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闲人 > 第256章:生命

第256章:生命

        何莹的眸子开始渐渐暗淡下来,语音也越来越是低沉。

        回光返照!这是返照即将结束的预兆,一旦这个过程结束,便是这个女子彻底香消玉殒的时刻。

        苏默开始的推测没有错。一个人如果只是不进食,单只是饮水,可以撑过七天之久。

        但是何莹的情况又不相同。她本就已经饿了两天多了,而这两天中,不但没有进食,连水也没有喝过,这其实本就是强弩之末了。更何况精神上还受了那般大的刺激呢。

        紧接着,在苏默赶来救出了她,以至于落入地下河中,及时的水分补充,这才让何莹得以又再延续了生机。

        然而,凡事有利有弊。水分虽然因这地下河而得到了补充,但这地下河水却又诡异的冰寒。如果只是单单引用一些倒没什么,偏偏二人被阿修罗追杀,双双落入了河中。

        后世多少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体在冰寒的水中太久,身体热量便会被水大量的带走。一旦这个速度超过人体的承受限度,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人体会因为自身的解质产生紊乱,进而失衡,最终导致死亡。

        而何莹不但在水中被浸泡了那么久,偏偏还怕苏默担心,便自己拼命忍着,在她本就虚弱到了极致的时候,再经过这么一来,哪还撑得住?

        这之后,苏默又为了让她恢复体力,大意的让她躺倒树根上,这一下终于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许多人都知道一个常识,活动才能产生能量。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何莹如果还泡在水中,虽然仍无法避免最终的陨落,但只要一直活动着,一直保持着精神上的压力,那么绝对会比现在要坚持的更久一些。

        人的身体是最奥妙的,尤其是精神力的方面。当精神上求生意志极强时,往往能激发出体内巨大的潜力,发挥出令人无法想象的能量来。

        这种例子后世有过无数,比如地震时,柔弱的母亲竟能生生用身体架起数吨重的砂石,以便给自己的孩子保留一个存活的空间;又比如有人曾被车轮生生碾压过去,却仍然平安无事。

        这些种种,都是精神力发挥到了极致的表现。

        但是当何莹趴伏到树根上后,苏默一曲我心永恒,彻底将这种意志瓦解掉了。

        何莹得到了爱郎的情,心中再也没了遗憾。支撑她坚持下去的支柱失去了,又一心想要为爱郎付出,这几方面因素综合起来,便是神仙来了也将束手无策了。

        这也是苏默为什么刚才差点崩溃的原因。但是好在最后关头,犹若冥冥中的注定一般,何莹的一番牺牲自己的话,终于让苏默抓住了延续她生机的那一丝可能。

        说到底,何莹之所以撑不住了,就是因为能量不足了。只要能补充上能量,那便一切都不成问题。

        而能量是谁什么?能量便是富含人细胞机体活跃的物质。这个物质是水,是食物,是葡萄糖滴液,同样,也可以是——血!苏默自身的血!

        苏默的身体本就在穿越时有过一次变异,后来经过了多多那块神奇石头的淬炼,更是又再进了一步。

        这两次的变异,如同生命体的某种进化,已然让苏默的身体与常人大不相同。比之常人来说,其细胞的活跃度,以及其中蕴含的能量,无疑有如天差地远一般。

        何莹一句吃了我,活下去的话,让苏默终于在最后的关头想到了这一点。

        也顾不上再去划水了,任凭那树根随波逐流,苏默也翻身上了树根,将何莹身子抱起来,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这才一咬牙,伸出手腕,用大拇指甲冲着腕脉的位置使劲一划。

        顷刻间,一道寸许长的口子剖开,鲜血激射而出。苏默不敢怠慢,急忙将手腕贴到何莹嘴边,让那鲜血汨汨的流淌进眼前这具孱弱不堪的身体之中。

        他不但心无法止住伤口,从身体得到淬炼后,他早发现自己的愈合能力有了极大的增幅。往往平日里一点小伤口,甚至可以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极速愈合。他现在只担心不用太久,刚才割开的伤口便会愈合,还要他再费一次事,再挨上一下。

        果然,这种感觉一点都没错。手腕上越来越轻微的流逝感,让他终是无奈的收了回来。目光及处,那原本裂开的伤口,此时已然只留下一条鲜红的痕印,血却是已然止住了。

        没马上继续放血,而是先低头察看何莹的状况。这一看之下,苏默不由的仰天大笑起来,笑的涕泗横流。

        只是这一点点血,何莹的气息竟然突兀的平复下来。虽然仍孱弱的厉害,却是显然不再似刚才那般,随时都会死去了。

        毫不犹豫的再次剖开手腕,将血送进何莹口中。他不确定到底需要多少,他只知道尽量多,再多一些,更多一些才好。

        既然自己的血对何莹有如此大的帮助,他又哪会吝啬?对于自身血量的流失而产生的危险,来自于后世的他比谁都清楚。

        一个健康的成年人,自身的总血量比重为自身重量的百分之七。在安全状态下,总血量的大部分都在血管心脏中流转,维持着人体的活力,这部分血量称之为循环血量;

