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仙缘 > 第11章 腾云驾雾

第11章 腾云驾雾

        “哗啦!”

        在萧景元睁开眼睛的瞬间,悬浮在空中的竹简,又纷纷散了下来,横七竖八,撤了一地,如同凌乱的太极卦象。

        他却浑然不觉,依旧沉醉于身体的变化之中。

        “太上感应篇!”

        萧景元缓缓吐了一口气,眼中透发出惊喜交集之色。他现在心头一阵狂喜,如波涛起伏,卷起了千层浪。

        良久之后,他才算是恢复了一点冷静。说实在话,他真是没有想到,在道观密室的竹简之中,竟然隐藏了这么大的机密。

        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竹简,重新打乱组合之后,居然是一篇无上秘法。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淡金小老鼠在道观地底下挖出来的匣子。匣中蕴藏了无上秘笈的神韵图,让他轻易进入存思观想,采气炼体的状态。

        一个晚上的工夫而已,他就已经采足了天地元灵之气,把凡躯净化了一遍,让自身彻底脱胎换骨,进而产生了清灵仙气。

        从这个时刻起,他已然蜕化变质,不再是凡夫俗子。

        修真求道,最大的门槛,他已经迈了过去。从此以后,大道如青天,只要他勤恳修行,迟早有出头之日。

        想到这里,萧景元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把散落的竹简收拾整齐之后,就立刻离开了密室,来到了道观的后山。

        清晨,雾气未散。

        后山稀疏的小树林间,云绕雾弥,绿油油的杂草藤叶上,悬挂了晶莹纯净的露珠。冷风轻轻吹拂,也颇有几分韵味。

        萧景元站立山坡,吸了两口冷风气流,却掩盖不了心中的火热。修炼有成,他却有几分恍惚,不真实感,所以打算试验一下,以辩真假。

        他收敛心神,一颗心沉寂了下来,立马就感应到,在身体之中,一股清澈的气息,形成了太极阴阳之象,就在五脏六腑之间,如同一个巨大的轮子,旋转不休。

        黑白之气,就是在轮子的带动下,循环往复,贯入四肢百骸。就在这些气息,时时刻刻的潜移默化,一点一滴地改造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充满了生机活力。

        没有意外的话,仅是这一股清凛气息,就足够让他活到一百岁。更何况,随着他的修炼,清凛凛的气息,肯定会不断的茁壮成长,越来越浑厚。

        若是到了某一天,他身体中的气息,已经浓厚到连他自身也容纳不了的地步,预计那就是他打破身体与天地间的牢笼,羽化成仙的时刻。

        不过,要达到那个境界,还须努力……

        萧景元定神,五脏六腑中的轮子,在他意念的控制下,忽然狂飙突进,速度瞬间快了十几倍,如风驰电掣,疾马奔行。

        呼啸声中,一个巨大的漩涡,就无声无息在他的身后成型。

        刹那间,风云变幻,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稀疏小树林中的雾气,纷至沓来。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就聚拢在他的脚下。

        厚厚的雾气,凝聚成为了蓬松的一团,洁白如雪,就好像棉花糖。

        在棉花糖成型的一瞬间,萧景元脸上出现了一抹红光,只见在棉花糖白雾的托举下,他的身体猛然一震,接着奇迹就骤然出现。

        轻飘飘的白雾,托着他的身体,晃悠悠的拔地而起……

        没有钢线吊绳,更没有人在空中拉扯,他就是凭空离地,一晃一颤的离地三尺,而且高度还在上升,这是要飞天的节奏。

        “啊啊啊~~”

        眼看,距离地面越来越高,很快与树冠齐平,甚至于飞过了树顶,萧景元再也按捺不住内心中的激昂情绪,忍不住一阵嚎叫。

        吼了几声,身体晃得更厉害了,好像要跌下去,吓得他赶紧止声,继续收敛心神,强迫自己克制冷静,免得乐极生悲。

        半晌,他才算是重新稳住了身体,然后也适应了这个高度,觉得不够尽兴。所以,他提了一口气,驾着一团云雾,继续晃悠悠浮升。

        一丈,两丈,三丈……

        他一口气,直接提高了数十丈的距离,直到感受在天空之上,隐约涌来一股压力,才让他停了下来,远眺四方。

        他悬空而立,四方是茫茫云海,没有边际。再看底下,云烟苍莽,峰峦起没,大小群山似奔马一般,连绵不断。

        时逢春季,大大小小的山恋,金黄色的细碎花朵开得正盛,衬着岩石上丛生着许多不知名的红紫野花,好似全山都披了五色锦绣,绚丽夺目。

        乍看之下,江山似锦,江河如绣,着实是让人心旷神怡,不能自拔。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上天了,名副其实的腾云驾雾,在世俗百姓眼中,已经属于仙人之流。

