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五十四章:密室

第五十四章:密室

        首先上场的是县丞阚大人。你说县令?那不能够,无论怎么讲,县令都是一把手不是,一把手就要有一把手的架势。一上来就出场,那就掉了身份了。

        二把手起个头,然后再引一把手出来,这是过场,也是规矩。但饶是如此,阚大人也是红光满面,激动莫名。

        自古二把手就像新媳妇儿,除了那种特强势的,多半都是受气的,何曾如今日这般风光?

        庞大人也兴奋,胖脸上油光光的,两只小眼儿都快眯缝的看不见了。如斯之际,面对着数千上万人的场面,直如状元郎骑马夸街了。

        所谓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不过如此,最多就是当下不需骑马,下面招的也不是红袖而已。

        “各位武清父老乡莘,今日本官奉皇恩之喻、诸阁堂之命,托本县诸耆老之请,承本县诸士绅之邀,于此致开幕之词,以证此盛大之景,幸何如之。此前俱知,非仁所言,北地灾厄,民望待哺,痛哉哀悼……”

        庞大人的开幕词讲的豪情逸飞、百转千回,其中骈四俪六的自是应有之义。至于是否大伙儿听的懂,就不在庞大人的考虑之中了。

        只不过众人许也是见惯了的,无人去纠结于此。只消过不半会儿齐声喝一声采便是。这让苏默暗暗好笑,颇有种回到后世,看角儿登台唱作的感觉。

        如此巴拉巴拉一番,好歹总算是完结了开幕致辞的程序,进入今日正式竞拍环节,下面各家家主管事,便都瞪起了眼睛。

        仍是阚松上前主持,周春则带着六房主事在一侧排开坐了,每人身后都跟着几个文书,以作唱票登录之事。

        台子正中间的位置让开来,竖起好大一块屏风,那红绸子遮了。待得诸人重新坐定,阚松抬手示意衙役上前,将那绸子缓缓扯开。台下登时一阵寂寂,但随即便是一声接一声的吸气声儿。

        苏默亲自操刀描绘的凤水物流交易中心效果图,便完全呈现在众人眼前。

        便如当日张越第一次见到这般精致的图面一样,这种采用现代美学理念的立体景观,顿时引爆了全场眼球。后面具体利益不利益的先不说,单就此一图,已然无形中,让这凤水物流在众人心中凭空上涨了好几个等级。

        这张图比当日张越所见放大了十几倍,上面各个铺面、功能设施都标注了编号,如甲一、丙二、丁三之类的。

        阚松手持着一根系着红绸的长棒,随手指点某处,便有文书上前大声将此间功能、大小、可经营范围、竞标低价等等一一报出。反复及至三遍,然后开始竞价。

        苏默抱着双臂站在下面看着,嘴角便噙着微笑,脸上却是一副古怪之色。

        一县县丞,放在后世那叫啥?那就是副县长啊。堂堂副县长跑去拍卖会当拍卖师,还满面兴奋洋洋得意的,苏默怎么想怎么都有种想发笑的冲动。

        旁边韩妞儿却不知爱郎此刻心中所思,她感兴趣的反倒是诸如县丞大人拿着喊话的喇叭、手中是不是敲着桌子的木槌等等。

        苏默便在旁一一科普起来,瞅着傻妞儿眼中的崇拜,时不时的惊讶张开的小嘴儿,便由是开心起来。

        快乐有时便是如此简单。不在于说什么话,也不在于做什么事儿,只要身边跟的那个人对头就行了。

        今日这个场合,苏默受了赵夫子的提点,自然不会上去露面争什么风头,他只需躲在幕后获取利益就可。

        是以,跟傻丫头两个藏在一隅自得其乐。便在两人时而低语几句,时而调笑几声中,台上大广告牌上的建筑,便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变成了一堆堆银钱。

