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三十八章:制图

第三十八章:制图

        田家供奉邪神,意欲谋反。这一句话出口,田千里整个人如被抽去了骨头也似,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帐内苏默三人也是面色大变,张横目光闪烁,脸上全是惊恐不安之色;

        楚玉山则是身子一震,第一时间扭头向帐外看去。

        苏默将两人神态看在眼中,心中暗有所得。再低头看看软在地上喘气的田千里,目光微一转动,忽然转身就走,一边冷哼道:“玉山,他交给你了,给他好生安排些营生,休让他偷懒。这厮满嘴胡言,当我是傻子吗。”

        田千里猛抬头,张嘴欲喊。楚玉山却上前一步,一脚踹去,将那话堵了回去,只留下呜呜几声惨哼声。

        张横面上显而易见的轻松下来,扭头冲田千里狠狠呸了一口,连忙转身跟了出去。

        苏默听着身后的动静,心中暗暗点头。这个楚玉山做事沉稳,又识文断字,更难得的是,处事果决够机敏,此人,可用!

        相比起楚玉山,这个张横却是差的太远了。除了阿谀奉承,能把吩咐下来的事儿勉强做好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所以,对于田千里吐露出的隐秘,苏默绝不想让此人参与。这种事儿干系太大,稍有泄露,定会引来不可测的危机。

        苏默故意对田千里的话不屑一顾,又加上之前他也曾胡搅蛮缠,胡乱攀诬过田家谋逆,张横便会打消疑虑,自然也真的只当田千里是为了求饶,而顺着苏默先前的说法了。

        至于田千里嘴里的隐秘,苏默临走前单说将其交给楚玉山安置,以楚玉山的脑子,自然能心领神会。

        往工地上四处又巡视了一圈儿,随便打发了张横,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苏默重新和楚玉山碰到一起。低声交代了两句,楚玉山凛然点头应下,苏默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待到在物资处汇合了早已回来的韩杏儿,便要回转城里去。韩老爹忽然叫住苏默,引着他避开韩杏儿几步,这才面色复杂的看看他,低沉的道:“今日多谢你相助之情。”

        苏默笑着摆摆手,韩老爹却摇头,示意他听自己说完。

        “老朽还是原先那个意思,给老朽一个放心。只要你能让老朽安心了,我便答应杏儿随了你。”

        苏默眼底划过一抹怒意,这老顽固,难道真是老糊涂了吗?难道就看不到今日庞士言对自己的态度?一县之尊都对自己恭恭敬敬的,这还够他安心的?

        想要点这老糊涂几句,却见韩老爹转头又看看那边等的无聊的女儿,犹豫了一下才道:“先前不许你们相见的话……唉,就不必提了。”

        苏默一怔,随即大喜。原来这老头儿还是有所改变的,虽然不多,但总算是在变不是吗?肯变就是好现象,苏默相信,抱得美人儿归的日子不会太远的。

        正美着,却见韩老爹又一瞪眼,狠狠的道:“相见归相见,要有分寸!”说罢,也不理苏默反应,自顾转身走到女儿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后,径直走人了。

        苏默呆愕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老头儿的意思,不由的苦笑起来。哥看着就那么像禽兽?那么饥渴?你闺女才多大啊,少爷我多大啊?他喵的,就算你肯,少爷也不肯啊。过早破身,对男人也是不利的好不好。

        “爹爹和你说了什么,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让听。”耳边传来韩妞儿的疑问声,两只大眼睛骨碌碌转着,全是好奇之色。

        苏默啊了一声,叹气道:“你爹说总觉得就你一个陪着他,他感觉太冷清,让我想想办法,早些把这事儿解决咯。”

        韩杏儿愕然,歪着头寻思一会儿,忽然面现紧张之色,惊恐道:“哎呀,爹爹莫不是想要续弦,要给我说个后母?这……这可如何是好?”

        苏默顿时张大了嘴。这是什么想象力?简直就是神逻辑啊。

        韩杏儿见他发呆,不由急道:“你倒是说话啊,怎么办呢?”

