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早起练拳引发的乌龙事件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早起练拳引发的乌龙事件

    第二天一早,昔日平静的苏家小院,显得热闹许多。

    石悦早早挑了柴回来,便就院子里用他那把黑黝黝的斧子,将柴禾劈成一条条的;

    福伯坐在灶下,慢悠悠的烧着火。锅台上,热气蒸腾,青烟袅袅。食物的香气混合着柴禾烧灼的烟气,闻之令人说不出的愉悦。

    苏默仍是自顾按照每日的习惯,围着小院慢跑,只不过今日身后多了个小尾巴。

    小家伙小脸红扑扑的,只穿着短衫,虽然人小腿短,却是竭力跟着,亦步亦趋,不肯落后。

    多多仍旧蹲在石台上,抱着它的宝贝石头舔着,间或抬头看看跑步的两人,眼中便不时露出嘲讽之色。在它看来,那简直就是俩傻子,原来只是一个大傻,现在又多出一个小傻来。跑来跑去的有用吗?哪有多多大爷的宝贝管用?

    心中如是想着,便愈发得意着,舔的也更起劲了。

    苏默没阻止卫儿跟着跑,生命在于运动,尤其是小孩子,多运动不是坏事。多运动才能把血脉关节舒展开,才能让五脏健康。也因此才能快速的消化多余的能量,从而更多的摄入能量,长的更快更强壮。

    所以,在跑完几圈后,他特意把后世小学里的广播体操拿出来,一式一式的教给卫儿。

    卫儿很新奇,学的很认真。他喜欢这种感觉,跟以往的生活完全不同的感觉,让他更能感受到某种安定。

    福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苏默身边,看着卫儿挥胳膊抬腿的做操,面色有些凝重。低声对苏默道:“少爷,仆看着这套路不简单啊,应慎传。”

    从先前见面小郎君的称呼,到后面的公子,再到如今的少爷;从开始的老朽的自称,到后面的老仆,乃至此时的单一个仆字。短短一天的时间,福伯便已充分的融入了苏家。这是一种惯性,却也是苏默的魅力。

    只是此刻听着福伯郑重其事的进言,苏默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不由哑然。

    后世烂大街的广播体操而已,又成了什么高深的东西了?还要慎传,若被后世人知道了,怕不笑掉大牙。

    他却不明白,这广播体操后世固然极为普及,但却是真真的集思广益,根据青少年的年龄、发育等方面而研发出来的。而在古代,这种针对性极强的套路,任何一种都是敝帚自珍的。

    所谓传承,所谓师授道传,都有道不轻传的说法。单一而行,择而授之,于文如此,于武便更加苛刻了。

    古时的相传,是一代代人的积累而成。无论何种套路,又哪能和后世动辄一个团队集思广益的研发相提并论?

    如此,这广播体操落在福伯眼中,自然价值就非比寻常了。

    “一些专门针对小孩子活动身体血脉的动作罢了,不值当什么的。”苏默笑着摆摆手。

    见福伯沉默,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忽然笑道:“我这倒是有一套适合福伯这年纪的套路,福伯可愿意学?”

    福伯一惊,随即面现激动之色,待要点头,却又有些迟疑。眼前这套广播体操已然让他惊艳了,那适合自己的套路,又将会多么珍贵?

