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五十七章:午夜激斗

第五十七章:午夜激斗

        那是一把刀,又或者是剑,苏默仓促间搞不清楚。但是上面明显的殷红,平铺其上的网状纹路,却让苏默清晰的知道,那是血迹。

        而就在那一刹那,在那明晰的一霎,这把染血的兵刃似乎在快速的移动着,连带的是一片黑色衣角,其他的却完全没看清楚。

        静夜、黑衣、染血的刀,这一切联系起来,状况已经很明显了。

        苏默只觉的一颗心砰砰的跳着,恍如擂鼓一般。

        怎么办?是就此大叫,还是过去看看?按照方才的感觉,那把染血的兵刃,离着他应该不远。

        四下打量一番,猛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袭来。这里……似乎自己来过,对了!是那个疯狗的家,那个神经病楚神医。

        苏默彻底记了起来,再往前十几步远,可不就是当日,自己被那个叫卫儿的童子招呼进去的后门吗。

        难道?

        心头浮起卫儿那张稚真的小脸,苏默的心忽然猛的攥了起来。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冲动支配着他,立时便从躲藏处冲了出来,径往那扇曾经熟悉的大门冲去。

        不过几个呼吸,那门已然在目。凝目看去,心中不由的就是一颤。

        那门表面上看似乎并没什么异样,但再仔细一看,就能看到,两扇门中间略略有条缝儿。

        这大晚上的,家家户户都会将门拴紧,怎么可能会留缝儿?尤其,这里还是后门。

        苏默觉得自己难以控制的微微颤抖着,那扇近在咫尺的门,只要轻轻一推便可打开,但是苏默却完全鼓不起勇气。

        他不是怕危险,相反的,或者很神奇的,他并没感到丝毫惧怕,他犹豫的是,一旦推开门,看到的会不会是某种不忍言的场面。

        努力调整下呼吸,又再微微闭闭眼,随即猛的睁开,将身子贴在一边,缓缓的伸出手去,向右边半扇门推去。

        门无声的开了,果然,苏默心中暗叹。

        院内漆黑一片,侧耳听去,也完全听不到任何声息。就好像真的是主家忘记了将门关上。

        叽!

        肩头上的多多又再发出一声短促而低沉的叫声,苏默微微侧目,却见多多的目光并不是院内,而是越过他的肩头,往自己右侧那边望去。

        苏默心中猛然一沉。

        怎么回事?难道说自己猜错了?有了方才的一幕,他已经对多多的敏锐完全相信。

        此刻多多的表现,分明是说危险不是来自这个院落,而是在更远的右侧方。

        他站在原地,微一沉吟,随即小心的迈入院中。不论如何,既然已经来了,又发现了不对劲,总是先探查一番才对。而且,从多多的反应来看,这里至少没有危险。

        他心中拿定主意,再不迟疑。贴着边墙往里移去。月色下,借着朦胧的月光,当日小院中的大树、石凳历历在目。便是那张小凳子,也半拉半开的摆在石桌前。

        一切好像并没不妥。

        苏默有些犹豫了。这大半夜的,自己这么摸进来,一旦被那老疯子察觉,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了。

        犹疑之中,已是摸到了内屋门边,正考虑着要不要退出去。猛然间鼻息间飘过的一抹甜腥气息,让他顿时浑身一震,霎时间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血腥味!绝对错不了!

        打开的门,毫无声息的房屋,时而飘出的血腥气息,到了这个时候,苏默要是再不知道出了事儿,真就是白痴了。

        想到多多的反应,这里应该没危险,当即也不再掩饰,抢前一步推开房门,霎时间比之方才更浓郁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

        探手入怀摸出火折子,吹了几下,那火苗便活泼泼亮了起来,苏默微微闭眼,待眼睛适应了亮度,凝目看时,脸上顿时变色。

        地上,楚神医一身内衣,趴伏着倒在地上,身下一摊血迹湮然。而浑身上下,隐约能看到道道血痕,这让苏默脑子里瞬间出现了后世影视中受刑的场面。

        一个小县城的医生,半夜被人杀死在家中,又怎么可能还受刑?又有什么可供人去用刑的?

        苏默忍着刺鼻的血气,扭头看见桌上的烛台,忙用火折子点上,这才熄了火折子,放入怀中。

        他小心的避过血迹,尽量不落下一点痕迹。这是凶杀的现场,哪怕他不是刑警,却也知道保护现场的重要性。便不是为此,也得不让自己惹上嫌疑才好。

        先去旁边屋子察看一番,没人。那个当日的童子卫儿不在。苏默想了想,又再转了回来。

        楚神医趴伏着,满头的白发披散开,看不清面目。只是在这种环境下,在昏暗的烛光中,那橘皮般的老脸,还是透出说不出的惊悚。

        苏默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蹲到他身前,颤着手往他鼻息间拭去。

        没有呼吸的迹象。

        想了想,又再并拢二指,往他脖颈的大动脉上拭去。片刻后,不由轻轻一颤,再顾不上其他,小心的托着他的头,将他翻了过来。

        方才手指间微不可查的脉动,显示着楚神医并未彻底死去。至少还没完全脑死亡。

        既如此,苏默就不能不管了。

        致命的伤口在胸部,长长的一道,就着火光,苏默甚至能看到伤口翻裂处里面的器官。

        除此之外,这位神医浑身上下,竟似完全没了骨头。确切点说,不是没了骨头,而是几个关节处的骨头都被斩断了。一只右手的指骨,诡异的向后弯着,其中几根甚至前端都是血肉模糊一片,显然是被人生生碾碎的。

        这得是多大的仇?多狠戾的手段?

