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公堂斗田家(一)
    庞大人这段时间终于心情回转了。嗯,确切点说,是比之前还要好了。

    原本让他感觉大祸临头的灾民一事,现在由苏仙童应承解决了。苏仙童啊,妥妥的仙家中人啊,他老人家既然应承解决,自己之前百般担忧的事儿,当然也就不可能发生了。

    而且,根据苏仙童提过的那些说法,听着就让人兴奋。庞大人有种虽然不太明白,却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想想那日苏仙童捉鬼的场景,三清在上,庞大人每每回想起来,都是忍不住的颤栗。这种颤栗不是吓的,而是激动的。

    这得是自个儿祖宗上积多大的德才有的福缘啊?那可是真真的仙家手段啊,就那么让自己从头到尾的看了个分明,不,应该是还参与了其中。要知道,有很多东西,还是自己派人去置办的呢。

    这个样子,算不算沾上了点仙气儿?若是自己福缘能再深厚些,会不会有也踏入那神秘之旅的一天?

    哎呀,不能想!不能这么贪心!万一引的上天恼怒了,便算有些余地,怕也会被收回去。嗯,只要自己伺候好苏仙童,想必总能让上天记在心里。到时候……哎呀,又想了,不能想不能想,无量天尊,无量寿佛……

    庞大人虔诚的低低宣了两声道号,引得身边的小妾好奇的凑了过来,娇声道:“老爷在作甚?”

    庞大人伸手在那挺翘的凫臀上轻拍两下,感受着那种销魂的弹滑娇嫩,心中得意,嘴上却佯怒斥道:“去,此岂是你所能问及的。”

    小妾撇撇嘴,却又眼珠儿一转,将丰满的胸脯在男人的胳膊上厮磨着,腻声道:“老爷既不让问,奴奴就不问。奴奴乖不乖啊?”

    庞大人哈哈大笑,甚是满意,探手捞了一把,惬意的微微闭上眼睛,唔唔点头不已。

    小妾声音愈发腻缠,撒娇道:“那,老爷怎么赏奴奴呢?前些日子,奴奴看到一副镯子,可漂……”

    正使出浑身解数,准备再接再厉,将早已看好的镯子敲定,猛不丁却听方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便是一声喊叫:“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小妾话声一窒,庞大人却是差点没气歪了鼻子。前阵子事事不顺,这样喊叫倒也罢了。可如今自个儿正走大气运的时候,哪来的什么不好了?这狗才,真真该打!

    心中大怒着,哪还理会小妾的幽怨,一挺身坐了起来,汲上鞋便冲了出去,一边大骂道:“贼杀才,恁的满口胡言!”

    堂外一声闷响,随即便是一声哀嚎。屋中小妾张圆了的小嘴儿,慢慢合上,悻悻的低骂一句,百无聊赖的仰躺回去,又去念叨那副镯子去了。

    外堂上,庞大人气喘吁吁的坐在上首,满眼杀气的瞪着跪在地上的仆役,怒道:“狗才,还不快说,究竟何事?”

    仆役这个委屈啊,却又不敢表露,只得低着头回禀道:“回老爷话,是前面正堂上有人告状,请老爷升堂。”

    庞大人大怒,拍着桌子怒道:“老爷也是肉体凡胎,也是会累的,焉有不眠不休之理?一些个刁民不知,你这狗才难道也不知?今日老爷已然下衙了,有人告状,只管让他们明日再来就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本老爷要你何用!”

    仆役磕头如蒜,哀声道:“老爷啊,小人冤枉啊,是老爷吩咐过的,凡有牵扯到苏公子之事,必须第一时间禀知老爷知晓啊。”

    庞大人余怒未歇,抬手又要拍桌子,只是将将落下,猛的激灵灵一个冷颤,急问道:“谁?你说是谁?”

    仆役苦着脸道:“是苏公子,外面是苏公子要打官司。”

    庞大人呆滞了片刻,猛的怪叫一声,忙不迭的就往跑。跑出几步,猛省不对,又再折返回来,路过仆人身边,狠狠一脚踹过去。

    仆人唉哟一声,抗声道:“老爷,怎又责打小的?”

