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正文 第251章:地下河
    猴再如何聪明还是猴,猴再如何开窍仍改变不了暴躁的动物本性。

    于是,前面奔窜的苏默终于在狼狈了近一个小时后,得到了喘息之机。

    后面阿修罗暴怒焦躁的怒吼不时的传来,伴随着阵阵轰轰的巨响,那是猴子因为一时间掰不断钟乳,急怒之下改为了轰击钟乳。

    掰不断就打断!这猴子性情暴烈,某些方面倒是跟齐天大圣还真有些相似了。

    苏默急剧的喘息着,汗水将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整个人氤氲蒸腾着,可见消耗是多么巨大。

    虽然暂时的消除了后面的威胁,但苏默知道,他们并没有脱离危险。

    相反,眼前越来越逼仄的地势,越来越浓的水气,显示着或许前方某处将是死路。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将不得不转回头来,去面对那只已然彻底暴走抓狂的变异猴子了。

    而以他此时此刻的状态,别说战而胜之了,便连能不能再次跑掉都是问题。尤其怀中,还抱着一个昏迷了的何莹。

    轰!吼吼——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便是一连声的嘶吼。嘶吼声中满是泄的欢快和得意。

    苏默面色大变,这变态的猴子!

    他敏锐的听了出来,那是猴子终于将那钟乳打断了,所以才如此的得意开心。

    想想那钟乳的粗细,苏默不由的一个劲儿嘬牙,脚下再次加,往更深处跑去。

    身后怒吼声再起,伴随的还有阵阵轰响之音。阿修罗在得意完了后,忽然现猎物竟逃出了自己的视线,顿时又再暴怒起来。挥舞着那跟折断的钟乳,就那么一路横冲直撞的追了上来。

    这下好,丫真成了齐天大圣了。唯一不同的是,齐天大圣用的金箍棒,这猴子用的却是钟乳石棒。

    厉啸声声中,钟乳石棒遇石砸石,火星乱溅之际,漫天碎石激射,时不时的还伴随着一些更大的被砸断的钟乳飞溅。

    呜呜呜,石块极划破空气的嘶鸣比之先前更加沉闷,显示着苏默之前好容易取得的一点先机,再次失去了。

    前方的地势忽然在某一点上再次变化,原本还有可供五六人同时并行的甬道,此刻竟然突兀的变成了只能供两人同时通过。

    钟乳石渐渐的少了,却多了一些枝蔓纠缠的植物,仔细分辨下,竟好像是某种巨大树木的根系似的。

    这是什么鬼?!

    这些根系给苏默的奔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度不可避免的下降后,苏默不由的大声咒骂起来。

    脑门上大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再没有先前的从容之态。

    身后砰砰的闷响越来越近,那是猴子已经追近了,飞溅的碎石打到那些根系后出的声音。

    这里没了钟乳石的磷光照耀,世界重又渐归黑暗,只能模糊的分辨出一些大致的形状。

    危机,忽然成几何倍数的递增起来!

    好在,地形和突变的环境对苏默的阻碍变大了,同样的,对紧追上来的阿修罗同样如此。

    看着前方如同兔子般跳来蹦去的猎物,阿修罗狂怒的嘶吼,伴随着手中石棒挥舞的撕裂空气之音,如同山崩海啸一般。

    它必须怒啊。

    按理说,以它比苏默小了许多的身形,应该在这逼仄的地方更能挥出优势。

    然而、但是,你倒是把手里那巨大到骇人的石棒扔了啊。那么大一根棒子,不是忽然碰到上面,就是猛然被两边阻住,以至于阿修罗时不时都要小心自己被这突然而来的阻力撞伤。

    还是那句话,猴再如何聪明、再如何开窍,终归还是猴儿。在这种情形下,它更多的是愈加的暴躁,却完全没想到弃掉手中碍事的家什。

    这种情形直直又持续了足有半小时之久,终于在前方甬道再一次变的更加逼仄后,阿修罗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耐性。

    吼——

    一声怒极而的嘶吼过后,它猛地举起手中巨大的石棒,对着前方那恼人的家伙掷了过去。

    不是它开窍了,终于想到要弃掉手中的兵器。而是一种纯粹的怒极泄,没了可供投掷的钟乳碎石,那便用手里的大家伙砸死那该死的跳蚤!

    这便是阿修罗简单的思维。

    恐怖的气流撕裂声响起,前方奔窜的苏默忽然觉得一种如同山一般的威压,自后极而来。他敏感的察觉到,这种威压要是但凡被擦到一丁点儿边,他和何莹两人轻则重伤,重则必死无疑!

    躲开!必须躲开!

    他心中暗暗念着,脚下极力的迸出最大的力量,护着何莹拼命往一旁的洞璧上贴去。

    这种情形下,再想跑动中闪躲根本就是找死。唯一的活路就是全力躲闪!

