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苏默抓鬼
    哐!哐!哐!

    咚!咚!咚!

    武清县内,从县衙往赵教谕家的路上,锣鼓齐鸣,一大队的衙役手提水火棍,腰系铁环索,团团护着一顶大轿行进着。

    街上众百姓看的面面相觑,纷纷挤在道路两旁,议论纷纷。

    苏默伴在轿子旁,一脑门的黑线,肚子里是叹气不已。

    在县衙里,当他叹息着说出,天机真人从自己这里得了一个仙丹方子,这才外出寻药后,庞大人顿时便两眼放光。

    天机真人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神仙之流啊。能教他仙丹方子的,岂不是说,这位苏公子也是此辈中人?就算不是,多半也是大有仙缘的。

    如今,天机真人虽然不在,但有这般有仙缘的仙童在身侧,庞大人觉得自己的安全系数大大增加了起来。腰不疼了、腿不软了,一口气能上……咳咳,是终于有力气站起来了。

    苏仙童果然不负所望,只不过简单几句修仙术语,顿时让庞大人高山仰止起来。

    至于说苏仙童本人以前怎么没显露?嗯,那是因为刚刚觉醒的缘故。正因为那次意外的濒死,才触发了这种前世觉醒。这也是为什么,苏仙童忽然间才情大发,又是做出临江仙又是开创评书新说的原因。

    而天机真人此次的忽然来访,其实也是其感应到因苏仙童觉醒,引动的天地元气发生了变化,这才寻迹而来。果然,不过才初一见面,便得了老大的仙缘,竟学的一仙丹之方,迫不及待的去寻找仙药去了。

    对此说法,庞大人深以为然。就是说嘛,这冷不丁的,自己在这武清好几年了,真有如此神童,怎会直到今日才知?若是按照苏仙童这般解释,那便一切都圆满了。

    不过,虽然如此,在苏仙童要求庞大人一起去赵府察看时,庞大人还是觉得身子发软。

    要不是苏仙童说了,这一劫既然应在他庞大人的治下,庞大人就是躲也躲不开,只能应劫的话,估摸着就是太上老君陪在身边,庞大人也没胆子走这一遭。

    当然了,苏仙童的保证还是起了作用。按照苏仙童的说法,如今他刚刚觉醒,前世的大能尚未恢复,但是对付区区一个小鬼儿,却也是手到擒来,绝不会让庞大人有半分危险。

    有了这番保证,又有苏仙童那句“劫只能应,躲不开”的说法,庞大人软了又软,挺了又挺,好歹半软不硬的撑着出来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只不过就算如此,庞大人还是将所有能准备的都准备齐了。听说鬼怕声响,那就锣鼓开道。反正县令也有这套仪仗,只不过非大日子不能轻用而已。但这会儿庞大人哪还顾得上这些?大日子?眼下对庞大人就是大日子!抓鬼的日子啊,谁敢说不大?

    锣鼓有了,据说鬼怕阳气。简单,集合全体衙役,都是壮爷们,阳气够足,相信那位鬼爷也需忌惮几分。

    嗯,里面再穿上软甲,套上战裙,配上宝剑,贴上铜镜,挂上大蒜……咳咳,这个就算了,这是东方的鬼,不是西方的吸血鬼。

    总之,庞大人此番算是武装到牙齿了。再然后,这才前呼后拥、喧闹不已的出了县衙。

    苏默哪成想这傻叉县令会玩这么大?这闹哄哄的,这下不用愁出名了。怕是就算再抄袭一百首临江仙、再弄出一万套拼音法的效果,也比不上如今。唯一不同的是,这种出名,多半不会是什么好名声。想必后世记载中,定会浓墨重彩的记上一笔:大明弘治年间,有奸佞苏默者,假借谶穢,装神弄鬼,愚民欺君……

    想想这些,苏默就有些毛骨悚然。只是事到如今,却是怎么也圈转不回来了。

    好在当初定计的时候,赵奉至一个儒家子弟,就很排斥这种事,一再的申明要保密,万万不能传扬出去。是以,此刻虽然百姓们心中惊疑,却也并不知道这一幕竟然牵扯到鬼神。

    苏默也在无奈接受庞士言这番安排后,叮嘱庞士言绝不可泄露半句口风。只说倘若泄露,必受劫难反噬。庞士言自是凛然谨遵,甚至当即将那个报信的仆役,直接派人堵了嘴,说是送回老家安置去了。至于这个老家是庞大人的老家,还是另一种老家,那就无从考据了。对此,苏默也只能默然。

