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四十四章:确实有古怪

第四十四章:确实有古怪

        苏默听到这儿,总算大体了解了。对于张横说的鬼,只是翻了个白眼给他。

        鬼?鬼个毛线!苏仙童仙驾在此,专治各种恶鬼。哪个不服,请去找庞大县尊问问先。

        楚玉山这会儿却是长长吐出口气,看看苏默面色,脸上微微一热,随即轻声道:“公子,怨不得张大哥。这事儿,是有些古怪。”

        苏默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楚玉山面孔涨红,急道:“真是有些古怪。我们发现,田千里死的那地儿,比那地道开阔好多,就像个单独的小屋子似的。除了四面都有些裂缝外,并没其他通路。就算我们进来的哪条路,后来我们也回来察看过,不过十几步就没路了,而且越往后越窄。那这地洞怎么形成的?”

        说到这儿,瞅瞅苏默脸色,又道:“这且不说,就说那田千里死的也是……也是古怪。他……他身上什么伤痕也没有,可……可是那脸色。”说到这儿,深深吸口气,才接着又沉声道:“他那脸上全是青青绿绿的,眼睛瞪的老大,样子,着实吓人。”

        苏默皱起了眉头。

        低下凭空出现个大洞什么的没什么可奇怪的,古人愚昧不知,形成地洞的原因有好多。

        大地表面上看来是静止的,其实底下是无时无刻不在运动的。因为地壳的运动,有时候便会形成断层,形状凑巧了,形成这种地洞很正常。

        而某些地下河经过地貌变迁,忽然改道或者干涸,也能形成类似的暗洞。

        再比如更奇异的,陨星坠落,撞击大地后,强大的动能之下,哪怕是很小一块陨石,也能冲击出老大的一个洞,并且同时引发附近的山脉倒塌。山脉倒塌后,又将地洞重新覆盖,数十上百年甚至千年之后,留下这么个遗迹又有什么奇怪?

        当然,最后这种可能极其微小,很有些玄幻的味道,苏默也只是脑中一闪而过,并没在意。

        至于说田千里死状恐怖,那地洞既然深藏地下,这么久以来,却从未被人发现,就说明所处之处极深。至少不至于让人随便挖几下就能发现。田千里也是偶然挖通了七八十米外的某个支道,这才得以入内。

        那么这种深度下,必然缺氧。田千里初入之际,还能从挖开处透进去的空气呼吸。只是越往里深入,空气浓度必然越低。再加上他是偷跑逃命,本身就紧张的要死。这么一来,越走呼吸越急,越急空气越不够,最后活生生憋死又有什么奇怪的?

        憋死的人那模样有多惨,后世网上可是有不少图片的。但凡心理稍差点的看了,弄不好就能吓出个好歹来。楚玉山说田千里样子吓人,苏默倒是不奇怪了。

        不过,对于楚玉山叙述中的另一个细节,苏默倒是有些迟疑。就是说田千里的脸上青青绿绿的形容。

        脸上发青发绿,难道说,那地洞里有带毒气体不成?但若是那样的话,后面下去的张横楚玉山等人怎么会没事?

        虽说两拨人下去的时间间隔不短,但再长也最多不过两个小时。能让人活活毒死的气体,又处在那种近乎隔绝的环境中,应该不会消散那么快。既然如此,这毒一说就可堪商榷了。

        而要不是毒的话,死后脸上显现青绿之色,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活活吓死的。

        人要是被吓死的,必然是胆囊破裂。胆囊破裂后,人虽死了,但是血液不至于立即停止流动,随着血液流动,最终在脸上体现的便是胆汁的颜色。胆汁可不就是青绿青绿的嘛。

        可是问题又来了,田千里被吓死的?又是被什么吓死的?那里面既然楚玉山说是封闭的,怎么可能有东西?至于说张横说的鬼,苏默想都不去想。

        这事儿看来,果然如楚玉山说的,多少还真有点古怪。

        苏默一路思索着,已是不知不觉到了昨日关押田千里那处小帐篷外。

        李正和另外两个衙役都在,只不过跟张横差不多,都是面色惨白,两眼飘忽。比张横强点的就是,还看不到明显的哆嗦,而且能一直坚守在这儿,倒是值得表扬。

        楚玉山上前一步,低声道:“我等发现了蹊跷后,小人想着此事不宜张扬,生怕引起骚乱。特意嘱咐李正大哥和两位差爷看住这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苏默恍然,赞许的拍拍他肩膀,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这里可是灾民营,要真是传出点什么,以灾民们刚刚安定下来的心,只怕立刻就是一哄而散,进而带的武清都要满城风雨,人心动荡了。

