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六十五章: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第六十五章: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冲进来这人衣帽歪斜,一系青色袍服上,斑驳淋漓的,也不知是沾了些什么。

        头上发髻有些散乱,一张脸也是汗渍津津的,横一道竖一道的跟个花脸猫一般。

        脚下一双云鞋,满是泥泞,鞋面上几乎看不出原本颜色。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霉酸味儿,顶的人闻之欲呕。

        屋里庞士言和苏默同时呆滞。这人,两人都认识,确实是真人,天机真人。那位被苏默忽悠的,去满世界找仙药的天机真人。

        苏默眼珠儿转转,下意识的就想溜。庞士言却面颊抽抽,木然的抬手一指,让苏默只得放弃了打算。

        庞士言是震惊的,他和天机老道相交多年,一向都是看着天机老道仙韵飘飘、道貌岸然的,何曾如今日这般狼狈?如今见天机道人急吼吼的进来就找苏默,甚至连屋中人都没看清,庞士言心中其实很有些紧张的。

        话说都是仙家之士啊,天机真人如此急迫的来寻苏仙童,偏又这幅狼狈模样,该不会是遇上什么危机了?无量那个寿佛的啊,这可真真的是神仙打架啊,可千万莫要殃及咱这个凡人好伐。

        天机老道却是全不知他心中所想,眼见他抬手一指,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屋里还有别人。

        顺着手指一看,却是不由的顿时双目放光,一个跨步就冲苏默扑了过来。

        好家伙,那一股儿味儿哦,差点顶的苏默当场吐出来。也许是经过几次的异变,此时的苏默何等的反应?当即想也不想的就是一脚踹出。

        呯!

        一声沉闷的响声在屋里响起,庞士言在旁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墙壁下,一个凄惨的人形,一半身子贴在墙上,一半身子趴在地上,两只脏兮兮的手前伸着,满是污垢的指甲时不时抽搐一下。半响,一阵痛苦的**声,才从贴着地的脸上发出。

        苏默也震惊了,完全没料到自己这一脚竟发挥出这般威力。听着天机老道的**,再看看庞士言一脸的震惊,摸摸鼻子,干笑两声:“这个……这个,咳咳,纯属误伤,误伤,下意识的反应懂吧。他这么扑过来,那啥,我也没办法不是。”

        庞士言嘎巴,闭上嘴,看看地上的天机,又看看苏默,木然的点点头。

        “苏……苏……你……”地上的天机真人总算是回过魂来,颤颤的抬起头来看着苏默,鼻血长流,眼神哀怨的让人看了,心都要碎了。

        老半天后,屋里三人重新落座。收拾了一番的天机真人,总算是多少恢复了往日几分风采。只是望着苏默的眼神,仍然的那么忧郁、那么憔悴……

        苏默只觉的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了,抬手指着他怒道:“死牛鼻子,有话好好说哈,再用这种眼神看过来,信不信爷插爆你?”

        一旁的庞士言打个寒颤,只觉的这话颇多怪异,心里这个别扭啊。想了想,终是先一步站起身来,冲着两人一揖,赔笑道:“二位,二位,要不你们先聊着,下官那个还有些公务,就不打扰了。待过会儿忙完,再置办酒席,请二位同饮,嗯,同饮。”

        说罢,也不等两人表示,一提袍襟,中箭兔子似的窜了出去。咣当,房门随即关上,远远传来庞大人命令:“闲杂人等休去打扰,且随本县公干去。”

        语音袅袅,唯剩一地鸡毛。

        房里,天机道人一脸的幽怨,看着苏默愤怒的戟指,委屈的道:“苏吏员,苏道友,是贫道被打了,被你打了。就算有什么得罪处,也不至于此吧。”

        苏默这才警醒过来,惭惭收回手指,僵硬的弯过来,搔了搔头皮,慢慢坐下,干笑道:“我这……不是神经反射吗。你也是的,有事儿说事对吧,光顾着瞅啊瞅的,这换谁也挨不住啊。得,说吧,这风风火火的,究竟找我干啥?话说我这一屁股的事儿呢,真心没空跟你忽悠。”

        天机道人目光一亮,抖瑟着从怀中小心的摸出一个木盒,放在桌上,满脸的虔诚,小心翼翼的打开,往前一推,希冀的道:“看,这个。”

        苏默一脸的疑惑,瞅瞅他,这才低头去看。木盒手掌大小,四四方方,并无任何奇特之处。只是盒子里的物事一映入眼中,苏默不由的霍然变色,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脸上又是激动又是震惊。

        天机道人眼中光芒愈发炽热,浑身都不由的颤抖起来。也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哆嗦着嘴唇,颤声道:“是的,对不对?没错的对不对?贫道就知道,就知道,哈哈哈,呜呜呜,果然是,果然是。三清啊,果然是的。”

        他又是笑又是哭的,简直如癫如疯。

        苏默吓了一跳,果断向后退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盒子里的东西确实让他震惊,因为那本不该现在出现在这里。按照记载,最早也是出现在西班牙、葡萄牙等地,然后才是意大利,一直到了十七世纪,才渐渐传到菲律宾这边,然后进入中国。

        可是,现在,就在眼下,这东西竟诡异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苏默简直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他甚至怀疑,自己所处的时空,究竟是不是真实的,或者说,是不是后世记载的那个大明时空。

        莫非,真有平行时空?又或是那些历史记载,压根就是错误的?自己又一次被骗了?

