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五十章:码头之利

第五十章:码头之利

        四海楼雅间里,苏默一句不收厘税,让**和张文墨同时愣住。

        苏默郑重其事的推荐码头,却偏偏将码头最大的收益砍掉,那言之凿凿的最大利益,又是从何说起?

        **眉头渐渐皱紧,沉声道:“苏小哥儿,莫非是消遣老夫来着?这水关不收厘税,难不成还要靠它去做买卖不成?”

        苏默微微一笑,坦然点头道:“正是要用它做买卖。”

        **一呆,审视他好一通,松开眉头,身子向后倚住,淡然道:“还请苏小哥儿指教。”

        张文墨心中大急,一个劲儿的暗暗冲苏默使眼色。

        苏默却毫不理会,只当没看见,镇定自若的看着**道:“指教不敢当,只是有些想法,请张翁参详参详。”

        **不说话,直看着他等着。

        苏默道:“以苏默拙见,码头之利至少有四大方面,分别是停泊、仓储、装卸、运输。”

        **眉头一动,想不到苏默真有货不说,竟然还一口就是四个之多。

        苏默伸出一根手指:“这第一个,停泊。所谓停泊,就是指的来往货船的停靠。张翁当知,商家经营之道,无外乎低买高卖,南货北走,又或北货南调。我武清一地,地近京师,享有可观的市场优势。为何只能成为经过之所,却不能做成交易之地呢?如果做成交易之地,那往来货船就必要在凤水就必须有停泊之所。短则数个时辰,长则要数天之久。这么长的时间,码头便要起到看护和维持秩序的作用。如此,这停泊就应该不是无偿的,而是要收费的。按每船每个时辰十钱计,张翁试想想,一天可得几何?”

        **愣住。这收停泊费,还真是头回听说。要知道,通常都是船主自己看顾自家的船,自然不会出这个什么停泊费。

        而苏默的言外之意,显然是要将这个责任揽到码头这边。如此来说,倒也不是不行。但是一旦出现被窃或者意外时,那码头方必然也难辞其咎。这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再者说了,把武清做成最终交易地?这个想法听上去倒是好大气。可问题是,人家肯干吗?你张口说说就在武清交易,人家就要听你的?凭什么?这还不说再往北去,就是自古以来的北通州。有那个大头在,武清又有什么资格让人家不去北通州,而来武清?

        **没立刻指出来,他想先听听,接下来苏默说的其他三项是怎么回事。

        苏默却不用他问,微微一笑,自己先说了:“张翁是不是在想,我凭什么能让人家把武清做为交易地对不对?”

        **轩了轩眉毛,虽没说话,神态却已是默认。

        苏默道:“很简单,因为在武清,不但可以享受到更快捷的服务,让他们加快交易速度,更能提供给他们增加交易量的机会。商家一年跑商一次,和一年跑商十次,其中比较,想来不用小子来解释吧。”

        **满脸惊诧,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做到这一点?这如何可能。”

        苏默自信的一笑,蹦出两个字:“信息!”

        **不明所以,苏默继续道:“所谓信息,就是各种商品不同时段的价格、需求量,甚至所需的购买人等种种相关的消息。同样,我还可以将所有在凤水停留,进行交易的商家贩卖的货品进行公告。这样一来,卖方很容易就能找到买方,不用再去东奔西跑寻找。买方也不必到处询价,四处求购所需,所有消息,均可一目了然。试问,如此便利,商家们为什么不来呢?”

        **听的傻住,完全想不到竟有这种事儿。

        苏默却还没完,继续道:“买家卖家都方便了,这是便利的一个方面。我主动搜集信息,将所有需求方的货品种类、数量都公示出来,对于卖家们来说,岂不是就不用再去费时费力寻找商机了吗?只要在武清交易,大把的商机尽在眼前,市场需要什么,需要多少,甚至各地各种货品的价格,都明明白白,那么,节省出来的时间,能让他全部用来跑商即可。那么,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来呢?更不用说,在武清交易,所有相关契约、手续、完税等等和交易有关的环节,都集中起来于政务厅里一次性办完,这等便利、快捷,他们又凭什么不来?”

        **嘴巴越长越大,整个人都懵了。他经营半生,何曾听过这种方式?如果真如苏默所言,换成他也必然会来这儿交易啊,傻子才不来呢。

        可是,可是这种信息真能收集的起来?近在咫尺的京师或许还有可能,但是听苏默方才所言,居然想将各地的商品行情尽数掌握,这……这不简直是异想天开了吗?那得花费多大人力财力?就算能做到,也必然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儿,他当即问了出来。

        苏默呵呵一笑,却不肯说了。只是笑道:“张翁放心,我既然说能做到,就必然能做到。若是没有想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法子,岂能冒冒然的打这种算盘?”