    庞大人脚下如飞,声音远远传来:“狗杀才,既然是苏公子之事,何不早报,偏来恁多废话。且速去,请苏公子稍候,本官即刻更衣往见。啊,对了,记得上茶!上好茶!”

    声音袅袅不绝,仆役呆在地上,半响才回过神来,忍着痛爬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忿忿的道:“不让说话的是你,嫌说的慢了的还是你,究竟怎样才合了心意?唉哟,不对,上茶?这公堂之上,如何上茶?天啊……”

    庞大人的仆役如何叫苦不论,此刻武清县衙正堂上,苏老师却是面色淡然,看也不看被围做一堆的田家众人,只歪着头,脸含微笑的和韩杏儿这傻妞低声说着小话儿。

    韩杏儿两眼灵动,好奇的东看西看,心中大是满足。对于接下来的官司,连半点担心的意思都没。在这傻妞儿的意识里,只要有苏默在,世上压根就没有不能解决的。

    此刻个郎就伴在身边,不但慰藉了多日相思之苦,更是堂而皇之的来了公堂参观,(嗯,对,就是参观,至少韩妞儿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只觉得心花怒放,眼角眉梢都透着喜悦。

    旁边韩老爹眼观鼻鼻观心,脸色木然,权当看不见。心中却是一个劲儿的叹气,早知如此,当日何必做那恶人?真真是女大不中留,只顾着情郎,却哪里肯照顾自家老子的面皮。唉,罢了罢了,且随他去吧。

    堂外脚步声响起,众人扭头看去,登时都是一脸的古怪。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人,手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套青瓷茶盏,正满面纠结的一步一挨的走了进来。

    待到苏默身前,恭敬的往上一举,恭声道:“苏公子请用茶。”

    呃,苏默也有些发怔。

    这个,古代上公堂还赠送茶水的吗?怎么后世的电影电视里都从来未见啊?

    噫!看样当真是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帮后世的导演们,真真是不学无术!不该扯淡的地儿,凭着想象扯的那叫蛋疼;这该体现出的地方,却一点都没有。就如这公堂上茶,啊,多人性化啊,多有国学范儿啊,可哪怕见着一回了?

    满含微笑的伸手接了过来,道声谢,慢条斯理的扣着碗盖儿轻啜一口,肚子里仍不忘恨恨的骂了一句:这帮垃圾导演!

    (众导演齐齐内牛满面:尼玛,还能再坑爹点不)

    堂上众人俱皆沉默,看看端着茶碗的苏默,再看看这个冒出来的仆从,喉头蠕动几下,眼中显明的都晃出一些圈圈样。

    青衣仆从一脑门子的汗,如逢大赦般逃了出去。尼玛,这压力实在太大了!任谁被一堆人看神经病似的盯着,这也受不了不是。

    对于众人的反应,其实苏老师这会儿也有些心中惊疑了。咋只给我一人儿上茶呢?莫不是这茶只给原告上?

    左右瞅瞅,嗯,也就自己看着像占理儿的原告,怪不得嘛。瞅瞅韩老头儿,那蔫样儿,跟谁说他有理也没人信不是。

    至于说田千里那拨人,都被围起来了,妥妥的被告。这点眼力劲儿,衙门里的人还是应该有的。

    咳,不过咱媳妇儿这儿咋也没有呢?多可爱的小姑娘啊,啊,是了,性别歧视!古代的女人地位低啊。

    这万恶的旧社会!

    “咳!”

    一声轻咳,自大堂屏风后响起。声落人现,庞大人一身顶戴,四平八稳的终于出现了。

    目光在堂上众人脸上一扫,待到苏默这里时,端严的面容蓦地急剧变化,眼看就要变为一汪春水。

    苏默心里这个叹气啊,狠狠扔个眼神过去。好在庞大人总算是官场经验丰富,登时省悟,那脸就此一僵,在保持了足有两秒的停滞后,如同慢动作回放一般,又再恢复初始的端严。

    稳稳的站到案后,再次两边一扫,这才大袖一拂,端身坐下。两边厢,众衙役早已按位站好。待到文书掌笔再次向庞大人施礼后,也坐定了,庞大人这才轻喝一声:“升——堂!”