    这位少主家对自己已然极好了,若再自己去学少爷的秘学,便太过贪婪了。

    想到这儿,便要拒绝。

    苏默却摆摆手,笑道:“真没有什么的,且看好。”口中说着,已是拉开架势,正是太极的架子。

    苏默既然施展开了,福伯也不及再说阻止的话了。只狠狠瞪了望着这边不错眼珠的石悦一眼,令后者惭惭的转过头去,这才凝目细看。

    白鹤亮翅、单鞭、揽雀尾、大炮锤、小炮锤、进步提拦,一式式一招招,徜徉而出。

    苏默初时还存着展示之心,但渐渐的,越打越是流畅,心中意存念先,竟是无不完转圆融,慢慢的竟忘却了所有,进入某种空明之境。

    那晚玄之又玄的感觉再次升腾而起,整个意识便如镜湖水月,身周之物、人尽皆倒映心神之中。范围也是越来越大,渐渐溢出小院,向外扩散而去。

    左右邻居家摇着尾巴的狗儿、翻弄着泥土啄虫的母鸡、灶下一边添柴一边抬手擦拭汗水的妇人,还有那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从盘中扯根咸菜塞进口中的童子;

    大街上,挑着担儿一颤一颤的挑夫;赶着小车,堆满了货品的走商;肩膀上搭着汗巾,眼巴巴望着来往人流的小贩;

    店铺里蒸笼上的热气;路边烧开的大锅中的面片儿;圆炉里氤氲着的烧饼;

    这一切一切,都渐渐明映于心。

    再到最后,甚至好似整个人都飘飞了起来。鳞次栉比的房舍、各家屋顶的炊烟、远处高大的城墙、角楼上轻轻随风而动的铜铃,还有那城外的密林枝桠,漂浮于山腰、河间上的袅袅白雾…….

    嗡!

    似乎脑海中某种声响发出,刹那间,苏默忽然有种脱离了某种桎梏的轻松。所有散发的意识,也在同一时间瞬间收了回来,再睁开眼来,却是仍处身自家小院之中。然而,目中所及之处,却似多出了些什么,像是一种活力,又好像是一种气机。

    听力、视觉、嗅觉,似乎都极大的增强了,便连身体中,似乎也都充斥着弥漫的精力,让他有种一握可掌天地、一拳可破顽石的不真实的感觉。

    这种新奇的感受,让他有种迷醉的感觉,微微闭着眼睛,直到半响才睁开眼来。

    长长吐口气,扭头正想着问问福伯学没学会,却正迎上福伯一脸的惊恐震惊之色。

    心中迷惑着,再转头,却见石悦也是目瞪口呆的石化状。卫儿则是两眼透着不解,呆呆的看着他不动。便连石台上的多多,也两只小眼死死盯着自己,两爪抱着的石头都不去舔了。

    “默哥哥,你要飞了吗?”

    忽然间,卫儿清脆的童音响起,望着他的眼神中又是不舍又是难过。

    啊?

    苏默有些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睛,笑道:“哥哥又不是神仙,怎么会飞?”

    卫儿顿时大松了口气儿,欢喜的跑过来,紧紧的抱住他。方才那一刻,他看着浑身飘逸之气的苏默,似乎下一刻就要消失在眼前,心中大是恐惧,只怕再也看不到哥哥了。

    好在,那种感觉只是短短的一瞬,如今哥哥说不会飞走,他又真实的抱住了哥哥,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虽然如此,他仍是抱得紧紧的,心中想着,便是哥哥飞了,只要自己抱住哥哥,也便能一起飞,不会被抛下了。

    苏默这会儿已然有些明白了,或许自己方才进入了某种玄妙的境界,外在表现怕是有些不妥的。

    转头看向福伯,刚要说话,却听噗通一声,循声看去,却是石悦跪伏在地,那把黑黝黝的大斧子扔在一旁,只对着自己磕头不已。

    皱皱眉,不等喝叱他起身,却猛然被人扯住衣袖,转头便迎上福伯瞪得鸡蛋大的眼睛:“少爷!少爷啊!千万,千万!以后不可再如此了!会折寿的,仆等会折寿的啊!”