        盒子里啥东西?

        答案是:番茄。也就是后世人人尽知的,西红柿。

        正如方才苏默所想,按照历史所记,西红柿一直到了近两百年后,才出现在中国。

        清代王灏在《广群芳谱》中有记:蕃柿,一名六月柿。茎似蒿,高四五尺。叶似艾,花似榴,一枝结五实或三四实。草本也,来自西番,故名。

        从这个记载中可以看出,直到辫子朝,国人才见识了这玩意儿。而且,开始时,只是樱桃番茄,属于观赏性的东西。

        其实也是,初时的樱桃番茄还属于刚驯服时期,味道远不如后世那么甜美,更多的是酸涩,难以入口。甚至在后来进入英法等国,一度曾被冠以“毒果”的名头,不知令多少人闻之丧胆。

        只是苏默震惊固然震惊,但是这老道是咋回事?这抖的鸡爪疯似的,莫非真是如传闻那样,这西红柿刚发现时是有毒的,老道被毒到了?

        苏默不由的心下也有些惴惴,小心的又退开半步,试探的道:“我说,老道,这东西,你……”

        老道的声音戛然而止,猛的盯着苏默,亢奋的道:“烈日果!这就是烈日果对吧?当日你曾跟贫道说起的四种仙材之一,炼制九九归元丹的主药,对吧?”

        苏默张大了嘴,眼睛瞪的溜圆。这次,他是真被吓着了。呃,是被雷到了。

        这尼玛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这得是多强大的联想啊,能把西红柿当成什么狗屁的烈日果。

        烈日果,尼玛,怕是真的神仙听了都会晕吧。烈日果是神马东东啊?真的有吗?

        苏默忽然感到很愧疚。自己是不是玩过了?老道要是因此疯了,那可实实在在的是被自个儿给神经病了。

        “咳咳,那个,真人啊……”苏默决定做个好人,勇于承认错误,以免害人太过。

        “叫我天机!”老道豪迈的挥手打断,忽然面色一正,恭敬的道:“苏道友,啊,不对,苏前辈,所谓达者为尊,我辈修士,自当如此。若非前辈指点,贫道如何能寻得这般仙材?所以,便请直呼我名,并请前辈指点,另几种仙材下落。实话说,贫道遍寻各处,若非机缘巧合,便是这烈日奇果,也是绝难寻到啊。”言罢,唏嘘不已。

        苏默张大了嘴巴,又合拢上。然后又张开,又合上。他实在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想了半天,看着眼前天机道人这癫狂模样,真怕要是如实说出来的话,彻底把这老道刺激的崩溃了。

        好吧,善意的谎言可以被原谅。自己不是有意骗他,是为他好,自己应该算是个好人……吧。苏默有些不确定的想着。

        “那个啥,好好好,天机啊。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这个,咳咳,这个烈日果,你究竟是从来找来的?”

        苏默决定避开更加玄幻的话题,相对于那些东西来说,他更在意的是这西红柿为什么现在就出现了。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西红柿这玩意儿应该是在南美洲。跟西红柿同一个地方出产的,可还是有更具价值的东西。比如马铃薯,也就是土豆;又比如玉米。

        那可都是高产高收的玩意儿啊。在这个贫瘠的年代,亩产不过一两石,最多不会超过三石。换算成后世的计量单位,也就是一亩地的产量,大约就是三百来斤,可怜的三百来斤!

        但是土豆、玉米这些呢?来不来的就是上千斤都是寻常啊。这得是差多大?

        而土豆、玉米有了,那么地瓜、高粱什么的,还会远吗?

        苏默没想着什么救国救民,他没那么大的心。或者说,他还没那么高的觉悟,至少现在没有。

        但是,这不妨碍他激动。如果真能搞到这些东西,一旦得以推广,那便是惠及天下万民,普渡苍生啊。若真如此,他还怕个吊的有人来搞他?不怕被万民戳脊梁骨吗?