        还有一少部分,则是存留在肝、脾、腹腔和静脉之中缓慢流动,这部分血量称之为“储存血量”。

        当人处于剧烈运动或者特殊情况下,循环血量不足时,储存血量便会自发的进行补充。而失血对于人体的影响,也视情况的不同,还有各自体质的差异不同。

        但是总体来说,一般失血量在百分之十的情况下,是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通过储存血量的补充,还有自身的造血功能,便可快速的弥补这种缺失;

        而即便失血量达到总血量的百分之三十时,只要是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只要静躺休息,精神状态稳定,也会在几天内恢复过来,但是时候却会容易引发一些心血管疾病;

        若是失血量达到百分之四十,便会产生巨大的危险,一个不慎便是当场死亡的结局。

        上面所说的这些,都是在持续性缓慢失血的情况下的数据。但是如果是急剧性失血,那么达到百分之三十,就可能会造成人的猝死。

        苏默暗暗的算计着,估计按照自己的体质,应该比绝大多数常人都更能坚持,即便是这种急剧性的失血也是一样。

        所以他根本不去理会这种流失,更不用说,此刻他内心之中的感动,让他早已有了不计一切代价的疯狂冲动。

        一次又一次的剖开手腕,一次又一次的催发,生命的精华就这么一点点的传送进何莹的躯体中。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脑海中传来眩晕的感觉。眼前的一切也开始渐渐迷离起来,苏默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他知道,自己已然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了。

        此时他的失血量,应该绝对在百分之四十还多了。可是何莹虽然已经呼吸平稳下来,脸色也明显的有了好转,但终究还是没醒过来,这让他实在拿不准送过去的血量究竟够不够。

        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停止了。但是当心头再次浮起何莹那句“吃了我,活下去”的话语,他的目光便又再坚定并疯狂起来。

        你有情,能为我做到舍却肉身,那我又何惜一死,换取你的存活!

        黑暗的地下河中,如同死寂的地狱之中,两个年轻的灵魂,却在用各自的生命,为着对方的存活而努力绽放着。

        再一次,再一次的剖开手腕,坚定的将生命精华送过去。苏默眼前已经开始渐渐失去焦距,越来越重的眩晕和恶心,让他盘坐在树根上的身子开始摇晃。

        已经大半部分浸入水中的树根,随着这种摇晃,载浮载沉的急速奔流的同时,开始慢慢的打起转来,这使得苏默的眩晕感愈发重了起来。

        终于,终于在某一刻,他双目极力的看了眼前的娇靥一眼,随即便一头栽倒下去,彻底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哗哗的河水没有任何感觉,仍保持着亘古不变的流速,向着某处奔腾而去。

        一天又一天,树根上的两个人一动不动,如同死人。后面的阿修罗早已没了踪影,也不知是已经死了,还是因为速度相差太大被抛开的太远看不到。

        就这样漂着,忽然某一刻,前方某处隐约有光显现。那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大,直到最终将所有黑暗尽数驱散。

        冰寒渐渐褪去,树根上辈压在下面的躯体先是微微一颤,随后又是轻微的一动…….

        苏默感觉自己好像又穿越了,不,确切的说,实在穿行。穿行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冰冷、空寂是永恒的主题,他看不到,听不到,甚至任何感觉都感觉不到。

        他似乎是醒着,却又偏偏没有任何醒着的感觉。唯有自己的意识,似乎在无尽中漂浮飞驰。

        偶尔,脑海中会闪过一些画面。但是那些画面他完全来不及思索,也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的有种熟悉的感觉。但若再去追寻,却又无迹可寻。

        他想大叫,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他想起身,却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有实体。

        这是怎么了?是穿越还是死去了?他想不清楚。意识模糊的厉害,似乎思绪都被某种力量封印着、延迟着,以至于每转动一个念头,都要费上好大一会儿工夫。

        直到某一刻,似乎有种莫名的声音在回响着,似是在极远处,又似是近在咫尺。

        他努力的想要倾听,这死寂的世界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极度的想要摆脱出来。

        于是他鼓起所有残余的精神,循着那飘忽的声音拼命寻去。终于,某一刻后,轰然一声,眼前光明大放,霎时间各种感觉蜂拥而至,五感六识,尽数恢复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