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仙缘 > 第2章 存思,观想!

第2章 存思,观想!

        “哎……”

        萧景元叹了口气,径直走进了观中,顺手栓上了大门。位置偏僻的道观,白天都没有什么人来上香,更不用说晚上了。

        一年到头,估计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有一些百姓,从各方而来,祁福求平安。

        而且,这还主要是城里城外的大观大寺大庙,人满为患了,一些百姓等得不耐烦,才到偏僻的道观上香,贪图方便。

        连信徒都没有几个,这道观的衰落程度,也可想而知。

        谈不上山穷水尽,穷途末路,但是对比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坐拥千倾良田,寺中有数百僧人,每天香火缭绕,日夜不熄,雾气凝聚成云,直透宵汉。

        那壮观的景象,萧景元见过一次之后,就不想再去了,免得心酸落泪。

        凡事最怕对比,还真观与寒山寺之间,大概是隔了一道天堑。

        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萧景元十分怀疑老道士的话。

        老道士在世的时候,天天在他耳边胡吹,在一千多年前,还真观是仙门大派,在朝廷的支持下,统御三山五岳鬼神,为天下道门之首。

        那个时候,但凡是还真观门下的弟子,哪怕是最低微的杂役,到了世俗界之中,也是堪比王公权贵的大人物。

        那个时候,还真观弟子,吃的是仙谷灵米、龙肝凤髓,喝的是瑶池玉液,灵石仙乳,修的是无上大道,白日飞升不在话下……

        对于这些吹牛皮的话,萧景元是不信的。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还真观当年真的如此风光。那么就算没落了,也应该留下一些遗泽,不至于只剩下一栋破道观。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个道理,萧景元很明白。再鼎盛的王朝,也有衰落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宗门道派。

        问题在于,但凡根基浑厚的势力,它衰落的过程,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那是一个渐趋的过程。在时间的摧残下,一代一代的积累弊端,无力回天,才败落下来。

        可是当萧景元询问,还真道怎么衰败的时候,老道士却语焉不详。不过从宗门传承下来的只言片语中,貌似还真观是在最鼎盛的时候,突然衰败了。

        在一夕之间,从顶级仙道大派,沦陷成为了末流小宗。

        这有可能吗?

        就算有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剧变,才导致了这样后结果?

        许多疑问,连老道士也不清楚,自然给不了答案。

        所以,对于老道士的描述,萧景元自然是将信将疑,觉得这可能是他往自己脸上贴金,以挽留自己这个,还真观唯一天才弟子传人的谎言。

        只不过,念在老道士对自己,也算是有再造大恩,他也懒得拆穿了。

        “我一现代人,居然遵守永不叛门的誓言,也是醉了。老头子也是,死了都要摆我一道,真是……老混账!”

        萧景元嘀咕,摇头叹气,慢慢走到了卧室。

        在卧室之中,摆放了床椅桌子箱柜,家具不少,显得房间有些狭小。不过他已经习惯了,直接平躺在床上,然后手掌在床边摸索了下。

        “扑通!”

        一瞬间,床板突然一翻,萧景元就在房中消失。

        与此同时,他出现在一个宽敞的空间,驾轻就熟地点上了蜡烛。

        在烛光的映照下,幽幽暗窒,也随之变得亮堂。

        这是一个宽敞的房间,修建于地下的暗室,也是整个道观,最核心的机密。

        整个房间很空,没有什么家具摆设,只有在角落位置,立了一个小书架。另外在书架的上面,搁了几卷类似于竹简的东西。

        这些竹简,包括几本散落的书册,就是还真观传承下来的修行典籍了。

        连书架都堆不满,比起小学生的课本还薄,也是凄惨。

        当然,萧景元也清楚,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的道理。不是说,书山文海的典籍,就一定是成仙成佛的无上法门。

        有的时候,可能一段经文,几句口诀,比几千上万卷书更管用。

        问题在于,无论萧景元怎么研究,都不觉得书架上的几本典籍,那是能够直通大道,飞升成仙的秘法。

        以他的见识,很容易得出结论,这些典籍秘法,十分的粗浅,说不定只是入门的功法。但是让他感到悲伤的是,他修炼了七八年,却连入门都做不到。

        不是他天资愚鲁,也不是他没有慧根。

        主要是……这些典籍,那是残缺不全的,少了关键的窍门。

        这是他苦修几年之后,老道士于心不忍,才含糊其辞告诉他的消息。

        当时,他知道这事,简直是晴天霹雳,差点没吐血。

        就算是现在,他也不甘心啊。

        “存思采气,抱元守一,凝煞炼罡……”