        苏默心中狂跳,却是知道凭着自己绝对救不活这人的。若是再去报案,找医生来,人定然完全就死透了。反倒不如现在刺激下,看看能不能让楚神医清醒片刻,问出些什么来。

        想到就做,照着楚神医此刻的光景,只怕刺激别处也没用了,唯一可能的就是头部了。

        一手托着头,拨开散乱的白发,苏默用指甲狠狠的捏在楚神医的人中上,一边低低呼唤:“楚神医!楚神医!能不能听到?醒来啊!”

        这般反复几下,终于在一阵轻颤之下,楚神医慢慢睁开眼睛。随着呼吸的恢复,登时大量的血液从口中溢出。胸口伤处,也再次泌出汨汨的血迹。

        “楚神医,能看清吗?是我,苏默!我路过你家,发现你出事儿了,我救不了你。你可能说话,告诉我谁做的?”苏默急急的说道。

        他不知道这楚神医能坚持多久,只得用最快的语速说出情况。

        楚神医眼中忽然放出奇光,嘴唇蠕动着,头上脖子上的青筋都迸了起来,似乎努力想靠近苏默。

        苏默忙将头低下,靠近他嘴巴。却听那口中拉风箱般的杂音响着,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音节,却全然听不清楚。

        直到最后,似乎楚神医拼尽了仅余的生命,终于吐出几个清晰的字眼:“…….救……小……卫……”

        只是短短的三个字,楚神医身子便猛的一挺,随即彻底软了下去。

        苏默急抬头去看,却见这老人圆睁着双目,再无半分气息。只是那眼神中,至死都满满的全是焦急、哀求之色。

        结合着那三个字稍一思索,苏默便大体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卫儿!那个曾经非要给他按上个有病的童儿,定然是被人掳去了。这老头拼命蹦出的三个字,分明就是求自己去将卫儿救回来。

        苏默叹口气,也不去抹上他双眼,将他再次放下,只轻轻的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楚神医似乎明白了,脸上神色微微缓和,那眼中光芒也渐渐散去。

        苏默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上染上的血,苦笑着摇摇头,回身将蜡烛吹灭,这才原路退出院子。

        站在门口,见多多仍是望定一个方向,不由心中一动,道:“多多,你能找到那个人吗?”

        多多小脑袋一动,似乎歪头看了看他,下一刻,猛的从他肩头窜了出去,一眨眼间便到了二十米开外,感觉他没跟上来,便即停住,回身向他望来。

        苏默大喜,疾走几步跟上。

        多多见他跟来,扭身又向前跑去,然后再在前方等他。如此反复几次,月光下,一人一鼠撒腿狂奔,渐渐的,苏默竟是越跑越快,虽仍要多多等他,等待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

        这般急速的奔跑着,渐渐的已是指向城西。苏默眉头不由蹙起,心中有些不安。

        古代城居,一般来说,都是按照东贵西贱、北富南贫的格局来的。所谓东贵,说的就是官员们多是住在城东区;而西贱,则是说一些贱籍流民之类的,都聚居于西城。

        而这里的贱籍不是单指贫穷,贫困人家多在南城。所谓南贫就是这个意思了,只是单单贫穷,但却是有着明晰的户籍和身份。

        而西城这里,就完全可以用混乱形容。不但人员成分混乱,身份也是极混乱的。甚至有些盗匪流寇之类的,也都是藏于其中。不唯如此,前朝的遗民、罪民,娼家、还有些杂姓胡民等等等等,尽数都集中在西城。

        如果卫儿真是被掳到这边,那可真是大麻烦了。混乱、无序、无法、肮脏就是西城的写照。凶手若是溜进西城,单只那眼花缭乱的街巷,就让苏默极难转出去。更不用提其中各种纷杂的气息,只怕就算多多的鼻子,也是难以继续追踪了。

        苏默不确定多多能这般确定的追踪,是不是用鼻子。但这种可能,却不能不防。

        努力调匀呼吸,猛提一口气,无形中速度又再加了几分。眼见着前面穿过一片小树林,便要彻底进入西城区了。前方的多多忽然停住身子,就地一个变向,猛然窜上旁边一棵树上,两眼死死盯着某个所在,紫毛倒竖,然后一动不动了。