        一夜之间,仙凡两重天,让他感叹不已。

        他伸手轻轻一拂,细细的流云,在他的指缝中泄过,了无痕迹。

        他现在的心情,却与脚下奔流的瀑布相似,击落在中途突起的岩石上,炸起千百滴细小的雾珠,激扬变幻,根本静不下来。

        然而,就算情绪瞬息万变,却没有骄傲自满、得意忘形之意。

        因为他十分清楚,就算他现在上天了,也只不过是入门而已。哪怕可以腾云驾雾,飞到了天空,对于修行而言,只不过是初窥门径罢了。

        在道观典籍之中,也记载得十分明白。

        腾云驾雾之术,只是最粗糙,最简单,最基本的遁法。

        不管是腾云,还是驾雾,对于走路的普通人来说,只要配上一匹骏马,速度未必比腾云驾雾慢多少。

        真正高明的遁术,应该是一瞬千里,咫尺天涯。

        相比之下,腾云驾雾之术,速度真的太慢。真要是斗起法来,人家祭起一把飞剑,一剑袭杀射来,估计连云雾都没腾起,就要身首异处。

        所以萧景元很有自知之明,在确认自己已经踏入了仙门之列,就立即小心翼翼的撒去了脚下的云雾,然后慢悠悠降落下来。

        他降落在了道观后山的一个小山丘上,那里有一个坟茔。

        小小的坟茔突起,坟前地势平坦,寸草不生,枯叶不落,显然时常有人打扫。

        萧景元安然落地,站在了墓前,目光落在了坟碑上,倏地就跪下了。他激腾的情绪,杂乱的念头,在这一时刻,也逐渐归入寂寥。

        “……老头子,我成功了,你也该瞑目了。”

        萧景元俯首贴地,额头磕地,喃喃自语:“你要是觉得不甘心,还有遗憾,记得晚上托梦给我。不然,我就当你含笑九泉,投胎转世了。”

        “……嗯,转世之前,也要托个梦。最好说清楚投胎的具体地址,等我过几年,修炼有成就去接引你回来。”

        “嘿嘿,上辈子你是我师父,这辈子我当你师父,一报还一报,才叫公平。”

        “放心,我这师父,肯定比你这师父尽责,不会坑徒弟……”

        “看着吧,这一世,不成仙,不把还真观发扬光大,我绝对不下地府见你。”

        “……您老安息!”

        萧景元叩首,然后伸手一抓,附近的一片片黄叶,忽然像纷飞的蝴蝶,轻快飞了过来,聚拢在坟前。

        扑哧!

        冷不防,一团黄叶冒起一点火花,接着熊熊燃烧,升起了袅袅青烟。

        片刻,黄叶燃尽,青烟轻淡,萧景元才慢慢起身,然后一个飘飞,掠过了稀疏的山间,苏州城方向而去。

        俗话说,独乐不如众乐。

        他得了大奇遇,一步登天了,这样的大好事,自然要与好朋友分享。况且,他也有七八成把握,能够把方少白也拉入到仙门之中。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就算萧景元现在,身体已经不是俗人了,但是思想上,却与俗人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哪怕是修真求道,也有财侣法地的说法。

        侣,道侣,可不单指夫妻,更是指道友。

        说白了,道侣可以是师门长辈,师兄师弟,也可以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这个世界很危险,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一个人修行,要是遇到什么劫难,自救不成,自然需要道侣的搭救。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从某种方面来说,拉帮结派也很重要。不然的话,修行界也不会有各种宗门流派之类的存在了。

        以前,还真观朝不保夕,萧景元自然不想耽误方少白,总是劝说他尽早拜入其他宗门,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还真观复兴有望,萧景元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方少白。

        好兄弟嘛,有难未必要拉他来同当,但是有福一定要同享。

        萧景元兴冲冲飞掠,很快就抵达了苏州城外。

        在看到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百姓之后,他也有意识地放缓了速度,老老实实地从城门步入,来到了繁华热闹的城中。

        整个苏州城,商铺住宅纵横交错,其中大大小小的园林府第,如同一颗颗明珠,把雄伟壮阔的城池,点缀得更加璀璨明丽。

        数十万商贾行人,涌入到城池之中,却似石沉大海,没有激起半点浪花。

        不过,当这些商贾,带着他们的货物,进入到闹市之时,城中百姓纷纷冒现。一层层声浪从闹市升起,再在空中扩散,如浪涛卷动,传达百里,笼罩四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