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大明的探险家
    苏默简直有种想要仰天长笑的感觉。去找西红柿?去南美洲?除非是他疯了,又或者真的在这大明活不下去了,想要找机会看能不能再穿越一把了。

    “你真的想去,我可以提供所知的一切,但是我是不会去的。我也不要你平分什么的。如果你们真能成功,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给我带个整枝回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种活。怎么样,有问题没?”苏默淡淡的说道。

    什么?!老道这会儿是真的楞了。

    不去,但给出所知一切。不要求平分,只想要种子试植。这……这岂不是等于完全无私的帮助?若真如此,那刚才自己可不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真?”

    “当真!”

    老道彻底羞愧了。眼神复杂的看着苏默,良久,终是起身稽首深深一礼:“苏道友,他日但有所成,我龙虎山一脉永感大德,必有所报!”

    这回苏默却是稳稳的坐着,生受了他这一礼。待他起身后,这才撇嘴道:“这些个屁话还是不要说了,能活着回来再说不迟。我这儿提前说下,若真要去,不说是十死无生吧,九死一生却是绝对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可别到时候出了事儿,再来怪到我头上,我可是不认的。”

    老道惭惭的,知道先前误解了人家,把人是得罪的狠了。当即昂然道:“贫道对祖师起誓,无论成与不成,我龙虎山一脉皆感苏道友恩德,生死祸福一力担之,绝不敢半分怨怼。若违此誓,天厌之地厌之!定叫我等身死道消、魂魄永坠!”

    苏默腮帮子猛地抽抽了下,这杂毛,够狠的啊。

    点点头,不再多言,从桌上取过纸笔来,将大略地图仔细画出来。他从心眼里希望老道能成功,故而此图画的极是用心,尽量的搜索着后世的记忆,力求将所有细节都不遗漏。

    这些人放在后世,那绝对就是妥妥的探险家啊。苏默此刻心中只有佩服和敬重,真心不希望他们出事。

    他这画的用心,旁边天机自然是感觉的出来。由是心下更是愧然,只暗暗决定,若这位苏道友有任何差遣,只消自己这方能办的,定然给他办的妥妥当当,以偿报此大恩。

    苏默改了又改,涂了又涂,老半天这才放下笔来,端详了一会儿,轻吐出口气,转头看向正一脸忐忑的老道,微微犹豫了下,才道:“好了,我已经尽力了,也只能如此了。能不能成,全是一成人事,八成靠天了。”

    老道感激的使劲点头,却又忽然一愣,这才九成啊,还有一成呢?问过苏默,苏默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死!”

    老道默然。

    上前待要收起地图,苏默却伸手拦住,哼道:“只靠着这图,什么也不知道,真活腻了不成?”

    老道愕然,苏默直接扯着他,指着所画的地图,开始一点一点的讲解起来。

    老道心中涌起浓浓的感动,深吸一口气,压下心绪,聚起全部心神听着。

    苏默一再的强调危险,他哪能不知轻重?便苏默不说,单从他修道的角度也是明白一个道理:机缘越大,必然危险越大。是以,此刻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苏默考虑良久,给出的图并不是直接横跨太平洋,那样的话,以当前的航海水平,几乎完全就是个死,半点机会都没。

    所以,他画的图,是一路向西。从泉州港出发,穿过台湾海峡,经海南,入南海,贴着越南东海岸而行。然后先往新加坡,绕过最南角往北上,进入孟加拉湾。之后贴着印度东海岸南行,绕过科摩林角进入阿拉伯海。

    再之后,贴着印度西海岸线,经孟买、卡拉奇马斯喀特后,一路贴着阿曼、也门,过索马里,越过赤道线南下。全程靠近南非东海岸线,绕过好望角后,再折而北上,一直再次向北过赤道线,到达利比亚或者是几内亚的位置,再横渡大西洋。

    这样的话,届时只要能保持航向,不迷失方向,只要一路向西南,或者西向,便可最终到达美洲大陆。

    他给出的这个路线最大的好处,就是前期在横渡大西洋前,都可以依托大陆海岸线而行,最大限度保障不会迷失在茫茫大海之中。至于说最后一步的横渡大西洋,也是取相对两块大陆离得最近的点而设。要是这样还不行的话,那就是苏默说的那最后一成了:死!