        就算达不到这种目的,但至少弄个更大的名声这个目的没问题吧。提高自己的清名,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事嘛。

        所以,他激动了。

        只是,看到他激动了,天机却不激动了。不但不激动,神色间忽然多了几分警惕。原本潮红的面孔,也渐渐平复下来。

        “苏前辈。”他淡淡的道。

        苏默赶忙喊停,“咱别前辈了,受不起。实在要喊,叫声道友或者公子就好,不然我听着渗的慌。”

        可玩笑,装逼过头了。让一个大自己一倍还多的人叫前辈,苏默真怕折寿而死。

        天机道人这会儿倒是从善如流,也不强求,点头道:“那好,苏公子。”

        苏默点点头,欣然应了。

        “苏公子,老道也知道,资源对于我辈修者的重要。所谓财侣法地,这首要一字便是个财字。这烈日果,也的确是经你提点,老道才找到的。若是日后因此而成的机缘,老道也定然不会吝啬,必当有公子一份就是。但若公子只想从老道这儿问出此物所在,嘿嘿,公子不嫌吃相太过难看了吗?”

        苏默再次张大了嘴。

        好吧,这已经是他今天不知第几次张大嘴巴了。他也不知道这么下去,还要被雷翻几回。

        但是忽然间,他方才那点愧疚感完全没有了。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听听这老杂毛说的,我你妹的,把老子当什么人了?老子至于的吗?算计你那点,呃,好吧,是有那么点算计。不过,这算计的完全不搭嘎好吧。

        苏默有些败了。

        手狠命的搓着脑门,都快搓撸了皮了。

        天机老道也不催促,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于他而言,世间一切皆可让,唯有这修行一道,却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万物争!那是绝对不能让步的。所谓修道修道,本就是逆天行事,争都不及。倘若不争,再不会有半分机会。

        他肯承诺苏默,但有所得,愿意共享就已经算是还了苏默的指点之情了。但要是苏默贪得无厌的,想要染指根源,那便是他不能接受的了。

        苏默寻思了半天,眼见着天机老道越来越坚定的神情,简直是哭笑不得了。

        无奈,干脆豁出去了。拉着椅子坐下,一摊手,不屑道:“死杂毛,别整的跟英勇就义似的。实话跟你说,这玩意儿的产地不用你说,我本来就知道。我奇怪的是,按照目前的水平,实在是不可能搞到。或者说,要想搞到,几乎是不可能。若以几率来说,简直可以说是万分之一,不,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都是少说的。”

        天机道人眼中的不屑就更明显了。显然,他是绝对不相信苏默所说的。之所以苏默这么说,无非就是增加自己的筹码罢了。

        苏默这个气啊。直接道:“这玩意儿原产于千万里海外的另一片大陆,那个地方叫南美洲。它还有个名儿,叫樱桃柿果,或者是樱桃番茄,我说的对不对?而且,我料定,你大概也只弄到了这么一颗,或者最多不超过五颗。不知我有说错没?”

        天机老道这下不淡定了,霍然站起身来,满面震惊的看着他,一时间面色阴晴不定。

        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在那什么南美洲,但却是的的确确在千万里之外的海外。这从他弄来这个果子的人口中,已经证实了。

        而且,这东西的名字,也确实如苏默所言,正是被那人称为“樱桃番茄”的。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他弄不懂。

        因为语言不通不说,而且那人也只是经手人之一,并不是他第一手拿到这东西的人。

        至于数量,也确实只有这一颗。他原本打算着,此次回去后,就发动师门力量,大不了远赴海外去找就是了。他虽没有更具体的位置,但大体的方向却是问清楚了的。

        原本他坚定的认为,苏默是在诈他。可是当苏默一点一点说的头头是道,甚至比那人说的还要全面时,他真的是震惊了。

        “你……你如何知道,老道,老道只有这一颗?”他有些六神无主的问道。

        为什么?苏默冷笑,平静的看着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腐烂!”

        就是腐烂。尼玛,远在南美洲啊兄台!这千万里之遥的,这玩意儿还是热带植物,能保存到现在剩下这么一颗都是奇迹了。

        所谓六月柿六月柿,成熟期是六月啊。如今啥月了?开春三月!都半年了好伐。估计就眼前这一颗,也是因为当时采摘的时候,铁定是最生涩的那一个。否则,绝不可能保持至今。

        听到这两个字,天机如遭雷噬,再也拿捏不住,噗通便坐倒椅子上,两眼瞬间变得黯然无比。

        没错,腐烂。那人当时也是这么说的。据说当时足有二三十颗的,但是没过多久,便接二连三的烂掉了。这一颗还是他们想尽了法子,采用周围用冰块控制在尽量的恒定温度后,才艰难的保持到现在。

        之所以费这么大的劲儿去做,那人只是觉得,这东西稀罕,非常稀罕,或许能卖出很多钱,这才颇费了一番脑筋而得。

        而他天机,也正是花费了足足千两白银,才最终购得此物。

        但是此刻,苏默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便一语道破天机,让他觉得自己再无所凭,万千谋划,尽数成空。

        “好,我告诉你来路。不过,你要答应老道,他日去寻这烈日果时,老道必须要同行,所得也必须均分!”半响,老道终于回过魂来,死死盯着苏默,一脸狰狞的低吼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