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四十八章:启动

第四十八章:启动

        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睁开眼来,苏默只觉得神清气爽,说不出来的舒服。自打来到这大明时空,昨夜是头一回睡得如此香甜。

        伸个大大的懒腰,起床收拾被褥,下地。嗯,等等,多多呢?

        一只脚踩到地上了,猛的想起如今可是多了一口。昨晚上这小家伙好像就在自己脑袋一旁的。可方才起来,竟然没看到它。

        难道是跑了?苏默微微皱眉,心中难过起来。虽然只跟小家伙相处了短短的一天,但无论是他还是韩杏儿,都对其喜爱的不得了。要是小家伙真的自己走了,怕是韩杏儿那傻丫头能哭死。

        只不过这小家伙本就是野生野长的,不愿意受拘束的话,苏默也只能默默祝福它了。

        叹口气,一夜好睡的好心情没了,无精打采的披衣出了房门,目光忽然一定,旋即,脸上绽出笑容来。

        院内石桌上,一团灰红相间,毛茸茸的肉团不是多多这小家伙又能是谁?

        小家伙此刻背对着这边,似乎又再抱着什么东西吃的样子。苏默不由的又是可气又是好笑。

        这小东西倒是起的早,可这贪吃的性子也不知是先天的,还是跟着自己这一天刚学的。这一大早的,也不知在吃的啥。

        心中笑骂着,大步走了过去。

        多多顿时警觉,背上三道红色的毛发顿时一炸,攸的转过头来,待看到是苏默,这才平复下来。将手中的东西往嘴里一塞,半空中划过一道赤色的流光,下一刻已是站到苏默肩上,亲昵的用毛茸茸的大尾巴去扫苏默的脸。

        苏默哈哈大笑着,探手将它抓了下来,点着它的小脑袋骂道:“你这家伙,明显就是个吃货。刚才吃的那是什么东西?以后别乱吃东西,小心吃坏了肚子,到时候有你受的。”

        刚才小东西转身之际,他隐约看到小东西手里抱着的是一块黑乎乎的,婴儿拳头般大的物事,看上去倒似块石头,这才有了这话。

        多多大眼睛骨碌碌的看着他,一边用小脑袋顶着他的手指玩耍,像极了一个顽皮的孩子。

        苏默把它放到重新放到石台上,挥手笑道:“去!卖萌可耻知道不?自己玩去,你家主人我要锻炼身体了。”

        说完,伸腿撩胳膊的略略活动一番,开始围着小院慢跑起来。

        多多站在石台上,眼珠儿跟着他身影转动,似乎极为好奇。看了一阵儿,大概终是感觉无趣,鼓囊囊的两腮一阵蠕动,将方才那块疑似石头的东西吐出,两只前爪抱着,小舌头一劲儿的猛舔。

        苏默起初也没在意,他只感觉今天自己的身体状态似乎格外的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连着跑了十几圈后,仍然觉得有余力。往日里,这会儿可是到了极限的了。

        停下来握了握拳,眼中喜色浮动。这身体状况比之初来之时大为改观,越来越强壮了。

        欢喜之余,无意中抬头看去,这次却是终于看清了多多手中的东西,可不正是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嘛。

        微微皱眉,待要上前喝止。脚下一动之际,猛然一道灵光闪过,不由的双眼一亮。

        “多多,把你这石头给我看看。”他指着那块石头说道。

        多多抬头看看他,两只前爪一动,嗖!那石头果断又塞进嘴中,微微蠕动几下,也不知藏到哪儿去了。

        苏默呆了呆,随即笑骂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小气。我只是看看,又不会要你的。”

        多多两只小爪子互握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却是半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哼,那可是多多大爷的宝贝,看看?想都别想!就算是主人也没得谈。

        苏默无奈摇头,对着小家伙这萌萌的样子,也不忍心强迫。悻悻的白了小家伙一眼,转身拉开架势,慢慢打起拳来。

        这是太极拳,当然,只是后世公园里大爷大妈们练的那种,纯在活络经脉,强身健体的。

        苏默前些日子也尝试着打过,却因身体孱弱,连个蹲步都站不久,只得放弃了。今日感觉状态良好,这才再次尝试。

        果然,这一次感觉大不相同,身随拳走,眼到心到,竟是无不圆转顺畅,由是大喜。

        对于多多手里出现的那块石头,他隐隐有种猜测。估计这家伙的变异,多半就跟这石头有关。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当日那块天外陨石的残骸。

