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正文 第255章:我心永恒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1 you

    That is ho i kno you go on

    Far anetnetbsp;  and spanet us

    you have net

    near, far, herever you are

    …………………………………………………………….

    我心永恒,是的,就是我心永恒,后世最具影响力的级大片之一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

    这是一据有浓烈异域风情的曲调,歌曲悠扬婉转而又凄美动人。尤其是在这个时空,在这个黑暗的地下河中,当苏默以英文哼唱起来时,何莹先是一呆,随即就被其中的韵味瞬间吸引住了。

    这曲子当年能成为一部级大片的主题曲,几乎是量身打造而出的。

    从最初的平缓到激昂,再到缠绵悱恻,一直到最后的荡气回肠,可以说完美的用音乐诠释了爱情的刻骨铭心,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何莹平时看上去总是一副粗线条大咧咧的女汉子模样,但其实越是这样的个性,其内心世界越是细腻敏感。再加上今时今日的连番际遇,又身处此时此刻的黑暗场景中,正是心中彷徨,生死一线的情况下,顿时便沉溺了进去。

    她虽然听不懂苏默的唱词,但正所谓音乐无国界,那曲中的情感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便如同渗入了灵魂也似。

    黑暗中,轻微的哗哗河水流淌声,恰如其分的似是这曲子的伴奏,简直有若天成。

    苏默开始本还是为了安抚何莹,但是唱着唱着,却不由的也带入了曲子中的意境,霎时间那曲子的感染力又再上了一个台阶,连他自己都忘情起来。

    其实这会儿的场景,和泰坦尼克号最后杰克与露丝的境遇何其相似?都是身处寒冷的水中,都是靠着一块漂浮物挣扎求存,但却又不知生路在何方,后面等待的是什么。

    一如影片中,最后老年露丝看似平淡豁达,实则却满含着浓烈到了极致的悲伤讲述时的那句台词:等着死,等着生,等待着那永远不会到来的救赎……

    这句台词中的救赎一词,在原本影片中,本是露丝对那些仗着财富势力先一步抢了救生艇的人的谴责。

    然而在这里,却是实实在在的表面含义了。

    这里深处地下,黑漆漆不见光亮,甚至连方向都无法分辨。哪怕他们最终死在这里,化为枯骨也没人知道,更不用有人来救赎他们了。他们只能被动的等待生,等待死,等待那谁也难以预料的未知。

    歌声渐渐止歇下来,余韵袅袅中,两人谁也没说话。这不单单是因为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不能自拔,也还因为实在是体力难以支撑了。

    从苏默被掳醒来,后面找到何莹,再到二人亡命逃逸,直到眼下落入这地下河中。虽然这里黑乎乎的没有日月,但大致算起来,应该早过了一天多了。

    不说何莹本就几日未进水米了,便是苏默都觉得腹中空的难受,由此可知一斑了。

    好在这里总算还有水,人不吃饭能抗住七天,但要是不喝水最多就是三天。

    眼下有水没食物,对于苏默来说,大概还能支撑个五六天的样子,毕竟他的体能被改造的早已出常人许多。但是何莹就真的危险了,苏默估计最多再有三四天,如果还不能出去的话,这妞儿便要香消玉殒了。

    想想一个对自己如此钟情的女子,竟要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饶是一贯豁达的他,也是难以自已的一股悲伤涌上心头。这也是他为什么忽然唱起了这我心永恒的原因。他做不到别的,至少现在做不到,他能做的,便只有这点心意了。

    远处有低沉的吼声又再响起,那是醒过来的阿修罗出的。但是无论是苏默还是何莹,这一刻却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找不到出路大家都要死,那为什么还要把仅有的这点时间,浪费在那畜生身上?

    “真好听。”

    良久,躺在树根上的何莹幽幽的叹道。顿了顿,又道:“这是什么曲子?为什么我听不懂?却偏偏听了总是想哭?就好像唱到了心里一般。”

    苏默默然,仰着头,努力的抑制着想要流出的泪水,终是吸口气,勉强笑道:“好听吧,这可是哥的保留曲目,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听到的。”

    何莹没说话,仍是静静的不动。

    苏默心中一惊,连忙握了握手中冰凉的玉手,却觉得那手反过来,紧紧的握紧了他。

    “我心永恒。这曲子的名字叫我心永恒。”他稍稍放下心来,咧咧嘴想笑,却终只是用干涩的声音说道。

    “我心……永恒……”何莹低声呢喃着,黑暗中,两只明眸忽然闪现出无尽的光彩来。

    “永恒,会的,一定会的。苏默,我……我好开心,从没有一日如此刻这般开心,谢谢你,谢谢你……..”她呢喃着,声音却渐渐低沉下去。

    苏默一惊,努力将身子趴伏上树根,将她身子揽过来。只是那身子一偎进怀中,便是心中一沉。

    何莹是练武之人,身体应该极为柔韧。但是此刻给他的感觉,却是僵硬而冰冷。在这个地下河中,温度极低,何莹又没有补充,此刻竟然几乎已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再也难以抵挡。

