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9章 我要成仙!
    小和尚化作的紫金流光,转眼消失在天际。

    与此同时,方少白才反应过来,一跃而起,猛然招手,似乎要喊叫什么。不过,他最终没喊出来,只是高举着手,半晌才垂落放下……

    这事说起来,也算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不过也算是圆满解决。

    至少两人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结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心情很是低落,根本高兴不起来。

    良久,方少白环视狼藉的环境,突然开口道:“阿元,我想成仙!我也要想刚才的和尚仙人一样,举手投足,斩妖除魔,驭光飞行……”

    “……嗯!”

    萧景元轻轻点头,表面上看似很平静,实际上他的胸口,也有一团火在燃烧。不过他更加冷静,理智道:“先离开这里,我们回去再说。”

    “好……”

    方少白重重点头。

    接着,一对难兄难弟,相互扶持,慢慢地回去了。

    两人早上过来,再回到道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红彤彤的太阳,一半挂在山边,落日的余辉映照,染红了半空,仿若铺了一层色彩斑斓的锦缎。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话,进入观中之后,更是分别坐下,默默发呆。

    一直以来,他们经常耳闻修士、仙人的传说。但是对于真正的修士、仙人,却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

    但是今天,他们终于见识到了,修行者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没有什么事情,比亲眼所见,更让人觉得震撼。

    在巨型蜈蚣的威迫下,两人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能坐以待毙。但是反过来,可怕的巨型蜈蚣,在小和尚手下,也只不过属于一只蝼蚁而已。

    这样的对比,这样的反差,自然让他们倍受感触。

    沉默许久之后,萧景元才轻轻一叹:“哎,刚才晕了头,忘记询问救命恩人的来历了。”

    “不必问,我大概知道,他是哪里的。”

    方少白想了想,轻声道:“看他僧袍的款式,应该是镇江江心岛金山寺的仙人。”

    “镇江,金山寺!”

    萧景元目光一闪,若有所思:“就是你说的,整个江南地区,最有可能存在仙人的三个地方之一?”

    “对!”

    方少白脸上焕发容光,“三个仙门,这是我收集整理各种蛛丝马迹,再考察推断得出的结论,其中的可能性,高达七成以上。”

    “首先是金山寺……那里没你说的法海,杭州更没有雷锋塔……”

    方少白娓娓而谈:“不过,据我调查,在镇江……一百年前的镇江,不叫镇江。百年前,那里是另外的地名,突然有一天,江中有水怪作祟,残害百姓。”

    “那水怪卷起数百丈巨浪,就要扑向县城,毁灭数万百姓。在十万火急之时,一位神僧从天而降,斩杀水怪于江心。”

    “据说,那水怪的尸体,堆在江中,犹如一座小山。另外就是,由于水怪的肆虐,也使得平静的江水泛滥成灾。为了让江水平和下来,神僧立即搬来一座金山,将水怪尸体镇在了江心之中,化成一孤岛,如中流砥柱,彻底化解了一场隐患。”

    “之后,神僧更是在江心岛上,修建了一寺佛寺,弘扬佛法,教化百姓。”

    方少白眼中生光,十分向往:“听人说,现在金山寺的方丈法明大师,他接任方丈之位,已经有三十余年了,但是相貌却如三十几许,不曾发生过变化。”

    “所以我之前就推测,那金山寺之中,肯定隐藏了法力通天的高人。当然,再加上刚才遇到的小和尚,我可以百分之百断定,这是事实无疑。”

    方少白斩钉截铁,信心十足。

    他说得笃定,萧景元却有些怀疑,“你怎么确定,我们的救命恩人,就是金山寺的和尚,而不是其他寺院的。毕竟,天下很大,寺院也不少,撞衫很正常。”

    僧袍嘛,虽然有青有红,有黄有蓝,有黑有白,色彩千奇百怪,不同的寺院,就有不同的样式。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款式多少也有些相似,就算一模一样也不奇怪。

    不能因为小和尚的僧袍款式,就确定他来自金山寺。

    对此,方少白却振振有词:“整个江南地区,寺院道观多如牛毛,但是有仙佛事迹传说的,就那么两三家。”

    “其一是金山寺,其二是茅山的上清宫,其三是雁荡山的灵龟派!”

