭功夫,什么声母韵母、去声入声的就完全弄明白了。赵奉至手抚着稿纸,两眼放光,激动不已。

        什么是大功业?这才是大功业啊!他这番亲自使用后,更是深深体会到这区区二十六个字母所蕴含的意义。

        有了这个拼音法,识字的速度将以倍数提升。便是原本不识字的人,只要掌握了这个拼音法,也可轻易的识读文字。由此带来的变化,必将深远的影响整个大明。

        赵奉至隐约似乎看到,天下数以万计的蒙童,用着稚嫩的语音拼读着这些字母,快速的学会一个又一个文字的场景。

        “好!好!非常好!”赵奉至发须轻颤,眼角有泪光莹动,喃喃的一劲儿称赞。

        良久,转过头来看着苏默,忽然深吸一口气,整理下衣衫,端端正正的冲苏默就是一礼。

        苏默正得意着呢,猛不丁见这一幕,不由吓了一跳,蹭的蹦开,急声道:“嗳嗳,这怎么个意思?赵先生,你……你这是作甚?”乍一紧张,前面那句都忘了拽文了。

        赵奉至起身,正色道:“讷言,你献此拼音法,不知将惠及我大明多少学子,便说一句功在当代利于千秋亦不为过。这一礼,老夫乃是替大明无数学子而拜,你,受的!”

        呃,哈哈,好吧,苏老师很得意,这一刻真的是很得意。只是面上怎么也得绷着,哼哼哈哈的谦逊两句,又瞄了瞄那摞稿纸,提醒道:“先生,那个标点符号,嗯,学生觉得也是不错的。”

        瞅着这小子那副强忍着的得意样,赵奉至原本满腔的激赞忽然化作哭笑不得。

        这小子,还是年幼了,喜怒皆形于色。这一赞他,可不小尾巴都翘起来了?受了一赞便还想再来一赞的,全是小孩儿心性嘛。

        心中这么想着,看向苏默的眼神儿却无形中更加了几分柔和。这才是小孩子的样子,若真是深沉的喜怒不形于色,赵奉至都不知自己该怎么相对了。

        “标点符号吗?唔,确实算的妙法,老夫自会一并报于学正大人。”点点头,赵奉至对于标点符号却只是一语带过,并无像拼音那样特别激动。

        苏默心中暗暗点头,这老夫子果然不是个善茬儿。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危机,眼下这不温不火的态度,想必也应该是对自己的无言警告,怕自己得意忘形,一头栽进去伤了自己。

        老头儿是真心对自己好,看来方才自己的演技还是很到位的嘛。苏默暗自得意。

        作为一个老师,岂能不通孩子的心性?遭到表扬了当然要表现出兴奋,但这兴奋也必然要再面上绷着,却又显得欲盖弥彰才符合小孩子的性子嘛。也只有这样,才能引来大人的喜爱。

        从这一点上表明,苏老师确实是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

        一老一少各有所得,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当下收拾一番,携手出了门。

        天机道人是以访友的身份来的,自然便安排在武清县驿。要想说服庞士言,就要先拉着牛鼻子。所以,已有定计的二人,便直往驿站先来。

        然而到了驿站,一说找天机真人,里面的伙计就直接摇了头。

        老道不在,一大早就走了。

        赵奉至和苏默面面相觑,顿时抓瞎。

        “那贼……咳咳,那道长去了何处,你可曾听闻?”苏默这个怒啊,老子不需要你时,你在我跟前晃来晃去的;这会儿需要你了,丫的却不见人了。莫不是外面曾经的被骗的苦主追来了,丫的跑路了?苏老师不无恶意的揣测着。

        “呃,公子这却抬举小人了。天机真人何等人物,要去哪里怎会跟小人多说。”伙计一脸的无辜。

        苏默大是颓丧,这到底是自己悲剧,还是韩杏儿那丫头霉运没走完啊?怎么一牵扯到这丫头,这事儿就不顺呢?

        人不在,什么辄也没,闪人吧。

        赵奉至也是皱眉,两人闷闷的转身走人。刚走出两步,那伙计忽然赶上两步,迟疑了下才道:“二位,小人想起一事来,或许有些用处。”

        两人一愣,随即大喜。苏默翻手摸出两个大钱,往伙计手里一塞,急急道:“小哥儿快说,是什么事?”

        伙计得了赏,眉开眼笑的收了,这才压低声音道:“天机真人那可是神仙中人,他说的话小人是不懂的,听到什么便说什么,公子可莫要怪罪。”

        苏默一愣,随即点头:“你只管说,我自有道理。”

        伙计这才左右看看,神秘的道:“早上道爷走时,正好经过小人身边。小人听不真切,他老人家口里念念叨叨的,好像在说什么万应灵根什么什么的,又说了什么香火鼎盛处或能寻到之类的。嗯,就是这些了。以小人想来,真人道爷莫不是在找什么仙丹灵药的?唉哟,小人这可是胡言了,菩萨莫怪!神仙莫怪!”

        口中说的痛快,猛然省悟过来,自己一个凡夫俗子,怎可妄言仙家之事,连忙打住,不停的合什告罪。至于说菩萨是和尚那边的靠儿,跟道士完全不搭嘎,却是全然顾不得了。

        赵奉至眉头蹙起,喃喃道:“找药?万应灵根又是什么药?啊,他昨天不是也去了城外,莫不是为了灾民之事?嗯?讷言,讷言!”

        自言自语了几句,猛然想起或许与救灾之事有关,便想问问苏默。结果转头看去,却见苏默脸上似笑非笑的,两眼呆愣,完全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不由的拍拍他肩头唤道。

        “嗯,啊?!什么?”苏默如梦方醒。

        赵奉至皱皱眉,扯着他往外走去,一边劝慰道:“你莫担忧,虽说道长不在,少了几分把握。但想来事关救灾大计,庞大人总会多些思量的。且去见过再说,或许未必就不成。”

        得,感情老头儿以为没找见老道,苏默忧心无法说服庞士言呢。苏默嘴角抽抽两下,简直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好了。

        这尼玛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万应灵根,还香火鼎盛,我鼎盛你个肺哦!你妹的,要是你能找到那鬼的万应灵根,老子就能白日飞升成仙了!我勒个啐的!

        老道是傻叉!鉴定完毕!

        苏老师恨恨的下了结论。昨个儿还为忽悠了老道洋洋得意,没想到报应这么快,今个儿就让自己把这苦果咽下。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报应不爽?

        呸呸呸!这又是什么报应了?昨天自己那明明是自卫反击嘛,怎么也算不上报应吧?这还有地儿说理吗?

        苏默内牛满面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