        而随着一块块地的成功拍出,下面争夺的热度也愈发热了起来。时不时的便会听到几声冷哼,三五句呵斥对骂之音。然后那竞标的尺码也随之提高。

        再到后面,胜出的人便会满面得意,向着四下里瞧看热闹纷纷恭喜的人群抱拳作揖一番,引得场面更喧嚣了三分。

        而台上县衙诸巨头也都是两眼放光,个个眼仁里好似都晕成了内方外圆的模样。只这半天功夫,便收入白银十余万两。按照那牌子上所示,若是全部拍出,最后所得,估计能近四十万银左右。

        且不说这里面大伙儿能落下多少分润,便单单由此报上去的收益,那可就是妥妥的政绩。有了这份政绩,年底京察之时,说不得再上一个台阶,至少也能落个能吏的评价,为以后的前程凭空趟出条坚实的大路。

        台上的官员们为了眼看得见的升官发财激动着;台下众富绅商户为了又增一项眼见可得的获利兴奋着;便是普通百姓们,也为着看了如此一番从未得见过的热闹开心着。

        于是,整个场面热闹的如过新岁。

        台下大户们所处的区域一角,田家父子也笑容满面的坐着,只是眼底微不可查的不时划过几抹阴翳。

        “这般下去,恐愈发难弄了,怕是要坏了事儿。”

        “且不急,待回去说与那边知道,看怎么说。”

        “也只好如此了。我只见不得那小畜生得意,别个不论,那小畜生辱我田家,杀我管事之仇,必要有个说词。”

        “何必如此,父亲当只咱们恨吗?嘿,什么时候见那边轻饶过人来着?且走着看。”

        “倒也是。不过这次有些奇怪,为父总觉得好像有些事儿要发生,那边也是瞒着,终是信不过我父子。”

        “父亲慎言!咱们只做好手中的事儿,不知道的事儿就不知道最好。”

        “唉,也罢。”

        两父子的低语至此渐息,时不时的在某些不尴不尬的时候,举下牌子刷刷存在感,却始终不曾真个出手。

        田家与苏默相争,最后落个灰头土脸的事儿瞒不住人。所以作为向来在武清有些头面的田家,至今尚无所获,倒也不显得多突兀,反倒是觉得是应有之义。

        整个竞标大会直直到了日影西斜方才结束,六房主事暨各文书吏员忙着回去,要整理所有契约文稿,核算收支,记录存档等等手尾。

        县令庞士言与阚松、周春则按照事先苏默所定,邀着各大主家往县衙小坐。一来是一些手尾尚需完善,二来也是借此互动交流的一个机会。待到再晚一些,还有同去四海楼的庆功宴。

        衙门小坐苏默不去,但晚上的庆功宴却是必须要出场的。这种场合傻妞儿就不适合参与了,恋恋不舍的跟苏默道了别而去。只是临走之际,特意巴巴的跟多多一通告别,让苏默差点又要抓狂。

        相比于“酒要少吃些,早些回去歇息”的叮嘱,那什么心肝儿、小可怜的,什么怕是照顾不到,别屈了自个儿肚子,明日专门给做些好吃的之类的,苏默觉得,做人真的好难这句话竟是如此的精辟。

        田家父子推辞了晚上的酒宴,包括庞士言在内,没人多做挽留。跟红顶白固然是世间常态,却也没必要非去刻意得罪人,看人难堪。晚上的庆功宴,显然苏默必然为主角,田家不去也就是必然了。

        一路车声粼粼,坐在车中的田立德面色铁青,从帘子缝里往外看的双眼中,全是怨毒狠戾之气,一边咬牙道:“这些贼厮,真当我田家完了,一个两个的,倒似躲瘟疫一般,便明面上的脸面儿都不留了。哼,且候着。”

        田钰面色平静,毫不见半分恼色,待到老爹骂完,这才微微一笑,劝道:“父亲何苦气着自己?有所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田家所谋之远,岂是这般俗人所知。待到有那一日,皆是蝼蚁,伸根手指便可碾成齑粉,于此时气怒却是得不偿失。”