        苏默神色古怪的看着她,试探的问道:“你爹再找个伴儿,你不愿意吗?将来你嫁了人,就剩下他一个人孤单单的,你就不心疼?”

        韩杏儿一呆,想了想,小脸儿纠结的跟个包子似的。求助的看向苏默:“我当然心疼,可是……可是……唉,好吧,你说得对,爹爹一个人好辛苦,应该找个人伺候他的。”口中说着,脸上却是闷闷不乐。

        苏默拉着她往前走着,脸上露出贼忒兮兮的神色,靠近她低笑道:“你许我些好处,我告诉你个不用找后母就能解决的法子。”

        韩杏儿大喜,猛然抬头看向他:“你说你说,要什么好处?啊,我知道了,你想要那日该分给你的铜钱是吧?好吧,我答应你。”

        苏默脸上就是一黑,死丫头,敢不敢再焚琴煮鹤一点?一点都不懂得情趣。正嘀咕着,小丫头跟着一句话,彻底让他头顶阵阵雷鸣起来。

        “我给了你,然后你再还回来好不好?人家那小罐儿眼看着就要满了,没了那些钱,可又不知要多久才成…..”小丫头一脸的哀怨纠结。

        苏默恨恨的盯着她,小丫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一脸的无辜。苏默觉得彻底没脾气了。

        “你……你生气了吗?”眼见苏默忽然不说话了,小丫头伸手扯扯他衣袖,小心的问道。

        苏默看她那怯怯的模样,不由又是一阵的暗自苦笑。左右看看没人,猛的伸手揽住她,凑过去邪恶的一笑,低声道:“你个小财迷,你爹嫌冷清,咱俩早点给他生个娃不就解决了?笨!”

        韩杏儿忽然被他搂住,身子不由就是一僵,还不等想明白要不要抵抗一下,猛不丁听到这话,先是一呆,随即便是羞不可抑。狠狠推开他,向前跑开,嗔怒道:“你个坏人,又来欺负我。”

        语音清脆,羞恼中却带着掩不住的喜意,被迎面的风儿托着,刹那间,便似天地间都明亮了起来。

        苏默在后面哈哈一笑,贪婪的嗅了嗅风中带来的草木气息,心下说不尽的身轻气畅。

        春天,要来了。

        日影西斜,再次到了昔日的韩家茶馆后门前,已然是天近黄昏。

        韩杏儿在门前站定,美眸中羞意稍减,更多的却是带着些腻人的柔情。眼神微微有些躲闪,小嘴嗫嚅几下,欲言又止。

        苏默站在她身前,但见晚霞中,小丫头裙裾飞扬,俏生生的身段儿如新柳初芽,尚带着稚嫩的眉眼,在这欲说还休的娇羞中,竟显出几分诱人的风情,不觉中竟有刹那的失神。

        “你……那个,苏叔叔外出未回,想必也没……没人给你烧饭。我……我总要给爹爹烧的,便……便一起给你烧了可好?”小丫头脸蛋儿飞红,再三鼓起了勇气,总算把话说了出来。只是越说声越低,小脑袋都快埋到胸脯里了。

        苏默静静的看着,一时间只觉得心中柔软,似有什么东西流淌着,暖暖的恨不得时间就此停止。

        小丫头鼓着勇气说出来这番话,为的便是寻着借口,能每天见到这冤家。只是待到说完,却早已是羞不可抑。毕竟一个未出阁的闺女,主动要求给一个男子煮饭,已不啻于自荐枕席了。

        自己这般的对他,他可能懂的我的心?会不会就此看轻我,认为我不知羞耻?

        小丫头低着头,心中又是期盼又是忐忑。只是半天不闻回音儿,小脸渐渐开始发白,一双小手只把衣襟扭成了千千结,雾气开始弥漫双眸。

        他不说话,果然是轻贱了我吗?韩杏儿啊韩杏儿,你怎的今日就昏了头,这般不知羞,可不是自找羞辱吗?

