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闲人 > 正文 第258章:情挑
    约莫有半个多小时后,苏默缓缓的睁开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略微活动下手脚,不由的苦笑着摇摇头。

    连日来的昏迷,还有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岂是那么容易消除的?若不是他体质特异,现在别说站了,怕是连动都动不了。

    勉强扶着一旁的大石站了一会儿,双腿连带着全身就有些颤抖发软,头上也有些发虚汗。看来,待会儿只能依靠何莹了。

    他叹了口气,慢慢的又再坐了下去。仰头望望天,大概是下午两点来钟的样子。一直在黑暗的地下河中漂流,根本无法分辨今天究竟是第几天了。也不知道武清那边的事儿怎么样了,张悦和胖子他们估计要担心死了吧。

    他默默的想着,随即又自失的一笑。这会儿他自身难保,前路不知还有多少为难等着,想那些又有何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正想着,身后传来哗啦啦的声响,扭头看去,却见何莹气喘吁吁的拖着一堆藤蔓,艰难的走了出来。

    抬眼见他好端端的坐在那儿,明显带着焦虑的眼神这才露出释然的神色,娇靥上露出欢快的笑容,将手中拉着的藤蔓扔下,另一手兜着裙衫快步走了过来。

    “我采到好多野果,这下有吃的了。”她开心的说道,将裙衫往前凑了凑。

    苏默低头看去,眼睛不由一亮。裙衫里十几枚紫色的果实,大小不过就是葡萄般,确切的说,应该就是野葡萄的一种。

    “好极了,这玩意儿现在最适合咱们了。”苏默大喜着说道。后世对于身体虚弱的病人,医院都是采取在治疗的同时,还有输液。输的那个液,其实就是葡萄糖,倒是跟这个大同小异了。

    抬手拈了一枚送进嘴里,微微一咬,顿时满口汁液,甜甜的带着股酸涩,让他顿时精神一振。

    “你也吃,多少都是些补充。”他细细的品着,一边对何莹说道。

    何莹欢喜的看着他吃,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是给你的,我吃过了,你不用管我。”说着话之际,喉头却不由的蠕动了下。

    苏默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丫头怕是根本就在胡说。这才多大点功夫,她又是取藤又是采果子的,还吃过了,估计最多就是尝了一个而已。

    而且显然这果子并不多,是她就近能找到的最大限度了。所以她舍不得吃,全都给自己取了来,却谎称已经吃过了。

    这么想着,脸上却忽然变色,抬手捂住胸口,痛苦的道:“这……这是什么果子?你确定可以吃?为什么…….为什么我好难受?啊,是了是了,这果子有…….有毒!”

    什么?有毒!

    何莹猛然脸色大变,瞬间变得再无半分血色。手一颤,那十几枚果子便落在地上,她却再也顾不上,急上前扶住苏默,颤声道:“苏默,苏默,你怎么样,怎么样了啊,你…….你别吓我啊。怎么可能有毒,不会的,我以前吃过的啊,你究竟哪里难受,我我……..”

    她手忙脚乱的扶着苏默,彻底慌了神。

    苏默暗暗好笑,但随即却又阵阵的温馨涌上。只是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只是指着地上的野果不说话。

    何莹泪水夺眶而出,呆呆的看着他片刻,猛地转过头来看向地上的野果。下一刻,忽然伸出手转向那些野果,也不管多少,直接送进口中咽了下去,流泪道:“也好也好,既然注定活不了,我便陪你一起去。”

    说罢,再不理会别的,就那么抱紧了苏默坐了下去,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苏默的脸,瞬也不瞬。

    苏默被她看的心虚,强笑道:“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那啥,别浪费了,就算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不是,来,把剩下的都捡起来,咱分着吃了,反正都这样了。”

    何莹一呆,但随即点点头,默默的将剩下几枚果子捡了起来,送到苏默嘴边。

    苏默低头就着她手吃了两枚,却趁机用舌头舔了下她手心,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

    何莹手一颤,苍白的脸上猛地现出一抹晕红,却是并没有躲闪,眼中也露出欢喜的神色。

    咱们就要死了,死前能让他这般轻薄一番,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这么想着,望向苏默的眼神愈发温柔起来。

    这下苏默真有些吃不住劲了,咳了两声,眼神躲开一边,飘忽着道:“那啥,咳咳,你也吃啊,都吃了,早吃完早干活,呃,是早吃完早投胎…….”他胡乱胡说八道着。

    只是他这么一慌神儿,就不可避免的露出了些破绽。何莹虽然直爽,却毕竟不是傻子。微微怔了下,低头仔细看看他脸色,又再看看手中的果子,渐渐的,眼神重又清朗起来。一双美眸死死的瞪着他,丰满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

    我去!玩大了,这是要变身的节奏啊。苏默暗暗哀嚎了一声,连忙做出痛苦状,大叫道:“啊,好难受,我……我要死了要死了。丫头,你……你要保重,咱们来生再见了。”

    何莹冷笑着看着他,忽然狠狠的把剩下的果子往他嘴里塞去,咬牙道:“既然要死了,也不差这点了,我便帮你一把!”

    唔……呃!

    猛然被塞满了嘴,苏默的叫声戛然而止,狼狈的将嘴里的果子咽了下去,这才翻着白眼喘息道:“你……你这是谋杀亲夫。”

    何莹怒视着他,半响忽然流下泪来。苏默一怔,再顾不上耍宝,伸手去拉她,嘴上道:“又怎么了,好好的这,又哭什么?”