    一行人就这么轰轰烈烈的到了赵府门口。将所有人都留在外院守着,庞大人顶盔掼甲,战战兢兢的一步一挪的跟着苏默进了后进。

    书房内,果然一地狼藉。唯有赵奉至面色惨白,呆呆的坐在案桌后,身体僵硬,只有眼珠儿不时转动,显示还是个活人。

    只是当苏默二人进来,一看到如同远征的庞大人时,赵奉至顿时瞪大了眼珠,险险没当场露了馅。

    好在庞大人从一进门就神不守舍,光顾着哆嗦了,哪还有心思去看赵奉至是不是有破绽。他这会儿只觉得身周都是阴森森的,不时的,似乎还有冷气吹在脖子后面。要不是记得苏默一再的要求他,千万不可出声,怕不是当场就能叫出来。

    赵奉至以眼神看向苏默,又瞄瞄庞士言,苏默露出个无奈的眼色,赵奉至眼底就闪过一抹压抑的笑意,随即赶紧微微阖下眼帘,唯恐露出破绽。

    苏默装模作样的在屋内走了几步,又微微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庞士言不敢靠近,离得远远的,赵奉至却是听的分明,什么沙子一袋子,金子一屋子;包子要吃皮,饺子要吃陷……

    赵奉至腮帮子鼓动,拼命咬着牙,好歹将笑意憋在肚子里,只憋得面孔涨红,额头上青筋都迸了出来。只是这般模样落在庞士言眼中,却又让庞大人凭生无数恐惧,身子抖的筛糠也似,贴着墙边就滑了下去。

    瞅瞅前奏差不多了,苏默也不敢太过。轻喝一声设法台,老管家立刻手脚利索的将早准备好的一应事物摆上。举止之间,面色悲惨,沉重中带着惊惧,惊惧中带着颤抖,让苏默心中大赞,看,这才是演技派。嗯,有潜力,很有潜力啊。苏默决定,日后如果自己有机会做导演,一定给老头儿安排个角儿,不使这良材美质埋没。

    法台很规范,一张案几,搭上块黄布。嗯?等等,这布上咋还有墨汁?

    老管家背对着庞士言,口唇微张。苏默看嘴型,明白了,东街卦摊儿上淘换的。得,就冲这块布,江湖骗子这顶帽子,苏老师算是坐实了。

    一个光荣的人名教师,如今竟然被迫成了江湖骗子,苏默感觉被亵渎了。牺牲太大了,回头一定要补偿!必须的!

    好吧,别理会那块布,细节不重要。桌案布置好了,两盏烛台点起,中间一碗清水,下面压着一叠黄纸。一把桃木剑挂在一旁,似乎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苏默眼眶子开始抽抽,什么桃木剑,分明是扫帚把儿。瞅那毛边儿,明显是刚出炉的。再瞅瞅老管家下襟上挂着的几根细屑儿,好手艺啊,没想到老头还是个多面手,木工活儿也能干。

    庄重的提起竹剑,脚踏七星天罡步,剑随身走,身随势动,急惶惶似雨打芭蕉,惊凛凛如天雷压顶。屋中凭生一阵冷风……绕圈走那么急,不生风才叫怪了。

    待到连走七七之数后,苏默猛然凝神立目,伸手端起那碗清水喝了一口,随即竹剑一挑,已然将案上最顶层一张黄纸挑起,舞动几个剑花,接着便是噗的一口喷出。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大胆妖孽,还不显形,更待何时!”苏仙童一声朗喝,端的是人如玉、剑如龙,刹那间,浑身仙风道骨,头顶仙气氤氲(围着桌子疾走四十圈,你也可以有仙气儿)。

    随着这一声喝,下一刻,屋里包括演戏的赵奉至和老管家在内,猛然间都瞪大了眼睛,露出震惊之色。

    但见先前那张空白的黄纸上,此刻竟渐渐显出一个血红的鬼脸来。这一霎,一直紧张着的庞大人看在眼中,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眼前一黑,好险没当场晕过去。

    有鬼!果然有鬼!

