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画影图形
    苏家小院终于恢复了正常。当然,除了石悦有些不舍和遗憾除外。有了福伯的嘱咐,显然苏默是不可能再传这法门了。

    苏默在旁看的分明,也不多言,他一屁股的事儿催着呢,真心没这心气儿去整这些无聊的。

    嘱咐着卫儿在家听话,自己便准备出门。既然决定了要加快新城那边自己宅院的建设,总要过去看看,督促一下。

    再有就是要去跟庞士言见一面,定下下一步的计划。那隐藏在暗中的危险,实在让苏默不敢等闲视之,能早一点清除,还是早一点清除为好。

    临到出门时,却见石悦背起他那把斧子跟了上来。苏默诧异的看过去,福伯淡淡的道:“少爷在外,总是需要个差遣的。石头有几把蛮力,应能对少爷有些助力,就让他跟着吧。”

    苏默有些了然。显然,这是福伯防止自己轻易暴露某种能力的手段。不然,昨晚出门时,怎么没这一出?

    本待拒绝,但转念想想那晚遇上的危险,当时如果有石悦这样的人跟在身边,便能将危险降到最低。

    如今那些人隐藏在暗处,说不得真要防备一二。苏默想及此,便也点头应了,带着石悦出了门。

    一路往县衙走来,石悦本就是个闷葫芦,再加上原本的心思落了空,便更是沉闷。

    苏默看的好笑,想了想,便道:“我那套路子,福伯不让传也只能罢了。其实便是传你,怕是你也难有成就。不过,我倒是有些别的套路,和你倒是和脾胃,就是不知你愿不愿意学?”

    他倒不是忽悠。本来那太极拳就是后世公园老大爷们强身健体用的,除了苏默因为异变的原因,教给任何人都不带有用的。

    再者说,以石悦的性子和风格,就算是真正的太极拳,苏默估计他也练不好。反倒是另一种拳法,颇为附和。那就是八级拳。

    后世因着信息爆炸的影响,诸如八级拳、八卦掌、咏春拳之类的视频教学极多。随便找个网站都能找到一些。

    作为深受武侠小说荼毒的年青一代,苏默其时未尝没有过武侠梦。也曾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几乎扒拉遍了这种视频教学。各种套路记了个全。

    只可惜,说易行难。练武之道,哪有那么简单的?只那份辛苦,就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

    于是,苏某人的武侠梦极短命的在不到两个月里,就告终结。不过因此一段,各种外门拳法倒是还真记下不少,八极拳,正是其中一种。

    而石悦有伟力,善用大斧,与八极拳的拳意颇为贴合。苏默琢磨着,把八级套路教给这憨人,指不定还真的能成。所以,这才有了方才一说。

    石悦却是听的猛然一震,惊喜的抬头望向苏默,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在他此刻的意识中,既然能打出那般术法的少爷,就算随意拿出点东西来,又岂能是简单的?如今,虽然那套术法学不成,但能得到少爷指点一二,这简直就是天降仙缘啊,哪里能不让他欣喜欲狂了?

    瞅着苏默明确的点头回应自己,石悦想也不想的,纳头便要拜下去。

    苏默吓了一跳,这大街上的,忽然来这么一出,不是引人瞩目吗?暗骂这夯货憨,急伸手一把扯住,低骂道:“你想让满世界人都知道?拜个屁的拜,以后不许动不动就下跪。好男儿只跪天地父母,余者皆不配。”

    这话要是放在后世没问题,但是放在这个时代,可真就有些大逆不道了。

    所谓天地君亲师,见了皇帝,难道谁敢不跪?别说皇帝了,就是一些特定场合,见到一些官员,也得该跪还是跪。便比如上了公堂,没有功名在身的普通人,那是必须要跪的,不然就是大罪。

    苏默是一时嘴快,全然忘了这茬儿了。不过落到石悦耳中,却又成了另一种意思。

    对于皇帝、贵人们,普通人自然是需要跪的。可是对于仙人呢?那当然是不用理会的了?都说皇帝是天子,受命于天。仙人可不都是天上的,自然也能代表天了,那岂有儿子跪老子的道理?

    自家少爷虽然不肯承认,但石悦心中实在已经认定了少爷的不凡。此刻再听了这番话,愈发肯定了心中猜测。

    当即想也不想的猛点头,只觉这才是少爷身份该当说的话。皇帝?那见了咱家少爷,也必当是来跪咱少爷的。

    苏默哪里能想到,自己未经考虑的一句话,就让这夯货脑子里翻腾着这般杀头的念头。见他点头,这才道:“等明早的吧,明早开始,我开始教你。”

    石悦喜得抓耳挠腮,恨不得今天立马过完,转眼就到了明天早上才好。

    有了期盼,这精神头自然就不一样了。与之前死样活气的怂样,这会儿的石悦昂首挺胸,再加上他本就生的高大雄壮,倒是真个好人样子,引得街上行人不时注目,恨的苏默直想一脚踹过去。

