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4章 虎丘令
    “包场?”

    美少年秀眉轻蹙,他隐约感觉到,萧景元话里有几分言之不实之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事对他来好处,他也懒得追根究底。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情形真的有像是包场。

    他目光一转,只见整个百戏园的游客,全部离开了这里。但是一个个戏台之中,却依然有伎人在表演。

    吞刀、吐火、跳丸、飞剑,各种杂技、戏曲、皮影、歌舞俳优,一个个剧目,分别在不同的小剧场中演出。

    轻歌曼舞,兼丝弦声乐,此起彼落,声情并茂,颇为热闹。

    见此情形,美少年也有几分好奇,左顾右盼观望。依稀间,似乎受到了热闹场景的吸引,有几分投入的意味……

    “兄台,兄台。”

    萧景元挥了挥手,提醒道:“走吧,去找你说的牌子。”

    “哦!”

    美少年恍惚应声,步子轻飘飘的,悠悠在地面上滑过,根本不着力。那轻盈的体态,似流云掠过,逸然若仙。

    萧景元很怀疑,美少年就是仙……再不济,也是准仙人。反正以他的眼力,也估摸不准美少年的境界深浅。反正,比他厉害就是了。

    美少年在飘行,但是速度却不慢,倏地停在了一个小剧场前。

    场内,却是一个装束滑稽的人,双脚踩着一个跷跷板,努力的保持平衡。而他的双手,则是抛着七八个丸子。

    八个飞丸,在空中如轮飙转,一上一下,险象环生,十分精彩。

    美少年驻足打量,美目顾盼流辉,有几分欣叹之意。

    “你以前,没见过这样的杂耍?”

    萧景元走来,也有几分奇怪。毕竟对于一个修道人来说,抛剑掷丸的手段,肯定非常的低端,没有半点技术含量。

    但是看美少年的样子,貌似看得很专注,甚至有些出神,似乎是认真的在观赏。

    美少年不说话,足下忽生一抹流光,然后平平一动,飘移了数尺,地面上纤尘不染,连一个足印都没有留下。

    看到这个情形,萧景元也麻木了,大步流星跟上。他一边追赶,美少年却一边飘移,走马观花似的,在一个个戏台掠过。

    突然,美少年停下,凝望一个较大的剧场。

    在剧场之中,有云雾笼罩……

    不过,那云雾,却有几分呛人。

    萧景元走近,还能够嗅到淡淡的炭火烟气。他心里明白,剧场的云遮雾绕效果,那是有人端着木炭盆,躲在剧场的底下,再轻轻扇风,才使得烟气蒸腾。

    这是真正的烟火之气,隔得较远观赏,还觉得比较神奇。

    要是走近了,估计会被熏得流泪。

    当然,舞台上的伎艺,却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一个个神态自若。他们表演幻术,在空箱子之中大变活人。

    一个空荡荡的箱子,四面十分结实,只要在箱口盖上一层布。伴随着一阵激烈的鼓声,待鼓声一收,有人迅速扯开布盖,箱中就有人钻了出来……

    美少年默默观望,眼眸如碧波清潭,亮晶晶的,光华闪耀。

    “咳……”

    萧景元走来,陪同打量片刻,才开口打破沉寂:“这是机关……”

    “我知道,你别吵!”

    美少年俏目一瞪,轻嗔薄怒间有万种风情。他一边欣赏,一边说道:“你不觉得,他们十分聪明吗?”

    “呃?”萧景元一怔,不解其意。

    幸好美少年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继续说道:“他们会吞刀,能够吐火,还能够跳丸飞剑,甚至‘移山倒海’,尽管在我们眼中,这些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假把式,故弄玄虚而已。”

    “但是你要知道,他们可是凡人啊。”

    美少年眸光流转,充满了欣赏之色:“一介凡人,身上没有仙灵之气,却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尽最大的能力,把各种神通法术模拟成型,难道不可敬可佩么?”

    萧景元表情古怪,眼睛转了一转,含笑点头:“……这个倒是。”

    “心不诚,口是心非,在敷衍塞责!”

    美少年眸光一转,轻轻的摇头:“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在修行入道之后,为什么总是轻易忘记自己的出身。一个个想成仙,却忘记了自己是人……”

    “你们这样善忘,迟早会出大问题。”

    “啥?”

    萧景元呆愣了,天可怜见,他什么也没说啊。

    “我说的牌子,就是那个。”

    美少年没有多解释,只是伸出纤白的小手,优雅的一指。

    “咦?”

