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五十八章:救回卫儿

第五十八章:救回卫儿

        在刀光亮起的那一霎那,苏默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死亡。那种感觉甚至比当日刚刚穿越而来,从脖颈上那个绳套的窒息更强烈。

        好在他终于还是避过了,包括下意识挥出的木棒的动作,那完全是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反应。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种感觉的话,那大抵就是“意在念先”四个字了。

        很玄妙,但却很实用。

        刀锋上透出的杀机贴近了肋下,外衫肯定划破了,皮肤上能感觉到一种刺痛的逼迫。

        终于还是躲不过吗?

        苏默心中绝望,但下一刻,却忽然发现那刀光顿了一下。同一时间,手中的木棒也传来了阻力的感觉。

        黑夜中,这跟木棒本就黑不溜秋脏兮兮的,上面残留的气味,又和此处的气味完全混合成一体。可以说,单纯从刺杀的角度来说,这跟木棒才是最佳的利器。

        方才的一顿,显然是手中的木棒发挥了效用。

        刀光未能竟全功,一顿之际,迅速后撤。苏默也在一瞬间回过神来,身子努力的向旁闪避的同时,嘴中已是大喝一声:“多多!”

        叽——!

        半空中,多多一声凄厉悠长的尖鸣,随即便听到黑衣人愤怒的暴喝。

        苏默一瞬不瞬的盯着声音来源处,隐约可见,似乎一个黑影上方,一小团影子幻动而过。

        那些动作快到了极点,倘若是用肉眼绝对是看不清楚的。但是在苏默的意识中,却分明注意到,多多的窜动,先是用大尾巴扫过那人的双眼,使得那人狂吼闪退。随即,多多似乎做了一个探身的动作,然后便电一般消逝不见。

        苏默握着木棒的手心中全是汗,向旁闪避的动作刚刚完成,便奋勇向前扑去,用手中木棒竭尽全力向着黑影刺去。

        他很清楚,这会儿是关键时刻,容不得半分退让。若不能一击必中,重创对方,只要对方稍一缓过来,定然就是自己身首两处的下场。

        所有这些说起来慢,但却都在刹那间完成。

        兔起鹘落之际,苏默手中的木棒已然狠狠的刺中对方,然而随着喀嚓一声脆响,苏默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木棒终归只是木棒,或许能用来驱赶野狗,或许也能给人脑袋上敲出个大包,但是想要用来杀敌,显然是期望太高了。

        木棒折断了,不但折断了,而且因着苏默几乎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使得自己身形再也刹不住,不但无法后退,反而又往前踉跄了两步。

        这种关头出现这种错误,下一刻随之而来的除了死亡,似乎再没什么别的结局了。

        命该当绝啊!

        苏默暗暗叹息,闭上眼睛,等待着刀锋切入身体的死亡。

        一息、两息、三息过去了。苏默忽然警醒,意料中的疼痛始终未至,惊疑中睁开眼睛,却是顿时瞪大了眼睛。

        看清楚了,对面的黑衣人几乎近在眼前。两人此刻相距,最多不过一步远。

        只是此刻的黑衣人的情况极为古怪。手中摆着一个横刀相拒的动作,两眼死死瞪着前方,但却毫无焦距。对于就站在面前的苏默似乎压根就看不到似的。

        慢慢的,那举着刀的手也开始抖颤起来,咣当声中,那刀忽然掉落下来。再然后,整个人都抖颤起来,眼中、脸上全是一副惊恐到了极致的表情。

        下一刻,猛然间脸上涌起一片不正常的暗色,身子晃动了两下,噗的坐了下去。手脚勉力撑动几下,看那样子似乎是想往后退,但却连半寸都没能挪动。

        再然后,整个人便静止了下来。就那么跪坐在地上,身子略略后仰着,没了声息。

        苏默瞠目结舌,完全搞不清状况。莫非是自己刚才误打误撞之下,木棒点中了这厮的死穴?又或者是自己忽然神功附体,用内劲隔山打牛戳死了这丫的?要不然,怎么会有眼前这结果?

        想了想,壮着胆子凑前一步,先是伸手往对方鼻息间探去,果然已没了气息。想要再去摸摸其脖颈间的脉搏,忽然间却身子一震,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离得近了,借着疏枝间漏下的星光,那人脸上的神情,让他猛然有种惊悸的熟悉感。

        这种神情,跟当日洞穴里田千里死后的神情简直如出一辙。再凝目细看,果然,这人脸上的暗色透出青绿之气,竟也是胆囊破碎所致。

        苏默激灵灵打个寒颤。

        多多!是多多!

        他心中狂呼。

        正念叨着,肩膀上忽的一沉,耳边叽叽两声,随即一片毛茸茸的触觉传来。扭头看去,可不正是多多大爷吗。

        此刻,多多大爷毛也平了,眼中的警惕也不见了,甩着大尾巴一个劲儿的蹭着他脸颊,口中叽叽叽的轻叫不已,似乎是在讨赏似的。

        苏默只觉的一阵寒意从心头升起,背后汗毛都立了起来。这小鼯鼠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会造成这种诡异的杀局?