        **嘴巴张了又张,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苏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又哪里知道,这个问题,也是苏默心血来潮,在跟何晋绅谈异地存取业务时,才突然想到的。

        广进钱庄本来就在各地都有分布,平日里除了靠驿站人力传递消息外,还饲养的有信鸽传递一些比较急的消息。

        苏默给何家支了那么宝贵的招儿,请他们在原本日常的信息传递之时,同时将自己所需的信息一并捎带回来,何家又怎么可能拒绝?

        而且,除此之外,苏默还有别的后招呢。也不是只靠着这一条腿走路。

        **想要不信,只是眼见苏默信誓旦旦,仔细想想,苏默决不至于拿这种大事儿开玩笑。人家不说,他也没办法。

        半响,长长喘口气,点头道:“苏小哥儿惊采绝艳,如此手段之下,老夫承认,还真没有不来的。不但没有不来的,只怕到时候反倒要担心地方不够大了。”

        苏默呵呵一笑,点头道:“如此,晚辈刚才说的第一点,张翁可还觉得有问题吗?”

        **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将先前所虑说了。

        苏默听的一乐:“张翁误会了。我所说的看护,是指看护按指定位置停泊的船。既然是指定位置,当然会有保障了。而且,不但如此,遵守指定位置停泊的,也会优先得到交易的权利。时间就是银子,商家们不会不明白这点的。如此,还有什么问题?”

        **呆了呆,颓然点点头。都细致到这份上了,又怎么可能有问题?

        苏默眼中划过一抹得意。接着伸出第二根手指,道:“停泊说完了,咱们继续说第二点,仓储。”

        **精神一振,凝神细听。

        苏默道:“晚辈既然设定了信息发布中心,显而易见的,交易量便会越来越大。那么随着交易量的增加,许多商品就很可能来不及运走。又或者,原本的一船不够,必须要回去继续贩运。那么,仓库,便成了不可或缺的设施了。”

        说到这儿,眨了眨眼睛,歪头笑道:“仓库的建设和维护,难道不需要花钱吗?正如我一直所说的,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服务也是有价的。他们获得了我们的服务,当然要缴纳费用咯。张翁应该看过小子画的那张效果图了,这会该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屋了吧。”

        **瞪着眼睛看他,半响,苦笑着点点他,没好气的道:“你哪里像个读书人?真真比商贾还要狡猾!”

        苏默也不以为羞,颇是自得的接受了**的赞美。嗯,管你本意是什么,反正苏老师就当时赞美了。

        前两点说完了,端起茶润了润喉咙,这才不慌不忙的又伸出第三根手指,摇头晃脑道:“那么,接下来,第三点,装卸。这一点,从字义表面就很明白了。货物卸下需要人工吧,买方买到货物后,需要装船运走吧?这装卸工作嘛,就必须要用咱们的人手。嗯,想要自己装卸,省下这钱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请另找地儿,咱们这儿实在太忙,可没那功夫等他们慢慢搬。这搬搬抬抬的,那可是大苦力啊,总不能让人白干活吧。所以,这也是盈利的一点。”

        **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连这点都算计进去了,除了狠狠的送这小子“奸商”两个字外,也真说不出别的来了。

        苏默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叫屈道:“张翁,你可以为小子掉钱眼里了,什么都死要钱。要知道,就这个装卸,也不单单是人力。为此,小子还有几样工具辅助。对于一些大件的货物,有了工具辅助,必能极大的节省时间。所以,在这个环节收钱,绝对是合理的。”

        **翻了翻白眼,气道:“老夫有说什么吗?何必解释?咦,不对,不对!以你这娃儿先前的逻辑,这什么装卸的辅助工具,多半也不会让人白用吧?”

        老头儿反应绝对快。尤其真要是张家决定搞这个码头了,要想靠那些装卸工具赚钱,就必须握在自己手里。**可不信,眼前这小奸商或那么大方,白白给自家用。

        苏默一鄂,没想到这老头这么快就反应过来。眼珠子转着,搜肠刮肚的找着合适的词儿。

        “张翁啊,有道是有投入才有回报嘛对不对?购置工具的那点小钱,又怎么能跟之后长期的回报相提并论呢?哪头大哪头小,张翁睿智,自不必小子多说的吧。”

        **连生气的劲儿都没了,一挥手,哼哼道:“得得得,这个先不说,你接着说后面的。若是老夫没料错,这工具八成就是你苏小子捯饬出来的。想从你这小奸商手里占便宜,老夫真怕自个儿气死。”

        苏默嘻嘻笑着,也不辩驳。老家伙没说错,就是他自个儿想出来的。这玩意又不必多,也只是一锤子买卖,他一个人完全搞的定。至于说白送,开什么玩笑,哥跟你很熟吗?你哪位啊,请问贵姓?

