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3章 天上掉下大馅饼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时隔十年之后,萧景元再一次被雷劈了,真是天理昭彰……

    要是他还清醒着,肯定要叫屈。

    要知道他自问,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遭雷劈?真是天道不公,六月飞雪,简直比窦娥还冤枉。

    不过幸运的是,可能是习惯成自然,又可能是某些原因。反正被威力巨大的惊雷闪电劈在身上,他却没有立刻死去,仍然有生机波动。

    更诡异离奇的是,在他倒地的瞬间,一圈圈、一层层、一缕缕电光,就仿佛波纹涟漪,在他的身上起伏荡漾。

    精光闪耀的弧光,在他的身体流蹿了十几分钟,才慢慢地消隐。

    与此同时,天空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倾盆而下。

    一片片雨水在空中激荡交织,形成了巨大的雨幕,完全把天地笼罩起来,犹如混沌未开的景象,十分瑰丽玄奇。

    惊天动地的雷雨,足足持续了一个晚上。

    直到黎明时分,乌云散尽,天空才逐渐变得晴朗,隐约浮现一抹鱼肚白。

    不久之后,艳阳高升,映照万道金辉。

    经过大雨的冲刷,天地景致一片清澈,异常的清晰亮丽。晨风吹起片片云岚,在山峦沟壑间升腾起伏,若隐若现,仿如仙境。

    露气清寒,流动成风。

    一缕寒风,扑在了萧景元的脸上,他的眼皮颤动,慢慢地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神态颇为迷茫,显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很快,昨晚的记忆涌现,顿时让他惊悚而起。

    就在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支手按地,本意要坐起来。但是在他手掌发力的刹那间,他整个人竟然轻飘飘的,离地三尺,浮到了半空。

    “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他惊慌失措,在空中如同溺水的人,不断滑动双臂。

    然后,更加离奇的事情,又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双臂划动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浮力,就忽然涌现,随即让他浮在半空的身体,一下子就拔空而起,又飞窜几尺高。

    “咚!”

    飞得高了,萧景元就撞在了屋檐之上,疼得他眼泪汪汪。不过正是由于屋檐的阻挡,却让他稳住了身体,在空中慢慢地坠落。

    “哒!”

    脚下实地,他额头不自觉冒出一层白汗。但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擦汗了,在紧紧攥住旁边窗棂之余,心中也充满了各种迷惑、彷徨、不安。

    “怎么回事?”

    “我怎么飞起来了?”

    萧景元脸上,浮现一抹红潮。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或者兼而有之。

    “等等,要冷静……”

    “肯定有什么缘故,要仔细分析。”

    萧景元长吸了一口气,隐约感觉到,这事恐怕与昨晚的雷劈有关。

    一想到雷击,他就觉得全身不适,周身酸痛。他连忙察看,果然发现全身上下,周身的皮肤上,多了一些十分细微的伤口。

    一道道细微伤口裂纹,如丝如线,纵横交错,仿佛蜘蛛网似的,几乎遍布全身。

    只是这些伤口,也十分的奇怪。

    裂纹虽然多,但是却只存在表皮,没有深入进去。所以只是看起来吓人罢了,实际上根本不严重,连药也不用搽抹,休养两天肯定恢复如初。

    不过,伤痕多了,皮肤难免有几分焦灼感,火辣辣的刺痛,很不舒服。

    当然,这些不适症状,他还可以忍受。

    问题在于,刚才飘飞的情形,又是什么状况?

    萧景元凝神,逐渐沉下心来,慢慢地感受身体中的变化。

    就是这一瞬间,他的心神一荡,骇然吃惊。因为他察觉到了,在身体之中,仿佛有一股犹如实质的力量,在经脉之中如珠蹿行。

    诡异的力量,贯通身体的每个角落,有时缓慢,有时轻快,没有任何的规律性。

    “这是……”

    忽然间,萧景元懵住了,就像是被天下掉落下来的大馅饼砸中,让他惊喜交集,兴奋到了极致,以至于无所适从,茫然不知所措。

    “气……真气……”

    好半晌,萧景元才打了个激灵,彻底的清醒,欣喜若狂。

    没错,肯定是真气。

    他没有丝毫的怀疑,身体中奇异的力量,肯定是真气无疑。这是他费尽心思,想要修成,却始终不得的真气。

    可是这真气,怎么突然间就冒出来了?

