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7章 撞上大铁板
    望着小老鼠,萧景元陷入沉思之中。

    考虑了片刻,他就有了决定,把老道士精心炼制的吊命药丸,再取出三颗来,然后化到一碗清水中。

    药丸入水,慢慢地化成了碧色,略有几分药香。

    萧景元取来个小勺子,慢慢地舀起药汁,小心翼翼灌到小老鼠口中。

    说起来也怪,处于昏迷状态中的小老鼠,在药水入口的时候,却无意识地吞咽,很快就把一碗药水喝光。

    药水耗尽,从表面上看来,小老鼠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萧景元却敏锐察觉到,小老鼠身上的气息,似乎稳定了一些。

    这说明老道士炼制的药丸,功效不仅对人有用,对动物的效果也不差。

    观察一会儿,萧景元轻声道:“看情形,应该不是什么凶狠的异兽,希望不要发生农夫与蛇的悲剧……”

    不过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没用。萧景元收拾杯碗,妥善安置小老鼠之后,就在卧室外的走廊打了个地铺,安然入睡。

    这一天,各种事情应接不暇,他身心疲惫,很快进入梦乡。

    一夜过去,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投映在院中的时候,萧景元就睁开了眼睛,一抹湛然神光,微闪而逝。

    当他起来,到院子洗漱的时候,方少白也在卧室中走了出来。

    “早……”

    休养了一天,方少白看起来,已然安全康复了,丰神俊秀的脸上,尽是红润的光泽。这哪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分明是吃饱喝足之后,又美美睡了一觉的气色。

    萧景元洗了脸,拿毛巾抹去水渍,眼睛余光,瞄了方少白一眼,心里啧啧称奇。

    也不知道,方少白当年,到底吃了什么草根,以至于把身体,改造得这么生猛,生命力比小强还要顽强。

    昨天还病恹恹的样子,一晚上过去而已,就生龙活虎了,让人羡慕。

    一会儿,方少白也洗漱完毕,随即潇洒一撞毛巾,招呼道:“走!”

    “去哪里?”萧景元愣了一愣。

    “当然是报仇雪恨!”方少白咬牙切齿道:“那些臭虫子,差点要了我半条命,不把它们放油锅里炸了,我念头不通达。”

    “呃……”

    萧景元一怔,随即笑道:“行,那走吧。”

    相交多年,他清楚方少白的性情,知道这时候,方少白肯定是恼羞成怒了。要是不同意他的提议,指不定他怎么闹腾呢。

    “来了……”

    说话之间,方少白直接抽起了柴刀,杀气腾腾:“今天,我杀得它们片甲不留。”

    “呃……”

    萧景元一看,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嫌弃道:“大堂挂着剑你不拿,拿个柴刀作什么?不觉得寒碜人呀?”

    “也对……”

    方少白从善如流,立即弃了柴刀,从道观大堂之中,取出两柄剑。

    那是很普通的铁剑,锋刃还算坚韧,手艺精良,用来砍蜈蚣,也算是大材小用。但是,两人挂剑在身,迎负而行,道袍飘飞,却是十分的潇洒从容。

    一路人,两人悠闲而行,快到中午时分,才来到了方少白所说的破庙。

    那是在城外远郊,一个年久失修,没了香火的破庙。

    萧景元左右观望,这里不是交通要道,位置又比较偏僻,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家,难怪庙宇会荒废下来,也没人修葺。

    整个庙宇,勉强还有个框架在,不过四处透光。墙角、断壁处,盛开杂草藤萝,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生机盎然。

    在他打量的时候,方少白就冷笑了一下,直接在路边抱起了一块数十斤的石头,然后以霸王举鼎之势,用力将石头一丢。

    石头破空,发现沉闷的声响。

    “轰!”

    没等萧景元反应过来,沉重的石头就已经砸在了破庙的角落。

    方少白的力气,再加上石头的重力、冲撞力,很轻易把破庙残墙砸出一个窟窿,并且连堆满枯枝残叶的地面,也震了一震,杂草如浪翻动。

    紧接着,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声中,数十条色泽黄色,有几分斑斓之色的百足蜈蚣,立刻在杂草丛中钻爬而出。

    “哈哈,臭虫子,就知道你们还在。”

    方少白喜形于色,立刻拔剑出鞘,一抹微亮的剑光,就在锋刃上浮闪。

    他直接把铁剑,当成是柴刀,劈头盖脸,斩向了那些蜈蚣。

    一剑下去,几条蜈蚣立刻断成了两截。只不过,这些蜈蚣身体断了之后,两截身体却没有死透,反而各种蜷曲挣扎,有几分狰狞之意。

    见此情形,萧景元不自觉摇头,有些啼笑皆非。

    他也知道,方少白肯定是自觉丢脸了,憋了一肚子的闷气,需要抒泄一番,所以才有这种小孩行径。

    仔细想想,方少白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有这样的举动,也正常。

    萧景元笑叹,忽觉眼前有金光闪动。

    在这一瞬间,他心头莫名一颤,本能地伸手把方少白扯了回来。

    “嗖!”