        对于这石头能有这么神奇的功效,他也只是好奇,倒没什么别的想法。更何况看小家伙那宝贝的模样,多半也甭想要出来。故而也只是一转念便抛之脑后。

        一趟拳走下来,身上微微见汗,甚是爽快。收了势子,走到一边开始洗漱。目光往石台上看去,却是不由一怔,跟着就是忍不住的捧腹。

        石台上,多多早已收了石头,此刻正两爪比划着,身子乱动。瞅那模样,分明是在模仿自己刚才打拳的样子。这家伙到底是鼠还是猴啊?怎么就喜欢模仿人呢。

        一边撕开柳条开始刷牙,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小家伙耍宝,心中大是欢乐。

        多多显然根本就不具备打拳的素质,几番比划下来,小身子东倒西歪的,只得悻悻停下,看上去颇是沮丧的模样,连耳朵都耷拉下一只。

        苏默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多多目光一抬,好似恼怒一般。只是随即便被他塞在嘴里不停滑动的动作吸引,定定的看着,眼神里全是好奇之色。

        苏默莞尔,故意用慢动作冲它做了几个刷牙的动作,看的多多大尾巴激动的颤了颤,这才哈的又是大笑一声,方才丢开柳条,接水漱口洗脸。

        洗漱完毕,想着中午要和张文墨的叔叔见面,有些东西还需要细化一番。便转身进屋,摊开纸凝思写了起来。

        正如那天赵奉至给他的提醒,苏默给张家准备的项目,便是凤水开发的标志性设施:码头。

        张家身后是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候张延龄,再往后还有更大的一尊菩萨,皇后张娘娘。所以,码头的所有,也只能归属于张家才是最合适的。

        苏默要做的,便是结合后世的一些商业举措,结合当前的实际情况,把码头这块蛋糕做大,大到让张家全部精力投入都感觉忙不过来,从而使其放弃别的项目。

        否则,以张家的势力,一旦贪婪起来,把手伸向整个凤水物流,将无人能与其抗争。赵奉至之前说的后果,便极可能出现。苏默后来虽然修改了招商方案,但若是张家心里别扭,非要强势出手搅合,苏默肯定也会大为头疼。

        所以,今日见面很重要,苏默既要给对方描绘出诱人的前景,还要让对方心甘情愿的不插手其他。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细致。

        除此之外,他还要把炉子、烟囱的图形画出来,以备回头和孙四海谈合作的事宜。

        写写画画一通,却是千头万绪,一时不得章法。正皱眉重新整理思路之际,忽然听到院里一阵奇怪的声响传来。微一皱眉,搁下笔起身去看。

        待到看清院里情形,先是一阵目瞪口呆,随即便是抑制不住的狂笑。

        院里,多多两只小爪子又是挠又是抹的,地上,苏默先前刷牙用的那跟柳条扔在一边,四周全是一地碎屑。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中,显而可见的全是懊恼委屈之意。

        不用问,这家伙定是又起了模仿的心思,看着苏默刷牙貌似颇有趣的样子,这才在苏默进屋后也想试一试。

        只是他再聪慧,也搞不明白刷牙是什么意思。拿着柳条一通乱戳,跟着就是撕咬咀嚼起来。

        柳条不过就是根木头,味道能好了才怪。这一通撕咬,顿时满嘴苦涩不说,那些毛絮更是让多多大爷满嘴难受之极,可不要又吐又挠的吗。

        苏默笑得肚子疼,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多多瞪圆了眼睛,里面全是气恼之意,猛然窜了起来,嗖嗖嗖的跳上苏默肩头。这次却不是那大尾巴磨蹭讨好了,站起身子,两只前爪就着苏默头发一通乱挠,嘴里也是叽叽叽的叫着。

        苏默一边哎吆护着头,一边笑的更厉害了,好半响都停歇不住。多多发泄不出来,气的跳下来,落到锅台上蹲着,却是背对着苏默,大尾巴也耷拉下来。

        这么人性化的表现,让苏默更加好笑之余,心中的惊奇也是成倍增长。看来那块陨石残骸里,不但有能改善生物体质的成分,还有激发脑域进化的效果啊。

        好容易停住了笑,眼见小家伙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的又是心疼。赶忙上前好一通哄,许下了无尽的好处,才终于得到小家伙的原谅。

        主动将小家伙放到肩膀上,再次坐回桌前。默默思索一会儿,这次却是顺畅了许多,笔下不停,不多会儿便一挥而就。

        放下笔,看着罗列出的几个要点,满意的弹了弹纸面,这才将笔墨收拾好出了门。

        感受到脸颊边多多毛茸茸的身子轻挨,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莫不是那块石头不但对多多有好处,自己靠的近了也能得到好处?就像昨夜的好睡,今早的晨练,包括刚才的思维清晰,会不会都是那块石头的功效?不然怎么之前没有多多的时候,没有这么明显的感觉?