    眼看的是没法跟这浑人说理的,苏默干脆也省了那嘴皮子,只大步而行,自顾往县衙而去。这一加速,石悦便再想顾盼生威的就不可能了,只能也加快脚步跟上,倒是让苏默无意中达到了目的。

    县衙本就不远,两人跟比赛竞走一般的急赶一通,只不多时便已到了。

    苏默正待上前让人通禀,却见一侧转出辆马车来。目光落在御者身旁一人,不由的咦了一声,连忙转身迎了过去。

    “老伯早啊,这一大早的,却是怎的在此处?”他抱拳施礼,嘴上笑着问道。却原来这车上坐的,正是赵奉至家的那个老管家。

    老管家见是苏默,也是脸上露出欢喜,忙使人停了车,先是冲他点点头,忙又回身敲敲车厢,道:“老爷,却恰好碰上了讷言公子。”

    苏默一惊,没成想车里坐的竟是赵奉至。原本他还打算着,待会儿离了县衙后,就去看看老头儿呢。

    车厢上帘栊掀起,赵奉至的头脸便露了出来,看着他点头道:“正好,原还想着让人去寻你,恰在这里遇上了,倒也省了这一趟。”

    苏默连忙上前拜见,后面石悦瞪大了眼睛,也跟着见礼。赵奉至转眼看看他,不由赞道:“好个壮士。”

    苏默就笑,道:“家父外出访友,又不放心学生,便寻了人来帮衬着。叫石悦,确是有些个力气。”

    赵奉至点点头,忽然一愣,这才察觉苏默的自称变了。上上下下的打量他,苏默就有些窘,低声扭捏道:“那啥,家里老爷子觉得学生还是有些才的,若不弄个名头身上,岂不是落了咱县里面子吗?这不,就去捐了个监生,嘿嘿,嘿嘿。”

    他干笑两声,难得的老脸有些发热。于他心中,这捐钱买监生,实在跟卖官酹爵差不多了。他不愿当官,却也知道,卖官酹爵这种调调,大抵都是奸臣干的事儿,说在人前也是有些丢人的。

    赵奉至却是点点头,并没有他意料中的鄙视,只是略一沉吟,轻叹了声:“倒也算是个说头。”并没了下文。

    苏默有些诧异,他却其实又被后世影视剧误导了。这捐监生可不是什么奸臣搞出来的,实在的是明太祖朱元璋一手操办的。

    大明之初,百业待兴。为了丰足国库,明太祖朱元璋下旨,允许一些有能力的商贾出钱捐监。这样既缓和了一些阶级矛盾,能得到更多的士绅阶层支持,也同时丰足了国库,加快了国家的复苏建设。

    而对于这种捐监生,便叫例监。除了例监,还有举监,那是由举人入监;再就是贡监,却是秀才身份入监的,一般多是地方举荐的优秀人才;还有一种叫荫监,乃是勋贵弟子的专利。

    总上几种,有一点苏默没搞错。那就是在其他几种监生面前,例监确实被人有些看不起。

    不过既然赵奉至没什么异样,苏默心中也实落了许多。他其实很是敬重这位老夫子,实不愿让老头儿失望。

    此刻见赵奉至没别的话,赶忙岔开话题道:“先生方才说找学生,却不知何事?”

    赵奉至猛省,点头道:“我要立刻入京去,昨晚得了大学正的调令。老夫想来,应该是上回跟你说的那事儿。只是奇怪的是,大学正却并未提及让你一起,倒让老夫难以置喙了。如今告知与你,便是提醒你要早早准备,一旦有了眉目,不至于慌乱。”

    苏默恍然,心中感激,自是点头应了。赵奉至又谆谆叮嘱了一番,不外乎要他低调行事,少搀和县里政事之类的。说了好一会儿,这才挥手作别而去。

    苏默目送着那车远去,直到不见了踪影,这才收回目光。石悦探头探脑的道:“少爷,这老头是个好官儿。”

    苏默惊讶,不料这憨直的人,竟有这种敏锐的直觉。却听他洋洋得意的道:“他一见着悦,便赞悦是壮士,当真好眼力。”

    苏默眼角猛的跳了一下,转身就走。他喵的,原来这就是石悦的是非观。夸他了,便是好官。不夸他的,便定然是坏官。这尼玛什么神逻辑啊。

    苏默觉得自己要是跟这种智商的夯货继续说下去,只怕很可能让自己的iq跌落无数个境界,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之。

