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253章:树根之战

第253章:树根之战

        这条地下河是真真正正的地下河,四周黑漆漆的不见一点儿光亮,便是以苏默的目力,在适应了这么久之后,也只是勉强靠着灵觉配合,才能大致分辨出些轮廓。

        低沉的吼声来自于两人的右后侧,离着两人的距离约莫有二三十米远近。

        苏默努力的凝聚目力看去,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似乎有一团巨大的黑影在那边载浮载沉着,吼声就是从那儿出来的。

        “是…….是什么?”何莹颤颤的问道,惊恐之下哪还顾得上再去划水,又再攀上了苏默的脖颈。

        苏默正凝神寻思对策呢,猛不丁又被缠住了,这叫一个无语啊。“松手啊,疯婆子!”他低声斥道:“还能是什么,当然就是抓你的那只死猴子。”

        何莹啊的一声低呼,但随即让苏默奇怪的是,似乎对于阿修罗,何二小姐并不是那么特别的畏惧。至少反应上,比之先前不知情况时的反应要好太多,这不,甚至都主动放开了另一只手,再次配合着苏默划起水来。

        “你难道不怕吗?”苏默好奇的问道。

        何莹没言语,过了一会儿才幽幽的道:“先前是怕的,那猴儿好凶。后来……就不怕了。”

        她语声幽幽,似叹似诉,黑暗中苏默看不清她的表情,却是听得出那话音中的古怪。

        不过以他的智慧,稍一琢磨便猛然明白过来,心下不由的微微一叹,一时间也是不知该如何对答了。

        何莹说先前的害怕,又说那猴儿好凶,自然是说的她一个人的时候。固然是心中真的对未知的恐惧,但何尝不是说怕再见不到父兄和苏默呢;

        而后来的不怕,而且言语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感念,却是隐晦的表达有了苏默在身边的缘故。更是因为这猴儿的原因,才让她得以倾诉衷肠,从某种意义上,等若是帮了她一个大忙,解开了她长久以来的心结。

        这妞儿平日里大大咧咧,却不曾想竟也会有这种婉约的心思,情之一字的魔力,果然是妙不可言。

        两人一时间各自心思,四周便就又沉寂下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苏默猛然警醒过来,抬头运足目力向后看去,顿时不由的微微色变。

        黑暗中,原本离着两人还有一段距离的那团黑影,此刻竟然已漂近到离着二人不到十米了。以苏默的目力,已然能影影绰绰的看出黑影的具体情况。

        黑影是一块树根状东西,长短不齐的枝桠如同张牙舞爪的怪兽。这玩意儿足足有一米多高,也不知怎么让阿修罗在落下来时给揪了下来。

        此刻,便在这块巨大的树根上,阿修罗死死的攀住其中一截分支,不时的出一声声低吼,吼声中再没了半分霸气,代之而起的却是一种恐慌不安的意味。

        在苏默目光移过来的同时,阿修罗也同时现了他们,霎时间眼中暴戾的光芒一闪,似乎是想要有所举动。但是当那树根随着略一滚动,猴儿眼中恐惧的光泽一闪而过,便又老老实实的抱住不敢动了。

        哈,这家伙不会水!

        苏默何等目力,只一打眼便看出了关键,不由的笑出声来。只是随即却又有些迷惑起来。

        若说这个时代的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后来者,苏默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单单动物世界中,赵老师便早有讲解过,猴子是会水的。不但会水,还会在水中觅食。这似乎是哺乳类动物的一种本能了。

        可是眼前来看,怎么这阿修罗却似乎不太像会水的样子呢?莫不是变异之后的后遗症?

        其实他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了。猴子会水不假,甚至会从水中觅食也不错。但是正如人一样,会和精通是两码事儿不说,同样也是分高手低手的。

        会水的人中,有可以达到几秒钟便能游出上百米远的游泳健将,也有只会简单的漂浮和狗刨的初学者。

        游泳健将们固然不惧怕水,但是不代表同样会水的初学者不怕。甚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对于水始终都是抱着一种亲近却又畏惧的心态,一生都不曾改变过。

        人如此,猴儿亦是如此。

        “怎的?”黑暗中,听到苏默的低笑,何莹不明所以,转头诧异的问道。

        苏默用下巴一指那边,低笑道:“还能怎的,那家伙竟然怕水,你说是不是很有趣?嘿嘿,嘿嘿。”

        何莹就激灵灵打个冷颤。不是水冷的,是苏默这厮的笑声太过猥琐所致。何莹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到苏默的表情,但是只从这两声笑声中,便立即形象的在脑海中描绘出那笑声中代表的阴险和不怀好意。

        “你……”她心中忽然有所不忍,待要说些什么,猛不丁却听苏默忽然低呼一声:“不好,快,你还是到我背上来。我去,忘了这个茬儿了。”

        何莹一惊,来不及多想,手脚并用的转到苏默身后,再次趴伏到他背上,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看究竟生了什么。只是奈何,这里实在太过黑暗,又哪里看的清半分。

        苏默惊呼什么?无他,就是度!