    呜——轰!

    沉闷的气流之声,在一股强劲到近乎恐怖的恶风擦过身迹后,才后知后觉的在耳廓中响起。

    苏默只觉的猛烈的气流,刮的脸颊生疼,如同要撕裂一般,不由的心中狂跳。

    但是耳迹中那气流轰鸣之音不待停歇,紧接着一声更加低沉的闷响又再响起。

    伴随着这声闷响,苏默忽然猛地抬头,拼命的睁大了眼睛向前看去,脸上霎时间再也没有半分人色。

    天摇地动!

    是的,这一刻的感觉就是天摇地动。

    巨大的石棒,在经过了阿修罗那恐怖的变异怪力的加持下,经过了短暂的空中飞行后,猛然撞击到前方某处。

    这股巨大的动能由此彻底迸出来,并在这脆弱的地底甬道的某一点上,爆出了最恐怖的连锁反应。

    整个甬道似乎都在晃动,砂石扑簌簌往下落着,整个地面也在抖动着,如同一只沉睡的巨龙忽然醒来,欲要翻个身也似。

    眼前所有的景物都在簌簌抖着、颤着,洞璧数个地方开始咔咔的出响声,肉眼可见的裂开一道道可怖的裂隙……..

    身后,阿修罗的厉啸声中,再无半分暴躁,取而代之的却是惊慌至极的恐惧。

    “傻逼猴子,我操……”

    苏默小脸吓的煞白煞白的,再也忍不住的嘶声怒骂了起来。然而一句话还不等骂完,猛然就觉得脚下的地面似乎忽然猛的蹦跳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巨大的耳鸣响起。

    大音希声。

    所谓的大音希声,就是形容当声音大到了某种程度后,人的耳朵已然听不到那声音了,但却又能诡异的感觉到那声音的能量。

    苏默眼下就是如此。

    眼前骤然黑了下来,不似之前那种黑,他好歹还能凭借着人的六感,隐约能有些视觉。

    这一刻的黑是彻底的黑,即便以他变态的目力,也是完全看不到哪怕一丁点儿的景物。

    随着这种最纯粹的黑暗,脚下忽然一空,黑暗中同时响起了一人一兽的惊呼声。只是这惊呼只短暂的停留了片刻,很快便被整个甬道坍塌的巨响淹没不见。

    噗通!

    不知过了多久,冰凉的浸透感,使得苏默由于耳鸣引的昏眩再次清醒过来。

    身子在极的移动着,一种冰凉刺骨的浸透,让他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寒颤。

    落水了!这是,身在水中。不对,更确切点说,是身在某条地下河里。

    河水的冰冷固然给了他砭骨的疼痛,却也让他的头脑彻底清醒过来,第一时间便搞清了身处的情形。

    猛然一个念头划过心头,两手下意识的一紧,这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儿。

    怀中,何莹的身子也在颤颤抖,方才的落水并未让他松开手,反倒是下意识中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双手。

    “冷…….嘚嘚……这是哪…….嘚嘚嘚…….哪里?”何莹的抖颤更加剧烈起来,如此的冰寒刺激下,终于让这妞儿醒了过来。

    苏默苦笑着不该如何回答,正想着随便编个瞎话糊弄过去,却听何莹猛然又惊呼起来:“苏……苏默,是……是你吗?你…….你是谁?”

    随着惊呼,身体也剧烈的挣扎起来。

    两人落到这冰寒的地下水中,本来一直紧紧相拥着,还勉强维持着相贴部位的一丝暖意。但是何妞儿这一挣扎,顿时一股子寒意彻底窜了进来,将仅有的那点暖意瞬间冲了个无影无踪。

    苏默这个哟。

    “是我,是我!女侠,收了你的神通吧,别再动了。我去…….”咬牙抵御着这股寒意,苏默不由连忙回应道。这四面乌漆麻黑的,要是一个不好两人分开了,再想找回来可真比登天还难了。

    怀中何莹的挣动忽然静止下来,仿佛何莹整个人突然被点了穴似的。

    黑暗中,突兀的静寂下来,唯有哗哗的流水声不绝入耳。

    苏默先是松口气,但紧接着便又紧张起来。两手使劲紧了紧,再次察觉到何莹微微的颤抖,这才放下心来。

    何莹突然的开声挣扎,又忽然的全无动静,差点让他以为何莹出了什么事儿。

    这地下河也不知是从哪来的,那水极度冰寒,以至于他此刻浑身都有些麻木了。

    “何莹,何莹!”他低声连呼着。虽然确定了这妞儿仍在自己怀中,但语气中却仍是不由的带出了几分紧张。

    没有回应,只是那怀中的身躯的颤抖却更加剧烈起来。

    就在苏默越来越担心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何莹一声低低的应声:“嗯……”

    我去!苏默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