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8章 小和尚,紫金钵!
    “杀杀杀……”

    这个时候,方少白在地上爬了起来,他一脸潮红,杀气腾腾,根本没跑,反而提着铁剑,主动迎上了巨大蜈蚣,无畏生死。

    “……哎!”

    萧景元无奈一叹,知道这一次,只能与蜈蚣精拼个你死我活了。其实他明白方少白现在的状态,眼中恐怕只有妖,浑然忘我。

    主要是方少白小的时候,亲眼目睹父母家人,被一头妖怪噬咬而亡,甚至连身体也直接吞到了肚子之中,尸骨无存。

    童年的阴影,在受到刺激之后,自然在这一时刻爆发。

    此时此刻,方少白的眼睛一片殷红,血丝遍布,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估计他的身心,只有一个念头……杀妖!

    说起来,方少白自幼获得奇遇,尽管没被老道士收入门下,但是也不介意他旁听。所以,萧景元会的东西,方少白基本上也懂。

    特别是现在,方少白爆发了,哪怕没有真气真元,但只是凭着身体的潜能,就直接跃起几丈高,与巨大蜈蚣齐平。

    然后,他双手握剑,狠狠朝巨大蜈蚣眼睛砍去。

    剑势很沉,力劈华山。

    这一剑蕴含的力量,或许连水桶粗的树干,也能够拦腰斩断。

    问题在于,当巨大蜈蚣脑袋微微一摆,铁剑砍在它四壳上的时候,只见一片绚烂的火花飞溅,却伤不了它分毫。

    更危险的是,在巨大蜈蚣躯体拧动的时候,它的尾巴也弹到空中。那尾足似刺,微微闪烁一抹冷森森的幽光。要是被尾足扎中了,恐怕要透胸而亡……

    萧景元凝神,已然无声靠近,劈剑拦斩。

    咔嚓!

    他这一剑,尽管没有斩断巨大蜈蚣的尾足,但是他很聪明,瞄准了尾足关节斩去,就算斩不断尾足,也能让它折断。

    可惜的是,一条蜈蚣身上,每节肢体,有长有一双足。

    百足之称,自然不虚。损失几条腿,对蜈蚣来说,不叫什么事。

    只是,在蜈蚣尾足折断的时候,方少白却平安落地。然后,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继续提剑一捅,刺向了蜈蚣腹部。

    “扑哧!”

    方少白没有章法的一刺,力量更比不上刚才的一斩。但是他的运气太好了,无意中刺中了蜈蚣两段节肢之间的空隙。

    剑尖一刺,势如破竹,瞬间透了过去,只剩下剑柄。

    腥绿的血液迸现……

    巨大的蜈蚣,受到了这样的创伤,自然怒极,迸发十分暴戾的气势。它头尾一圈,冷不防震力一弹。轰的一声大响,一层气浪就炸开了,飞沙走石,草皮掀翻。

    猝不及防之下,萧景元和方少白,自然受到涉及,闷哼了一声,摔飞数米之外。

    与此同时,巨大的蜈蚣,更是没有半点间隙,立即扑飞而来。

    在扑来的时候,它身上的五彩斑斓之色愈加艳丽,接着有一股腥风大作,甚至还有淡淡的黑气弥漫。

    萧景元更看得清楚,在巨大的蜈蚣足下,它爬行的草坡上,一颗颗绿油油的青草,忽然变得枯黄如焦,十分可怕。

    显然,巨大蜈蚣一时不慎,吃了大亏之后,也放弃了猫戏耗子的心思,打算狮子搏兔,全力以赴,扑杀两人。

    腥风袭来,萧景元脑袋一沉,身子也有些麻了。

    他心头一凉,知道大事不妙,连忙揪起大腿肉,狠狠一拧。一股钻心之痛,让他的精神一振,然后凝聚真气,贯注在铁剑之中。

    “咻!”

    一瞬间,萧景元的掷剑空中,只见一道流光闪过,铁剑横亘半空,如雷光电掣。

    铁剑的速度,比巨大蜈蚣还快,而且剑光开始的时候,那是呈直线的,但是快接近巨大蜈蚣之时,突然拐了一个弧度。

    噗哧!

    剑尖一转,就刺在了巨大蜈蚣的眼睛上。它的眼睛,可没有皮壳保护,轻易让铁刺穿透,再从脑后掠过。

    扑通,扑在空中的巨大蜈蚣,躯体挣扎一下,最终还是倒下了。

    “果然,眼睛是弱点……”

    萧景元松了口气,双腿有些发软,一屁股墩坐了下来。

    然而,没等他擦去脑袋上的汗,大地突然震荡起来,轰轰隆隆的声音,就好像是有千军万马碾压奔过。

    “怎么回事?”

    萧景元愣了一愣,心里更是突然一紧,有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

    “砰!”