    萧景元心里,隐约有个答案,却不怎么敢相信……

    毕竟被雷劈了,就可以拥有真气,听起来太玄奇,匪夷所思啊。

    但是身体之中流动的真气,却仿佛告诉他,这或许是最真实的答案。不然的话,也解释不通,他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步入仙门之列。

    更何况,他也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真气数量,十分的深厚,仿佛江河大海,绵绵不绝。比起老道士,辛苦修行数十年,才勉强积累出来的微弱真气,简直是天壤之别。

    最重要的是,不仅是数量的差距,还有质的区别。

    老道士修炼出来的微弱真气,最多可以帮助普通百姓医治小病小患,此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了。

    可是他呢,刚才居然飞起来了……

    萧景元定神,轻步走到了院中,忽然拔地一跃,脚下立刻爆发一股力量,把他整个人托飞而起,腾空数丈之高。

    直到奇异的力量散尽,他才重重坠落下去,激起一片尘埃。

    “这是真的,我不是在做梦。”

    一时之间,萧景元热泪盈眶,有一种放声长啸的冲动。

    不过怕扰民,他最终还是没乱叫。

    但是一股澎湃的激情,让他安定不下来,需要发泄一番。突然,他在院中捡起一根木条,然后手臂轻轻一抖,一朵漂亮的剑花,就在空中闪现。

    “呼呼,呼呼!”

    木条似剑,在游空游走,不时发出破空啸声。

    剑影重重,犹如水波潋滟,粼粼生光。

    这一套剑诀,萧景元修炼了七八年,已经滚瓜烂熟。

    每一招,每一式,每个套路,他都了然于胸。

    然而,就算他熟悉剑诀的招式套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招一式,酣畅淋漓,就如同行云流水,生生不息。

    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生疏,但是慢慢地,他渐入佳境。

    霎时,宽敞的庭院,就布满了他重重身影,一道残影还未消失,就与另外一道残影重叠,形成了一个个幻象。

    十几个幻象,犹如一缕缕轻烟交错,冷不防烟消云散。

    倏地,幻象尽消,庭院中间出现了萧景元身影,然后他轻喝一声,将手中的木条掷出。但见木条破空,犹如一柄尖锐长刺,瞬间穿透庭院砖墙,飞到了外头。

    见此情形,萧景元眼中流动出兴奋之色。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之色消退几分,然后露出了一点遗憾之意。

    “这一招叫回龙顾盼,不是说剑飞出去之后,还能飞回来的么?”

    萧景元举起纤白的手掌,眼中有点儿失望。

    但是随即,他哂然一笑,觉得自己有些得陇望蜀。

    毕竟,老道士也告诉过他,能够飞的剑,那是法宝。只要祭炼一把飞剑,实力又达到一定的境界,就可以御空飞行,成为百姓眼中的仙人。

    当然,类似于法宝飞剑之类的东西,以现在还真观破落的情况,就不要指望能有了。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萧景元握紧了拳头,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只不过,这激动喜悦的心情,只维持了一段时间,然后荡然无存。

    因为他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就算他现在,身体中蕴含了浑厚的真气。但是这些真气,却是凭空得来的,并不是他通过修行的手段,逐渐采集获取。

    也就是说,他现在空有一身真气,数量却是限定的,哪怕可以运用自如,却不能为其增加一分一毫。

    毕竟他不懂修行啊,没有采气的能力,不能摄取游离外界的天地灵力补充真气,提高自己的实力。甚至于他在担心,如果身体中的真气,消耗一空了,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萧景元感觉心里哇凉哇凉的,七下八下,忐忑不安,再也高兴不起来。

    萧景元抓着脑袋,自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说,他想提升实力,就要到雷雨天,独自跑到荒郊野外等雷劈?

    念头才起,他就打了个寒噤,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

    “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

    萧景元双臂搂怀,皱眉思索起来。

    “……道长,萧道长!”

    在他苦思之时,一阵喧闹的声音,却在外面传了进来。

    有人在叫嚷,还有人在大力拍门。

    萧景元心神一晃,带着几分迷惑之意,轻快向外走去,同时应声道:“来了,来了……谁啊,有什么事情吗?”

    “道长,快来,出事了……白老大出事了……”

    焦急的声音入耳,却是让萧景元脸色一变,他一个飞蹿,就抵达到了门口,然后拉开了道观的大门,紧接着就看到了,在门口的外面,有七八个人。

    这七八个人,衣服破破烂烂,也是叫花子的形象。不过这时候,他们却如众星捧月似的,抬着一个人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