    苏默这个无奈啊,一手抱住卫儿,一边转头让石悦起身,这才对福伯道:“福伯,何以如此?我刚刚只是打了一套拳,许是引发了心境,有些异样,但终归也不过就是些强身健体的法门罢了。你们莫要大惊小怪,我不是说了吗,这套路也是要传给你的啊。”

    他本是劝慰的意思,哪成想福伯一听此话,两手乱摆,随即干脆噗通一声,也跪了下去。随着他这一跪,刚站起身来的石悦也赶紧跪下,甚至连身前的卫儿想了想,也跟着往下跪。

    苏默一脑门的黑线,喝道:“都起来!再跪就不用留了,都走人吧。”

    口中喝着,俯身将卫儿抱了起来。卫儿大眼睛骨溜溜转着,一手搂住苏默脖子,一手指头咬进嘴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满脸都是好奇不解。只是心中却是开心的很,果然默哥哥不会扔下自己,这不先抱着自己了。

    福伯和石悦这才颤颤的爬起身来。只是此刻二人脸上都是一副敬畏之色,弯着腰一言不发。

    苏默觉得有些头疼了,叹口气,苦笑道:“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福伯小心的抬头看看他,犹豫了一下,这才恭声道:“少爷,方才您那法术,引得四周风云激荡。整个人明明就在仆等眼前,偏偏却有种看不到摸不著的感觉,便似……便似要羽化飞升似的。少爷,此当非凡间之术吧?如此无上仙家之术,您却要仆去学,仆惶恐啊,安敢有此奢望?还请少爷万万收回成命,仆万死不敢奉命。”说着,又要往下跪。

    苏默赶紧一把拉住,无语之余,也只得苦笑点头道:“得得得,不学就不学好了,多大点事儿。行了,该干啥干啥去。”

    福伯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又再施了一礼,这才返身进屋,继续忙活他那灶台。只是心中暗暗琢磨,当日前来之时,何曾想过竟有这般际遇?便是旧主那边,也定然是不知的。否则便不会是差自己二人来,而是他亲自要跑来了。如此看来,日后当好好用心,万勿恶了少爷,失了这份差遣才好。嗯,此事却也得再嘱咐一下石头。

    心中念着,便就又加意了三分。把手上一切事儿都尽量去做到极致,生生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简直如回到少年人一般,那叫一个精神抖擞、身走带风啊。

    苏默看的头晕,想想干脆懒得去管这老疯子。将卫儿放下,让他去自己洗漱。卫儿脆生生应了,蹦跳着去了。

    这边苏默转身要去打水,猛然紫光一闪,却是多多跳上肩膀,叽叽叽的叫个不停,两只前爪鸡爪疯般一通乱舞,也不知想表达什么意思。

    苏默这正烦着,没好气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小鼯鼠一个趔趄,随即被拎住了脖子,一扬手又给扔回石台上,边骂道:“添什么乱,自个儿玩去。”

    多多转了个圈儿站稳,先是愣了愣,随即跳着脚大怒,叽叽叽的叫着抗议。

    苏默也不理它,再转身,却见石悦满脸敬畏的将一盆水放在眼前,看着自己的眼神儿,那叫一个火热啊。

    疯了!都疯了!

    苏默哀叹一声,真是没力气去说啥了,只闷声开始洗漱。石悦傻傻的站了会儿,又感受到屋里叔父警告的眼神儿,终是挠了挠脑门,惭惭的继续劈柴去了。

    因着这个插曲,这一天的早饭便有些沉闷。不是说几人心里不痛快什么的,而是福伯和石悦二人虽不敢违逆苏默的意思,仍是一同上桌坐了。但是两人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架势,苏默不说话,两人就不说话。只端着碗闷头扒饭,连菜都不去夹。

