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正文 第257章:定计
    “苏默!苏默!呜呜,你不要死……”

    耳边似乎有鸟鸣声,还有轰轰的水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女子的哭泣和呼叫声。只是这叫的……..要不要这么狗血啊,苏默有些微微的蛋疼。

    神智恢复了,按照生存守则说的,他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触感散开来,微风吹拂,四周明显气候温暖,阳光明媚,显然这里已经不是地下河了。

    在黑暗的环境中待得太久了,现在如果马上睁开眼睛,怕是会对眼睛有伤害。

    旁边这个哭泣的声音,唔,是何莹那妞儿,好极了,这妞儿终于挺过来了,看来哥的血没白费啊。苏默心中欢喜,脸上露出笑容。

    “啊!你你…...苏默,苏默,你别吓我啊。”耳边何莹的哭声忽然一顿,进而惊呼起来。

    苏默心中的欢喜刹那间褪去,哥的笑容应该很温暖、很迷人的好吧,怎么就吓你了?

    慢慢的试探着睁开眼睛,果然眼睛略微有些刺疼的感觉。眼前人影晃动,一张俏丽的面庞渐渐清晰起来,不是何莹还有哪个?

    只是此刻何妞儿明丽的脸上,显然带着几分惊恐,眼神中又是担忧又是期盼,还带着几分惊疑不定。

    “哥笑的很难看吗?你这是污蔑!我……去!”他努力的翻个白眼,开口说道。只是这一开口,却先把自己吓了一跳。

    那声音如同生锈的铁皮摩擦,暗哑生涩,竟几乎听不出人声来。一惊之后,略一寻思,不由的苦笑起来。

    之前失血过多,这昏迷了不知多久,不但没有水分的补充,也因为长久的受寒气侵袭,身体受凉,这嗓子不哑才叫怪呢。

    “啊!”何莹被他忽然的出声吓的尖叫起来,但随即却又满脸欢喜的凑了过来,小心的看了看他,这才拍着胸脯喜道:“不是诈尸不是诈尸,你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脸上又是泪水又是笑容。她先苏默半天醒过来的,醒过来后迷茫了好一阵儿才回过神来,昏迷前的种种一一流过脑际,顿时的又是感动又是担心。

    刚昏过去那会儿,虽然已经孱弱到了极点,但回光返照之际,脑子却是出奇的清醒,自然知道最后苏默对自己做了什么。

    想着那一次次的生命灌输,她只觉得心疼的如要炸开来一般,但同时却又被一种难言的情绪填的满满的。

    值了,什么都值了!便是此生就此死去,她觉得自己也再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老天待她已足够好了,若再有所求,那便是贪心不足了。此生能得这檀郎如此相待,更有何求?

    可一想到檀郎,顿时便想起苏默来。直到此时,她也才感到身上有人压着,一惊之下连忙翻身察看,眼见苏默脸色惨白的吓人,浑身冰凉不说,便连气息似乎都若有若无,顿时惊得魂飞魄散。

    若是苏默就此去了,她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有何意义?想着自小亲生父母双亡,如果苏默再没了,她真真的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了。至于说养父和兄长的恩情,那便唯有期待来生再报了。

    这么想着,不由的心下凄凉,泪水夺眶而出之际,只想多看心上人一会儿。只是这一看,却忽然现苏默的眼皮颤动了一下,这一下让她顿时心中大震,只盼着奇迹出现,这才有了之前一声声的呼唤。

    而此刻,苏默的忽然开声说话,让她彻底欢呼了起来。定定的看了又看苏默那难看的脸色,根本就没听清苏默说了什么,下一刻,猛然间扑进苏默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可怜苏老师这会儿虚弱的身子,被这一撞,好悬没背过气去。大口喘着气儿猛翻白眼,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疯……疯婆娘,你……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快……快快……快起来啊。”他惨白着脸叫道。

    何莹这才猛省,哭声戛然而止,慌不迭的直起身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一双小手也在他身上到处摩挲着,口中不迭声的问道:“怎样了怎样了,哪里疼哪里疼啊……”

    “快停!”苏默嘶声喊道。

    何莹一吓,顿时僵住,一动不敢再动,只怯怯的看着他,脸上又是担忧又是惊慌。

    “不许……不许占我便宜!乘人之危,不是……不是大侠行为!”苏老师满面悲愤,一脸的宁死不从。

    何莹瞠目结舌,半响,一张俏脸上表情渐渐精彩起来,咬着嘴唇颤声道:“你……你…….”