        田立德呼呼喘息,须臾稍平,这才嘿然一笑,点头道:“是此言。”眼神中冷厉却是愈加了三分。

        田钰笑笑不语,敲了敲车壁,示意马车再快了几分。

        不多时,车马驶进了田府大门。田钰跳下车来,先扶出田立德,回身将下人打发了,这才轻声道:“爹爹想必也乏了,自去歇息一会儿。休多想,儿去见见那边,听听怎么说。”

        田立德点点头,欣慰的拍拍他手臂,转身去了。

        田钰站在原地目送着老爹身影去远,这才转身往另一边走去。那边是田家的一处祠堂,平日里只有一个老仆负责洒扫庭除。

        见了田钰走来,上前见礼,将田钰让了进去。待到关上门,这才曼声道:“公子有何事吩咐?”

        田钰拱手道:“是,有些事儿不明,需入内静思。”

        老仆深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默声不语的转身入内。先在一溜儿牌位前上了一炷香,待的田钰拜了三拜后,自往后面转去,伸手拨弄了几下,旁边一面墙便无声的滑开,露出一个门户。

        田钰拱了拱手,低头走入,那门户便又无声的关上。从头至尾,两人除了在门外交流了几句,再无一句说词。

        老仆看着门户关好,转身走出祠堂,将门关上,自己往台阶上蹲了,摸出一杆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袅袅烟雾中,那张老脸皱褶堆叠,全然一副老实畏缩的下人模样。

        门后是一溜儿台阶,待到门关上,先是一黑,随即墙壁上忽然一亮,却是田钰晃燃了火折子点亮了一个烛台。

        往旁边掏摸下,却是一小截蜡烛,就着烛台点亮,迈步往里走去。曲曲折折一番,直走过数个岔路,这才认定其中一条进去。

        待到尽头,却是一处拱门。四下里全是光滑的青石铺就,拱门上垂着黄布帘栊。帘栊后一扇红漆大门,田钰轻吸口气,伸手就上敲了几下,停了停,然后又是几下,如是三番,那门轻震一声,缓缓打了开来。

        田钰面上不复先前平静,抬头间全是恭敬之色。微微弯着腰走入,转过一个照壁,却在一间屋子外停住,恭声道:“弟子田钰求见。”

        半响,里面传来一声低喝:“进来吧。”

        田钰恭声应了声是,上前推门而入,随即回身关好门,才往前疾走几步,在一个蒲团上跪了下来。自始至终只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这间屋子看上去犹如一个小佛堂,四下里都挂着幔帘。有不知名的淡青色烟气飘渺,却不见什么供奉的雕像之类的。

        那个声音却在屋内响起:“说吧,什么事儿。”

        田钰趴在蒲团上,恭声道:“是,这些日子弟子又使人往南边去寻了,说是找了几个附和要求的,不日必将送至,供奉尊者。”

        那尊者哼了一声,停了一会儿,才道:“前回那个还未解决了?”

        田钰道:“是,如今越发势大了,今日凤水开了幕,武清周边亦有不少人过来。以目前田家之力,很难施为。”

        屋内半响无声,许久,那声音才怒哼一声,冷然道:“主上给了你田家多少支持,这许多年了还迟迟不能掌控全县,你田家,无能!”

        田钰低着头趴着,只应道:“是。”

        停顿了下,又道:“原本是按着主上意思,是要不露风色的掌控。武清县令庞士言胆小怯弱,县丞阚松、主播周春都各有心思,只要田家持续施压,再从中挑动,必将让县衙威望全失。到时候再寻机出头,将所有富户归拢,便是张家也只能屈从,则主上制定意图可期。只是如今忽然冒出个苏默,全无半分征兆,又手段百出,这才使之前谋划尽数成空。此中缘由,还请尊者明察。”

        那尊者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如你所言,这苏默竟真有这等本事?”