        想到这儿,不由爱惜的探手摸摸多多,心中暗呼宝贝。多多敏锐的感受到他的心绪,欢喜的擦磨挨蹭着,一人一鼠都是心情大好。

        刘老爹的摊子还是没出来,苏默便仍是从别的铺子买了两个包子吃了,给多多也买了两片牛肉,又把那个小布囊重新给它挂到脖子上。里面,韩杏儿昨晚就早给装满了各种零食。

        多多欢喜的直叫,抱着牛肉大嚼,只觉得此刻之乐,真真是生平未有,更加坚定了跟随主人的信念。

        昨天几出意外耽搁了,今日却是要先去见庞县令了。灾民的大屋建设的差不多够了,现在楚玉山已经开始着手带人平整地面,勾画地块之类的工作了。只要苏默这边一声令下,便可按图施工,开始真正的物流中心建筑施工了。

        到了县衙,庞士言听下人报知苏默来了,不敢怠慢,连忙将苏默请入后堂落座。

        不出意外的,一开口便先问起了昨日田千里之死的事儿。眼神不敢直视多多,却是忍不住的一眼又一眼的偷瞄,喉咙不停的蠕动着咽唾沫。

        多多大爷吃东西正开心着呢,哪会理睬他。苏默心知肚明,暗暗好笑却不点破,只简单叙述一遍,随即抱拳道:“明府,此番灾民营安置之事儿基本稳定下来,营地那边也建好了足够的房屋,便是后面再有人来,也都能安置的下。所以,在下先前报于明府的凤水开发计划,可以正式提上日程了。”

        庞士言一惊,脱口道:“这么快?”随即省悟,赔笑恭维道:“是了,却是下官愚昧,苏仙童仙家手段,区区小事自是手到擒来的。”

        苏默微微皱眉,摆手道:“明府以后切莫这般称呼,免得遗人口舌,凭空多出些事来。”

        “是是是,苏仙,呃,苏公子说的是。”庞士言连忙改口。

        苏默又道:“如今灾民日多,每天消耗米粮便要五石之数。明府之前拨付的三十石粮食,眼看便要不敷用度。所以,尽快启动凤水计划,也是刻不容缓了。”

        庞士言一惊,轻轻点头,问道:“如此,需要本官怎么做?”

        苏默正色道:“治灾之事,乃整个武清县衙之责。凤水计划也是因此而生,故而此事,还要明府召集各位大人,共同施为,各负其责才是。苏某虽是得大人倚重,但终是身无功名,名不正则言不顺,他日难免落人口实。所以,具体事宜还要诸位大人牵头,苏某自当从旁相助,竭力奔走就是。”

        庞士言微微迟疑,皱眉道:“这样啊。”

        他起初用苏默,不过就是抱着找个替死鬼的心思,随便抓个人顶在前面。只是不单他是这样想,旁人更是如此。县丞阚松,主簿周春都乐的袖手旁观,巴不得苏默从头到尾管下来。真要出了事儿,苏默顶完了自然还有庞士言这大个儿,落到他二人身上的责任,便大大降低了许多。

        所以这几天来,两人只是点个卯,就躲回各自的签押房里,少有露面。

        如今苏默要求庞士言召集众人分工,庞士言颇是担心,这两个佐贰官推搪不肯受命。那时,既丢了自家脸面,还要得罪了苏默,着实不美了。

        苏默自然明白他的心思,心中鄙视之余,却又不能不管。要是没有赵奉至之前的提点,说不得倒还巴不得这些人老实呆着,免得胡乱指手画脚瞎指挥。但是现在,却是绝不会再这么傻了。

        抬头瞄了庞士言一眼,这才慢悠悠的道:“明府之所以为难,不过是因为治灾之事不见其利,只见其弊,恐其他几位不肯真心任事对吧。”

        庞士言被他直言说破,脸上大是尴尬。有些事儿可以做却不可以说,说破了就会让所有人脸上难看。这事儿要是不是苏默装大仙儿让他先入为主了,换个人或者放在赵奉至家抓鬼之前,庞大人定然是要恼羞成怒的。

        只不过现在嘛,却只能惭惭的干笑两声,还要担心苏默着恼。所以,这话儿可是不好接,只能搓着手默认。

        苏默撇撇嘴,不屑道:“明府大人也不必如此,趋吉避凶,人之常情,苏默倒也理解。所谓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只要有看得见的好处,明府还怕那些人不肯出头吗?”

        庞士言眼睛一亮,哦了一声,拱手道:“苏仙,呃,苏公子可是有什么好法子了?”

        苏默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抖了抖,递给他,淡然道:“这里是水泥的制造之法。水泥用途广泛,不但可用在架桥铺路上面,还可用于军事筑城之上。此物若能得以推广,天子必然大悦。试问天子欢喜之事,又是利国惠民之政,可有哪位官员不肯做的?只不过若要向天子奏报,就还必须有明确的实据为凭。眼前治灾事宜、凤水开发计划,正是实际验证这水泥的大好时机,明府觉得,如此大利当前,少府与其他诸位大人,可肯落于人后?”

        庞士言惊疑不定,赶忙接过来仔细看起来。片刻后,面上已是喜色一片,心下了然,此事果然如苏默所言,阚松周春两个家伙要是见了这个,那是绝不肯退让的。

        只是欣喜之余,却也暗暗惋惜。眼瞅着这或许就是苏仙童的又一仙法,这般好处却不能自己独得,真是让人好不郁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