        可笑当日自己百般分析,只当田千里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心中还未尝不是狠狠鄙视过一番。现在看来,哪里是田千里自己吓自己,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小东西的手笔啊。

        而当日自己是何其傻大胆,又是何其幸运,不但没遭到同类待遇,竟还收服了这小怪物。

        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问道:“多多,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究竟做了什么?”

        话声出来,苏默自己都觉得带着颤音儿。尼玛,这确实太吓人了,整日介的肩膀上蹲了个能瞬间吓死人的家伙,竟然还懵懂不知,换谁也得害怕啊。

        多多歪头看看他,似乎是在思考这话的意思。半响,忽然叽叽叽的一阵急叫,眼见苏默显然不明所以,当即跳下他肩头,一跃窜到那死去的黑衣人脸上,脖颈处的毛发一阵颤动,下一刻,苏默便看到,多多的嘴中似乎喷出一股淡淡的气体,在那人的鼻息间略一停留,随即消失不见。

        苏默的瞳孔猛的剧烈一缩。

        毒!不对,不是毒!应该是一种致幻的气体。这种气体直接作用于人类的大脑神经,可以瞬间产生强烈到人脑反应不过来的幻象,让人瞬间陷入某种恐怖的幻境中,最终导致胆囊破裂致死。

        犀利!太犀利了!

        饶是苏默原本就有种感觉,多多肯定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但也万万想不到竟会有这种本事。

        脑中忽然闪过,那天早上看到多多捧着直舔的那块古怪石头,顿时心中明悟。

        那块石头不但能改善生命体的体质,激发脑域的活力,同时还伴生着这种诡异的气息。

        想想当日自己还曾想跟多多讨要过来研究研究,不由的再次激灵灵打个寒颤。作死啊!当日简直就是在阎王爷跟前晃了一圈,要不是多多这家伙吝啬,怕是自个儿这会儿又不知穿越到哪儿去了。

        也就多多这个怪胎,或许是变异又或许是基因不同,能适应并且储存这种气体,进而竟成了一种攻击的杀手锏。

        “这次算你立功了,回头奖励个大蹄髈。”终于搞明白了前因后果,苏默长出了口大气,抬手拍拍再次蹲到自己肩头的吃货。吃货果然大喜,又蹦又跳的一阵欢鸣,大尾巴不要钱的死命蹭着。

        苏默长长叹息一声,看着身前毫无生命的尸体,又瞅瞅满脸谄媚的多多,谁又能想到这么个小东西,竟是如此的危险?

        摇摇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抛开,略一思索,弯腰将那黑衣人掉落的刀子拾了起来。

        还要赶紧找找卫儿的下落,也不知这人有没有同党,拿着这把真正的武器,总是比那朽烂的木棒要安全太多。

        晃亮怀中的火折子,一手举着,一手提刀,默思着刚才那黑衣人最初出声的方位,苏默仔细的寻找着。

        只是转了好几圈也不见卫儿的影子,心中暗暗叹息。看来,这人果然是有别的同伴,想必卫儿应是被其他人带走了。罢了,自己虽然答应了楚老头来救卫儿,但是至今也算尽了力了,实在救不到也是无奈。

        直起身子,转身要走,肩头上多多忽然又再叽叽叽的叫唤了起来。

        苏默一愣,转头看去,却见多多两手比划着,冲着旁边指着。开始时,苏默还当多多又发现了敌踪,心中紧张。但随即便就释然。

        这会儿的多多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哪还有先前那番警醒的样子?却不知又想要做什么,但绝对跟危险无关。

        多多说不通,干脆再次以行动表示。蹿下他肩头,往前跑出几步,随即蹭蹭蹭爬上一棵树,叽叽叽的叫了几声,然后回头似乎咬住什么东西,拼命的往外拖着,却是半天拖不动。

        苏默心中一动,连忙跟过去,凝目看去,隐约间上面枝桠中间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由的顿时大喜。

        将那刀往地上插了,抱着树干费力的爬了上去,伸手抱起那身影再看去,果然,正是那叫卫儿的童子。

        忙伸手到鼻息间去试,却发现呼吸沉重,不知为何一直昏睡不醒。转念想想,随即明白过来。

        这么个小孩子,要是不先下了药,这大晚上的,一路跑来要是闹腾起来,哪里还能走的脱?

