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找麻烦的来了
    苏默说有办法了,却并没再仔细说,老头儿便也没再多问。该提点的都提点到了就成了,他对这个少年有种莫名的信任。

    正如当日那次捉鬼一样,对于苏默的手段其实他也是极为好奇的,但自始至终他都没去追问究竟。

    出了赵府门,苏默想了下,还是转头先往城外走去。这几天大木屋虽然已经建起了十几栋,但随着灾民越来越多,还是有大半的人只能在简陋的窝棚里暂住。

    昨天,苏默苦思了良久,终于想起了流水线这个法宝。随即将各个工序拆分开来,分给各组同时进行,最后再进行组合。

    此法一出,登时让韩老爹和楚玉山很是震撼了一把。楚玉山这帮人受苏默活命之恩,原就心中感念至深。这些天来,又见识了苏默种种不凡之处,此刻再被这么一震撼,干脆直接表露出投入门下的意愿。

    这让苏默很是诧异。这多大点事儿,就要投身为仆了?古人对自由竟是如此不看重吗?

    瞄了旁边默默不语的韩老爹一眼,倒是对那位韩老爷爷的行为稍稍有点理解了。

    其实他还是不了解这个时代的特色。别说楚玉山了,很多有田有产的人,都会在某些时候主动上门依附。目标就是那些个中了举人、进士的,这即是一种投资,也是一种托庇。

    大明律规定,成年男子每年均需服劳役。劳役形式不定,由当地官府指定,又或按国家既定几种役制,由官府组织起来前往执行。而唯有中了举人以上功名者,则可豁免这种劳役。此种投身为仆的现象,便由此而来,倒不是苏默想的那样是人家犯贱。

    当然,楚玉山要求投入门下倒也不单单是这种投机心理,更多的还是受恩以及确实心理佩服所致。

    苏默当然不会答应。虽然他前景自信很光明,但终归目前为止,还仅仅只能维持自家父子俩的温饱,又哪有精力去养活别人?

    楚玉山对此颇有些失落。好在苏默通过这些日子观察,对楚玉山的办事能力颇为赞赏,自是好言抚慰一番,道是日后若方便时,自会优先考虑他,楚玉山这才转忧为喜,工作的劲头儿也愈发大了,自是指望能给未来东家留下更好的印象。

    如今救灾之事几个基本条件初获稳定,物流中心开发计划还需根据赵奉至的提点,重新修改补充,故而,苏默便索性先往这边来看看,也有着进一步加深在这些灾民心中分量的意思。

    出城行不多远,一阵喧闹声便遥遥传来。如今双岭山一片儿,整个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都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灾民们在有了希望后,迸发出了惊人的热情。伐木的、采石的、烧窑的、担土的往来不绝。一路见到苏默的人,都是恭恭敬敬的停下问候,满面俱是尊敬感念之色。

    苏默步履轻快,或鼓励两句,或颔首微笑,好一派儒雅风度。令人如沐春风的气质,更令人愈发心折。

    韩老爹负责的物资调拨地处在最外围,苏默探头看进去,韩老爹见了却是面无表情,只恭敬的作揖见礼,口称苏公子,让苏默老大无趣。

    韩妞儿不在,干巴巴的这么对着老家伙的臭脸苏默也别扭,只得悻悻离开,径往里面走去。

    走不几步,正迎上楚玉山领着几个人走来,只是个个都眉头紧锁的样子。

    抬头猛见苏默,不由的双目一亮,疾步上前拜见。

    苏默笑呵呵伸手扶着,点头道:“玉山大哥,怎的愁眉不展的?可还有什么问题?”

    楚玉山叹息一声,面现愧色道:“小人愚鲁,有负公子所重。”

    苏默诧异的哦了一声,道:“怎的?说来听听。遇事莫急,如今一切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的,有困难是难免的。但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咱们大伙儿集思广益,总能找到解决的法子。”

    众人闻言都是精神一振,面上颓色稍减。这位小苏公子别看年纪不大,却真真是胸有韬略,不见这些天多少难事,到了苏公子这儿却总能别出机杼,让大伙儿眼界大开吗?即是苏公子说能解决,那定是有法子的。

    这帮人现在对苏默,简直有些趋向脑残粉的趋势了。

    楚玉山也是面现期待之色,这才将难处说了。“公子所授之流水作业法果然神妙,修建速度比之先前数倍增之。但这么一来,唉……”

