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多了两口
    “卫儿刚才说姑姑,姑姑是谁?叫什么名字?”

    “姑姑就是姑姑咯,姑姑不见了,爷爷就说,以后卫儿就跟着爷爷。”

    “……那,卫儿的爹娘呢?”

    “……”卫儿沉默不语,半响:“不知道。姑姑没说,爷爷也没说,哥哥知道吗?”

    苏默闭上眼,只是再次用力抱了抱卫儿。卫儿眼神就黯淡了下来,但随即又欢声道:“卫儿知道,爹娘去给卫儿寻很多很有趣的玩意儿去了,对不对?卫儿是不是很聪明?”

    苏默鼻子发酸,使劲的忍着,连连点头,笑道:“对对,卫儿果然聪明,真聪明,就是这样。”

    卫儿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忽然爬起来,从胸口拉出个玉佩来,举到苏默眼前,得意的道:“哥哥看,这就是爹娘给卫儿的。”

    苏默一惊,连忙凝神看去。但见这块玉剔透温润,大小约莫孩童半个手掌,两面都雕有云海之纹。一面刻着“得载以物”,另一面则是“光明博远”。

    苏默皱眉看着这八个字,一时难明其意,但却隐隐觉得其中必然隐藏着什么。

    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抬头见卫儿期盼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嗯,这个玉佩是极好的,看来卫儿的爹爹和娘亲很疼卫儿啊。”

    卫儿眼睛亮亮的,眼神又是自豪又是开心。他曾经也问过爷爷,可是爷爷当时的神情很古怪,仿佛有些慌乱,又有些紧张,只是让他收好,切不可给人见到,却是不曾像苏默这般夸赞。

    于卫儿心中,便不觉有了这个东西大抵是不怎么样的。否则,为何爷爷什么都不说,只让自己放好,还不让他给人看?

    可是今天,苏默的赞扬让他极是开心。自己虽然没见过爹娘,但爹娘必然是疼卫儿的,不见默哥哥说的吗,这是极好极好的东西。

    卫儿便小心的将玉佩重新收好,抬头却忽然看到苏默的眼神中,有些跟当日爷爷的眼神相似,不由就有些难过,低声道:“卫儿保证不给别人看。”

    苏默一愣,诧异道:“为什么这么说?”

    卫儿情绪有些低落,小声道:“爷爷曾说过的。”说完,又小心翼翼的抬头道:“其实这个玉不太好对不对?”

    苏默愕然,但他毕竟曾为老师,只转念便明白过来。摇头道:“不,这个真是极好极好的玉。爷爷说不要给别人看,是怕有坏人看到,要抢了卫儿的玉去。那样的话,等卫儿的爹娘回来后看不到这玉了,卫儿的爹爹和娘亲就会难过的。卫儿想让爹爹和娘亲难过吗?”

    卫儿精神一振,大声道:“不!”

    苏默笑道:“是吧。那么卫儿就该小心保护好这个玉,一定不要给别人看到。卫儿能保护好它吗?”

    卫儿眼中便露出又是欢喜又是坚定的光芒,涨红着小脸使劲的点头:“能,卫儿能。卫儿以后只给默哥哥看,不给别人看,谁也不给!”

    苏默心中一松,点头笑着,用力揉了揉卫儿的小脑袋,以示嘉奖。

    卫儿便眯着眼,很是享受一般。

    旁边多多蹲在肩头看着,瞅瞅主人,又瞅瞅卫儿,时不时的又瞅瞅卫儿胸前藏玉的地方。良久,许是终于比较出了结论,觉得还是自己的石头好,便失去了兴趣。自顾从布袋里掏摸果干啃了起来。

    小孩子的精神很容易被吸引,既得了苏默的承诺,又解开了心中一个心结,便快活起来。两眼看着多多毛茸茸的样子,很想去摸一摸,却又怕苏默不肯,只就那么看着,直勾勾的看着。

    苏默看的好笑,伸手拎起多多往他面前一放,笑道:“喜欢吗?想摸就摸吧。”

    卫儿大喜,试探着伸手过去。多多吃东西被打扰,气的呲牙咧嘴的,却被苏默弹了下脑门,斥道:“小气鬼,摸摸有什么打紧?乖乖的,回头有赏。”

    多多大爷便只能受气小媳妇儿似的忍了,眼泪叭嚓的,若是被某女看到,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声讨某人。

    卫儿终于摸到了多多,不由大乐,一时间精力都放到了刚刚得来的这个小宠物身上。

    苏默扭头看看天色,又见卫儿和多多玩的欢乐,便蹁腿下了地,自去外面洗漱。

    家里多了个孩子,他便不能什么都凑合了。要给卫儿准备洗漱的东西,还要准备饭食。今日眼看着是来不及了,只能待会儿出去吃。但从明日起,苏默决定,自己开伙。至少卫儿的早餐,他要亲手准备。拜后世理念所赐,总吃外面的食物,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有了奶爸的潜质。但是他在后世本来就是老师,教的也是小学生,面对着卫儿时,便也自然而然的有种代入感,一点都不觉突兀。

