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定计
    不得不咽下自酿的苦酒,苏默有苦没处说,一路都精神说话,只默默的跟着赵奉至径直往县衙而去。

    天知道,他可不单单是因为少了老道,可能无法说服庞士言全力支持他。更是因为先前的诸般算计,这下可完全泡了汤了。

    说好的幕后操控呢?说好的掌握全县呢?没了,这下全不用想了。这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赵奉至哪里知道这小子的心思,眼见他情绪低落,苦于无计,也是暗自发愁。

    对于说服庞士言跟县里大户硬顶,他真的是一点把握也没。庞士言的性子,说好听点是宽和不争、垂拱而治;不好听的,压根就是软弱胆小,没有担当。否则,又怎么可能抓到苏默这个数第不中的蒙童都当溺水的稻草?

    这种性子,指望他能雄起,冲上第一线,赵奉至觉得,不如祈求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容易些。

    可就偏偏这么个性子懦弱的家伙,却极是迷信道家方士。只要道家方士说的,那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勇往直前。本来这事儿就关系着他的乌纱帽,以赵奉至对他的了解,他怎么也能多出几分勇气。若再有天机老道说句话,这事儿必成。可眼下……难不成要另外去寻个道士来?

    “这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儿找道士去啊?唉。”他心中忧思,不自觉的便低声说了出来。

    苏默正为自己的大计夭折默哀呢,猛不丁听他的自语,一时没明白过来,诧异的问道:“什么道士?”

    赵奉至啊了一声,反应过来,苦笑着把自己想法说了。

    苏默听着他说的,听着听着,猛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霍然停住了脚步。

    “找道士,道士……”他喃喃念叨着,两眼放光。

    赵奉至也停下,见他模样,不由哭笑不得,扯住他叹道:“老夫只是顺口胡言罢了,你这怎的却当了真了?你当庞士言是傻子不成,随便找个道士就能让他言听计从?这武清附近,几乎所有的道士他都认得,可又见哪个被他看重过?唉,莫要胡思乱想了,你我只尽力而为,无愧于心就是了。至于结果,便看天意吧。”

    他殷殷劝导着,却见苏默两眼却是越来越亮,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讷言!”赵奉至吃了一惊,以为苏默受不了刺激魔怔了,连忙一声低喝。

    苏默却笑容不减,反手拉住赵奉至,笑道:“先生莫不是以为学生疯了?哈哈,不必担心,学生好得很,嘿嘿,好得很。”

    赵奉至哪里肯信,还待再说,苏默却摆手拉住他,微微靠近,压低声音道:“先生,我有办法了。此番定要这位县尊大人入彀,只是却要先生配合,帮我演上一出好戏。”

    赵奉至一呆,又再上下打量他一番,确定这小子确实没疯,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却疑惑道:“有办法了?演戏?演什么戏?”

    苏默神秘一笑,声音又压低几分,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起来。

    赵奉至侧耳听着,慢慢的越听越是惊讶,满脸的不可思议,惊声道:“你……你此言当真?真……真的能做到?”

    苏默得意一笑,点头道:“先生只管放心,且看好戏便是。只不过,现在可不能直接去衙门,却要回去准备一番才好施展。”

    赵奉至眉头轩动,犹豫一下,终是咬咬牙,点头应了。

    两人折返身来,分头行动。赵奉至自会家中安排,苏默却是甩开大步,直奔西市而去。

    一个时辰后,苏默一个人从新出现在县衙外,着人进去禀报庞士言求见。

    不多时,差役领着苏默进了后堂。庞士言一袭青衫,端坐案后,只是眉宇间愁云缭绕,显得无精打采。

    见了苏默进来,只是点点头,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这才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急着要见本官何事?城外救灾事宜可都安排好了?”

    苏默微微欠身,拱手道:“回禀明府,学生苦思一夜,幸不辱命,总算有了几个条陈。只要依次办理,相信此次灾事不但能妥善解决,说不定还能遇难成祥、化凶为吉呢。届时,明府借此更进一步,也未可知。”

    庞士言闻听先是一愣,随即一个激灵,猛然坐直身子,急急道:“你……你说什么?能妥善解决?能化凶为吉?你……你此言当真?”

    苏默肚中暗笑,果然,用上这种词语,更能让这位迷信县令引发共鸣。

    微微一笑,做出一副风轻云淡之态,洒然道:“自是当真,学生岂敢于明府座前妄语。”

    庞士言大喜,霍然站起身来,也不拘着县令的身份了,就往苏默旁边坐了,急声道:“是何章程,苏公子且细细说来。”

    苏默呵呵一笑,点头道:“学生此来,就是要禀明明府的。只不过……”就此打住不说。

    庞士言大急,怫然道:“你这童子,只不过什么。”

    苏默这才淡然道:“只不过有几个关键之处,却要明府给予全力支持才可。否则,此策必败。”

    庞士言一愣,犹疑的看看他,目光闪烁着沉吟起来,却是并未接话。

    苏默肚中暗骂。这死肥猪果然如赵奉至所言,胆小懦弱不说,还多疑没有担当。自己只是提个头,连要他支持什么都没说,他就这幅模样了。看样子,自己准备给他下剂猛药的决定,是多么的先见之明。

    眼见庞士言不语,苏默也不催促,老神在在的捧着茶盏轻啜。现在固然是他要借庞士言之力搞定韩家父女之事,并借此机会出名。

    但在庞士言这里却是不知道。目前形势,表面上却完全是庞士言危机重重,需要求到他苏默门上。就算急,也是庞士言急。

    既如此,苏默要是不担足了架子,岂不是愚蠢。更不要说,待会儿要上演的大戏,更需要他演绎出高人的样子。

    果然,半天不见苏默反应,庞士言眼底闪过一抹疑惑,轻咳一声,先出声道:“不知苏公子要本官怎样支持?又是哪几个关键处?且说来听听。”