        “这第四点嘛,所谓运输。其实确切的说,是短途货场内运输。”苏默掰着手指头说道。

        **听的不明白,皱着眉头看他。

        苏默翻了翻白眼,仰头道:“很简单啊。货物从船上卸下来,怎么运到仓库中去?难道要一个一个的搬?那要到搬到几时?还有,买家买好了货物,怎么从仓库中弄到自己的船上又或者车上啊?还不是需要运输。对,你不用瞪我,你猜的没错。货场内只允许咱的车进出,这是独一份的,没的商量,爱用不用。啥?您说自己有车?摆脱,货场维护很费精神费银子的好吧。什么样的车都进,这碰坏了设施压坏了路的咋整?那要是一旦赔偿起来,可是那点运费的几十倍上百倍了,您真的愿意?”

        好吧,**这会儿彻底没脾气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偏偏你还没法儿,只能认。

        既然前面有了那番解说,如此便利的交易平台,哪怕多跑一趟,这些所谓的费用也就都远远超出了。

        苏默后世不知见识过多少这种霸王条款,再怎么背地后大骂,最后还不是得乖乖认了?无他,利益决定的。相比起所得的,付出远远低于获得,任谁都得认!

        这四点说完,**捧着茶盏,老半天不言不语,皱着眉头思索。

        张文墨早听傻了,坐在那儿呆滞不动,心中就一个念头:自个儿当初能从这厮手里讨回欠债,绝对就是一个奇迹!这得多奸啊,才能想出这么些弯弯绕绕的鬼点子来?

        幸亏,幸亏啊,他当时有求自己,看上了张家的势力。祖宗庇佑啊,我张文墨幸而生在张家,姓了这个张姓。

        张文墨想到后怕处,脑门上一脑袋的冷汗。偷眼瞅瞅自家叔叔,暗暗祷告着,叔啊,咱可得把这买卖做成了。不然的话,一旦崩了,有这么个刁钻奸诈的家伙惦记着,咱张家或许家大势大不怕,可是小侄这儿可就悬了啊。

        他这心中默默念叨,老半天,终于听到**开始说话了。

        “照苏小哥儿说的这些,老朽大略盘算了下,这可是要不少的人管事啊。这又是看船又是装卸、运输的,那工具也得人驾驭吧?这且不说,各个方面收费的人也得单独分出来啊,总不能一锅煮的烂在一块儿,这哪哪儿都要人,投入的精力可不小啊。”

        苏默心中暗喜,要是精力小了,可不是误了哥们的事儿了?脸上却露出严重同意的神色,点头道:“正是。这也是之前,小子说的有所取有所舍的原因所在。码头是最大的一块蛋糕,嗯,蛋糕的意思您可以理解为好处就行了。这块蛋糕,也只有张家来吃,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而有了这收益,其实真不需要再去打别的主意了。就不说忙不忙的过来,圣人有云: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共同发展才是硬道理对不对?”

        **疑惑:“圣人有这么说过吗?哪位圣人云的?”

        “咳咳,咳咳咳,这个,这个其实不重要。不要在意细节嘛。重要的是,您老人家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没有?”

        “嗯……是这个理儿。”

        “对嘛。既然如此,您老人家还当早做决断才是。今日在县衙里跟诸位大人商议此事时,已经定下了,三日后,将会公开进行竞价。以定各个地标的所有。若是您老人家不能决定,那么,码头也必然要拿出来竞价的。虽说麻烦些,大不了换个形式,改完全所有为有偿经营就是了。大头交给朝廷,小头也能承包人吃的盆满钵益了……”

        苏默摇动着三寸不烂之舌,胡说八道顺口就来。听的**眉头越来越紧,终是直接挥手打断道:“改什么改,这码头,我张家要了!就依你,其他的生意,我张家也懒的费那手脚了。嗯,就这样吧。”

        老头儿豪气的当场拍板了。对于此事,他其实早考虑很久了,今个儿不过是做最后的确认罢了,倒也不是什么上当轻率的决定。

        苏默大喜,面上却是露出为难之色,摊手道:“张翁啊,咱就这么拿去可不成,总得有个说法吧。”

        **一瞪眼,道:“怎的?莫非还有谁敢跟我张家争上一争?”

        苏默咳咳两声,叹气道:“您老误会了。小子的意思是,走个过场,起个由头。这凡事不都要个名正言顺不是?您看这样成不成,现在不是正救灾呢吗?您啊,代表张家捐点米面什么的,也不要多,整个百八十石的,呃,不是,有个三四十石就成。三四十石没问题吧?看,有了这份大义在前,一来呢,给所有人做个表率,毕竟,这凤水开发本来就是源于救灾的嘛对不对;这二来呢,也是给张家增誉,给天子增光不是…….”

        毒舌继续摇动,某人两眼放光,说到极致处,嗓子眼里那跟小舌头都快露出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