    饶是如此,苏默心中也是压根没半点底气。他这幅图固然在这个时代来说,属于绝对超前权威的。甚至都能称的上无双瑰宝了。但于现实情况来说,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只有个大概。

    毕竟,此时泰半世界都是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地形地貌更是与数百年后有些不同。更不用说其中更具危险性的暗礁、暗流、飓风等等等等其他因素。

    但就是这么一副粗糙简陋到发指的地图,已然足以让天机道人震惊到面无人色了。心中由此对苏默的推崇,简直到了惊为天人的高度。

    所谓大贤者、智者,这个年代大抵所能知的世界,也不过就是一国极其周边之地,如苏默这般,横跨数十过度,连越几大海域,沿途所经如数家珍者,老道思来想去,觉得怕是也唯有仙人方才可能了。

    由此,想想先前自己竟然怀疑这般人物,贪图区区烈阳果,不由的恨不能狠狠甩自个儿两个耳刮子才好。

    不行,要报答!一定要有所报答才是。不惟是感激这番指点之德,也是稍恕前嫌、全力结好的心意。

    他这里苦苦思索如何讨好苏默,苏默却是盯着地图,仍在想着尽量完善其中可能的漏洞和危险。

    想了片刻,便又扯过一张纸来,将指南针的图示细细画了出来。想了想,索性又将单筒望远镜的部件,也一并画出来,并标明详细尺寸。

    放下这图,又再取过新纸,开始将他所知的海上航行的诸般知识,一一罗列而出。比如淡水的提取,败血症的防治,船员长久航行引发的心理病症等等等等,不一而绝。

    天机在一旁看的手脚颤抖,热泪盈眶。胸中涌动的,翻来覆去就是一个念头:总要做点什么,总要做点什么的!

    待到终于苏默搁下笔,重新直起身子,不待他说话,老道已是退后一步,猛的大礼拜了下去,哽咽道:“道友如此相待,天机羞愧难言,恨不就死,以稍恕前愆。只是心念大道,但求他日有命回来,再来道友面前,听任处置。”

    苏默一愣,随即莞尔。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将地图和注意事项递给他后,这才又将指南针和望远镜的图纸拿过来,指着上面道:“这两样东西,你立刻找人按图打造。各个部件造出来后拿来给我,我帮你组装起来。有了这两样东西,至少能将此次危险减少三成还多。”

    天机恭敬的接过,恭声道:“喏!”

    苏默点点头,扭头看看外面天色,却是不由苦笑。外面谢阳西坠,这一天的时间却是全废了,原本还计划往工地那边去催促察看的,现在也全然来不及了。

    摇摇头,正要告辞,外面却传来下人的声音,道是庞士言已经备好酒席,请二人前去共坐。

    苏默想了想家中等着的福伯和卫儿,待要就绝,旁边天机却恭敬的道:“苏道友,不若便小坐,也容贫道敬上三杯,以作赔罪。另外,正好还有些机密事儿,欲要说与道友知晓。此事涉及本门隐秘,本不该泄露,但今受道友天高地厚之恩,便不得不言了。”

    苏默一愣,不由心中一动。当下不动声色,略一沉吟,点头允了。两人便出了房门,随那仆从一路往偏厅行去。

    待到厅前,庞士言早早等在外面,见两人全须全尾的一起来了,不由的暗暗松口气,满脸堆笑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苏默想起一直等在前面的石悦,向庞士言说起,庞士言连忙使人去唤来。

    石悦早等的不耐了,问过几次,都说苏默正和县尊大人在议事,也只得强自耐着。如今终于见了苏默,不由的抱怨道:“少爷,若再有这般事儿,悦必须跟在一边。最多悦也外面警戒,保证不误了少爷的事儿,总好过这般七上八下,搅得人好生烦躁。”

    苏默笑着拍拍他手臂,以示安慰。这才道:“你先用些酒饭。用过后先回去给福伯招呼一声,让他别担心,再来接我。”

    石悦瞪眼道:“酒饭却不必,悦这便回去报信,免得他们焦急。少爷切莫离开,只等悦回来接着。”说罢,扭头便走,拉都拉不住。

    苏默无奈,只得由他。庞士言和天机在旁赞道:“真忠义之士。”

    三人便宾主坐了,天机死活推苏默坐上首,庞士言自是无可无不可,苏默推不过,只得坐了。

    席间说起天机今日之事,天机也知道今天一些事有些失了分寸,当下一边告罪,一边捡着能说的简单说了。饶是如此,把个庞士言听的也是一唬一唬的。

    不想竟然还有烈日果这般仙家之物,心中痒痒,极想一见,却是不敢多求。

    天机却是坦然拿了出来,让庞士言看过后,随手合上盒盖,却将盒子推到苏默身前。

    苏默挑了挑眉头看着他,天机道:“此果只这一枚,便再珍贵,于贫道手中却是无用。便请道友笑纳,也算一点心意。还请道友万勿推辞。”

    苏默心中苦笑,面上却不能露出来。略一沉吟,便慨然伸手接过。天机见状大喜,但旋即却被苏默接下来的动作吓的面色大变。

    苏默直接打开盒子,伸手将包在一堆围着冰块的柿果拈出,放在眼前左右看了看,接着便是送到嘴边轻咬了一口。

    庞士言惊呼声中,天机已然霍然而起,紧张的死死盯着苏默。他可是听那人说了,此果腐烂后的汁液沾到身上,瘙痒难禁,怕是可能有毒。苏默就这么张口就吃,简直是大胆莽撞至极。倘若是在两人交流之前,天机或许会冷笑看着,但是此刻,却满满的都是担忧了。

