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小郎中 > 第55章 放箭

第55章 放箭

        熊庄主一招手,身后一个大汉送过来一对链子锤,握在手中沉甸甸的。他听到外面官兵厮杀声越来越近,知道不能拖久,必须速战速决。咬牙阴笑着对冯秋雨道:“你刚才挟持我女儿,必须得死!”

        说着,铜锤抡起,在空中呼啸着,一锤朝冯秋雨砸了过去。

        冯秋雨蝴蝶一般闪身避开,手中碧涛青锋剑迎风一抖,跟熊庄主两人斗在一起。并不时施展梅花针暗器攻击,这最让熊庄主忌惮的。

        两人出招的速度都是极快,转眼数十招过去,不分胜败。

        两人都明白,这僵持下去对熊庄主不利,因为官军已经杀进来。

        熊庄主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攻击更加犀利,但是冯秋雨的轻功很高,明知对方全力施为,想一招定生死,故不跟对方硬拼,只如一只蝴蝶在他双锤轰击中上下翻飞。那链子锤连她衣角都碰不到一星半点。

        熊庄主很是焦急,突然,他眼珠一转,链子锤往后一收,一招海底捞月,瞬间朝着捂着胸口痛苦地站立在不远处的中年书生轰击而去。

        中年书生身受重伤,苦力支撑着,没想到熊庄主突然之间向他发难,速度奇快,大惊失色,便要闪避,已然不及。

        冯秋雨大惊失色,高叫一声:“看剑!

        一招燕子投林,手中碧涛青锋剑朝着熊庄主后心电掣击去。

        这一招围魏救赵势在必得,如果熊庄主不回身应对,在熊庄主链子锤击中中年书生的同时,冯秋雨必然将他一箭穿心。

        不料熊庄主并没有转身,只是将后手锤往后面扑击,挡开毒蛇一般刺来的长剑,右手无声无息的,重锤下吐出,砰的一声,正中冯秋雨的小腹。

        原来熊庄主这一招居然是诱敌之招,果然诱骗冯秋雨不顾一切追进而来,立即趁势重伤了对方,一招击中,他得意忘形之下,忍不住狂笑。

        被他击得倒飞出去的冯秋雨,在飞出之前瞬间,手指轻轻一弹,一枚细小如鸿绒的毫针,穿透劲风,无声无息地没入了熊庄主的右眼。

        冯秋雨如折断翅膀的孤雁,摔落在积雪之上,划出十多步开外,嘴角沁出鲜血。她艰难的侧过身,避开其他人的视线,掀开衣摆,看见小腹之上,赫然一道漆黑的掌印,不由心头一凛。

        她转身过来,望着熊庄主,苦涩的声音道:“铁砂断魂掌?你竟然是虎威镖局的熊锋!”

        中年书生躲过致命一击,惊魂未定,却听到冯秋雨认出这熊庄主竟然是当年威震大江南北的虎威镖局的镖主熊锋,也是惊呆了。

        二十前,熊锋在京城开了一家虎威镖局,当时京城首富贾万贯,准备举家还乡,把京城商铺全都卖了折成金银玉帛,运了十多车,带回老家去安度晚年,由于天下大乱,地方不太平,于是重金委托虎威镖局护镖。结果在路上遇到强悍劫匪,贾万贯一家人悉数被杀,熊锋和他的趟子手全部战死。熊锋的尸首更被砍得稀烂。

        贾万贯亲戚镖局索赔,但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下。因而怀疑就是贾万贯勾结劫匪或者自己派人假扮劫匪杀人劫财。便告到了衙门,要求追查熊锋家人。当时,的确不少人怀疑熊锋吞没了这万贯家财,但苦于没有证据,而熊锋的家人也全部下落不明,成了一个无头公案。

        这位熊锋熊镖主最擅长的便是铁砂断魂掌。这种掌力击中人之后,会留下一道漆黑的掌印,内脏碎裂成粉末,根本就无可救。这是熊家的家传绝技,其他人不可能会,尽管冯秋雨才二十多岁,但是,对这段轰动江湖的公案也有耳闻,特别是熊锋的铁砂断魂掌,特征明显,一下便能认出。

        熊庄主一掌击中冯秋雨,知道她死定了,终于舒了口气,冷笑道:“算你有点见识,没错,我正是二十年前虎威镖局的镖主熊锋,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因为那是吴越国的公案,现在吴越国归了大宋,而我是根本就不打算做大宋皇帝的奴仆,我生是吴越国的人,死是……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看不见?。”

        刚才冯秋雨射入熊锋右眼的毫针太细,造成的疼痛并不明显,已经洞穿了他的眼眸,这只眼也就废了。但熊锋在击中强劲对手狂喜之下,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右眼已经失明。过了片刻,发现视力不对,这才警觉。用右手去揉眼珠,一揉之下,毫针在眼珠中搅动,疼得他长声惨叫。

        熊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已经中了对方射出的一枚毫针,一只右眼已经废掉。

        他狂怒之下,手里的链子锤猛烈对撞,砰地一声,抡在空中,踏步朝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冯秋雨逼了过去。

        中年书生等人都已经身受重伤,只有中年书生还能站起来,其他三个都躺在地上起不来,而且手中没有兵刃,根本无法与手持链子锤的熊锋抗衡,只能急声叫道:“三妹快跑!”

        但是冯秋雨中了熊锋那结结实实的一记铁砂断魂掌,已经被打得内脏碎裂,受伤极重,哪里还能动弹得了,只能眼睁睁躺在地上等死。

        眼看熊锋已经到了近前,手中铜锤再次抡起,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焦急的大喊:“放箭!射那使链子锤的熊庄主!”

        接着,听见一阵弓弦响,箭如飞蝗一般,从不远处角门射了过来,这箭矢既准又狠,劲道十足,一看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弓箭手射出的。

        熊锋手中铜锤飞舞,将射来的箭矢磕飞,抬头望去,这才看见冲进来不少马步弓手,手持长弓不停朝他放箭。一个少年指着他大声吆喝着放箭。少年旁边,一个黑脸壮汉,同样身材魁梧,也是一身黑色短打服,手持一杆沉甸甸的禅杖,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朝他扑了过来。正是衙门钟县尉。

        那高声叫放箭的少年,当然就是杨仙茅。

        杨仙茅先前在庄外把情况告诉了钟县尉之后,钟县尉让他回家,他却不愿意,跟着钟县尉杀了进来,正好看见熊庄主要杀地上重伤的冯秋雨,焦急之下立刻大叫放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