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5章 背锅侠
    看到角落老鼠的瞬间,萧景元就愣住了。

    不仅是惊讶于老鼠的皮毛色泽如金,熖熖散发奇光。更重要的是,他忽然发现在小老鼠的身上,竟然有一道道伤痕。

    这伤痕如布纹,一道道整齐有序,似有几分规律性。

    乍看之下,萧景元呆了一呆。因为他觉得奇怪,小老鼠身上裂纹似曾相识,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诶?”

    萧景元目光游动,突然心头一震。他视线一转,就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他昨天晚上,被雷电劈中,也落了一身的皮外伤。这些伤口,还没有愈合,微微红肿的伤口纵横交错,痕迹竟与小老鼠身上伤口一模一样。

    就是有了这个发现,自然让萧景元心头颤动,骇然吃惊。

    不是这么巧吧,难道说小老鼠,也被雷劈了?

    这一瞬间,萧景元心头一沉,如临大敌似的,退后了几步。

    要是在地球时空,那么在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有不同的人或物,被雷电劈了,那肯定只是巧合,小概率发生的事情,不需要大惊小怪。

    问题在于,这可是仙妖人并存的世界啊。

    萧景元惊疑不定的观察淡金色的小老鼠,越看越觉得,这小老鼠十分神异。

    神异的动物,在这一方世界,一般被称为妖、精、怪。

    十年前,他就是亲眼目睹了,一头水怪在江河兴风作浪,卷起了百丈巨浪,淹没了数城的良田,才迫得百姓流离失所。

    当时,他的三观,直接崩坍了。

    直到后来,被老道士收留,他才知道了许多仙妖秘闻。

    比如说,不管是仙,还是妖,本质上都是逆天而行的存在。在仙妖修行的过程中,往往要经历许多灾难,才能够得到超脱。

    这些灾难,最严重的,无疑是天劫。

    修士修炼有成,就要面对上天赐予的考验了。一般来说,每逢四百九十年,就考验一次,所以就被称为四九重劫。

    只要顺利度过一次天劫,就可以称之为仙,散仙。

    另外,成功度过三次四九重劫,功德圆满之后,却选择不飞升,而是留在人间的仙人,则是地仙。

    地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十分逍遥处在。但是,作为逃避飞升的惩罚,地仙每隔一千三百年,就有末劫降临。

    末劫十分恐怖,不管地仙的实力多么高深,在末劫之下,能仗道力、法宝安然度过的,固属侥幸。否则轻则兵解转世,堕人轮回从头修起。

    重则形神俱灭,魂飞魄散,真灵彻底磨灭,化为乌有,不复存在!

    当然,相比人类修士来说,异类妖怪面临的天劫,也愈加的恐怖。妖怪之流,天道对它们更苛刻,根本没有具体年限,每若干年就会降下风灾水火雷劫。

    在重重劫难之中,只要异类妖怪不死,实力就会突飞猛进。

    不过越到后面,这天劫也愈加的恐怖,比修士的三次四九重劫,还要可怕数十倍,可以称得上是天诛。

    有智慧的妖怪,很聪明的躲藏在深山大泽之中,想尽各种办法,以逃脱这天诛之劫。但更多的妖怪,却在天劫轰击下神智发疯发狂了,不顾一切冲入人类城市之中,造下无边杀孽。

    所以萧景元有些担心,这淡金小老鼠会不会就是妖孽之流,昨晚的恐怖雷击,就是它在度劫……

    妖孽精怪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它们的体积大小,而是在于它们的手段。

    萧景元战战兢兢,观察半晌之后,他惊奇的发现,小老鼠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了,就窝在角落草丛之间,纹丝不动。

    “也对,被雷劈了,不可能平安无事……”

    等了片刻,小老鼠还是一动不动,萧景元也随之落了口气。与此同时,他也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终于忍不住慢慢挪步,一点一点往角落走去。

    一步两步,十几步之后,他就走到小老鼠旁边,看得愈加清楚。

    只见小老鼠双眼垂闭,小脑袋偏向一边,淡金色皮毛之间,伤痕累累,隐约可见血液在表面上凝结痂块,情况好不凄惨。

    “应该没死……”

    萧景元端详之后,也察觉到小老鼠身上,仍然有生机的存在。而且看它可怜兮兮的样子,也难免升起了几分同病相怜的心思。

    毕竟,他们也同样的倒霉,一起被雷劈了……

    “等下!”

    忽然间,萧景元脸色大变,一颗心狂颤如绞。

    不对,如果昨晚上的狂风暴雨,雷鸣电闪,那是小老鼠在度劫,那又与他何干?