    原来,昨天得了苏默教授的分段施工、各负其责后,修建速度顿时大为改观,但也因此引发了新的问题,那就是物资跟不上了。

    修建所用的木料还好说,无非再多加把子力气就是。可是石料却麻烦了。

    这采石不像伐木,力气再大也有个限度。按照当下常用之法,先以火烧,再用水浇的,任众人豁出去不眠不休,也还是入不敷出,难以跟上整体工程进度。楚玉山等人因此合计了良久,却总找不到解决的法子,这才愁眉不展。

    苏默听完,也是微微皱眉。

    开山采石,后世多用爆破之法。现在这个时代,火药已经有了,而且也有相当的开发。但一来跟后世常用的雷管没法比不说,其本身也是绝对的管制物资;二来,就算能弄到,但是数量少的可怜,根本不敷所用。

    这个时期的火枪根本就是处于雏形阶段,再加上炼钢技术落后,使得火器威力犹若鸡肋。伤不伤敌的先不说,经常的炸膛往往是先伤到自己。所以目前,除了多是沿用宋代沿袭的一些什么飞火鸦、奔雷箭的,就唯有傻大重笨的青铜大炮。

    这个时候汤若望可还没出生呢,所以那后世有名的红夷大炮自然也还没现世。

    目下的青铜大炮除了声响大、烟火大、射程短、难以移动这些特点外,甚至打个几炮就因为炮管温度太高不能使用,或者干脆报废算完。

    枪不好用,炮也是如此,为这些枪炮提供弹药的火药,又怎么可能会有多存?更不用说弄出来炸石头了,好歹也是属于军用物资不是。

    至于说黑火药苏默自己了解配比可以搞出来,拜托,他一个小小蒙童,没事儿折腾那玩意儿,可不是找死的节奏吗?想干啥?谋反吗?!

    不能用火药,现有的手段又不好用,苏默也有些头疼了。这建屋子光用木头那得用多少?怕是这片儿林子都砍了也不够用。现在的房屋建造,木头多是用来造承梁之类的,全木质的房子极为少见。

    穷苦人家都是多用黄泥夯成墙壁和院墙之类的,但是这种建筑质量太差不说,苏默决定建的大屋,除了临时用以安置后可还是有别的大用的,他可不想再费二道工。浪费人力物力时间不说,更因为后期会很不方便。

    这可有些麻烦啊。

    他踱了几步,又蹲下身子捡起块小石子随意乱画着。这是他思考问题的一种小习惯。

    只是划着划着,猛的停住,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小石子,目中神采变幻,半响,忽的站起身来,扔掉手中的石子,走几步又捡起一块察看一会儿,再扔掉,再捡起一块来……

    楚玉山等人看的莫名其妙,正迟疑着想问,却忽见苏默仰天大笑起来。

    “公子,您……”楚玉山惊疑不定,上前一步唤道。

    苏默顿住笑声,满面欢愉,拍手道:“玉山,来来来,我这有几件事,你速速安排人手办了。这石料的难题,有办法了。”

    楚玉山等人一愣,随即大喜。公子果然是公子,什么难题到了他手里都能迎刃而解,所谓能人无所不能,便是如此吧。

    苏默笑眯眯的把要办的事儿吩咐完了,拍拍手,眼中光芒闪动。嗯,是大明通宝的颜色。

    建筑方面的宝贝,还有什么比水泥这种神物更神奇的吗?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一旦弄出这玩意儿,那简直就是漫天落钱啊。

    当然,高水准的水泥是不用想的。别说苏默只是个半桶水,就算他是化工高手,在这个科技力如此落后的大明时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过,最简单的土水泥,苏老师还是手拿把攥的。

    石灰石、黏土、石英石、矿渣磨细了混合起来,然后高温煅烧,最后再和石膏按比例混合起来,一份最简单的土水泥便算是新鲜出炉了。

    黏土不用说,烧窑制陶的靠的就是那玩意儿,几乎到处都是。石英石这玩意儿听上去挺唬人,可后世人基本都知道,一般的沙子中最大的成分就是这玩意儿。

    至于矿渣,打铁铺子虽然不太多,但也绝对不会太少。武清城里划拉划拉,应该够用。

    剩下就是石灰石了,这玩意儿稍麻烦些,多来自于石灰岩,是需要特别开采来的。

    但是刚刚无意中随便捡起的一块小石子,苏默竟发现,那就是现成的石灰石。不但如此,这整个一片双岭山所谓的沙砾地,完全就是一片石灰石铺撒而成的,这让他简直有种天上掉馅饼儿的感觉。

