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天机的秘密
    海盗。

    这个时代所谓的佛郎机人,其实是一个泛指。是对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称。

    这么一伙人,身上还有血腥气,来自北通州。北通州那边有什么?港口!这几点结合起来一想,最大的可能就是海盗了。

    也就是说,这个西红柿,是这帮海盗不知从哪里抢掠来的,想必是听说大明的繁华,这才去了京师兜售。

    难道要去与这些海盗合作?苏默有些迟疑了。

    这些家伙都是无法无天之辈,烧杀劫掠无恶不作,也毫无是非观之说。于他们而言,一切皆为金钱。无不可杀之人,无不可抢之船。

    苏默再怎么百无禁忌,终还是有底限的。要他去和一帮杀一百遍都不为过的海盗拉上关系,实在是打心底里不愿的。

    不过转念又一想,其实跟这帮人也算不得合作。不过是利用而已。利用他们将自己的图册传播出去,再利用他们将外面的信息传递进来。

    毕竟,在这个时代,这些个海盗,才是真正称得上眼界最开阔的一批人。无论是大明,还是西方诸国。

    那些后来的欧洲贵族,几乎泰半都是海盗出身,积累下的每一个金币上,都带着血腥和罪恶。但那又怎样了,洗手上岸后,摇身一变,便成了风度翩翩的所谓贵族。

    而且,这些海盗们此时祸害的,多半都是西欧诸国,再就是东南亚那些小国。

    大明此时不同于百年后的明末,还仍然属于公认的强国,世界上的庞然大物。海盗们也是不敢轻婴其锋,非到必要,极少对大明商船动手。

    既如此,自己只是通过他们买一些消息,买一些指定的特殊物品,其实也谈不上什么销赃,什么助纣为虐。毕竟,海盗们来大明销赃,自己不买,总有大把的人买。和那些人比起来,自己买的这点东西,简直就微不足道了。

    而且,或许通过引导,还能起到以夷制夷,以恶人对恶人的目的,倒是强过自己这边平白的损失。

    想到这儿,他看向天机,道:“若是我想见一见这些人,不知道长可否能找到他们,给予引见?”

    天机微微皱眉,沉吟道:“这个…….”

    苏默微笑道:“若道长能帮我办好此事,便算苏某承了情。”

    天机叹息一声,终是点头道:“好吧,既然苏道友一定如此,贫道自当效力。只是不敢保证,一定还能找到他们,还请道友谅解。”

    苏默笑道:“这个自然,学生其实也只是偶发奇想,顺手为之罢了。”

    天机便不再多言。出海之前,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一时半会儿的是走不了。趁着这个时间,帮苏默跑跑腿,料理些琐事,也算尽一份心力,正如苏默所言,多少算还一点情吧。至于苏默究竟找这些人做什么,又干他何事。

    这些事情敲定,石悦那边也赶了回来,苏默便趁机起身告辞。天机一并辞出,苏默心中有数,也不多言,便一起出了县衙。

    出来后走出一段路,天机真人这才微微靠近苏默,低声道:“道友当知,前日老道曾对道友说起过,我们这一脉称为天师教,而今日,我说的却是龙虎山。”

    苏默点点头。

    天机道:“其实天师教也好,龙虎山也罢,只不过是一而二,二而一罢了。之所以分开称呼,却是源于内部的分歧。”说到这儿,老道情绪有些低落,语调也深沉了许多。

    苏默诧异了一下,道:“若是不方便,便也不用说。其实学生并无打探贵门隐秘的想法。”

    天机叹息一声,摇摇头道:“不,贫道要说的,其实也是跟道友有些关系的。”

    苏默一愣,皱眉道:“愿闻其详。”

    “道友可还记得你那位小女娃?嗯,是姓韩的吧。”天机转头看着他,低声道。

    苏默瞬间眼神冰冷下来,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他。

    天机苦笑笑,稽首道:“道友不必如此,贫道并无恶意,否则也不必和你直言了。”

    苏默好不作色,冷冷的道:“我在听。”

    天机无奈,点点头,稍微组织了下言词,这才道:“便如方才所言那样,我龙虎山一脉内部有了分歧。分为借外力而修和自身内修两部分。贫道便是属于后者,我们认为,修道当从自身发掘,固精抱阳,取一个纯字,使成无漏之身以成大道;而另一脉则认为,调和阴阳,以外补内,取的却是一个合字,最终达至重归混沌才是正途。修合者积极入世,以鼎炉之法炼和合金丹而修;而我们修纯者,则少入世,以吞吐天地灵气而修纯阳金身,以证大道。两下里谁也说服不了对方,由此终至分裂。修合者最终怒而远走,离开了山门,但却仍打着龙虎山正宗的旗号,指责我们修纯者为逆;同样,我们修纯者也认为对方非正宗,乃是入了邪途。两方争执不下,进而演变到势同水火。而因着对方也总是自称龙虎山,又多入世,反倒影响比我方大。故而,我方在外行走,便多自称天师教,而不提龙虎山之名。”