    眼见这妞儿终于恢复了正常,但又显然即将进入暴走模式,苏默暗暗松口气,连忙岔开话题,正色道:“别你你我我了,这是哪里?还有,那猴子出来没?”

    “啊!”

    被苏默这一打岔,何莹也顿时猛省。惊慌的四下看看,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那…….那猴儿没…….应该没出来吧,我没看到。”

    苏默听她语音颤,显然那猴子给她留下的恐惧极深,连忙安抚道:“别怕,有哥在呢。来,扶我起来,他喵的,这回被那猴子欺负惨了,此仇不报,哥也不用混了!”说着,挣扎着起身。

    何莹连忙上前扶住,半托半抱着他坐了起来。苏默这才有精力四下打量。

    两人如今还是存身在那个大树根上,只是此刻这树根却被两块大石卡住,湍急的水流轰轰的向远方奔去,却在极目所至之处忽然落下,传来更大的声响。

    苏默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心中暗叫侥幸。显然,那边是一个落差极大的瀑布,若不是有这两块大石头卡住,就何妞儿这迷迷糊糊的样子,一旦两人顺流而去掉下瀑布,怕是多半就要葬送了。

    想着没在地下河中憋死饿死,却是出来了却被摔死,苏默只是想想都要憋屈死。

    河流两岸是连绵不绝的森林,再往远处看,却是连绵不绝的山岭,完全不同于武清那边所见的景色,这里的山岭却是真正的山,虽没有多少雄奇,却胜在幽深高崖。

    这里,应该出了武清地界了,他暗暗的想着。

    身后不过十米左右,一个半人多高的黑峻峻的洞口显露,奔流的河水便是从那里出来的,洞口有着雾状的氤氲蒸腾着,那是地下河出来时,因为内外温差和极撞击产生的水雾所致。

    放眼四望,并不见任何人烟,显然这里是一块原始之地,还没有人迹踏足。

    苏默看完四周情况,不由的有些微微蹙眉。以二人目前的状况,处在这种没有人烟的原始之地,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得不到任何帮助不说,还要面对许多未知的危险。

    原始之地啊,谁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不用说,后面还有一个凶残的猴子追杀着。

    得先解决了那猴子!他略一寻思,便定下了策略。如果不能先解决阿修罗,一旦踏入这原始之地,里面只要稍有一点危险,便是前后夹攻,两人端无活下来的可能了。先解决其中一个,才能以最大的精力,再去面对另一个未知。

    有了决断,又再四下打量一番,苏默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你怎么样,还能坚持吗?”先是关心的向何莹问道,要想对付阿修罗,此刻靠他一人显然是白日做梦。这会儿的他,浑身乏力,手足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充分显露了出来。

    “我?我没事了,出了身上有些地方有些疼,其他就没什么了。傻瓜,你干吗那样对我。我我……要是你有什么事儿,你认为我还能活下去吗?”

    何莹听他问起自己,顿时又想起前事,不由的珠泪盈盈,又是感动又是气苦的看着他。

    苏默咧嘴笑笑,也不辩驳,自顾点头道:“那好,赶紧的,趁现在还有点时间,咱们布置一下,给那猴子送上一份大礼!”他狠狠的挥了下手。

    何莹见他岔开话,知道他不肯再说,却也明白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机,只反手抹了把泪,娇躯一挺,顿时又恢复了那江湖女侠的风采,扬眉道:“你说吧,怎么做。”

    苏默嘿嘿一笑,伸手拍拍她香肩,指着案上凑到她耳朵旁低声说了起来。

    何莹初时迷茫,但是越听越是心惊,脸儿都有些白了起来。待到苏默说完,这才努力咽了口唾沫,颤颤的道:“真要这么做?”

    苏默眼中冷芒一闪,重重的点头道:“必须的,除非你想要咱俩的命。妞儿,这会儿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它不死,死的就只能是咱们!你选吧。”

    何莹默然了下,随即脸上露出坚定,起身将他扶起,咬牙道:“好,都听你的。小心了!”说着,看准几个落脚之处,努力调动身上力气,连跳带蹦的总算上了岸。

    待到到了岸上,先将苏默小心的扶到一处干爽的地方坐下,目光往后面林中看了又看,又迟疑的看了看苏默,欲言又止。

    苏默咧嘴一笑,点头道:“放心,我没事,赶紧去,咱们时间不会太多的。”

    何莹这才一咬牙,转身去了。

    待她走后,苏默满面笑容的脸忽然冷了下来,眯着眼看看那洞口的地形,眼中厉光闪烁,片刻后才又闭上眼,静静的开始恢复体力。

    这一战,生死一,容不得半分疏忽,他必须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