    苏默之所以张口去尝,其实就是想验证下,此时的西红柿,究竟难吃到什么程度。同时也是一种恶趣味心理发作,诚心要震一震天机,小小的报复下之前的那一出。

    那柿果入口之后,苏默顿时就是一皱眉。果然,此时的西红柿味道完全不能入口。那叫一个涩啊,涩的舌根都有些发麻不说。涩完了跟着就是酸,酸的连胃似乎都跟着抽抽。

    呸呸呸,他赶忙吐出,又端起茶碗漱了漱口,好容易让那难受的感觉稍减。

    举着咬过一口的柿果再看看,随手扔回到盒中,摇头道:“扔了吧。”

    天机见他没事,这才长长松口气,猛不丁却又听到这话,好悬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一旁庞士言也压抑不住的尖叫一声,两手抢出,恨不能就此将那仙果搂到自个儿怀里来。这可是仙果啊,你不要也别扔啊,咱这凡人不嫌弃,我要!

    苏默看看两人,撇嘴道:“本就不是成熟的,存放的法子又不对,时间隔的又这么长,好东西也变成毒药了,不扔干啥,留着沤肥吗?”

    庞士言啊了一声,这才明白,感情白激动了一场,这仙果已经失了药效了。满脸失望之余,惭惭的坐回座位。

    天机却是满面苦涩,心中说不出的颓然。感情自己千辛万苦当宝贝的东西,竟已经全然无用了。这一千两花的,真真是冤枉透了。

    只是想到这儿,猛不丁反应过来。急抬头看向苏默,眼中露出哀求之色。

    他想明白了,这果子苏默说保存的不对头,而且时间也存的太长而至药效全失。那么自己等人若是去那南美洲找到了东西,又该如何办?不说别的,单从方才依据那图中所示,天机就能知道,这一来一回的,就算一切顺利,怕不也要数年之久。如此一来,怎么保存?怎么绕过时间隔久这一关?

    只是当着庞士言的面儿,这话偏偏不能问出来,只能以眼神示意,希望苏默能给些提点。

    苏默微微一笑,轻轻的道:“多带花盆,连土取了,使园丁看顾就是了。”

    天机一愣,猛然省悟,不由的大喜过望。

    苏默看看他,又道:“不单这个,我希望你们若能成事,便尽量多采集各种物种,皆以此法保存。嗯,回头我再给你画几个图样,若是能一并找到,咦…….”

    他说到这儿,忽的顿住,若有所思起来。

    旁边天机老道却是听的身子一震。再画几个图样,还有别的?天啊,那岂不是说,自己又能多得几样天材地宝了?这苏道友年不过十五,却对亿万里之外的存在亦能如此明晰,其人胸中所藏,该是何等惊世逆天?却不知他究竟是何种传承,又或者其人又是何种存在。

    想到发散处,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便横生出无尽的敬畏。

    苏默却哪知道他的心思。他说了一半停住,却是猛然灵机一动。如今既然这个西红柿都出现了,那其他一些东西,是不是其实也早被发现了。只不过世人不识,故而未能得传。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将后世所记的各种物种,一一画出图样,汇编成一本图册来。这样一来,只要这本册子流传开来,一旦有相和的,就能加快这些物种发现的时间,早一步造福人类。

    而且,就算一时半会儿没有发现,就凭借这本图册,也可给自己买名。毕竟这种刊物,即能显示自己的渊博,还不会如别的文字一样,需要小心规避什么敏感字眼忌讳之类的。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册子出来面对的群体问题。最好是能传到欧洲去,那帮人相对于此时的明人来说,才是最先接触到的人群。咦,对了!

    他想到这儿,忽然又想起一事儿,当即转头看向天机,急问道:“老道,先前忘了,你还没说这东西究竟怎么来的?”

    天机一愣,随即慨然道:“是一个弗朗机人。老道为寻灵草,前些时日去了京师,遍寻友人相问。那日恰好遇到这个佛郎机人,抱着这盒子四下兜售,却被人嘲笑。老道好奇之下问起,这才有所得。”

    苏默大喜,急问道:“这人还能找到吗?叫什么名字,做什么行当的,有没有具体的落脚点?”

    天机愕然,随即皱眉道:“那人名字古怪的很,长长的一串,什么西什么科的,还有什么什么而的,实在太绕,记不得了。至于行当……”

    说到这儿,天机面上露出几分凝重,迟疑着道:“那人穿着打扮像是个商贾,只是老道却从其身上嗅到了几分血腥气,怕不会是什么好路数。与他一起的还有两人,据说是从北通州那边过来的,其他的便不知道了。”

    苏默瞳孔一缩,瞬间便想到了一个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