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0章 太极图象
    一个绝美少年,无声无息,出现在道观的上空。

    萧景元望去,忍不住一阵失神。

    “元宝,元宝!”

    与此同时,那美少年继续轻柔叫唤,声音如珠玉相撞,格外的动听。只不过,这也让萧景元觉得很迷糊,不知道这人在叫谁。

    但是很快,萧景元就知道答案了。

    哧!

    一瞬间,一道淡淡的金光,就在道观之中飞出,落在了庭院之中。

    萧景元定神一看,立刻恍然大悟。

    只见不知何时,皮毛淡金的小老鼠,已然苏醒过来,飞落在庭院之中,很有灵性的举着小爪子,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元宝,不要贪玩,该回去了。”

    美少年柔声细语,在招呼小老鼠的时候,也微微偏头看了萧景元一眼,眸光流动间,仿佛蕴含一泓春水,明亮如珠光照人。

    “吱吱!”

    小老鼠比划小爪子,似乎在解释。

    “……知道了。”

    美少年眼中有几分异色,然后慢慢点头:“既然受了人家的恩惠,的确要好好报答。那我先走了,你快点跟上……”

    说话之间,清澈的月光如水,纷纷聚拢而来,仿佛一层绚美的银纱,包裹在了美少年的四周。接着,一片涟漪似的波光散开,他已然不见了踪影。

    点点银光散化,整个庭院空无一人,萧景元恍惚一下,怅然若失。

    “吱!”

    就在这时,淡金色的小老鼠,却蹿了进来。它落在道观大堂之中,就直接在供台之下,随即往地下一钻,立刻消失不见。

    “这是干嘛?”

    萧景元回神,看到小老鼠钻到地下,也是愣了一愣。

    不过很快,小老鼠就重新钻了出来。但是让他吃惊的是,小老鼠钻出来的同时,尾巴后头却卷拖出来一个匣子。

    小老鼠把匣子拖到了萧景元脚下,冲他点了点头,就化作一团淡淡的流光,转眼消失在苍茫的夜空中。

    “呃……”

    萧景元又懵了,一片茫然。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神秘美少年,还有淡金小老鼠就算了,显然是异人、异兽。问题在于,供台下居然埋藏了一个匣子,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不仅他不知道,恐怕连老道士也不清楚吧。

    “等下……”

    萧景元目光垂落,心头微微一颤,打了一个激灵。他记得,老道士曾经说过,他的师爷,也就是老道士的师父,那是可以正常存思采气的修道人。

    只不过,在收下老道士为徒之后,未来得及传授炼气之法,就意外去世了。害得老道士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辛苦摸索了几十年,最终一事无成。

    也就是说,还真观再没落,炼气的法门,还是保存了下来,只是断送在了老道士师父的手上而已。

    老道士也坦言,在他师父去世之后,自己曾经把道观挖地三尺,想要找到炼气的法门,却一无所获,所以觉得那炼气之法,可能是通过口耳相传,不立文字。

    就算有图文,也是默写出来,让弟子牢记了,就当场焚化。所以炼气的法门,没有存档,就在他师父手上彻底失传。

    记得当时,萧景元还气愤的鄙视这个陋习,甚至上梁揭瓦寻找几天,才死心。

    萧景元飞快扑到供台之下,观望黑乎乎的窟窿。

    他扔了块石头进去,感觉这窟窿直通地底,至少十几丈深。

    掘地三尺,的确太浅了……

    此时此刻,萧景元心里也有几分预感,所以十分的激动。他好不容易,才勉力冷静下来,然后颤悠悠伸手,捧起了匣子。

    匣子很沉,入手冰凉,应该是某种坚硬的金属。他仔细的观察,只见匣子没锁,外表有一些奇异的花纹,充满了古拙气息。

    最重要的是,窗外的月光映照进来,落在匣子上的时候,幽黑的金属表面,竟然浮现一点点星芒似的光亮。

    这充分说明,匣子的不同寻常。

    只要匣子不是空的,那么里头肯定藏有很重要的东西。

    萧景元定神,忽然觉得空荡荡的大堂,很不安全。当下,他立即回到卧室,再进入到暗室之中。坐在幽暗的封闭空间,他才小心翼翼打开匣子。

    暗室之中,只有一点烛光摇曳,散发朦朦胧胧的光晕。

    但是在他开启匣子的瞬间,一片清粼粼的光幕,就映照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幅屏幕。