        而这人既然肯下药,必然是需要孩子活着,估摸着是想找地儿卖了换钱,那自然生命是无虞的。想必待到过段时间,药劲儿过了,自然便会醒来。

        抱着卫儿跳下来,又将那刀拎了,当即转身往回走。此地绝非善地,谁又知道这人是不是真的没同伴,如今卫儿已经救回,赶紧离开才是正经。

        况且,楚家的命案一事儿,也需有个安置,否则一待天明被人发现,必当引发不必要的混乱。

        如今凤水物流才刚起步,一旦出现混乱,若被有心人误导,后果实难预料。这不是苏默杞人忧天,后世多少影视小说中,早已诠释了这种可能。

        他现在该做的,就是先一步去寻庞士言。让庞士言派人将现场调查后,善后清理干净,再回头悄悄察访。至于这边这个黑衣人,也是同样道理。

        所以苏默没去动这人尸首,甚至连搜身都不去做。只抱着卫儿,脚下如风,快步往县衙而去。

        来时全神贯注追踪不觉,这待到回程才发觉,这半宿的,自己竟然兜转了大半个武清城。

        而也是此刻,他才忽然猛省,为什么那人面对自己时,竟然那般谨慎。实在是自己追踪的速度,竟然比之常人快出了太多,想来必然是这些日子来,受多多的好处,让他体质大幅度的改善所致。在那黑衣人看来,能有这种速度的人,身手必然不弱,又不想将自己引到老巢暴露,索性便起了灭口的心思,这才有了小树林中的亡命搏杀一节。

        看来还要提醒庞士言,城西必须要清理一番了。林中死去的那人,苏默觉得肯定不是孤身一人。而且,楚神医之死疑点颇多,单就那种迫供的手法,就让人疑窦丛生。既然有了城西这条线,想要破案,清理城西就是必然之事。

        心中盘算着,脚下不停,小半个时辰后,已是站到了县衙后门前。此时宵禁已然恢复,只不过太平已久,巡街的衙役也不是那么认真,一路上苏默竟然没碰上任何人,却免去了解释的麻烦。

        将卫儿背在背后,上前用刀把叩门。直直敲了老半天,才听到里面响起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伴随着一连串的怒骂,渐渐一团光晕往门前移来。

        “谁啊,直娘贼,大半夜的作死不成?可瞅清楚了,这是县尊老爷的后衙,你当这是院子妓馆不成。”

        骂骂咧咧声中,门栓响动,那门恰恰敞开一人多宽,一个青衣小帽的衙役,提着一盏灯笼,睡眼蒙松的探出头来。

        眼瞅着一人站在门前,才待继续喝骂,猛不丁却被钢刀上映的火光晃了一下,顿时大惊。再凝目细看,却见了苏默面孔,心中大跳了一下,哪还敢半句废话。

        “行了,先让我进去。然后你立刻去禀知明府大人,出大事儿了,我要马上见他。”苏默抬手拦住他话头,偏身挤了进门,一边低声吩咐道。

        那门子慌不迭的应了,此刻也看见了苏默浑身浴血的模样,一颗心砰砰的差点没直接跳出口来。手忙脚乱的将门重新拴好,跟头把式的就往后面跑去。

        苏默赶忙拉住,低喝道:“稳住!你慌什么。注意,不可声张!明白吗?”

        门子满面苍白,连连点头。只是那眼神儿飘忽不定,也不知究竟听没听进去。

        苏默暗暗摇头,也只能放他去了。自个儿便就门房里坐了,将卫儿放到旁边的坐榻上,又再试试脉搏,感觉沉稳有力,心中安定下来。

        庞士言今晚也是喝的有些迷糊了,回来后随口吩咐了恢复宵禁,便在小妾的伺候下漱洗上炕,昏昏睡去。

        正睡得好梦,梦中梦到自己被上仙选中,赐予长生之法。努力去听那仙人口中所诵,却忽的感觉有人晃他,惊醒过来,什么仙人,什么长生俱皆不见,不由的先是如丧考妣,接着便是勃然大怒。

        只是还不待他发作,便听到小妾急急道:“老爷,老爷醒来,外面苏公子说有要事求见。苏公子,是苏公子啊!”

        苏公子?

        庞士言还有些怔忪,但随即便是一个激灵,蹭的跳了起来,急问道:“苏仙童?”

        小妾连连点头。

        庞士言神色不定,这刚刚梦中遇仙,忽的苏仙童便上门来了,莫不是有甚关联?

        想及此,哪还沉得住气,胡乱汲了鞋就往外跑去。后面小妾急道:“老爷,老爷莫急。人报说,苏仙童还背了个人,浑身是血的……”

        噗通!

        庞士言脚下一个踉跄,当场就抢了出去,老半天爬不起来。

        后面跟出来的小妾吓了一跳,扭着小腰扑了过来,使出吃奶得劲儿扶他,却是半天不动,不由的张嘴大哭。

        “闭嘴!”

        才出了半声,就被庞士言一声厉喝吓了回去。转头看去,却见庞士言面色发青,手抖足颤的,浑没半分人色。心中一惊,哏的一声干脆昏了过去。

        庞士言坐在地上,只觉的嘴里阵阵的发苦。原本因着美梦的征兆,还当是天降美事了,哪知道忽然晴空霹雳,却是迎来浑身是血四个字。

        这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然后又从天堂到了地狱,实在是不能承受之重啊。

        三更半夜的,苏仙童浑身是血的登门,这……这反差也实在太大了,大到庞大人真心受不住啊。

        足足有三四分钟过去,庞大人总算是回过魂来。叹息一声,抖索着爬了起来,唤人来将小妾扶了进去,又嘱咐一番,这才抖抖颤颤的往前面迎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苏默既然来了,让他说不见那是真心不敢的。既如此,硬着头皮,见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