    方少白继续列举:“上清宫不必多说了,那是清一色的道士。至于灵龟派……据说灵龟派之主,自号灵龟上人,属于世外高人之流。”

    “不过雁荡山周边府城诸县百姓,却奉他为灵龟大仙。派中有门徒三千,信众不计其数。最重要的是,当地百姓经常能够看到灵龟派的弟子呼风唤雨,显现仙迹……”

    方少白沉吟道:“这些可作不了假,十分可信。只不过,灵龟上人非僧非道,自然也可以将灵龟派弟子排除在外。”

    “这样一来,就剩下金山寺了。”

    方少白搓了搓手,提议道:“阿元,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啊。要不,我们明天,一起去金山寺,找到那位小高人,再当面致谢?”

    “嗯?”

    萧景元心中一动,忽然有几分明悟。

    其实那位小和尚,到底是不是金山寺的弟子,这事并不重要。关键是,通过这事,方少白有了合理的借口,也有了合适的理由,可以到金山寺去寻访。

    如果小和尚,真是金山寺的人,自然是皆大欢喜。

    如果不是……也无所谓了。

    萧景元轻轻一叹,也知道方少白在亲眼目睹仙人手段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中的向往,渴望能够成为仙人,获得超乎寻常的力量。

    明白方少白的心思,萧景元也觉得一阵为难。

    要说,他不想拜入仙门,修行成仙,那肯定是假话。问题在于,拜入某个仙门,势必要更换门庭,这对他来说,难以抉择。

    所以沉默许久之后,萧景元答非所问,转移了话题:“刚才那位小和尚高人说,虎丘剑池开启在即,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虎丘剑池?”

    方少白一怔,随即抓头道:“那不是春秋战国时期,吴王阖闾的坟墓么?传说之中,吴王阖闾死后,就秘密葬在虎丘山中,与他陪葬的,还有许多宝剑。”

    “本来,虎丘山上,没有池子的。只不过是后人听闻山中的珍宝、宝剑,就不断挖掘,硬生生挖出一个大池子,因而得名剑池!”

    方少白皱眉道:“剑池开启,是指有人要盗墓吗?”

    “不……”

    萧景元摇头,沉吟道:“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你想下,那可是仙人啊,会对普通的金银、宝剑感兴趣?”

    “自然不会。”

    方少白眼睛明亮:“他手中的钵盂,才是真正的价值连城,万金不换的宝贝。”

    “是啊,所以你分析一下,就知道了,这事肯定不简单。”

    萧景元轻声道:“……邪门歪道、妖魔云集、风起云涌,这说明那破庙中的蜈蚣,应该是最近才窝在地底下的,正好给你撞上……”

    “嗯嗯……”

    方少白连忙点头:“那破庙虽然偏僻,但是时常也有人去那里放牛。如果之前,真有蜈蚣精怪作祟,肯定早就出事了,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说,最近怕是不太平。”

    萧景元锁眉沉思片刻,就叮嘱道:“少白,你明天回城,记得告诉你那些兄弟,让他们机灵一些,多长几个眼睛,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明白……”

    方少白猛然起身,急声道:“我立刻回去告诫他们……”

    说罢,他转身就走,毫不停留。

    “诶,天黑了,明天再走啊。”

    萧景元一愣,下意识地叫唤,挽留。

    “放心,我没那么倒霉,这就直接回城,哪里都不去,肯定不会再出事了。”

    方少白的声音,在道观外面传来,转眼消失不见。

    萧景元啧了一声,无奈的摇头。他很清楚,方少白急着回去,告诫兄弟手下是假,吩咐兄弟手下打探虎丘剑池秘密为真。

    当然,要是能够,直接打听到那小和尚的下落,就更美妙了。

    不过,这也是萧景元的想法,所以他自然不会阻止方少白离开。只是在目送方少白离开之后,他却独自坐在观中,唉声叹气,惆怅啊。

    “老头子,你真是害苦我了。”

    萧景元喃喃自语,内心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两种截然不同的信念,在相互掐架,搅得翻天覆地,思绪万千,不得安宁。

    时间如水,他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呆坐了多久。

    一抹清亮的月光,在窗外映照了进来。

    就在这时,一道朦胧的身影,就伴随着清冷的月亮,出现在道观庭院之上。萧景元却浑然不觉,直到听见了温婉柔脆的声音,才愕然惊醒。

    “元宝,元宝!”

    这声音轻盈,脆若风铃,非常悦耳动听。

    萧景元听见了,自然又惊又愣,连忙起身朝窗外望去。

    乍一看,他的心头一震,目光有几分迷茫。

    只见这时,在庭院上空,竟然悬立了一个美貌少年,他眉若横黛,目似秋波,流转之间隐含娇憨之态。一张秀美入骨的脸,由白里又泛出红来。

    看起来,就犹如最极品的美玉明珠,莹动柔腻致致的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