    屏幕如画,隐隐有幽光流动。

    萧景元屏气凝神,目不转睛观望。只见幽光流动,逐渐演化,最后形成了一个黑白分明,旋转不休的太极图。

    浑圆的太极,十分清晰的映在空中。

    乍看之下,萧景元就愣住了,他晃了晃脑袋,连忙低头看向匣子。这一瞬间,他就吃了一惊,只见匣子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也就是说,匣子打开,就映出一幅光影屏幕。

    除此以外,再无他物。

    “怎么可能……”

    萧景元惊愣之余,然后心头一颤,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不必多说,这肯定是仙人神秘莫测的防盗手段。问题在于,匣中空有太极图形投影,却没有与之相对应的经文,这也没用啊。

    萧景元有些急了,他不知道,图形在空中,能够存影多久。

    要是一时三刻,图形自然化散,岂不是冤枉?

    在他忧急之时,就听一阵哔叽啪啦声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裂开了。

    他一惊,连忙寻声望去,然后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在角落书架上,陈列的七八卷竹简,在这个时间,突然间纷纷散裂,分成数百根竹片。

    这些竹片,似乎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立即漫天飞来,当空舞动。

    嗖嗖嗖……

    数百根竹简,就在黑白太极图中,乱蓬蓬的蹿动。

    但是在顷刻之后,这些打乱了的竹简,又重新排序,形成了一篇长卷。不仅如此,在长卷之中,更有一个个赤金湛然的文字,在熠熠生辉,绚烂如星。

    这一瞬间,萧景元福至心灵,立刻集中精神,牢牢把闪烁亮光的文字铭记于心。

    几分钟过去,数百个文字,就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全神贯注,认真地观望黑白太极图。

    对于太极图,他也不算陌生。

    但是现在,观望空中的黑白太极图,他却轻易陷了进去,觉得整个心神,在恍恍惚惚间,就随着太极图中的黑白二相轮回旋转。

    同一时刻,烙印在他脑海中的文字,也开始浮闪绚烂的光芒。

    一个个文字组合,形成了一篇十分玄奥的道诀。

    道诀字字珠玑,绽放光明。

    最为奇妙的是,这些文字突然变得鲜明立体,由虚为实,从他的脑海中飞了出来,再落在身体的各个窍穴之中。

    一个文字对应一个窍穴,逐渐发生了十分奇妙的变化。

    星光闪烁间,黑白太极图,也随之缓缓落下,融入到他的身后,形成一轮瑰丽的光圈。黑白二气,依旧转动不停,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在漩涡的牵扯下,一片清澈的银辉,骤然洒落下来。

    却是在密室以外的如水月光,直接渗透了道观地层,不受空间的阻隔,化作了一场银雨,丝丝缕缕,淅淅沥沥,微微轻洒。

    一时之间,暗室虚空生白,满室生辉。

    萧景元却不为所动,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的精神沓冥恍惚,澄澄湛湛,唯有一轮黑白分明的太极图象,悬挂于识海高空,浑然忘我。

    此时,他已然进入到存思状态中,整个身心仿佛化作太极,阴阳二气缓缓旋转,自然有清凉的气息,在外界源源不断涌入体内。

    存思采气,从天地宇宙空间、日月星辰及万物之中,摄取最为纯粹的清灵之气,激发自身内在的潜能,以补自身的不足……

    这个过程,就是修行。

    蹉跎十年,萧景元终于算是苦尽甘来,拨云见日,成功步入仙途。补足了这关键的一环之后,一条通天大道,就铺在了他的脚下。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高兴,因为这时他脑海中的黑白太极图象,开始与身外的黑白太极图形相互重叠,慢慢地融合为一体。

    “轰!”

    在虚实太极图叠合的瞬间,萧景元的身体一震,他全身上下的筋骨关节,也开始一寸寸断裂,发出雷鸣般爆响。

    同一时刻,黑白太极图,就在他的身体之内,形成了一个大转轮。

    这个转轮如同日月,一正一反,一阴一阳,呈两极分化,朝不同的方向运转,仿佛一架玄妙的河车,在上下翻转,带动血液如风驰电掣流动。

    在河车运转之时,密室外面的月华,更是几乎化为实质,犹如一道巨大的光柱,穿透了虚空云层,直达萧景元身上。

    月光似水银,贯注在他的身上。澄澈的清辉,在他身体中激荡,再经过河车的转化,就形成了氤氲之气,将断裂的筋骨重新续上,逐渐稳固……

    脱胎换骨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晚上。

    直到黎明时分,月亮悄然消隐,一缕鱼肚白浮现天空,萧景元才在密室之中睁开眼睛,在双目湛湛神光之下,身体皮肤莹动灼灼华辉,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