    金光一闪,扑空落在了地面上,溅起了一点灰尘。

    “咦?”

    适时,萧景元定神一看,微微一惊。只见地面上的金光,分明是一条大蜈蚣,它的身体近两尺长,一寸宽,头脚狰狞,通体呈黄亮似金色。

    “啊……”

    乍看之下,方少白也吓了一跳,旋即也有几分惊喜交集:“阿元,看来我没有猜错,这里是蜈蚣的巢穴,还有蚣王的存在。”

    “这么大条蜈蚣,把它捉回去泡酒,功效肯定不凡。”方少白摩拳擦掌,兴奋道:“再不济,把它晒干了,卖到药铺,少说也值十几两银子吧。”

    “原来你在打这主意呀。”萧景元有些恍然,难怪方少白一大早扯着他过来,敢情不仅是为了出气,更别有用心。

    方少白眉飞色舞,立刻出手了,提剑一拍。

    剑脊朝下一拍,自然是为了把蜈蚣拍晕,而不是斩死。

    只不过,蜈蚣百足,速度却也不慢,长长节肢一扭,就避开了剑脊。然后它节肢一摆,竟然弹跳而起,再次扑向了方少白。

    “该死……”

    方少白眉头一扬,顺手提剑回斩。他觉得有些可惜,要是一剑把大蜈蚣砍死了,肯定会影响它的价值……

    然而,这念头未尽,他手中的铁剑,就斩在了蜈蚣身上。

    铛……

    一瞬间,方少白吃了一惊。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剑,好像是斩在了一块钢铁上,甚至于剑锋与蜈蚣碰撞的时候,还产生了细微的火花。

    “小心……”

    萧景元在旁边,也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也顾不上拔剑出鞘了,而是连剑带鞘,挡在了方少白身前,把蜈蚣狰狞獠牙拨开。

    方少白趁机退步,表情变得凝重,高声提醒:“阿元,小心,这蜈蚣有古怪。”

    当然有古怪……

    萧景元也看到了,那蜈蚣身上的节肢甲壳,仿佛坚强似铁,连剑都砍不断。这样的蜈蚣,肯定不普通,不知道成精怪了没有。

    心念百转之间,他当机立断:“少白,我们先撤!”

    估计有误,安全第一。

    方少白也没有意见,立即跟上萧景元的步伐,打算先离开这里。然后调查清楚了,再带上全部兄弟,一把火烧了这破庙。

    一火破万毒,不管蜈蚣多厉害,在大火之下,也要灰飞烟灭……吧?

    两个人很有默契,如意算盘也打得响亮。

    然而,当他们退步的瞬间,骤然生变。

    “轰隆!”

    冷不防一声大震,就如同晴天霹雳,本来摇摇欲坠的破庙,突然间垮塌了,在一片尘土飞扬之间,一条身长数米,通体五彩斑斓的巨大蜈蚣,就在地底下涌出。

    在巨大蜈蚣旁边,还有数十条金壳大蜈蚣。

    在巨大蜈蚣破土而出的时候,数十条金壳大蜈蚣也随之散开,将萧景元与方少白重重围困起来,虎视眈眈。

    “呲!”

    见此情形,不管是萧景元,还是方少白,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遍体生寒。

    他们再笨,也明白了,自己撞上了铁板。本来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蜈蚣窝,却根本没有料到,在蜈蚣窝之中,竟然隐藏了一条蜈蚣精。

    巨大蜈蚣,长有数米,体型似水桶。特别是狰狞头顶上,一双眼睛爆射金光。

    这样的异相,就算巨大蜈蚣不是妖,也肯定是精怪之流。

    总而言之,他们随意一脚,却踢中了铁山,麻烦大了。

    萧景元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随即二话不说,铁剑出鞘了。他拼命了,身体真气爆发,喷薄欲出,在剑尖上形成一圈耀眼精光。

    “哧哧噗噗!”

    剑气纵横,围在他四周的大蜈蚣,坚硬的甲壳纷纷开裂,节肢折断。

    “……跑啊。”

    勉强开辟一条甬道,萧景元就扯上发懵的方少白,拔腿狂奔。

    但是两人跌跌撞撞的,才跑了几步,巨大的蜈蚣,就已经扑了过来。在它狰狞血口中,似乎还喷出腥黑毒气,让人头晕作呕。

    萧景元听见耳后有风声,也意识到不妙,立刻一个扑倒,带着方少白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与此同时,方少白才彻底清醒,然后他瞋目裂眦,眼珠子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