    “何莹!何莹!丫头!丫头!别睡啊,不能睡,快醒来,陪哥哥说话啊。”他使劲的将何莹的身体揽进怀中,用自己不多的热量温暖着她。

    这个傻丫头,竟然都到了这个地步,却一声不吭,甚至先前还大声的跟自己说笑着。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她只是不想爱郎担心,只想让爱郎在最后一刻记住自己的笑声……

    苏默将脸使劲的贴到她的脸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楚,声音不由的哽咽起来。

    “……娘亲!”何莹忽然又再低声呢喃起来,原本善唻的明眸,这一刻已然失去了光彩,显得暗淡无光。

    “娘,女儿终于找到你了,唔,好温暖的怀抱,这便是娘的怀抱吗?真好,真好…….”她自顾低声说着,显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在这最后一刻,她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娘,那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渴望着、期盼着的温暖。

    苏默泪流满面,既怕她就这么走了,又不忍心唤醒她。将她又再往怀里更多的偎了偎,一边用手努力摩挲着她的胳膊,以便借此产生一些热量。

    “……对不起,对不起啊杏儿姐姐,我不该喜欢他的……呜呜,可是我忍不住,真的忍不住啊……呜呜,不……不不,苏默,你不要来,快走,快走啊,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

    在苏默不断的拥抱的摩擦下,似乎总算有了些许的作用。何莹的颤抖似乎渐渐有平复下来的趋势,但是就在苏默刚刚有些欣喜之际,猛然间那身躯又再急剧的颤抖起来,比之刚才又要强烈百倍。

    随着这种颤抖,或者可以说是挣扎,何莹口中再次呼喊出来的话语,却让苏默顿时如遭雷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霎时间已是泪如泉涌。

    何莹那明显已语无伦次的呼喊,深深的击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他又是感动又是心痛。

    “不!绝不!”他低头疯也似的亲吻着怀中玉人冰冷的脸颊,下一刻,猛然间仰天嘶吼一声。

    这一刻,他活生生的感觉到了心如同撕裂般的痛。他不会让这个女子死去,绝不会让她就这么离开自己!他怒声的吼着、泄着,声音如同受伤的野兽,在这黑暗逼仄的洞中回荡着。

    远处,清醒过来后,勉强用不太熟练的技巧在水中挣扎的阿修罗,似乎也被这声音吓到,低低的嘶吼一声,努力抬头看向这边,眼眸中露出惊惧的目光。

    “好冷啊,你在说话吗?为什么我听不到?是不是我要死了?也好,我死了后,你不要扔下我,不要扔下我……”

    脸上忽然一凉,苏默蓦然一惊,连忙低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原本似要睡过去的何莹,此刻竟再次睁开了眼睛,一只手摩挲着抚到他的脸庞,眼中满是爱恋不舍的神色。

    回光返照!苏默心中又是惊慌又是恐惧,哽然不能语,抬手将那小手使劲的按在脸上摩挲着,只拼命的点头。

    自己怎么可能扔下她?不会,绝不会!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他想大声的告诉她,让她放心,然而接下来何莹的一句话,却让他浑身剧颤起来。

    “这里没有吃的,我死后,你可以吃我,这样你就能活了。不过答应我,不要吃我的脸,我不要变丑了,那样你就更不喜欢我了。答应我,答应我…….”

    你可以吃我,这样你就能活了!你可以吃我,这样你就能活了!苏默只觉的耳边如同响起一声声炸雷,炸的他浑身巨颤,炸的他心肠寸断。

    这个傻傻的女子,这个痴情的女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竟是想着用自己的身体来换他的存活。这是痴情到何种地步,才能想到的?在这个女子心中,这个男人又是重要到了何种程度,竟让她心甘情愿让自己的身体变成食物?只是为了让他活下去。

    这一刻,苏默疯了、苏默傻了、苏默痴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能得到一个女子这般的待他。

    这一刻,他只觉得哪怕让他即刻死去,哪怕世界毁灭,只要能换回怀中这个女子哪怕多存活一秒,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有一种感情叫铭心刻骨!这一刻,他从没像此刻这般明悟。一股极端的情绪在胸中酝酿着、孕育着,如同末日来临前的晦暗。

    但就在将将终要爆之际,猛不丁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心头,他猛的眼睛一亮,霎时间满心狂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