        就在这短短的几句话的功夫,他现那大树根竟然再次靠近了他们近半的距离。

        照此展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旦漂流到了出口,阿修罗必然会先他们一步出去。若是那样,等着二人的下场不问可知了。

        不行,决不能让这泼猴先出去!苏默暗暗的咬牙,同时,他也看上了这猴子栖身的这块树根。他喵的,他们堂堂两个人只能在水里泡着,偏这死猴子却能舒坦的靠着树根,哪有这个理儿?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才对嘛,吃独食的恶习必须被纠正,这是毛病,不能惯。

        这一刻,苏老师的老师属性猛然爆出来。所谓有教无类,他觉得必须好好给这无知的猴子上一课才行。

        你说啥?打不过那猴子?嘁,在6地上,苏老师确实只能甘拜下风,可这是哪儿?水里!

        面对着一只对着水瑟瑟抖的猴子,苏老师俨然浪里小白龙、江中的翻江鳌了。这种对比之下,吊打有木有?

        所以,这才是苏老师的凭持的所在。

        “孽障,哪里走?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黑暗的地下河中,忽然一声怪腔怪调的唱腔响起,霎时间天崩地裂……呃,错了,是水花飞溅。

        两臂划动,两脚一蹬,不过三两下,浪里小白龙已然双手攀上了大树根的另一边。然后,冲着对面近在咫尺的猴儿呲牙一乐。

        阿修罗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对面这张人类的面孔,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曾被自己追杀到渣渣的家伙,竟敢如此大胆的跑到自个儿跟前来了。

        这是要闹哪样?猴子的三观,这一刻忽然有些颠覆。

        “吼——”

        不过片刻之后,它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暴怒的狂吼起来。动物比人类更加注重领地的概念,在阿修罗的认知中,这块大树根现在就是属于它独有的领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敢于觊觎的家伙,都应该被消灭。更不用说,还是这个一直被自己吊打的渣渣。

        所以,它真的是暴怒了。随着低吼之声,身形一动,便要冲过来,用双手撕碎他、暴打他、蹂躏他…..

        可就在它刚刚一抬身子,便见对面那人类忽然又再呲牙一笑,黑暗中,那人的牙齿显得更加的洁白,同时似乎还在闪耀着邪恶的光芒……

        然后,下一刻,面前的大树根猛的一震,紧接着便猛然向它这一边翻压下来。

        而此刻另一只手还紧紧抓着树根的阿修罗,也在这种突然的翻动中,刚刚上冲的身子毫无征兆的随着这一翻,猛地向水中落下。

        “吱吱吱——”

        忽如其来的打击,使得阿修罗甚至连威严的低吼都保持不住,下意识的本源叫声便刺耳的震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泼猴,可服了没?在你家苏老祖面前,还敢蹦跶,信不信老祖火将起来,把你彻底变成水猴子?”

        黑暗中,伴随着猴儿惊慌的尖叫声,却是一个嚣张的狂笑声回荡。这狂笑声一波接着一波,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掀动,于是处于对面死死抓住树根的某只可怜猴子,也在上上下下的起伏中,尖叫声不绝。

        沉寂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地下河中,猴儿惊恐的尖叫声,和那嚣张得意的狂笑声,此时听起来是那么的对比强烈,以至于背后的何二小姐都忍不住想要捂住脸,找个地儿藏起来才好。

        简直太丢人了,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欺负一只猴子,还老祖呢。敢问一声苏老祖,你老人的节操呢节操呢节操呢……..

        可惜,苏老祖此刻玩的实在太嗨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节操?那是什么东西,好玩不?

        苏老祖是彻底的嗨了,对面的阿修罗却是苦闷的要吐血了。这尼玛太欺负人,不对,是太欺负猴了!还有完没完了?开玩笑下死手啊,这完全不能再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嘛。

        于是,便在又一次的被压入水中又升起后,阿修罗彻底暴怒了。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再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

        吼——

        再一次升出水面的阿修罗蓦地一声怒吼,随着这一声怒吼,拼着再次入水的危险,浑身变异的怪力猛然爆。

        “哈哈哈…….嘎!”某老祖的怪笑声猛的戛然而止,随即一声惊慌的呼声忽然从水面往半空中升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