    洗洗涮涮一番,比往日快了许多将自己收拾利索。重新打了水,又特意烧了热水拌好,端着盆进屋,招呼卫儿洗漱。

    卫儿乖巧的应了,很礼貌的跟多多再见,下地走过来。只是走到盆边,却只是老实的坐好,仰脸不动。

    苏默愣住,但随即反应过来。摇摇头,手把手的教给他如何洗脸,如何刷牙。并且告诉他,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

    卫儿对于这种方式感到很新奇,却一点也不排斥,兴致勃勃的按照苏默教授的步骤学着,倒是有模有样。

    多多大爷站在炕头上看着,眼中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只等着看笑话,却是半天不见,不由的又是迷茫又是气恼。

    忽然多出个孩子来,整个家似乎都有了活力。苏默笑吟吟的在旁看着,想着若是老爹此刻也在,却不知要多开心。

    正想着,却听院子外面有人高声叫道:“敢问一声,这里可是博远先生的居所?”

    苏默一愣,博远是老爹的字,外面这人却是来找老爹的,这可是头一遭。

    嘱咐卫儿自己洗漱收拾,这边起身走了出去,一边应道:“正是,却不知外面是哪位来访?家父外出未归,却是不在。”

    那外面人便欢喜道:“是便好,里面可是讷言公子?咱们便是奉了博远先生之命,前来寻公子的。”

    苏默惊讶,忙拿下门栓开门。推开门,便见外面站着一老一少两人。

    老者一身青布直裰,头上缠着幞头,脚下蹬一双皂面白边千层底儿。年纪五十开外,胡须半白半花,相貌清矍,笑眯眯的一脸祥和。见他开门来见,便上下打量不已。

    旁边却是个年轻的后生,高高大大的,方脸膛,微微透着黑红。浓眉大眼的,憨厚中却流露出几分英气。

    一身黑布短打,腰间扎着布绦,脚下也是蹬着一双布鞋,却打着绑腿。身后还斜背着一个颇大的包裹,略有些拘谨的恭立着。

    苏默抱拳道:“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奉家父之命而来却是怎说的?”

    年少者就拿眼看老者,老者笑呵呵的抱拳作礼,笑道:“老朽福全,这是我侄儿石悦。令尊正在咱们主人那边做客,因着记挂小郎君,我家主人便让某二人来此伺候着。一来可以多与令尊大人多盘桓些时日;这二来,也不至小郎君身边少了差遣。”

    苏默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情况?合着老爹自己玩疯了,不肯回家,却给自己找来两个使唤的。这算不算不负责任?太鄙视了。

    侧身请两人进了门,苏默一边道:“福老客气了,我这小门小户的,哪里用的上什么差遣二字。倒累的福老和石大哥跑腿。二位快请坐,小子这便奉茶上来,润润嗓子歇息歇息,待会儿还请为小子说说家父的情况。”

    福全就伸手拦住,也不坐,微微躬身道:“小郎君千万别这般说,老朽是当不起的。既然奉了命前来,自当守着身份。哪有主家给下人奉茶的道理,却是叫人难做了。哦,对了,这里有令尊大人家书一封,小郎君看过即知。”说着,对那个叫石悦的青年示意。

    石悦赶忙放下包袱,却听嗵的一声,显然极是沉重,让苏默看的眼神不由一缩。

    石悦却毫无所觉,从怀中摸出个油布包来,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方才从里面摸出个信封来,双手奉上。

    苏默伸手接过,再次请二人落座,只是不肯。苏默无奈,不再多说,只自顾拆开那信看了起来。

    抬头便是字喻讷言吾儿几个字,果然是老爹的手笔。苏默心中莫名的一热,急忙往下看去。越看越是惊讶,到了最后,却只剩下苦笑了。

    原来苏宏的这次访友,根子还是出在苏默身上。苏默前时连番出手,虽说弄了好大的名头,却也让苏宏感到了深深的忧虑。

    正如俗话说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又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苏默出了名,偏偏却没有顶住风浪的根基。几次小考不中,甚至明言不肯再去科考了。所以,苏宏无奈,只能另寻办法。

    他的办法就是找朋友,一个有实力的朋友,借助这个朋友之力,为儿子捐了个监生。监生,那可是等于有了参加秋闱、春闱的资格了。同时也就表明,打从这一刻起,苏默终于有了正式的文人身份,可以堂而皇之的对外称“学生”二字了。

    只是这捐监生的花费可不小,足足要两千两银子。苏宏那朋友倒是不在乎这钱,可苏宏自己却过意不去,便主动要求留下,帮助处理些文书文案之类的事务,从而偿报这份情谊。

    那朋友拗不过他,同时也愿意和他多聚聚,也就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只是苏宏又担心儿子一个人在家,那朋友便索性送过来两个仆人,便是眼前这一老一少二位了。

    除了这两个人外,同时带来的还有两百两纹银,按照大明一般人的花销,足够三人好几年的花销。对于苏宏来说,两千两都欠了,也不差这两百两了,如此便有了眼前这事儿。

    苏默看完这信,又是感动又是无语。都说天下父母心,老爹这可不是等若自卖自身,去给他这儿子换前程换保护伞吗?当爹的做到了这份上,苏默还能说什么?