        苏默心中一动,脚下放缓,左右扭头踅摸,往旁闪了两步,拎起了一截不知什么东西断掉的半截木柄。

        这木柄大约长一米,前端参差不齐,上面汤水腻滑的,散发着恶心的气味。

        只是此刻苏默也是顾不上了,面对着手中持有利刃的凶徒,也只能用这个凑合下了。

        普通人的打架他不怕,可是说到手上的功夫,那真真是半点也没有的。如今敢跟过来,全是凭着一股血气。要再让他赤手空拳去对利刃,倒不如直接自己自杀来的痛快。

        只是明知道眼前的危机,让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孩子遭难,却跟他渗入了骨子里的教育相违,尤其是,他还是一名老师。

        所以,此刻的形式就是,能上得上,不能上也得上了。事到了临头,有些人或许最终选择了理智,但也有些人反倒发了性儿,爆发出超人的勇气来。无疑,苏默就是属于这后一种人。

        顺着多多的目光,苏默握紧了手中的木棒,一步一步的向里移去。他强迫着自己尝试再次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只是虽然找不到那种感觉,但无形中,各种感官却似乎有些提升,这让他更多了几分底气。

        夜间的树林愈发漆黑了几分,好在此时正值三月,许多树木只是零星的挂了几片新叶,透过纷乱的枝桠,还是有些微光漏下来,不至于让人完全看不清路。

        苏默尽量屏住呼吸,一次又一次的暗暗臆想着太极拳的运行方式。他知道这或许没有用,但是值此时刻,却是尽量调动每一分可能调动的力量,才能让他更可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哪怕明知无用,他还是尽量做到最好。

        脚下不时的踩到枯枝,发出各种声响。到了这个时候,掩藏已经毫无意义。

        苏默索性也不藏了,一边慢慢往里挪动,一边冷然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或者,把你掳来的孩子交出来,我也不为己甚。你我之间无怨无仇,你和那楚老头的恩怨我也不会去管。但是那个孩子,曾与我有一面之缘,既然遇上了,我是不会不管的。我不知道你和楚老头究竟什么恩怨,但是既然人你都杀了,什么恩怨也该了结了,拿一个孩子撒气,没的让人耻笑。若是你是为了求财,那也成,你说个数儿,留个地点,我保证按数奉上,绝不会去报官。怎么样,伙计,我话可都说到家了,你别逼我拼命,相信我,那对你对我都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

        他自顾自说着,林中始终一片寂寂。直到半响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那声音飘忽不定,似是在不停的移动。

        “小子,不知你是蠢还是傻,竟然敢插手我们的事儿。老子今个儿也开开恩,给你个忠告,现在回头,滚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咱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不然,你也不用回去了,就留在这儿吧。”

        苏默一边默默的感应对方的位置,同时心中暗喜。对方只要肯答言就是好兆头。虽然可能最后还是弄不清状况,但总是多了一份可能不是。

        况且,只要对方肯出声,哪怕再狡猾的来回变幻位置,但终于还是暴露了大体的位置。这个凶手绝对想不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着多多这么一个暗手。

        对于多多,苏默直觉的感到,这小东西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般温顺乖巧。真要发起凶来,怕是必然有令人震惊的表现。

        所以,到了此刻,苏默的心反而彻底定了下来。他没再继续往里走动,而是选了棵略粗的树,背对而立,以那棵树为中心,慢慢的挪动,寻机捕捉对方的轨迹。

        他隐隐感觉到,对方口中说什么让自己离开,全是鬼话。一旦自己真的信了,转身离去的时刻,就是对方必杀的一击。

        自己虽追踪半宿,但对方先行,按说不应该这么简单被自己追上。而现在却在这里等着自己,显然就是存了杀心的。现在没直接扑上来动手,反而跟自己磨牙,更大的可能是对方摸不清自己的套路,谨慎之下,这才出声套话而已。

        眼下的形式,完全就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但是对峙下去,却是绝对不利于对方的。所以,只要自己沉住气,引得对方先出手,有多多在旁帮衬着,胜利的天平其实已经慢慢开始向自己这方偏移了。

        既然想明白了这些,苏默哪还会轻易暴露自己不通搏击的弱点?当下只是紧守心神,一边冷笑道:“伙计,有仇你也报了,求财我也允了,那些个废话就不必说了。你问问自己可相信?在下虽没多大本事,却也不是初出庐的雏儿。”

        他尽量的回忆着后世看过的一些武侠段子,从中找些贴切的言词对应。对方既然疑惧自己的身手,那就把这种优势最大化。

        果然,这话说完,对方半天没有回话。只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适应,苏默喘息渐平,全神贯注之下,那种玄妙的感觉再次渐渐有了反应。

        冥冥中,似乎捕捉到了点什么。下一刻,正慢慢往左边移动的脚步猛然一停,身子努力的向后躲去,手中木棒顺着感觉狠狠挥了出去。

        同一时间,一道森寒的刀光抹过,因着他诡异的急停,原本抹向脖颈处的刀刃,便直往他腹肋间掠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