    中大奖了!真是中大奖了!苏默觉得,现在如果能回到后世,第一时间绝对要去买彩票。这运气,要是不中头奖,简直是没天理了。

    材料都是现成的,烧窑的也有。灾民来自两省之地,各行各业几乎全部都能找到。眼下工地上,就建有好几处土窑。

    如今的煤不叫煤,而是叫石炭。因其燃烧后烟大呛人,还不被人接受,只是用于当做一种增燃的燃料,多用于炼铁烧窑。所以,制造水泥的温度,也没问题。

    而正是因为这样,让苏默不由的又想到了另一种发财的东西——蜂窝煤。

    煤块砸碎了和黄泥按一定比例混合,添水搅拌后成模就行了。用蜂窝煤替代现在常用的木柴,不但性能更加优异,还能大大减少树木的砍伐。苏默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被授予环保卫士的称号了。

    而且,由此更会引申出另一种东西,炉子。这都是制作极为简单的家什,不需要多高的工艺科技,妥妥的是来钱的行当啊。

    想想满城人家炉火熊熊,烟囱架空的前景,苏默笑的一双细眼都看见眼珠儿了。口角处,甚至有晶亮之物流出的趋势……

    “公子,公子!”耳边传来气喘吁吁的呼叫,苏默眼神一凝,赶忙从yy中回过神来。我辈读书人,怎可为那些阿堵物失态?要淡定!淡定啊。

    “您要的东西都齐了。”楚玉山一头的汗,公子要的这些东西虽然都好弄,但也费了不少的功夫,总要好几处的跑不是。

    “齐了吗?好极了,走,去窑厂那边,开工!”苏默打个响指,挥手示意楚玉山跟上,大步往土窑那边走去。

    听闻苏公子又搞出了新花样,许多灾民都大为好奇,乱哄哄的随了上去。

    让烧窑的将窑清干净,按照记忆中的比例一一添加,封炉开烧。耐着性子,直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一声令下,将窑扒开,一股子带着高热的灰白状粉尘泄了出来。

    众人纷纷捂鼻躲避,待到温度渐渐冷下来,苏默又让人按照比例填入石膏,细细搅拌一番。

    看着眼前高高的一堆混合物,苏默两眼放光,让人取过一只大号的铁桶,使人将配好的水泥倒入,再往里开始加水。一边添水一边使劲搅拌。

    楚玉山亲自上阵,直到浑身大汗淋漓了,苏默这才叫停。探头看看桶内那些熟悉的浆状物,不由的眉花眼笑起来。

    果然成了!

    有了水泥,苏默只是将使用法子稍稍提点,众人便已是心领神会。这会儿可没有什么专门的施工队建筑队的,谁家盖房子都是呼朋引伴的一起动手。这泥瓦匠的活儿,就没有一个不精熟的。

    很快,一堵整齐挺袥的墙壁便已成型,并迅速凝固起来。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满眼都是震惊之色。

    “这……这是神物啊!”

    “仙家手段,必是仙家手段……”

    “小苏公子莫不是……”

    “嘘!慎言!慎言!小苏公子何等样人,岂是你我可以妄议的……”

    “对对对,不能乱说,不能乱说。我等此番因祸得福,竟能得见如此……如此,嗯,真真是祖宗庇佑,祖宗庇佑啊。”

    人群中嗡嗡议论不绝,再望向苏默的眼神,已然是恭敬中带着敬畏,简直跟看上帝似的。

    原本后来之人,听楚玉山等第一批的人对苏默的评价还有些不信,可今日这件事一出,哪还敢有半分质疑。一时间,竟是无形中将所有难民的忠诚度提升到了极致,这却是一个意外之喜了。

    有了水泥这个神物,苏默索性给楚玉山下令,不但房屋要这么建,所有规划出的道路,也一概用水泥铺设,彻底一次到位。这样建设出的物流仓储中心,其吸引力也必将倍增。

    将人群轰散,让他们各按其事。苏默这才又将楚玉山叫来,将蜂窝煤制作之事嘱咐下去。初期不必多做,只插空儿行事。毕竟,炉子和烟囱这些东西还要等他回去画图之后,让铁匠打造出来,到那时,才是推广的时机。

    楚玉山管工,物资储备调用却是韩老爹负责。搞出来的水泥也好、蜂窝煤也罢,都需要另外安排,自然要去和韩老爹安排下,提前做出准备。

    所以,在打发走了楚玉山后,便又转回物资处。只是还不等走到,便见前面一人急急奔来,凝目看去,却正是跟着苏吏员上任的差役张横。

    这会儿远远看到苏默,不等近前便急声道:“苏吏员,不好了,田家派人要抓杏儿姑娘入府,一直追到这边来了,韩老爹要我赶紧报你,这会儿怕是要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