    入了县衙,衙役们早对苏默熟悉了,纷纷前来招呼。苏默笑着一一应答,使人先往庞士言那边禀报,这边便请了衙役安置石悦。

    石悦瞪大了眼睛不肯,说是自己要保护苏默,就该时刻跟在身边才是。

    苏默百般解说,只是不通。最后不由怒道:“你觉得自己能打过我?”石悦这才消停。

    只是如此一来,众衙役看苏默的眼神又多出几分敬畏。原来苏公子不但文采惊人,身手也是惊人,竟连这般壮汉都自承不敌。

    不多时,人来报县尊大人请苏公子后堂说话。苏默嘱咐石悦好生等候,这才转身去了。

    见了庞士言,将不相干的人都屏退了,庞士言这才低声道:“昨个晚间,派在那楚宅的眼线回报说,有几个眼生的汉子在那边晃,其中一个还翻进院墙去了,身手极是利落。出来后,脸色颇不好看。而后,旁边几户人家也被搭讪,遮遮掩掩的问了些话,无所得后,这才离去。”

    苏默沉声道:“可曾查对过,都是些什么人?”

    庞士言摇摇头:“没有任何记录,都不是本地人。也没有他们居住的记录,人数大概在七八个。”

    苏默眉头微皱,又道:“那可曾查到这些人的落脚处?”

    庞士言脸上有些尴尬,嗫嚅着道:“几个夯货胆小,没敢多跟,只是确认,果然都是往城西去了,却也不见从西门出去过。”

    苏默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不多跟是对的。如你所言,对方身手利落,怕是见惯了手段的,真要跟的紧了,必然被发现。”

    庞士言悚然一惊。想了想,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苏默站起身来,来回踱步,考虑了片刻后,毅然道:“衙门里的人不能动了。从几方面来看,这些人多半都是亡命之徒,身手好,警觉性高,要想对付,就得要专业人士才行。”

    说到这儿,看了庞士言一眼,道:“向来听闻厂卫好手颇多,最善办理这等案子。明府与那边的关系怎么样,可能说上话?”

    庞士言脸儿一白,心中苦笑。谁愿意跟那帮人有牵连啊,虽说当今圣明,厂卫早不似之前几朝那么势大,但毕竟那名声在外,都是有多远避多远的。

    而且,如苏默所说的,厂卫里真正的好手哪会在这儿,明面上的卫所里的,都是些混吃等死的。欺负老百姓浑身的本事,真办事却连一般衙役都不如。

    苦涩的将里面的道道儿说了,苏默也是不觉头疼。以手敲着脑袋,苦苦思索着。猛然间,忽的灵光一现,暗道自己骑驴找驴。

    扭头对庞士言道:“这样,这事儿我找人来办。你让人把那些人的画像和资料准备好,给我一份就成。”

    庞士言大喜,连忙应下。使人去了,不多时,卷了一卷送了进来。

    苏默拿过来,打开一看,不由的登时泄气。资料啥的倒也罢了,那画像却几乎一个模子下来的,别说分辨了,只怕是好眼都要看瞎了。

    左右无奈之际,干脆让庞士言准备纸墨,又比划着将简易的碳条笔的制法说了,让马上准备好。然后又让那几个见过那些人的衙役过来,他准备亲自动手,看看能不能按照描述,来复原那几个人的面容。

    庞士言听的将信将疑,若苏默说使什么仙家法术他信。可是只凭着口述,就能描摹出完全没见过的人的模样,这听上去简直不要太玄幻了。

    苏默懒得跟他多说,只催促着赶紧办。庞士言无奈,只得一一分派下去。

    直直等了老半天,看看天将午时了,这才好歹算是将苏默要求的碳条笔弄好。

    找了间僻静的屋子,庞士言打发自己的家人出来守着,不使人靠近,这才将几个见过那些人的衙役集中过来,就在屋中坐成一排。

    苏默拿画板垫了,夹上一张白纸,一边询问着,一边慢慢勾勒。期间不时的让人过来看看,然后再涂涂抹抹一番。如此反复几次,当又一次唤人来看时,那人激动的指着画面道:“对对对,就是此人就是此人,简直一般无二,真真神乎其技,神乎其技。”

    众人轰的一声,齐齐挤过来观看,不由的都是纷纷赞叹不已。庞士言眼神飘忽,心中暗暗念叨,什么神乎其技,莫不是又是仙家术法?是了,苏仙童一再叮嘱,不可露出他的身份,这可不是障眼法吗?

    想及此处,哪还再有半分怀疑。当下开始下一人的描摹,如此直直忙活到申时了,总算是将七张脸谱绘制出来。

    苏默累的头晕眼花,手腕子都有些酸疼了。这种活儿极耗脑力,又不像后世那样,还有计算机自动描绘比照,完全凭手工一笔笔的调整,工作量可想而知。

    将七副人像卷好,待要向庞士言辞出,忽然却听外面下人惊呼:“真人回来了,真人回来了,快,快去向老爷禀报。”

    苏默一愣,正寻思这个真人是哪一个,却只见房门猛的被推开,一个人影风一般冲了进来,一把就扯住刚站起一半身子的庞士言,急声道:“明府,苏吏员呢?苏吏员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