        小丫头心中越来越凉,死死咬着红唇,不肯让泪珠掉下来。正自怨自艾之际,忽见一双手伸过来,将自己忘形之际,用力揪扯衣襟的小手握住。

        “好啊,那我便从今晚开始,过来你这边用饭可好?也不知我家杏儿的手艺究竟如何?哎呀,应该吃不死人吧?”一个带着笑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刹那间让她魂儿回了人间。

        “你……真的?”她惊喜的猛抬起头来,迎上那双清亮的眸子,忽然反应过来,啐了一声,骄傲的挺起小胸脯:“人家从十岁起就给爹爹烧饭吃,爹爹吃的可开心了,总夸杏儿烧的饭好吃。嗯,都赶上娘亲烧的了。”

        苏默哈哈一声大笑,上前一步将她拥到怀里,使劲的抱了抱,这才松手,转身而去。

        韩杏儿呆呆的目送着他远去的身影,眸子里流光溢彩,半响,嘴角的弧度漾开,直如粉荷初绽,脚下带着蹦跳的转身进了门。

        “这坏人……”一声喃喃的低语,隐约回荡,甜腻腻的恰如蜜糖也似。

        再次回到熟悉的小院,许是心情的缘故,今日却没了那种寂寥孤独的感觉,反倒是升起几分宁静恬然之意。

        拉开椅子,在桌前坐定。凝神沉思一会儿,这才推开笔墨,重新修改起那份计划书来。

        韩家的事儿无论后续将如何发展,但之前的压力算是彻底解决了。相信短时间内,田家也不会再轻易来招惹他。所以,是时候把精力全部转移到正事上了。

        有了赵奉至的提点,苏默索性将之前的招商方式彻底推翻。既然利益分派不可取,那便干脆就全端到明处。谁有多大本事,就占有多大利益,凭各自实力说话,倒对苏默自己更有利了。

        所以此番设计,苏默推出的是全新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就是拍卖。

        赵奉至说得对,他劳心劳力的各家私下去谈,反倒容易被人钻了漏洞。到时候占了便宜的不会感谢他,吃了亏的却是铁定要记恨上他这个发起者。这是人性的劣根性,无法改变。

        而拍卖则不同,将所有人都聚集起来,明码标价,公开竞争。之前送出的米粮物资,更可以公示出来,按多寡享受相应的优惠。这个优惠或许体现在折扣上,也可以体现在设施的租用年限上。至于具体用哪种方式,则完全由苏默来说,无形中更增加了掌控力。

        苏默设计的很清楚,整个物流中心将按区域、按功能建成各种铺面、货栈等相应设施。所有设施均以租赁的形式进行竞拍,有庞士言答应的两年免税,再加上他在其中推出的新式举措,必然能让武清这帮富户们动心。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单单只是这么个计划书可不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宣传了。

        将写完的计划书重头再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错处,便将之收起来放到一边。

        重新摊开一张纸,再拿起的不是这个时代惯用的毛笔,而是他自己用墨条制成的炭笔。

        效果图!他要画出后世大多数人都耳熟能详的效果图。他可是知道,后世房地产商每每售楼之前,一副美轮美奂的效果图,能起到何种巨大的作用。比起单纯的文字介绍来,那种最直观的视觉冲击,更能引起人们的购买欲。

        而以当前这个时代而言,效果图的威力,想必将以倍之、数倍之的效果凸显。

        至于水平,嘁,苏老师前世可是美术老师来着。专业水准不必怀疑,不用说那时也是经常会去一些广告公司接点小活,赚点外快啥的,对这一套,根本就是轻车熟路。

        再不必说,中国古代全是写意画法,单苏老师手中的西式素描写实技法,就已然能震撼所有人的眼球了。

        俯视图、侧视图、整体外观图;线条、阴影、明暗转变,视觉逆差,种种手段一一展开,很快,一幅幅精美的图画便展现出来。

        待到最终搞完整个物流中心的图样。苏默放下笔,长长伸个懒腰,起身走到门外看看天色尚算早,便又转回来,将画好的图归拢好。然后重新再拿出一张纸来。

        接下来,他要画的就是今天想到的东西了:炉子。

        这些东西弄好后,都会交给张文墨进行刊印。张家,又将会做出何等反应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