    苏默这才明白。眯了眯眼睛,道:“那你的意思,那个田家少爷田钰,便是你龙虎山弟子对吧。他图谋杏儿,便是存了采补阴阳,行鼎炉之事是吧。”

    天机面上露出几分尴尬,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叹道:“那田家公子是不是龙虎山外修弟子,老道也不确定。但是我们查到,武清这几年中,很是出了几次年轻女子无缘无故死去的事儿,而其死状,颇多外修者造成的痕迹。老道原先来武清的目的,其实便是为查访此事。当时实不便与道友明言,一来是尚无实据;这二来,却也是事关师门脸面。唉。”说到这儿,他又是长叹一声,满脸苦涩之意。

    由不得他不苦涩。原本没有苏默插在中间,他只要按部就班的悄悄察访,一旦确认,暗中出手除掉叛门者便是。至于那些女子可怜,伸张正义什么的,却是全不须理会的。

    可是如今,偏偏受了苏默如此厚恩,其中还牵扯到苏默的女人,这要是事后万一被苏默知晓了,岂不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此刻在他心目中,苏默委实神秘莫测,他可不觉得以苏默的能力,可以让这事儿永远瞒过去。如今借着报恩的由头,正好将事情说开,即是一种回报,也是一种撇清。只不过自曝其短,个中滋味,却是委实难堪,怎不让他哀叹不已。

    苏默直到此时,才知道里面居然还有这个缘由。心中震怒之余,猛的又想起最近发生的事儿,不由阒然一惊。

    猛抬头看向天机,沉声道:“你们那个门派中所谓的外修一脉,除了掳女子行邪事外,可还有别的手段?比如对孩童之类的下手?”他这却是联想到卫儿身上。

    后世很多剧情中,这些个邪派不但搞什么炉鼎之类的淫邪事儿,童男童女之类的更是从不曾落下。若是卫儿身上发生的事儿跟这个什么外修者有关,也就能解释当时为什么对方一定要活着掳走卫儿了。虽说逼供那一节仍是一个疑点,但这种可能却不是没有。

    天机一呆,随即摇头道:“这却不曾听闻。”想了想,又皱眉道:“不过若是那女孩资质超人,倒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帮邪人已然走火入魔了,怕是再伤天害理的事儿,说不定也是能做出来的。”说着,恨恨不已。

    苏默却摇摇头,沉声道:“不是女童,是男孩。对男孩,他们会不会下手?”

    天机啊了一声,震怒道:“不可能!用女子是取其元阴,男童拿来何用?除非只是纯粹的淫行,难不成,难不成竟已至此?若如此,则再不是关乎道者,万死不足以偿其罪!祖师啊,怎至于此,怎至于此…….”

    他怒发戟张,额头上青筋暴跳,到得最后,却是满面灰败,喃喃直念祖师,显然是对同门所为痛心不已。于他而言,若只是为了修道,纵然是行邪佞事,虽无法接受,但多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若非为求道,却行那邪佞之举,那便是彻底的欺宗背祖,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

    他这里又是愤怒又是心伤,苏默却是不由的皱起眉头。天机的答案并不清晰,卫儿一事的真相就难以确认。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田家果然不正常了。

    有天机的这番话,再加上当时田千里临死前,那谋逆什么的莫名其妙的话,苏默有理由相信,田家的隐秘,只怕远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这样看来,原先想的先拿城西开刀的计划,就有些莽撞了。应该所有事件整合起来看,在动城西的同时,还要盯紧了田家。不然一个不小心,必然是不可收拾的局面。

    而杏儿那边,如今看来只是移居出韩家茶馆,也不是那么安全。反倒是因为少了茶馆儿那些伙计,无形中便也少了人多嘴杂的掩护。韩老爹白天上工不在家,只剩韩杏儿一个人,一旦出事,简直是察都没地儿可察。

    再想想,自己还曾经想把卫儿一起送过去的打算,此刻想来,登时不由的一身的冷汗。

    心中危机沉沉之余,哪还再顾得上和天机应付。当即便辞了老道,带着石悦掉头又往县衙返回。搞的老道一愣一愣的,站在原地,半响没反应过来。

    这事儿,必须要和庞士言招呼一声。

    田家不同那些没跟脚的亡命徒。田家是武清大户,在武清经营已久,根须早已四通八达。便是县衙之中,也不知埋下多少眼线。庞士言若是没有任何准备,很容易就会被摸到跟脚。要是那样,顿时便是情势倒转,由现在好不容易经营出的敌明我暗,变成敌暗我明了。

    他心中着急,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县衙。

    庞士言再次被从被窝里拖出来,心中那叫一个哀叹啊。只是面对苏默,却又不敢不尊,就甭提多憋屈了。

    只是等到苏默三言两语将事情说完,他却顿时面色大变。眼神躲躲闪闪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苏默心中不由的一沉,低喝道:“怎么回事?快说,这会儿还要隐瞒,转眼间你我就是杀身之祸,你明不明白?!”