    “威——武”

    啪啪啪——

    韩杏儿两眼放光,眉飞色舞。苏吏员手捧茶盏,鹤立鸡群。

    “苏……呃!”庞大人待杂声过后,准备开问了。一打眼,猛不丁的看清了某人手中的物件,登时噎住。

    那狗杀才!蠢货!#@¥%@…………

    庞大人总算记起来好像自己说过了些什么,只是仍是忍不住的好一通运气,才将想要喷薄而出的大骂憋了回去。

    这个,苏仙童非常人也,些许出格……好吧,这个可以有。庞大人决定忍了。

    强迫着自己不要往那茶盏上瞅,抹搭着眼皮问道:“苏吏员,你不在城外处理救灾事宜,却来本官堂上何事?”

    吧嗒!苏吏员啜了一口茶,碗盖儿轻落,发出一声脆响。

    庞大人胖脸上猛的抽抽两下。

    “好叫大人得知,嗯……这个…….”苏吏员说了一半,忽然觉得手中的茶盏有些碍事了,不由话头停住,左右踅摸着,想要找个地儿放放。

    庞大人心中连连高宣几声道号,努力挤出几分笑容,目光往堂下站班的衙役首位那位使个眼色。

    这衙役总算是伶俐的,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踩着猫步靠过来,谄笑着伸手过去,示意苏默将茶盏交给自己。

    苏默感觉很满意,颔首微笑表示赞赏。待到差役下去,这才又轻咳一声,抱拳一揖,朗声道:“禀告明府,小子今日上堂,不为别个,只为状告武清田家管事田千里,恶意冲击救灾大帐,意图抢掠救灾物资一事。”

    这话一出,庞士言好悬没直接蹦了起来。冲击救灾大帐?抢掠救灾物资?庞大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田府管事田千里,是不是疯了。

    可惜他不是后世穿越来的,不然一定会惊呼,田千里被精神病了!

    “小……你血口喷人!”不待庞大人反应过来,早已气闷胸臆的田千里已是大声喊了起来。险险的,将那小畜生三个字咽了回去,一时间又是恼火又是恐惧,一张脸青惨惨、红郁郁的,便似落到了染缸里一般。

    庞士言有些蒙。

    饶是他早已打定主意,今日之事说破大天去,也一定要偏袒苏默。可刚才苏默一张嘴,就让他吓了一大跳,完全搞不明白状况了。

    苏默说的状词,他压根一个字都不信。可明明这么明显的漏洞,苏仙童如此说是什么意思呢?

    他心中纳闷着,忽听田千里这一喊,顿时清醒过来。眼角瞟了苏默一眼,却见苏默只是微笑,并未阻止,当即心中有数。

    轻咳一声,转向田千里,沉声道:“你是何人,不经本官允许,竟敢咆哮公堂。来啊,先打十棍,以儆效尤!”

    田千里只觉得一口心头血,直冲脑门子而去,差点没当场脑溢血了。

    你个狗官不认得我?直娘贼!向日不知见过多少回,今日偏来装模作样,竟然还要打我。

    这苏家子一无功名在身,二无官职显贵,上得堂来,竟不喝其跪下答话,之前竟还有人于这公堂之上奉茶。你你你,你们狼狈为奸,真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

    又想及今日种种前事,胸中热血激荡,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挣脱差役的拉扯,怒声道:“且慢!”

    庞士言眼皮一跳,忙又作色道:“怎么?”

    田千里上前一步,两眼圆睁,厉声道:“明府先不问缘由,不理案情,上来便要处置田某,这是何道理?田某身为田家管事,明府若是没有因由,便是要打,也得知会了我家主人,我主若点了头,莫说打十棍,便是杀头又有何妨?可若明府私下用刑,田某不服!”