    萧景元顺势一望,顿时有些惊奇。因为美少年指着的东西,却是剧场一角,四五个乐师所在方位。

    这些乐师,就在藏在帷幕之后,用细小竹帘隔开。伎艺在台前表演的时候,他们在旁边吹拉弹唱助兴,带领节奏。

    此时,萧景元举手一按,声乐立刻一止。七八个伎人立刻停出了表演,然后纷纷鞠躬,悄无声息退场。

    接着,有乐师拉开了帘子,捧着他们手中的各样乐器,轻快上台。

    萧景元目光一扫,逐一在各件乐器掠过,却不觉得这些乐器,有什么特殊之处。他看不出来,有些迷惑的偏头,低声道:“哪个?”

    “那个!”

    美少年唇角微翘,纤嫩的手指头,毫不犹豫指向了一个架子。

    在那个架子上,分别悬挂了几块铁条。一块块铁条,音阶各不相同。敲打不同的铁块,可以发出不同的声响。

    这是伴奏,很常见的辅助乐器。

    “嗯?”

    萧景元的视线,顺着美少年细润指尖,直直望了过去,然后立即锁定了架子上的一块略大的铁条块。

    平时没留意,倒是没觉得,那铁条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单独观看那铁条块,他顿时觉得,东西确实有些不简单。

    因为那铁块,通体黝黑,灰蒙蒙的不怎么起来。但是从形状上来看,上方略大,下方有点儿小,刀币状,很像是一个令牌。

    只不过,这一块令牌,表面上没有任何花纹、文字。所以,才会被乐师当成是普通铁块,用来当音阶使用。

    “会是什么东西呢?”

    萧景元心中揣测,反应却也不慢,直接顺手一指,然后勾了勾手。不等他说话,那个乐师就十分机灵,立刻把铁块解下来,轻快跑来双手奉上。

    “兄台,是这个吗?”萧景元把东西递了过去。

    “对,就是它!”

    美少年笑容明媚,润白的纤指,轻轻的一拈,就把铁块拿在手上。

    与此同时,他随手一抹,就有点点霞光闪耀。本来毫不起眼的铁块,忽有银白色的光芒照射,璀璨如同夜空星辰,妙不可言。

    “哎……”

    萧景元又惊又讶,连忙专注观望。

    实际上,他也有几分心里准备,知道美少年看中的东西,肯定不会简单。但是没有想到,在银光电射散去,那黑幽幽的铁块,立刻换了一个模样。

    铁块,果然变成了令牌,一块星光暗闪,上烙古篆文字的令牌。

    “果然是虎丘令!”美少年举起牌子观赏,一双笑眼弯成了半月,仿佛偷吃了葡萄的小狐狸,十分狡黠可爱。

    “虎丘令……”

    萧景元眼睛圆睁,惊声自语:“虎丘剑池!”

    “咻!”

    美少年纤手一翻,星光闪烁的虎丘令,瞬间消失不见。他一脸警惕之意,退步凝神看向萧景元,声明道:“东西是我的……”

    “……我知道。”

    萧景元苦笑了下,附和道:“没错,东西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不过,从美少年的态度中,他也知道了,这虎丘令应该是比较珍贵的东西。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帮美少年把东西拿到手,也算是偿还了部分恩情。

    这样一想,萧景元也有几分高兴。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心思,美少年俏脸也有一点儿赧然,莹白润玉的脸色,仿佛涂抹了少许胭脂,粉若红霞,鲜艳夺目。

    “总而言之,这次谢谢你了,有缘再见。”

    冷不防,美少年华丽的羽衣,突然化成了双翼,五彩斑斓,就似一对蝴蝶翅膀,然后蹁跹起舞,浮空飞到了半空。

    他说走就走,挥一挥衣袖,了无痕迹。

    “诶……”

    萧景元呆了半晌,才算是清醒过来,举手想要召唤。但是望着青天白日,朵朵流云,哪里还有美少年的踪迹?

    “……哗!”

    与此同时,整个百戏园,轰然一声,仿若惊雷炸开。接着,一层层人潮,纷纷涌了过来,团团把萧景元围住,七嘴八舌叫嚷。

    “仙人,仙人……”

    “道爷,你偶仙了?”

    “道爷,你受仙人点化,是不是也要成仙……”

    层层声浪,一波接着一波,此起彼落,久久不息。萧景元听得耳鸣目眩,感觉额头有些胀晕,不怎么好消受。

    “停,都给我闭嘴。”

    萧景元受不住了,吼叫了一声,四周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适时,他才满意点头,环视四方,问道:“少白呢,怎么不见他?”

    “道爷,白老大去书院了。”有人捂住嘴巴,细声细气回答。

    “书院……知道了,我去找他,有事……先走了,回头见。”萧景元一听,点了点头,也随之趁机闪人。