    庞士言闻言吓的一哆嗦,胆怯的看了苏默一眼, 这才期期艾艾的道:“那……那天夜里,你……你来寻我时,伺候我的小妾,便是……便是当初田家,咳咳,田家送的一个侍女。所以,所以……”

    苏默心中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沉声道:“所以什么?”

    庞士言偷眼看看他阴沉的脸色,不由心中更慌,咬牙道:“所以那晚的事儿,她都尽知。”

    苏默眼神冷的快要结冰了,努力的告诫自己要冷静,漠然道:“控制起来!立刻,马上!不要让她和任何人接触。”

    庞士言面色一惨,摇头道:“没用的,她今日早上起来后,有田府以前的姐妹来找,说是一起采买去了,至今未回…….”

    苏默脑袋就是嗡的一声。

    这个死肥猪,简直就是头彻头彻尾的蠢猪!如此机密之事,既然知道被人知晓了,还如此大意,简直用猪形容他都是对猪的侮辱了。

    苏默很想一脚踹死他,只是他却知道,现在绝不是追究这事儿的时候。

    田家不用问,肯定是知道了。那个侍女必然是田家刻意安排在庞士言身边的探子。

    城西那边昨晚有了动作,今日田府就让人来招那侍女回去,要说田家跟城西没有关系,便是傻子也不信的。

    这样一来,田家知道了,也就等于城西那边很快也就知道了,甚至现在已经知道了。

    那么,一旦这帮人知道了会有什么动作?苏默静静的站在那里,闭上眼急急的思考着。出乎意料的,这一刻他忽然平静下来,前所未有的冷静下来,推断着可能出现的情况。

    城西那边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立刻撤退,转而隐匿起来,等待再次出手的机会。毕竟,现在等于知道了自己是明确的目标了;

    第二种情况,就是干脆直接动手,直接去上门抢人。毕竟,他们已经暴露了,再遮掩也无意义了。

    两厢比较起来,甚至第二种情况更加可能。因为虽然躲起来可能保险些,但何尝不是给了自己更多的时间?他们的目标是卫儿。一旦自己这边将卫儿藏匿起来,他们再想寻找,必然极为困难。而且,自己也知道了他们的存在,对付起来也更有针对性。反倒不如放手一搏,机会倒是更大些。

    田家呢,田家大可闭门不出,只当什么也不知道。到时候咬死口什么都不知道,庞士言也拿他们没办法。

    如此,当那边成功了,他们这边就可以暗中接应;失败了,他们也可以从容布局。以田家经营这么久的根基,到时候随便指使人搞出点混乱来,便可以趁乱掩护那些人撤离。

    所以,眼下要对付城西,就必须同时对田家出手。只是这无凭无据的,借口实在难找。

    咦,对了,有了!

    苏默忽的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主意。再仔细推敲一番,猛然睁开眼睛,转身喝道:“石头!”

    门外石悦应声而入,苏默从怀中摸出那些画像,道:“你仔细看看,将这些人面貌记下来。然后立刻回去,让福伯也记清楚。然后你们看护好卫儿,一旦发现有人靠近家中,只要是这几人的,直接下杀手,绝不容情!快,去吧。”

    石悦两眼精光闪烁,大声应是,待要转身,又看向苏默。苏默知道他的意思,怒道:“我的本事你不知道吗?快去!若是卫儿少了一根汗毛,我整治不死你!滚!”

    石悦激灵灵打个冷颤,再不多话,转身甩开大步,疾奔而去。

    苏默这才又转头对庞士言道:“快,速使人去找天机道人回来。此事必须有他才能办。”

    庞士言这会儿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忙不迭的应下,让人去了。苏默又道:“五城兵马司你可调动的了?”

    明代自永乐二年,成祖设立北京兵马指挥司。后定都北京,分设前、后、左、右、中五城兵马司,乃正六品衙门。及至下县,亦有基层设置,分管治安、火禁、梳理沟渠街道事,等同于后世的公安局。

    武清县本就是中县,又是紧邻京都,自然也有这个衙门。其直属分管乃是京师五城兵马司,但地方县府,特殊情况下,却也有调动之权。是以,苏默才有此一问。

    庞士言犹豫了一下,迟疑的道:“或许……可以。不过,若是能使张家出面,则把握更大。”

    苏默挑了挑眉,当即道:“如此,我这便修书一封,你着人送去张府,然后立即调动五城兵马司,将城西团团围了,并紧守四门,不使一人外出。还有,我再修书一封,你着人送去何府,给何家家主何晋绅。”

    说着,上前推开庞士言,直接从书案上取了笔墨,刷刷刷一挥而就。

    庞士言连忙接过,分别派人去了。

    苏默给何晋绅送信,却是猛然想到当时见到何晋绅时的场面。他隐隐觉得,何家身后怕不是只有李东阳家麻氏的那点依仗。何晋绅给苏默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江湖气。

    如今要对付亡命之徒,说不定有何家出手,能收到奇兵之用。至于何晋绅肯不肯出手,苏默没去纠结。不能行就算,能行就是多一个后手。

    两封信送走,外面报天机真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