    庞士言脸色一沉,喝道:“大胆!本官如何问案,岂容你区区一个家奴来置喙。你未经本官准许,抢先发话,扰乱公堂,本官为何不能刑你?田府?哼哼,莫不是你以为,你田府竟要比本官还大,比这大明律还大不成?”

    田千里气结,辩声道:“就算是田某有错,那他呢?”说着,一指满面微笑的苏默。

    “他不过区区一个蒙童,身无功名,又非官员,按我大明律,入公堂当以跪礼问答。何以明府对此律却视为不见,独独纠着田某一点小错便要发落?莫不是,明府与此蒙童有所勾连,欲要构陷田某?若真如此,除非今日便打杀了田某,否则,田某主人定不肯干休。到时,只望明府不要后悔!”

    他也是真给逼急了,索性今日豁出去了,当当当一番话便扔了出去。

    “放肆!”

    庞士言怒喝一声,拍案而起。怒瞪着田千里,脸颊微微抽动。

    此刻他面上木然,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不迭。对于田家,他岂能真的毫无顾忌?倘若今日换个人来,无论有理无理,总是要给田家一个颜面的。

    可是,可是偏偏此事事关苏仙童。苏仙童那是能得罪的吗?别说一个田家,便是那张家,他庞士言也不敢有半点心思啊。

    但这田千里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若真不管不顾了,这事后可要如何善后?苏仙童倒是满意了,可后面面对田家怒火的可是他庞士言啊。

    这……这真是……唉!

    他这心中百般纠结,一声断喝后,一时竟然无言。

    正难受着,却见苏默呵呵一笑,转身面对着田千里,淡然道:“田管事,敢问贵庚了?”

    嗯?

    堂上众人一时都愣住了,连田千里也是不由的一鄂。这都哪跟哪儿啊,这问着案呢,很严肃滴好吧。咋忽然问起自己年龄来了?这小畜生又要耍什么花招?

    田千里现在对苏默真是有心理阴影了,苏默哪怕简单的一个咳嗽,他都忍不住要寻思半天。

    眼下冷不丁的突然问自己的年龄,他待有心不理,终是心中忐忑。血红的眼睛瞪着苏默,腮帮子鼓了鼓,最终还是闷声道:“老夫年四十有一,怎的。”

    “哦,四十一啊。”苏默若有所思,点点头轻轻的重复道,接着脸现疑惑之色,上下打量打量他。

    田千里只觉汗毛直竖,紧张的道:“你想如何?”

    苏默摇摇头,“紧张个什么,其实我就是想说,四十一岁,应该不算老吧。”

    田千里气往上冲,怒道:“老夫当然不老!”

    苏默撇撇嘴,不屑道:“不老称什么老夫!”

    田千里噎住,咬牙道:“老夫怎么称呼,又老或不老,跟本案有何关系?又干你何事。”

    苏默摊摊手,摇头道:“你老不老跟本案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还真是干我的事儿了。”

    田千里大怒,怒道:“你……”

    苏默哼了一声,“你什么你?你要是不老,就应该耳朵不聋,难道方才没听到明府如何称呼我?”

    田千里一呆,有些不明所以。

    “苏吏员!听听,明白没?吏员嗳!这可是明府亲授的职事,就算不是官,却属于明府直接管辖。在外行走,那就是代表明府的。既然代表了明府,那在这公堂之上,又何须跪?那岂不成了明府自个儿跪自个儿?这种傻叉行为好有趣吗?还是说,你们田家有这种特殊癖好?不过,若真是你们田家特有的癖好,那就请你们关上门自己爱好好了。至于旁人嘛,好像你们还没那权利管吧。除非……”

    说到这儿,忽的打住,面现凝重之色,又再次上下打量起田千里来。

    田千里被他前面一番歪理绕的晕头转向,一时竟也反不过神来。见他又一副审量的眼神,心中那毛骨悚然的感觉,便不期然的又升了起来,紧张的道:“除非什么?”

    苏默叹口气,沉重的道:“除非,你们真的有谋逆之心。只有当了皇帝,才能这般底气,不是吗?”

    你妹的!还来?

    田千里顿时被提着的一口气呛住,噗的一声,这下是真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