        田钰道:“是,此人不过十五,但出手却毫无痕迹可寻。天马行空一般,偏又多奇思妙想。”说着,又把今天凤水开幕的事儿细细讲了。最后道:“弟子惶恐,只是觉得此人若不早谋,或将成主上大害。是以,特来请示尊者。”

        那声音又是好久不语,这次足足等了一刻钟,那声音才又响起:“你去吧。这事儿本座知晓了,别有区处。”

        田钰低着的头眉头不可查的轻轻一蹙,随即平复,声音波澜不惊的应了,随即起身出去。

        一路原路返回,待到迈出祠堂大门,跟蹲在一旁的老仆点点头,这才扬长而去。

        直到走出老远,看不到祠堂那边了,这才将脚步放缓,面上现出思索之色。

        他今日所言虽然平淡,但实则已是极重的示警了。按着之前的作为,定然便是雷霆霹雳的手段。若如此,便十个苏默也成了灰。

        然而,那尊者沉默半天,竟然来了句“别有区处”,这就透着诡异了。

        是这个苏默有问题,还是另有玄妙?田钰皱着眉头慢慢往自己房中走去,心中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盘绕。

        “总觉得有什么事瞒着咱们。”老爹田立德的牢骚不期然的浮上心头,田钰脚下一顿,抬头望向远方,却见天边殷红如血,直似染了半边天去,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下意识的紧了紧衣襟,长长吐出口气,直往后院自己房中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先前他跪伏的那间屋子中,那尊者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全无半分平静,充满着咆哮暴躁之意:

        “一个小小的蝼蚁,灭杀了就是,何来的什么忍忍忍?难道你没听到,几乎所有的事儿都坏在那小杂种手里,此人不死,一旦坏了大事儿,你家主子怪罪不怪罪洒家不知,但咱们掌尊的怒火,可不知你承受的起吗?”

        听这口气,这小小佛堂之中,竟原来不止一人。

        果然,便在他这一通咆哮之后,一个阴冷的声音重重哼了一声:“住口!你最好搞搞清楚,咱们双方的主次问题。若非我家主上,就凭你师徒那点手段,可能成了事儿?别忘了,前面继晓贼秃覆辙不远!”

        那尊者一窒,但是粗重的喘息声却显示,其人显示极不平静,只是在尽力压抑而已。

        那阴冷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待得尊者的喘息稍平,这才又略略温和的道:“你当知晓,你我所谋,乃是一而二、二而一之事。若我主事成,许下你们的自然水到渠成;可若是事败,单凭你们之力,便不说定然难成,也是事倍功半吧?那个苏默生死事小,可是却不能现在死。此人横空出世,根底不知不说,单是如今正处于风头浪尖之上,一旦有事,必然引来注目。我等近日已大致确定了目标,相比之下,若能将此目标达成,效果远盛于掌控小小一个武清县。老夫答应你,只要我们这边完成这个目标,那个苏默随你如何处置就是。但在这之前,绝不可妄动!”

        那尊者不语,阴冷声音等了一会儿,又道:“最后奉劝一句,你们这几年因为炉鼎之事,已经有些引人注目了。以后最好收敛点,便是一定要做,也最好别再通过田家,否则,早晚坏事!”

        那尊者闻听此言顿时大怒,喝道:“那是咱们修身之道,便你家主上当时也是应了的,凭什么你来多管。”

        阴冷声音轻轻哼了一声,淡淡的道:“你耳朵聋了不成,老夫只是建议,何曾管过?只不过武清乃是我家主上的经营,却不能因你之故有失。这话就到这儿,何去何从,你自拿捏。”言罢,声音渐渐淡去,终不可闻。

        那尊者鼻息咻咻,半响落下重重一哼,再没了声息。小佛堂内重归寂寂,黄曼微拂,轻烟缭绕,俨然从未有人过一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