        萧景元走到书架前,轻手翻开了一卷竹简。在竹简的上面,刀笔刻画,简略的记录了一些修行的境界。

        存思采气,这是入门,也是基础。

        所谓存思,也叫观想。

        道曰存思,佛曰观想,叫法不同而已,本质却一样。

        实际上,不管是存思,还是观想,最本质的目的,就是集中思想,去除杂念,然后激发身体潜能,再沟通天地宇宙,进而摄取天地灵气。

        在天地灵气的淬炼下,身体蜕化变质,脱胎换骨,羽化而登仙。

        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这存思采气的第一步,自然是关键,也是重中之重的根基,谁也不能忽略。

        萧景元很倒霉,就卡在这一关隘上。

        七年,还是八年,他被挡在了门外,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不得其门而入。原因很简单,那是由于还真道空有典籍,却没有定神的镇物。

        要知道,不管是存思,还是观想,存与思,观与想,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先存后思,先观后想。

        存什么,思什么。观什么,想什么。

        这其中有大讲究,存在了大学问,更是一个门派传承典籍的最大玄机,也决定了门下弟子修行的未来方向。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萧景元得到了一本黑鸦法秘籍。修成黑鸦法之后,就可以操纵千百黑鸦,在空中组成黑鸦大阵,昏天暗地,迷人神智,杀人无形。

        但是,想要修成黑鸦法,空有秘籍还不行。

        另外,还要有图,黑鸦图。

        这图,一般是修炼了黑鸦法的高人,一笔一画仔细描绘出来。

        图中充满了黑鸦法的神韵,想要修行黑鸦法的人,要先专注观摩图中黑鸦的神韵,然后才能够摒弃一切杂念,在脑海之中勾勒出完整的黑鸦形象来。

        之后,脑中勾勒的黑鸦,与身体浑然一体,才可以吞吐日月精华,采气炼己。

        这个才是存思、观想的奥义。

        首先要有秘籍经文,其次还要有与秘籍相关的图形。满足了两个条件,做到图文并茂,才能够正式修行。

        可是现在,萧景元手上,光有经文,却没有图。他再天才,在没有具体图形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凭空想象出神韵来,自然难以入门。

        “难啊……”

        萧景元摇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仅是他,老道士也是错蹉跎岁月了一辈子,修行了几十年之前,才稀里糊涂的入门,察觉身体有气。但是,这气他却不能运用自如,最终抱恨终天。

        每当想到这事,萧景元就忍不住一阵心寒。

        老道士的悲惨遭遇,仿佛就是他的明天……

        “实在不行,甭管什么誓言了。”

        萧景元很犹豫,毕竟在地球的时候,誓言什么的,与一纸空文无异。如果不想约束自己,随便可以毁弃。

        问题在于,他才起了这个念头,又忍不住想到,老道士的死……

        已经炼出气的老道士,按理来说长命百岁不成问题。但是他为了自己,却不顾一切的摸索研究,想要绘画一幅神韵图。

        最终,老道士没有成功,反而在折腾中走火入魔,含恨而终。一个为了宗门传承,也是为了自己而死的人,他实在是不忍心,让老道士失望。

        “哎,坑啊!”

        萧景元敲了敲脑袋,一颗心静不下来,心浮气躁,心猿意马。

        这样的状态,根本不适宜修行。

        看来今晚,又要白费了。

        他轻轻摇头,正打算离开暗室,到外面冲个冷水澡,凉一凉身心。就在这一瞬间,忽然一道细微的白光,就在角落中的排气孔闪过。

        接着,一团团空气涌入,扑得蜡烛摇曳不定。

        “怎么了?”

        萧景元一怔,随即只听见外头轰隆一声,震耳欲聋,声荡百里。

        “打雷下雨了呀。”

        他顿时恍然,春季雷雨比较多,这很正常。不过,想到道观院子,还晒了衣服,他连忙从暗室中爬出去,匆匆忙忙奔向后院。

        当他冲到了门口,冷不防一道闪电撕裂了长空,映得大地一片光亮。紧接着,闪电从天而降,携带了九天风雷之势,直直劈了下来。

        霎时,萧景元脚步一滞,本能的抬头,只见眼前奇光闪耀,耀得他眼睛发黑。

        “轰!”

        一瞬,电光劈来,完全没入萧景元的身体,他立刻呆若木鸡,皮肤全焦了,口中吐出了一缕青烟,悠悠说了句,“又来……”

        至此,他光荣倒地,彻底不省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