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小郎中 > 章节目录 第48章 狭路相逢
    钟县尉到有些尴尬了,说:“本官要跟你商议的事情,关系重大,时间紧迫,容不得拖延。这件事的确关系重大,你若当真办成了,那本官一定会重重地赏赐你的。”

    杨仙茅还是没吭气。因为他已经从对方话语中听出这件事很棘手,甚至凶险。让自己以身犯险去完成衙门重任,那就得看看,究竟值不值得这样做了。

    钟县尉当然知道杨仙茅心中顾虑,把腰间钱袋取了下来,扯开口子,哗啦一下,将里面的几块碎银子和铜钱都倒在了桌上,道:“这里差不多有五两银子,算是酬谢你的定金。你若完成了这项重任,本官另酬谢你五两银子。至于其他好处,就更不待说。”

    他的话说得很清楚,跟衙门官员搞好了关系,对于他们药铺来说当然是大有好处的,这种好处只怕往往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虽然县尉用十两银子作为悬赏,同时还许诺会有其他好处,杨仙茅还是很谨慎,不轻易答应,说道:“大老爷先说是什么事情,我看看能否完成,若是完不成,岂不是坏了大人的大计?”

    钟县尉点点头,道:“我们县衙的雷都头,为了破获你先前报官的几个乞丐被人击毙的案子,假扮乞丐,没想到莫名其妙失踪了,我们根据死者胸口发现的一根黑熊的毛发,断定熊家庄有重大作案嫌疑。因为熊庄主武功高强,他的女儿饲养有黑熊,而且性格暴戾,很有可能是他们将雷都头劫持了去。但目前又没有证据证实这一点,所以,我想请你前往熊家庄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雷都头的踪迹。如果有他的消息,你只需要不动声色的回来告诉我就行了,你意下如何?”

    杨仙茅一听是这件事,不由得暗自舒了口气。他在给那位中年书生右手接筋络,随时可以去查看他的恢复情况,所以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庄子,更何况中年书生他们已经交代了自己随时可以去找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帮忙的话。特别是那位漂亮的女侠冯秋雨,更是帮自己救出了那熊庄主可怜的倒插门女婿,证明是言而有信的。她是熊家庄护院,可以再庄上自由巡视,只需要托她打探一下应该就清楚了。

    所以,杨仙茅拱手道:“好,大老爷的吩咐当然要照办的了,这就去探访一番,有消息立刻向大老爷回报。”

    钟县尉听杨仙茅痛快答应了,十分高兴,笑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我一看你就知道你很不简单,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胆魄,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赞叹一番之后,钟县尉便告辞返回了衙门,叮嘱门子,回春堂小郎中杨仙茅有事找他的话,直接带他来见。

    送走了钟县尉之后,杨明德到底有些担心,悄悄将杨仙茅叫到一边低声问县尉大人来找他有什么事情。杨仙茅当然不会说这么重要的事,只是将那五两碎银子递给了杨明德,说道:“我上次发现了一个连环杀人案,县尉大人赏的,没别的事。”

    杨明德狐疑地瞧着杨仙茅,低声说:“为了表示感谢就给你五两银子,只怕说不过去吧?”

    “怎么说不过去了?大宋皇帝刚接管我们吴越国,县尉他们正憋着劲想破案立功啊。”

    杨明德恍然点头,还想再接着追问,有病人进来看病了,于是赶紧接待病人去了。杨仙茅跟母亲张氏说了出去有事,便离开了药铺。

    杨仙茅径直来到了熊家庄门口,告诉门房家丁说自己找看家护院冯秋雨。看门的庄丁,上次见过杨仙茅跟他们一起进来,相谈甚欢,便笑呵呵让他进去了,并告诉他冯秋雨他们就在内宅。

    具体的位置杨仙茅上次来过,知道路线,所以无需人领着。他径直迈步往内院走。

    走了一段路,便到了上次看见庄主女儿吊打上门夫婿的院子前,那棵老槐树依旧在那,只是没见到那位凶巴巴的少女。

    杨仙茅暗自吐了口气,他还真不愿意看见那少女吊打其他人,然后指使那头可怕的黑熊张牙舞爪的去威胁,松了口气要往前走。不料屋角转出来几个人,一见之下,杨仙茅大吃一惊,却原来正是那庄主女儿熊金枝。她身后跟着两个熊奴,牵着那头大狗熊,走在地上都能听到沉闷的咚咚声。

    杨仙茅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看见那少女朝着他走了过来,于是便侧身让到路边,垂手而立。

    熊金枝挺着胸,手里拿着一卷长长的鞭子,来到杨仙茅面前站住了,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冷冷的声音说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我是回春堂的小郎中,我来找贵庄护院给他瞧病的。”

    “护院生病了?我咋不知道!”

    “是一个中年书生,不过他不是生病,而是右手拇指有残疾,我已经将断了的筋络续上了,今天来看看情况。”

    熊金枝一听不由大喜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能够接上筋络的小子啊,听说你很有本事,能够把断了的筋络重新接上,而且没有任何痛苦,我还正想跟爹爹说把你叫来,问问你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呢?正好你现在来了,——快,教我这个法子!”

    杨仙茅对熊金枝很厌恶,再说了,华佗神技如何能随便传人呢?所以他冷冷道:“抱歉,我的医术不外传。”

    “我让你教你就教,少废话!再推三阻四的,我就让你好看!别说是你一个小小郎中,就算衙门的人我也不放在眼里。看不顺眼一样拿下,你信不信?”

    杨仙茅不由心中一动,熊金枝这话似乎有所指,从这话可以推测雷都头应该就在庄上。他瞟了这少女一眼,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胸大无脑,怎么连这种事都说出来,看来是骄横跋扈惯了,根本不在意后果。

    杨仙茅见她恶狠狠盯着自己,背着手,语气更冷:“我说了,我的医术不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