    忽然,大地炸开了,大块泥土腾飞到天空,再化成了片片细沙,似雪花坠落。

    破庙的原址,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然后有一条更加巨大的蜈蚣,直接从窟窿之中飞了出来,飘浮在空中。

    巨型蜈蚣,躯体至少有十几丈长,身上五彩斑斓之色,艳丽如同彩霞。

    更可怕的是,它能腾云驾雾,身体四周有漆黑的乌云衬托,把天空阳光遮蔽一半,在大地投下漆黑的阴影,仿佛恐怖大魔王降世。

    看到这个情形,萧景元彻底呆住了,瞠目结舌,如坠冰窖。

    “阿元,你快走……”

    方少白突然大喊,然后搬起一块几斤重的石头,砸向了空中。

    巨型蜈蚣,身体根本没动,石头砸飞过来,距离它还有数尺,就在黑雾的侵蚀下,化成了粉末,随风消散。

    “妖,真正的妖……”

    萧景元眼中有些茫然,再次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走?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走得了?

    他抬头观望,恰好巨型蜈蚣也俯视下来,它那双金光闪烁的眼睛,就像两只大灯笼,在散发危险残暴的血光。

    不必多说,那条巨大蜈蚣,应该是巨型蜈蚣的子嗣之类。

    才杀了小的,老的就找上门来,真是……不要脸!

    萧景元苦涩一笑,谁能料想,小小的破庙,竟然隐藏了这么大条蜈蚣精。真是名副其实的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阿元,走啊。”

    方少白奔来,搀起萧景元要跑。他冷静下来了,知道这一次,拼不了命了。再意气用事,只会白白送命而已。

    萧景元也站了起来,打算垂死挣扎……

    不过他也知道,天上的巨型蜈蚣,肯定不会坐视他们逃走。

    果不其然,一阵诡异的黑风,忽然浮现在空中,然后在他们身上拂过。他们还没有起步,就感觉到身体一软,直接摔倒在地。

    随即,巨型蜈蚣飞落下来,血盆大口怒张,一排排狰狞獠牙,参差不齐,如同乱锯,却散发出血腥光芒。这情形,估计不仅是要杀了他们,更要吞尸泄恨。

    完蛋了……

    两人心若死灰,陷入绝望之中。

    “孽障,休要猖狂!”

    在危及关头,空中传来了清脆的叫声,接着有紫金色的流光袭来,轰的一声大震,直接把巨型蜈蚣撞开。

    死中逃生,萧景元惊魂未定,就看见空中有人影现身。

    那是个小和尚,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他身着一身鹅黄僧衣,面白如玉,耳脸十分的圆润,散发出晶莹之光,气度非常不凡。

    与此同时,紫金色的流光,也飞回到了小和尚的手上,却是一只紫金钵盂。

    那钵盂飘飞在空中,通体紫金灿灿,更有一圈圈光华扩散,把小和尚裹住,形成了一层十分绚烂的佛光。

    小和尚悬立高空,佛光普照,一脸严肃的表情,法相**。

    “妖孽,欲伤人命,饶你不得。”

    在斥喝声中,小和尚一出手,钵盂中就喷出两道紫色光华,就好像是两条光柱,在空中如神龙夭舞,朝巨型蜈蚣卷去。

    紫金光芒,速度太快了,风驰电掣一般,巨型蜈蚣根本避之不及,立刻被卷到了光柱中,然后无论它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巨型蜈蚣身上的黑雾,在紫金光华的映照下,更像是春日下的薄雪,很快消融散化。

    没有了毒雾的倚仗,巨型蜈蚣只得坐以待毙。

    咔嚓,咔嚓,咔嚓……

    紫色金光碾过,巨型蜈蚣身上的坚硬四壳,一寸一寸开裂,在它身上剥落开了,然后再四分五裂,血液狂飙,伤痕累累,模样十分的凄惨。

    “阿弥陀佛!”

    到了这个程度,小和尚才罢手,轻轻一指,紫金钵盂飞出,倒空一扣。巨型蜈蚣的庞大身躯,就迅速缩小化成一团,落入了钵中,消失不见。

    从小和尚出场,再到巨型蜈蚣落网,不超过一分钟。

    这过程,萧景元与方少白,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然后,他们就懵在了那里,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不过也可以确定,巨型蜈蚣被收到了紫金钵中,两人的危机,自然解除。

    与此同时,小和尚伸手托着钵盂,心满意足一笑。然后他低头看了底下两人一眼,和声问道:“两位檀越,你们没事吧?”

    萧景元和方少白,下意识地摇头。

    “甚好!”

    小和尚笑意盎然,点了点头,又劝告道:“两位檀越,虎丘剑池开启在即,苏州城内外,风起云涌,邪门歪道,妖魔云集,你们行事需小心才是……”

    其实他的潜台词,也十分明白。估计是觉得,以两人不入流的实力,与巨型蜈蚣相斗,那是在找死啊,所以才好心劝告。

    奉劝一句之后,小和尚就祭起了紫金钵,整个人化作一团流光,驭电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