    这且不说,一旦苏默说个啥,便是慌忙放下碗,起身回话。再往下坐时,便只挂个椅子边儿,看的苏默这个累啊。

    总算卫儿还算正常。只是这小人儿是个伶俐的,哪会察觉不到气氛不对。也是乖乖的吃饭,全无昨晚的跳脱。

    苏默无奈,干脆放下碗来。眼见福伯和石悦又要往起站,不由一瞪眼,两人这才惭惭止了势子。只是如此一来,那本来挂了的一丝椅子边儿也没了,整个就是拿着马步在那吃了。

    苏默差点没乐喷了出来,气急之下,忽的一阵恶趣味升起,干脆也不说话,又把碗端起来继续吃。目光却不时的扫向两人,让两人往起站也不是,往下坐也不敢。

    石悦年轻,尚能挨得住。福伯却是年岁大了,时间一长,那腿可就有些打颤了。不过如此一来,却也让苏默发现,福伯也必然是有些身手的,否则绝对挨不住这么久。

    他脸上挂着戏谑,也不点破,仍是慢条斯理的吃着。直到又过了盏茶功夫,眼瞅着福伯那张老脸越来越白,额头上汗都出来了,这才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猛不丁的一笑,气氛反倒一松。福伯一脸的尴尬,哪还不知苏默这是故意的。

    苦笑一声,也不绷着了,实实落落的往后一坐,长长的吁出口大气来。

    石悦略有些憨,瞪着眼看着苏默放声大笑,又看向叔父在那摇头苦笑,一脸的莫名所以。

    卫儿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伸手扯扯苏默,脆声问道:“默哥哥,你笑什么?讲给卫儿听啊。”

    苏默点着头,好容易停住了笑,抚着卫儿的头,笑道:“哥哥笑啊,这人可不就怪吗?好好的福不享,偏生要跟自个儿过不去,结果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累的大伙儿都难过,最后还是认了怂。卫儿你说,这好不好笑。”

    卫儿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摇摇头。旁边福伯臊的老脸发红,直嘿嘿笑着低头吃饭。经了这么一出,他反倒真是放开了,重又恢复到昨晚的状态。只是比之昨晚,却又更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苏默拍拍卫儿脑袋,示意他吃自己的,这才抬手将石悦按下,这边转头看着福伯笑道:“福伯,这下您老舒坦了?你说您老这是何苦来哉?好,就算我有什么神通,可我不还是我吗?您老不还是我的福伯吗?咱们是一家人,需要搞这搞那吗?我瞅着您老身上也是有功夫的,估摸着也必然是走过江湖,经历过事儿的,该当能分辨出话真话假的,那您说说,我说的在不在理儿?”

    福伯惭惭的听着,渐渐的,脸上却正色起来。将碗放下,抬起头看着苏默,半响,方才郑重其事的抱拳一揖,叹道:“少爷教训的是,是仆着相了。既承少爷如此坦诚相待,仆也不说别个,便只死心塌地跟着少爷了。只是,唯有一事,还请少爷应允。”

    苏默点点头,提起筷子夹了根咸菜丢进嘴里嚼着,道:“你说。”

    福伯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这才沉声道:“少爷所学,绝不是凡俗。以后当谨慎小心,不可轻泄于人前。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少爷或许不惧对阵,但若传出去一二非人,则遗祸无穷。此,还请少爷慎思。”

    苏默愣住,感情说了半天,这老头还是固执的认定那太极拳是仙术了。

    其实这哪里是太极拳的威力,苏默心中九成九的确定,必然是多多那块石头带来的变化。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自己通过太极拳这种拳法发散了出来而已。

    太极拳本就是一种究极人体奥秘的拳法,最重的便一个“意”字。自己虽然练的只是强健体魄的套路,这种意却是一脉相承的。

    什么是意?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人体大脑波动的表现。多多那块石头,从这些天他自己的感受,再加上赋予多多那种针对人体大脑神经影响的气息,好巧不巧的便形成了某种沟通,这才是缘由所在。

    只是眼下看来,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苏默想了想,干脆放弃了。他要的只是大家正常相处就好,科普扫盲什么的,却也不必刻意去追求。

    想及此,当即便点头应了。老福全见他终于点头,面上露出欣慰之色。至此,苏家小院这个早上的闹剧,总算是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