    老爹走的时候,什么都不肯说,明摆着就是怕他不同意。直到生米煮成熟饭了,这才一纸家书送到,苏默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长长叹口气,苏默遥遥望着远空,费了好大的毅力,才生生忍住眼眶里的泪水不掉下来。

    半响,这才转头看向眼前两人,微微哑着嗓子道:“福老,石大哥。”

    福全连忙拦住,躬身道:“公子,主从有别。公子既然见了尊翁的书信,当能相信咱们的来历了,再如此称呼,不合适了。便请公子直接以名呼之即可。”

    苏默无奈,只得道:“如此,某便称呼您福伯吧。至于石大哥,好吧,大家年龄差不多,学生便也就不客气了。”

    福全大喜,拉着石悦重新以仆从礼节相见,算是确定了上下关系。

    苏默家里除了正屋这三间房,院子两侧还有各两间厢房。正好福伯和石悦一人一间。

    两人倒是很快进入了角色,石悦跟苏默告了罪,提着那个大包裹,自去收拾屋子,这边苏默让福全坐了,自己坐在主位,问起苏宏的情况。

    有了主次,苏默坐了,福全便也在下首坐下。从苏宏去了讲起,一直到他二人离开时的情况,都说的明明白白。

    苏默又问起这位苏父的朋友情况,这次福全却是不肯说了,只恭敬的道:“公子所问,老朽不得旧主恩准,实不敢多言。倘若公子一定要知,便请公子作书给博远先生,或许可得。”

    得,除了知道老爹平安一切都好,其他的完全莫宰羊啊。眼见这老头神态恭敬,意思却是坚定的很,苏默再无奈却也只能作罢。终不能来个大刑伺候,问一声招还是不招吧?

    苏默估摸着,就算真如此,只怕也是没用的。只从这老头言谈举止来看,就知道那位主儿的家世定然不小。这种大家族出来的,规矩是极大的。而且在这个时代,家仆对主家一般也都是极为忠心的,很少有出卖主家的。老头既然明言不肯说,那就绝不会吐露半个字出来。

    家中多出个孩子,这突然又多出俩下人来,苏默干脆也不出去了,直接打发收拾完屋子的石悦去买些饭食来用。

    福全带来的两百两,苏默没接。虽说三十六拜都拜了,也不差最后这一哆嗦了,但是苏默却也有自己的坚持。对此,福全劝了几句,见他坚决,倒也没多说。于他心中,大抵觉得苏默年少,脸皮薄,等到日后需要时,自己直接拿出来花用就是,倒也不必现在闹些不痛快。

    然而在苏默直接甩出五百两银票后,老头却是着实的吓了一跳,真真的被震住了。

    这是啥情况?不是说家里清贫吗?这咋随便一出手就五百五百的,要这也算清贫,老头很想大叫一声:“同求清贫!”

    瞅着终于让这老家伙动容了,苏默心中才略略清爽起来。少爷现在没别的,就是有钱。单只昨个那竞标大会之后,落袋就有好几千两。更不用说后面还有炉子和蜂窝煤等等收入。

    至于那些庄园,好吧,哥低调,哥不说,说那个就是红果果的欺负人了。好歹人家给垫付了两千两捐监了不是。这份情苏默愿不愿意都得认!因为那是老爹的脸面。是父子情,必须认!

    对于家里多了两个人,卫儿虽然不说,但是苏默看得出,这孩子显然更多的是一种释然。那是一种超乎年龄的敏感。哪怕之前苏默再三保证,绝不会不要他了,但远不如眼前家里增加了人口所带来的那份踏实。

    对,就是踏实。

    一个家人口多,就不容易散。如他之前的姑姑,还有爷爷,似乎都只是两两相依为命。初始时跟着苏默,貌似也是这种情况,而直到了此刻,卫儿才算真的相信了,或许不再被转托又一个陌生人的幸福生活,终于要来到了。

    所以,他很积极的和老福全还有石悦沟通,只不多时,便已成功获得了两人的喜爱。

    看到他带着多多,满院子欢笑着蹦跳,苏默眼底有温润流动。石悦属于那种憨憨的,没事就没话,只是踅摸着找伙计干。从劈柴挑水开始,然后便是各房打扫,再一趟趟的出去采买,忙的满头大汗。间中居然还给卫儿带了根糖葫芦回来,喜得卫儿抱着他亲了好几口,让这憨厚的青年傻笑了半天。

    老福全对于忽然多出的这个小孩也没多问,大家族的规矩让他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不该问的不问,把主家吩咐下来的事儿做好才是正经。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也喜欢卫儿这孩子。实话说,这孩子也确实讨喜。放在后世,那简直就是老年人杀手般的存在。

    所以,这一天,苏默难得的哪里也没去。就在家里呆了一天,或是陪着卫儿玩耍,或者自己在房里写写画画,直到到了晚饭的点儿了,他才终于为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