    何莹使劲甩开他,泪眼迷离的看着他,泣道:“你终是不将我放在心上的对不对?你只当这样糊弄着我吃了东西是对我好,可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有多残忍?你你……”

    她哀声诉说着,两眼中满是伤心和难过。苏默忽然呆住了,自己没将她放在心上吗?他不由的暗暗问自己,不,没有!他只是习惯了用以前的态度和她相处,却忽略了此时此刻,两人关系转变之后何莹的心思。

    现在的何莹,心之念之的都是他。哪怕只是他小指头的微微一动,都会让这个深陷入情网的女子心旌摇动,更不用说自己装成马上要中毒死去的模样,尤其还是吃了她采摘的果子导致的。

    自己只想着哄着她吃东西,却完全忽视了对方是不是能承受的住。想到这儿,他不由的轻叹口气,抬头看着何莹,正色道:“莹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何莹正心伤着,却万料不到这个一直骄傲的男人,竟然会对自己如此正式的道歉。尤其那口中的称呼,让她有种瞬间被电击中的感觉。晕乎乎、麻酥酥的,整个人都似飘了起来,哪还记得什么伤心了。

    “莹儿,莹儿!何莹!何丫头!何妞儿!”耳边忽然传来阵阵呼声,让她心神一颤,终于回过神来。

    “好吧好吧,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说吧,哥豁出去了。”眼见自己道完歉,何莹却呆呆的不说话,两眼更是没有焦距的样子,苏默只当伤的这妞儿狠了,连声的将她唤醒后咬牙说道。

    何莹怔怔的看着他,脸上红红的,一时间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想说自己已经不怪他了,又觉的有些委屈;但要说不原谅,却又那舍得出口?

    苏某人已经准备放大招赎罪了,喊完后自然是时刻留心着对方的神态。何莹眼神中的迟疑为难,立即便被他捕捉到了。

    苏老师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经历了无数的花中圣手。这一看有门,哪还不知道该如何做?当即腆着脸凑过来,装作可怜兮兮的道:“那个,丫头啊,你看,我现在都这么惨了,你就看在这个份儿上原谅了我呗。”

    又是丫头?

    何莹满腔的柔情蜜意瞬间消退,气哼哼的扭过头去。不理他了!

    嘎?怎么这样?不应该啊。苏老师的装可怜没见效果,不由的大是出乎意料。

    想了想,只得再加把劲儿。“好莹儿,别这样啊,你看,你胸脯…..啊,不是,你胸襟如此雄伟,应该很大度的对不对?我便万般不是,也只是一时着急你的身子不是。你就原谅我这一遭好不?”某人腆着脸无耻的卖萌。

    何莹终于心满意足的再次听到了想听的,羞答答的想要顺势下台,不料接下来这人竟张口拿自己的胸部来说事儿,顿时让她又羞又气。

    胸部没有杏儿姐姐的大,这一直是何莹的心病,最是让她敏感。如今苏默却忽然夸她“雄伟”,虽然也明白是苏默在夸大,但仍是忍不住的偷偷低头打量。

    真的…..雄伟了吗?似乎、好像……有那么点变化了。哎呀,自己都在想什么呢,真是羞死人了。这人嘴巴最是没个遮拦的,整日介就是胡说八道,为何自己总是这般容易相信他?呸呸呸,这个坏坯子,真是太可恶了!

    何莹羞红了脸,暗暗的啐了几口,心中的气儿却早消的干净。只是一时拉不下脸来,最终只是琼鼻中哼了一声,使劲冲某人翻了个娇俏的白眼,转身往那堆藤蔓走去。

    眼下危机还未解除,这可耽误不得。

    作为一个资深的花中圣手,佳人的这种表现意味着什么,苏老师哪里会不懂?

    美美的收下这个卫生眼,也起身跟着走过来。虽然只是几枚野果,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给两人提供了些许体力。至少,比先前感觉上,要好了不少。

    “莹儿啊,别走那么快嘛,你倒是扶我一把啊,要不要这么狠心啊?”某人性子发作,在后面贱贱的嚷嚷。

    何莹被他嚷嚷的心慌,忍不住哼道:“你不是要死了吗?还扶什么扶。”

    “呃,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比如你亲亲我啥的,要知道爱情的力量是可以创造奇迹的……”

    亲亲?!

    何莹芳心大大颤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好险没摔倒。这人,怎的如此惫赖!这般羞人的话,也张口就来,真是,真是……

    何妞儿脸羞的跟张大红布也似,哪里还敢多说,低着头拎了藤蔓便走。

    苏默看着这大美妞儿的娇态,不由的心中大乐。泡妞儿的乐趣便在这种欲说还休、欲拒还迎的过程中。那些几句话一过,不到三天便直接上床的,不过只是发泄欲望的低俗行为而已,根本就等同于禽兽一般,苏老师对此从来都很是鄙视不屑。

    也不知是吃了点东西的缘故,还是心情大好了,又或是又过了这么多时间,苏默觉得自己的状态比之刚才又好了许多。

    笑眯眯的跟在何莹身后看着她忙活,不时的调侃上几句,惹得美人儿脸红耳热之余,再次收获几个白眼,只觉得乐不可支。天更蓝了、水更清了、山更秀了、阳光也更明媚了……

    吼——

    就在他美滋滋的享受着这份乐趣时,幽黑的洞中,忽然传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阿修罗,终于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