        楚玉山能想到这一点,并在那种情况下做出这种安排,自己果然没看错人。

        李正几人这会儿也看到苏默了,苍白着脸儿凑了过来,张口呼道:“苏公子……”

        苏默摆摆手,淡然道:“我都知道。都淡定点,没你们想的那么可怕。别说没什么鬼,就算真有鬼,有我苏默在,也定保你们无事。谁要是不信,等日后你们见到庞大人时,问他就明白了。”

        苏默也是无奈了,这装神弄鬼只能再扮上一回了。这些人愚昧无知,给他们解释什么地壳运动、地下河改道之类,多半是瞠目不知所云。反倒是说自己能降妖驱鬼,却可大大安定其心。

        果然,几人听苏默这么一说,登时精神一振。虽然心中仍有些怀疑,但望向苏默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敬畏之意,面色也相应好看许多。

        苏默嘱咐几人仍守住四周,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抬脚便往帐篷里去,张横面上狠狠一抽,迟疑着叫道:“公子,我……”

        苏默回头看他一眼,摇摇头,淡然道:“也罢,你们都留在外面好了。我只和玉山进去就行。”

        张横大松了口气儿,慌不迭的点头,连谢都忘了说,赶紧转身向外走出几步,背着这边站住。

        苏默摇头笑笑,歪头看向楚玉山,笑道:“你怕不怕?若是也怕,你也留在外面就是,我自一人进去便是。”

        楚玉山眼中明显有那么一霎迟疑,只是转瞬即逝,咬牙道:“怎可让公子孤身涉险!玉山愿公子同去。”

        苏默听他不回答怕不怕,却只是咬牙要陪自己,心下有数。同时倒也感念此人忠义,不由哈哈一笑,一搂他肩膀,低声道:“告诉你个秘密,我可是很有法力来着。便真有鬼也给他斩个干净,庞大人便亲眼见过我捉鬼,所以先前才会让他们去问庞大人。怎么样,这会儿放心了吧。”

        楚玉山一愣,随即脸上大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时却不知该如何接话。

        苏默觉得有趣儿,也不多言,只拍拍他肩膀,当先走进帐篷。

        楚玉山深深的吸口气,赶忙跟上。脸上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心中只道,公子连这般隐秘之事都告知于我,待我何其之厚!我亦当以死报之,方能偿此恩情。

        还有,不想公子果然是非常人,竟然还捉过鬼?这可不就是仙家人物?楚玉山何德何能,能得以跟随公子,真真三生有幸。

        苏默哪知道自己一时恶趣味发作,随便忽悠一句,竟让楚玉山有这么多想法。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眼前这事儿,实话说,在分析后发现了哪一点疑惑后,他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抓鬼什么的纯属胡扯。可是这如同探险解谜的活动,让他很是激动。后世时,诸如探索揭秘、考古发现之类的节目,他次次不落。甚至有时都后悔,当年怎么就学了美术了呢?绝逼应该去学考古才对嘛。

        如今没想到,前世没能满足的心愿,今日却能小小慰藉一下,哪能不令他激动呢。

        “嗯?尸体呢?没搬出来?”帐篷里空荡荡的,倒是果然在一角处,发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大小仅容一人通过的样子。

        楚玉山面现尴尬之色,支吾道:“这个,大伙儿当时慌了神,就……就那啥,咳咳,这个……”

        苏默哈哈一笑,走到洞口边往下看去。先是蹲下身子,以手扇动空气,仔细嗅了嗅,发觉除了浓重的土腥气外,并没其他刺激性的气味,初步排除了有毒气体的可能。

        转头看见旁边一盘绳子,问道:“你们是用这绳子下去的?”

        楚玉山答是。

        苏默摇摇头,笑道:“下面很深吗?那田千里那货怎么下去的?没跌断腿啥的?”

        楚玉山憨憨的笑笑,摇头道:“也不是很深,大概有丈多高的样子。咱们当时是为了稳妥,这才槌绳而下。那田千里是偷逃,想必也是豁出去了,倒是好命,既然能走到地洞尽头,应该是没跌断腿。”

        苏默也笑,点点头没再说话。只是望着黑乎乎的地洞,眼中有雀跃难抑的光泽闪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