    他一个人类,妖精鬼怪度劫,怎么也劈不到他的头上啊。

    可是他,偏偏就是被劈了。更神异的是,被劫雷劈了之后,他竟然因祸得福,奇迹般地拥有了仙灵真气……

    一推敲,萧景元的额头,就骤然冒起一层汗珠。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在道观密室的竹简中,似乎有类似情况的记载。

    “……不会是真的吧?”

    想到竹简上的记载,萧景元顿时心神恍惚,口舌一阵干涩。

    “呼……”

    此时,艳阳悬挂高空,火辣辣的阳光,直接拂照大地。笼罩在山谷中的云雾,也在热力的蒸熏下,慢慢地散化开了。

    冷热交替,一阵流风卷起,刮起了萧景元的衣袍。他额头的热汗,被流风削去了一层,一股凉意上涌,也让他恢复了冷静。

    不管是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采药……

    萧景元稳定心神,在山谷之中,把丢落的竹篓拾起,然后犹豫了下,果断弯腰,小心翼翼把小老鼠捧起,安置在竹篓底下。

    淡金小老鼠,皮毛十分的温润,比最上等的绸缎还要光滑。

    身体有温度,说明生机没有熄灭。

    最重要的是,小老鼠没有突然醒来袭击他,这让萧景元颇为安心。再之后,他抬头望了眼悬崖峭壁,只见缆绳还悬挂其上。至于那条青蛇,却不见了踪影。

    “正好……”

    适时,萧景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弹身而起,跳起了几丈高之后,再踩在崖壁的一块突石上借力,顺利揪住了缆绳。

    那一丛垂丝兰,更是唾手可得。

    当下,他也不迟疑,轻快挖采了三四颗兰草,连根带土,搁在篓中。

    大功告成!

    萧景元扯住了缆绳,一步步向上攀爬。

    半小时之后,他有惊无险,顺利抵达了崖顶,然后低头回望了眼茫茫深壑,就直接转身奔行而去。

    他归心似箭,速度自然很快。时间不久,就回到了道观。

    “道长,你可回来了……”

    “道爷,药采到了?”

    “您怎么变得这样狼狈?”

    一帮人急忙迎来,七嘴八舌的问候。

    萧景元置若罔闻,懒得回应这些人,径直站进了卧室。

    在那些人的服侍下,方少白已然洗去了身上尘垢,换上了干净的道袍。他静静躺在床上,俊秀的脸上,剑眉簇起,看似风度翩翩的文弱书生,有一种丰神如玉的气度,全然没有了叫花子的形象。

    此时此刻,方少白仿若翩翩浊世佳公子,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萧景元目光一扫,判断方少白的情况,还算比较稳定,说明他没有耽误时间,自然也松了一口气,立刻在竹篓中取药炮制。

    他手脚麻利,驾轻就熟,很快把采来的垂丝兰捣成了糊状,再配上几味药粉,调和成为了一碗碧莹莹的膏药。

    膏药一成,一半内服,一半外敷,双管齐下,立竿见影。

    一会儿工夫,重病垂危似的方少白,身体高烧热气,慢慢地敛去,苍白的脸上,也浮现一点儿红晕,呼吸更是变得平稳有力。

    这一切,都说明萧景元的救治,十分对症下药。

    “好了,好了……”

    见此情形,一帮人肯定是欢呼雀跃,高兴异常。

    “不要吵!”

    萧景元制止道:“他需要安静休养,估计明天才能够醒来……你们先回去吧,帮我打听调查清楚,他为什么受了伤,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

    几个人表情一肃,凛然听令,汹汹而去。

    这些人一走,萧景元才换下了沾满烂泥的脏衣服,然后进入密室中,点燃了蜡烛,在角落书架摸索,找到了一卷竹简。

    他借着烛光,仔细阅览竹简内容。

    片刻,萧景元目光凝滞住了,然后不自觉苦笑。

    “……劫引,真有这种奇异体质啊?”

    萧景元捂住脑袋,突然觉得头痛,心里有些发堵。

    他果然没有记错,竹简真有记载。但是确认了竹简内容,他整个人感觉很不好。如果记载没错,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劫引之体。

    所谓劫引,不如说是引劫。

    那是很神奇的体质,但凡这种体质的人,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背锅侠。

    不管有谁度劫,这种体质的人在旁边一站,天劫就有很大程度,直接劈向那个人,帮度劫者分担大部分灾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人可谓是活生生的替死鬼啊。哪个修士,觉得没把握度过天劫,就可以找到这种替死鬼,帮自己挡灾。

    只不过,拥有这种体质的人,非常的稀少,和天材地宝一样,可遇而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