    庞大人牙齿打颤,安静的屋子里,嗒嗒嗒的磕碰声清晰可闻。便是赵奉至和老管家,这一刻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惊疑不定了。

    感谢cctv、感谢mtv,呃,不是,感谢骗术解密,感谢化学老师。这一刻,曾经在后世愚弄过无数淳朴百姓的经典骗术,隆重在大明时空堂而皇之的登场,果然取得了震撼性的效果。

    做戏做全套,苏仙童自认为是一个敬业的人,是一个严格遵守职业道德的人,所以,鬼抓住了,自然还要灭杀才行。

    将拘了鬼的黄纸往点燃的蜡烛上一晃,黄纸顿时化为一团火焰。苏仙童双手急动,让人眼花缭乱之余,又似乎带着某种玄妙的轨迹。

    屋中包括赵奉至主仆在内,都使劲的瞪大眼睛看着。甚至赵奉至紧张之余,连既定的不能动的要求都忘了,两手按着椅子扶手,身子前倾,哪还有半点被鬼定住的样子哟。

    好吧,鬼被苏仙童拘了,勉强不算露馅儿。

    待到一阵乱舞,忽然在某一刻停住之际,苏默手中神乎其神的显出一块骨头来。

    “此鬼已只剩这块骨头了,速上油锅,待我将其炸了,大事成矣!”苏仙童威风凛凛,转头向一旁看呆了的老管家喝道。

    “快快快,赶紧上油锅!”猛不丁旁边一个声音附和道,循声看去,却原来是庞大人。

    庞大人既然亲眼见到鬼被抓了,自然也就不怕了。这会儿的他两眼放光,满面涨红,紧紧盯着苏默手中那块骨头,眼珠儿都不带错的。

    苏默很怀疑是不是被看破了,溜着眼角瞄了一眼骨头,嗯?失误了啊,上面的肉沫没啃干净……要快,炸了就毁尸灭迹了。

    老管家总算回了神儿,麻溜儿的端进来一锅热油。苏默口中再度念叨起来,念不几声,手轻轻一抖,便将那块骨头抛了进去。刹那间,锅中猛然响起阵阵“吱吱”的鬼叫声。

    屋中众人齐齐面色大变,庞大人更是跐溜一下,躲出老远,满面惊惧的探头看向锅中。

    须臾,锅中热油渐渐平复下来,一块已然炸的乌漆麻黑的骨头棒子,载浮载沉的漂着,再无声息。

    苏默长长吐出口气,两手圈圆,自外向内归于腹前,半响睁开眼睛,看看屋中三人紧张的望着自己的眼神,微微一笑:“好了,幸不辱命,此鬼已除。”

    三声粗重不一的呼气声同时响起,赵奉至暗道一声惭愧,也慢慢站了起来,一边活动着快麻了的手脚,一边做端重状,向苏默道谢。

    庞士言一步一挨的靠近锅边,又再确认一番锅中枯骨确实没了危险,这才轻咳一声,县尊的威严终于又回到了身上。

    苏默眼中划过一道狡猾,面色显出几分凝重,抢先摆手止住庞士言想要说的话,沉声道:“明府,赵先生,此鬼虽灭,但事儿却没完啊。”

    赵奉至、庞士言齐齐变色,异口同声的惊呼道:“还没完?”

    庞士言是惊呼这闹鬼之事没完;赵奉至的惊呼,却是想着这戏要演到何时才算完。话说老头这老胳膊老腿儿的,折腾了这么久,真的是顶不住了。

    苏默给了赵奉至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面向脸色青白不定的庞士言道:“方才学生拘了这鬼之后,喝问其何故乱我阳间。结果据那鬼所言,唉……”他长叹一声,却是住口不语。

    庞士言身子发抖,使劲咽了口唾沫,缠身问道:“它……它……它怎么说?”

    苏默面色凝重,轻轻吐出两个字:“灾民!”

    赵奉至眼睛一亮,随即敛住。

    庞士言却是面色大变,惊道:“什么?灾民?”

    苏默摇摇头,叹道:“正是灾民。灾民们受了灾,千里迢迢来到咱们武清,已然是精力耗尽。只是听闻我武清不准备收留他们,还有要赶他们回去的意思,众皆生绝望之情。这股悲愤绝望之气,便是引动此鬼的缘由。唉,如今这只鬼算是灭了,但是那荒野之间,不知有多少孤魂野鬼游荡,怕只怕,若是不能使得灾民怨气平复,这鬼,唉,这鬼怕是会越来越多,下一次,可就不知道会落入谁家了。”说着,眼神却往庞士言身上停了。

    庞士言激灵灵打个寒颤,顿时只觉得毛骨悚然,脱口叫道:“谁说要赶他们走,绝无此事!”

    闻听此言,苏默和赵奉至同时眼睛一亮,隐晦的对个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