    苏默眉头一挑,轻轻放下茶盏,这才将先前跟赵奉至说的几个事儿说了。

    庞士言这会儿倒是耐得住,苏默述说之中也不打断,只是两眼中目光闪烁不定,显然心中自有盘算。

    等到苏默说完,沉吟片刻,这才抬起头,刚要开口,猛然听到堂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登时让他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面色一沉,皱眉望向门外。

    苏默心中暗喜,道声来了。面上却也做出诧异状,跟着扭头看去。

    “老爷,老爷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随着脚步声响,一个仆役满脸都是惊惧之色,跌跌撞撞的奔了进来。

    庞士言脸上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心里这个腻歪就别提了。本来就被走灾的事儿搞的心烦意乱的,正觉得不顺呢。这厮倒好,一张嘴就是老爷不好了,王八蛋!老爷怎么会不好了,老爷好的很,老爷好的妙,好的呱呱叫呢!

    “混账东西!慌什么慌!成何体统!”呯的一拍扶手,庞士言大怒而起,眼中冒火,张口就是一通骂。

    那仆役打了寒颤,这才猛的省悟自己口误,犯了老爷忌讳。原本就满是惊惧的脸色,顿时越发的青白了起来,哆嗦着不敢抬头。

    庞士言骂完,见他那猥琐样,不由的更是恼怒。咬牙怒道:“该死的狗才,究竟何事,还不道来!”

    那仆役这才缓口气,颤声道:“外面赵教谕家人来报,说是……说是……”他连着两个说是,却是牙齿不由的打架,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庞士言愈恼,眼光要是能杀人,估摸着这可怜的仆役此时定然早已成肉酱了。

    “说是什么!”几乎是一字一顿,从庞士言牙缝里挤出。

    那仆役又打了个哆嗦,猛然一抬头,颤声道:“说是,赵教谕中邪了,在家里不言不动。还有……还有…….”

    庞士言一惊,随即皱眉道:“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他屋里东西乱飞,扔了一地。可……可屋里除了赵教谕外,再……再……嘚嘚,嘚嘚,再没别人。”那仆役好容易撑着一口气说完,待到说完最后一句,顿时如同被抽了骨头一般,软瘫在地。

    苏默看的又是诧异又是好笑。他和赵奉至定下这条计策,就是利用古人比后世人对鬼神敬畏的多。只是,却没想到,这种敬畏竟然能达到这种地步。眼前这个仆役,不过口中说说,转达转达就吓成这样了。

    他这正暗暗嘲笑古人胆小,却见庞士言那边闻听这番话后,一张胖脸上也是唰的一下不见了血色,身子抖的连坐下的椅子都跟着响了起来。

    苏默眼底笑意更浓,只是面上却只能使劲绷着,不敢露出半点端倪。

    然而他等了半天,也不见庞士言说话,心中不由的着急起来。按照设定的剧本,这会儿庞大人不是应该大叫一声,然后六神无主,着人去请天机老道吗?怎么这会儿还不说话呢,这丫不说话,下面的戏份怎么进行呢?这真真是,太不专业了。嗯,演员的道德修养这本书,有必要推荐给他。

    好在庞大人总算给面子,就在苏默准备临时客串下,出言提醒提醒的时候,抖了半天的庞大人忽然跟屁股下面按了弹簧一样,全身绷紧的跳了起来,看的苏默眼眶子猛的一抽,这胖子,莫不是高手?这一身肥肉,竟然如此矫健。

    “去!快去!快去请天机真人!”一声尖溜溜的嘶叫,跟公鸡打鸣猛然被掐住了脖子似的。饶是苏默早有准备,也被这一声吓的不由打个冷颤。

    那仆人抬起头,满眼绝望的看着庞士言,摇头道:“找过了,真人走了,说是,采药去了。”

    苏默心里这个欢乐啊。听听这两人的对答,怎么听怎么跟某仙幻小说里的段子似的。颇有几分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意境啊。

    他在这儿不良的欢喜赞叹,庞大县令却好似被人迎面打了一拳似的,哏儿一声,一屁股坐回椅子里,两眼开始发直。

    苏默暗暗一笑,该自己登场了。

    轻轻咳了一声,却不料这一声如此突兀,让正处于惶遽到了极点的庞大人实在是有些不能承受之重。

    就见庞大人猛的哆嗦一下,脸上青气一闪,随即袍襟下滴滴答答几滴水渍落下,一股异味慢慢飘散出来。

    苏默这个无语哦。

    强忍着不去扭头看,只低头看着地上趴着的这位,和声道:“你方才所说,是你亲见,还是听人转述的?”

    啊?

    那仆役一呆,呆滞的看看他,呐呐的道:“是……是赵府管家说的。”

    苏默点点头,这才转向庞士言,拱手道:“明府,学生以为,此事或有误会。现在正是青天白日的,那些个污秽之物,最惧阳气,岂敢于此时现身?其中,或有蹊跷。”

    庞士言啊的一声,顿时回魂。连连点头道:“对对对,现在是白天,白天,那……那东西怎……怎么敢……敢出来。”

    苏默微微一笑,袍袖轻拂,又道:“既如此,学生不才,愿陪明府亲往察看,以安民心。”

    什么?亲往察看?

    庞士言听的浑身一颤,脖子登时缩了回去。乖乖的,那是何等凶地,居然要庞大人亲往察看,庞大人还要不要活了?

    才待拒绝,却听苏默轻轻一叹,下一句话,登时让庞大人眼中精光大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